健身教练的35岁焦虑

90后教练在行业内有所建树,仍充满焦虑,很大程度是职业安全感的缺失。

2023-05-09 14:00 来源:精练GymSquare 文/以偿 0 6902


35岁,一个正值资历、体力并存的年纪,却也成为中青年的职业瓶颈。在健身行业的90后教练,也正经历着这个年龄节点的焦虑。


教练已经受不起伤,35岁的身体恢复力远不如年轻时候,在薪资与课时直接挂钩的当下,不得不负伤带课;成为妈妈的女教练,在为排班不规律的教练和母亲的角色转换而焦虑;90后教练在担心身体的不可逆伤病积攒爆发,被迫离开后,未来的职业发展又会在哪。


疫情期间,一部分教练群体更是深陷生存危机,过着没有课时没收入的生活。有近50%的场馆闭店长达一个月,有近40%的教练没几乎没有收入渠道,近55%的教练收入减少至少60%。


虽然35岁教练背负着来自身体、家庭、职业安全感缺失的压力,但仍在为初心努力,身体力行地证明「教练可以不是一份青春饭」,35岁正当时。


海外求职网站ZIPPIA调研统计发现,在健身行业较为成熟的美国,在职团课教练的平均年龄达37岁,其中40岁以上的团课教练占比超40%。


在国内,35岁的私教、小团课教练积累了教学经验,已经展现出越老越吃香的趋势;团课教练保留下热爱的项目,选修蹦床、功能性团课或私教,减少身体受伤风险;瑜伽、普拉提老师也处历体力、资历相辅相成的年纪。


90后教练在行业内有所建树,仍充满焦虑,很大程度是职业安全感的缺失。尤其是经历了疫情的生存危机,挺过来的90后教练也意识到职业安全感与行业大环境的发展息息相关。


其次,多栖教练的流行和不科学排课带来的身体不可逆损伤,更加加剧了职业安全感的缺失。这份危机感,在课程追求标准化的团课教练身上更为明显。


增加职业安全感,需要教练提高自身的差异化,即不可替代。在教练专业水平上,90后教练在保持继续教育,探索专业的深度时,还可以拓宽课程类型,成为多栖教练。不可替代性也能体现在商业价值上,自媒体、个人IP的打造和流量积累也成为流媒体时代教练价值的又一体现。


健身教练的35岁


在中国的健身房里,越来越多的95后成为健身教练的主力军,当时更是有15%的00后教练已经接过接力棒,站上了健身房训练场,处于中游的教练兴许感受到了新生代的挑战,不敢停歇。


反观在健身产业成熟的美国,精品连锁健身房OrangeTheory教练大部分并非年轻面孔;智能单车品牌Peloton平台内的教练,平均年龄落在38.8岁,最年轻的教练也已跃过30岁。在健身更为成熟的欧美市场,35岁,还未及一线教练们职业生涯的半程,对于他们来说,只要身体允许,教练是一个越老越香的工作。


中国健身市场相比之下稚嫩不少,同样的,教练也更加年轻。根据《2022中国健身行业报告》,90后目前是继95后(34.1%)健身教练中占比第二大的年龄群体,占比超29.2%。这群90后教练们临近35的年龄节点,也透露出了健身教练特有的职业焦虑。


1)未来的职业发展充满不确定性。目睹近几年倒下的大型健身房和流离失所的教练,也让在职教练担心自己除了健身,还有什么后路。教龄3年的团课教练汤圆分享,自身的焦虑还是来自于认为团课教练做不长久,能否在身体还挺得住的10年攒下足够的积蓄和未来自己能做什么还是未知数。


2)女性教练的生育是职业生涯的一道坎。对于女性教练,性别本来就是劣势,30多岁的年纪更是面临着结婚、生孩子的阶段转换。长时间的休假、身体机能的改变、生活角色的转换使得生育成为女性团课教练职业生涯的终点。


3)身体损伤的长恢复期,引发薪资危机。在薪资与课时费直接挂钩时,一线健身教练本质依旧是体力活,而身体是赚钱的根本。对从团课转私教的Q师傅表示,6个人的团课教练小群,5个人在做运动康复。身体伤病忧虑的教练并非少数,在采访的所有教练无一不表明,30多岁的年纪身体恢复慢下来了,越来越害怕受伤,经不起受伤。受伤休息后,不仅是薪资严重受影响,排课安排、固定用户积攒都会受影响。


值得注意的是,在同样35岁年纪,不同类型的健身教练展现出的状态和焦虑也不尽相同。


私教、小班功能性团课教练在35岁具备专业知识的积淀和用户指导的积累,凭借着体力和专业能力优势,加入越老越香的行列;而瑜伽、普拉提以及芭杆类的轻型运动更是处于上升期,有充足一线经验更是加分项;然而对于带练型团课教练来说,标准化的教学打磨个人的差异化,加上身体损耗大,往往是焦虑的重灾区。


团课教练比私教更缺乏职业安全感


职业安全感的缺失,进而增加了35岁教练的职业焦虑。


首先,职业安全感来自于行业大环境的发展。超级猩猩的流行带动了团课的热潮,也提高了教练的职业尊严,带来职业安全感。超级猩猩淼教练分享道,近几年,教练作为地推销售的刻板印象慢慢变弱,称呼教练为老师的人越来越多。


但是疫情下的大环境也让教练充满危机感,没有课时就近乎等于没有收入。


精练GymSquare疫情期间的专访发现,有近40%的健身教练疫情期间没有收入渠道,超55%的教练人群收入减少60%以上。健身在中国仍就是一个很年轻的行业,健身教练因为兴趣爱好、经济收入选择入行,但对未来行业发展、自身职业寿命都充满了未知。


其次,教练职业危机感也来自教练职业寿命。深圳团操教练熊宝宝表示,团课教练职业寿命的核心要素就是健康的身体、热爱的初心以及足够的经济收入和新教练的挑战。现实的情况往往不尽人意,一周15遍重复内容消磨了热爱和膝盖,排课安排不合理、不规律作息,高频跑场、缺乏休息、上了年纪,身体恢复不如从前,一点一滴将教练推下舞台。


而团课教练,比私教更缺乏安全感。其中的原因在于团课标准化,教练失去差异化,团课教练可替代性极强,也成为职业安全感缺失最为严重的群体,33岁拥有十多年团课经验的前团操老人教练Monkey告诉精练GymSquare。


当所有的套路、音乐、口令都一致,年轻的、好看的外表就成为差异化点体现。团课新人教练来势汹汹,更年轻的外貌条件、更快的身体恢复能力对尚未稳定用户积累的团课教练无疑是个挑战。


同时,教练之间的流动也在刺激着教练紧绷的弦。团课教练考小团课、私教资质,转变为两栖教练,瑜伽、舞蹈老师参加普拉提教培增加职业选择。多栖教练的存在也给忠于私教的教练带来危机感。


教练需要提高不可替代性


不难看出,健身教练的职业安全感来自健身行业的大环境和个人的差异化,作为教练个人能改变的就是增加个人的竞争力,提高不可替代性。


一方面,教练的个人竞争力体现在专业性,即教练懂得多、教的好。这就要求教练不断输入新内容,持续继续教育,比如说参加青少年/孕妇/老年人群培训的工作坊,或是加深解剖筋膜、运动康复的知识。甚至对于硬实力达标的教练,沟通、时间管理等软技能也是可以提高专业性的一部分。


不仅是纵向深入,随着00后新教练的涌入,老教练也可以拓宽授课类型,向多栖教练转型——团课、私教、小班课、线上课、训练营,每一种类型都有各自的特点。


超级猩猩多门自研课程负责人王淼告诉精练,自己正多鼓励团课教练学习战绳、TRX、药球等小团课,多学习不一样的技能,延续教练的职业寿命。


另一方面,健身教练的竞争力可以通过商业价值来实现。在流媒体时代,开设自媒体账号、打造个人IP也成为提高教练不可替代性的重要方法。


41岁的超猩团课教练也哥,月课时平均125节,是一名仍活跃在团课一线的老教练。闲云野鹤的形象在主流是阳光帅气的操台上不算优势,但在社交媒体上,中国风的造型带火了莱美版的本草纲目,自成一派,获得了一众流量。


在线下,从来不请假、早课提早一小时准备、每天自我训练、发合照,线下的努力和线上的流量共同作用下,据GymSquare观察,即使是6点多的早课上座率也超85%。


作为屈指可数的高龄团课教练,他怀揣自己的一份使命——做一个先锋,用自己对团课的热爱去向年轻教练证明,团课教练是一份可以干30年的工作。


没有人能永远年轻,对职场不焦虑。真正对职业不焦虑的教练,一定是做了充足的努力和储备,建筑起了属于自己的防御堡垒,并且孜孜不倦地巩固、突破自我,成为后浪滚滚中依旧屹立不倒的灯塔。


本文转载自精练GymSquare,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健身教练的35岁焦虑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