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人零增长 飞盘运动“降温”了?

飞盘运动在经历了去年的爆火后,现在正在向专业化发展。

2023-04-17 14:00 来源:北京青年报 文/戴幼卿 0 11052


一个直径27厘米、重量175克的圆盘,一块足球场大小的绿茵场,圆盘被抛飞,又被接住,接得好的时候场上会响起欢呼声。在2022年夏天,飞盘突然闯入大众的视野,也席卷社交平台,但今年夏天到来前,飞盘的热度似乎早已大不如前。飞盘运动的发展难道是昙花一现?

  

近日,北京青年报记者从一些飞盘行业的从业者及爱好者处了解到,飞盘运动在经历了去年的爆火后,现在正在向专业化发展。

  

爆火时俱乐部一天有200人如今新人“零”增长

  

飞盘是一项无身体接触的户外运动,比赛分为两队共14人参加,以飞盘传递为竞技内容,它兼具上手快、对抗性弱、互动性强等特点,成为2022年夏天最热门的运动之一。那段时间,飞盘频繁出现在各大社交平台网友晒出的照片中,成了不少公司团建的首选项目,甚至还成了线下相亲活动的选择之一。

  

河北医科大学飞盘教师、飞盘队教练路佳是河北首批飞盘队的发起人,同时也是河北ISU飞盘俱乐部主理人。他告诉北青报记者,去年飞盘运动确实比较火爆,从周一到周日,每天晚上都有活动,巅峰时一场活动就能吸引60~80人,每场活动都能报满。“我们去年发起了6个群,总共有将近3000人。现在只有一二百人在坚持玩。”

  

飞盘运动在2022年夏天突然的爆火,让很多飞盘爱好者和从业者都觉得有点摸不着头脑。在“飞盘圈”中名声大噪的北京D-FLY俱乐部的发起人之一王行告诉北青报记者,他玩飞盘十年了,对于飞盘去年的爆火他也觉得奇怪,“谁也说不出来到底是为什么火”。他表示,飞盘最火热的时候,同一场次训练人数能达到六七十人,七八十人也是很常见的。

  

佛山一家飞盘俱乐部的组织者王先生也告诉北青报记者,2022年最高峰的时候,一晚上能有200人在玩飞盘。“但现在下降的趋势很明显,至少在我们这里是这样。现在基本上是‘零(增长)’,没有新玩家加入了,剩下的都是我们这些老玩家,或者在上一年新加入且坚持玩下来的人”。

  

“盘龄”仅一年女子飞盘队叱咤赛场

  

2022年6月5日,杭州FAYE女子飞盘队正式建立。FAYE(发靥)是杭州方言“有趣”的意思,笑靥如花,队伍建立的初衷是希望所有女孩子都能感受飞盘的乐趣,笑容像花儿一样美丽,FAYE由翼鲲飞盘培训部培训师刘伟带队,既当教练又当队长。

  

FAYE的队员来自各行各业、天南地北,大多数“盘龄”不超过一年,平均年龄25岁,是非常年轻化的一支队伍。今年4月伊始,女子飞盘赛宁波站开赛,刘伟带领FAYE在这场比赛中取得了第二名的好成绩。她说,在这背后,全都是汗与泪。

  

距离开赛还有半个月时,刘伟决定临时加一场训练,人数不够也要打。“多打一打,练一练总归是有好处的。但队员们打得实在是太差了!”当时在回家路上,她对自己的决定产生质疑,“做这个(打比赛)真的有意义吗?”

  

当晚11点,五名FAYE队员敲开了刘伟的家门。“你们想打竞技飞盘还是想随便打打,如果你们只想随便打的话,这个队伍可以直接解散了。我还有我自己的工作。” 刘伟话说得很直白。五位队员看了看刘伟,异口同声说“我们想打竞技”。那晚,刘伟和队员们终于敞开心扉。因为队员之间能够相互鼓励和安慰,大家也从没有因此打“退堂鼓”,反而更加认真对待训练了。

  

行业进入冷静期开始向专业化方向发展

  

去年火起来的飞盘运动,其实早在2001年就作为正式比赛项目加入世界运动会。去年的爆火让更多的人开始加入休闲飞盘运动,但随着时间的沉淀,真正热爱飞盘的人逐渐地在向竞技飞盘靠拢。

  

竞技飞盘对身体各方面素质要求都非常高,包括弹跳、速度、耐力、反应、手眼协调,需要花时间去练基本功。竞技飞盘主要的赛场不再单单是楼下的活动区、草地、绿茵场,比赛的种类也有较为明确的分类,如:掷准赛、双飞盘掷接赛、勇气赛、团队飞盘赛等。

  

来自重庆的飞盘爱好者刘女士告诉北青报记者,从第一次接触飞盘到现在有一年了。对于飞盘“遇冷”的话题,刘女士说:“从新人数量来看,去年肯定是增长比较快,今年确实要慢一些。但是整体飞盘的发展状况还不错。与去年比,大家的水平提高了,重庆不少飞盘俱乐部都在往竞技方向发展。”

  

负责中国飞盘联赛北京站联络工作的飞盘运动爱好者黄先生也告诉北青报记者,在中国飞盘联赛·北京站正式开赛前,就已经进行过一场预选赛了,预选赛的报名情况就非常好,100个名额刚开放就在两个小时内被抢空。

  

“现在整体来说专业队更多了,留下来打竞技的人也会更多。”黄先生也认同,现在中国飞盘整体水平都在提高。“现在各个站的比赛,比如北京站、杭州站这些站的比赛,他们的水平也越来越专业。”黄先生表示,国内这些联赛的技术动作越来越接近国际水平,一些飞扑翻滚等专业动作也能在赛场上看到。

  

路佳接触飞盘有十余年,回忆起飞盘这十年间的发展,他说之前国内也有一些飞盘赛,基本上都是大学生的比赛。“比赛真正多起来其实是从今年开始的,现在4月至5月的比赛都排满了,基本上每个周末都会有比赛。”

  

对于飞盘一年内的“火爆”和“遇冷”,刘伟也表示,她接触飞盘运动十几年,目前来看,飞盘其实不是“遇冷”,而是处在转型期。“大众体育跟竞技体育是有区别的,去年,大众的参与度很高,使得飞盘作为一项大众体育发展迅速,但是随着时间沉淀,今年的飞盘行业正在向专业化方向走。”刘伟坦言,这种转变其实对像她这样的飞盘专职从业者是好事,“大众体育的发展让飞盘有更多人参与,竞技飞盘发展好了,那些真正喜欢玩飞盘的人也会有饭吃。”


本文转载自北京青年报,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新人零增长 飞盘运动“降温”了?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