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东土豪,买爆文娱

已经说不清是国家战略影响了他们的爱好,还是他们的爱好推动了战略的发展。

2023-03-20 10:00 来源:毒眸 文/符琼尹 0 30029


多数粉丝都做过收购偶像公司的梦,而中东王子们用“亿”点努力,让梦想照进了现实里。


据英媒报道,3月16日,卡塔尔投资局与曼联进行了10个小时的会面,主旨是竞购曼联俱乐部100%的股份。卡塔尔投资局背后的实际控制方为卡塔尔王室,主导此次收购的则是卡塔尔前首相之子谢赫-贾西姆-本-哈马德-阿勒萨尼,一名忠实的曼联球迷。此次收购俱乐部的主体九二基金会,名称就来自曼联历史上著名的“92届”,其中包括贝克汉姆、吉格斯等人物。


他的父亲,卡塔尔前首相对此表示:并不喜欢,但没办法。“我不是足球迷。我不喜欢这项投资。也许它最后会管用。但是你知道,我的一些儿子们喜欢这件事情。”


像这样硬核“追星”的中东王子,还有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


这位王储是沙特第一批玩电子游戏长大的人,沉迷网游《DOTA》和《使命召唤》,后来他主控的基金,收购了电竞赛事主办方ESL(Electronic Sports League),后者曾为《反恐精英: 全球攻势》(CSGO)和《Dota 2》等项目举办大规模电竞赛事。


当然,重金“追星”并不全是富豪们心血来潮,体育、游戏和电竞,都是中东几个国家目前重点耕耘的领域。世界杯之后的2023年,卡塔尔还将举办包括亚洲杯在内的几十场体育赛事,在沙特的规划中,2030年前沙特将成为世界电竞中心。而他们的投资主体,几乎都是主权基金及其下属分支,是由政府控制与支配的资金。


已经说不清是国家战略影响了他们的爱好,还是他们的爱好推动了战略的发展。


“小球撬动大球”


欧洲几大顶级足球联赛中运动员胸前的广告,常年由中东航空公司抢占。


2001年,由迪拜政府控制的阿联酋航空斥资2400万英镑,成为英超豪门切尔西俱乐部的球衣胸前广告赞助商,这也让切尔西成为当时胸前广告赞助合同第二高的英超俱乐部。2006年,阿森纳的球衣胸前广告也换成了阿联酋航空,新球场甚至命名为“阿联酋航空球场”。皇家马德里、AC米兰、里昂等俱乐部也在阿联酋航空的赞助名单中。


借助顶尖俱乐部的曝光率,阿联酋航空逐步打开了英国市场。2004年,阿联酋航空一天只有6趟航班飞往英国,而到2018年,一天仅飞往伦敦的航班就有8趟。这也为其他中东航空公司们打开了新思路,此后,阿提哈德航空公司赞助了曼城,卡塔尔航空赞助了法甲俱乐部巴黎圣日耳曼。


赞助的内卷开始了。胸前广告那点位置,逐渐满足不了中东金主,入局“足球营销”稍晚的卡塔尔后来居上,挑战了一个难度更高的规则。


2011年,卡塔尔体育投资公司(QSI)收购了法甲俱乐部巴黎圣日耳曼,并相继以高价购入贝克汉姆、伊布拉希莫维奇等名将,中国球迷也戏称俱乐部为“大巴黎”。2017年转会期,卡塔尔方面更是以“个人赞助”为名豪掷2.2亿欧元,让内马尔买断合同后再转会大巴黎。此前,足坛巨星的天花板价格一直由皇家马德里来划定,而卡塔尔打破了这一惯例。


2023年世界杯,更直观地让大家感受卡塔尔的“壕无人性”。为了达到世界杯主办国“需要8座可容纳4万人以上的足球场馆”的标准,卡塔尔直接再建了7座新体育场馆。为了接待世界杯期间的百万游客,卡塔尔还在首都旁的新城卢赛尔新建了22个高级酒店,顺便花160亿新建哈马德国际机场来分担客流压力。


豪掷千亿,并不意味着中东资本一路畅通无阻。


“曼城”一直被称为“中东土豪球队”,上个赛季,曼城已经赢得了自被阿布扎比联合集团收购以来的第六个英超联赛冠军,同时它也是上个赛季全球收入最高的俱乐部。今年2月,英超官方宣布了曼城自2009年至今的十多年里多次违反财务规则,包括了财务造假、夸大赞助收入等等。多方媒体确认,曼城将被处罚,轻则扣分,重则开除。


虽然有磕绊,但中东与足球的缘分还将继续下去。卡塔尔世界杯之后,2027年亚洲杯足球赛也确定将在沙特阿拉伯举办。目前,沙特还在积极申办2026年亚足联女足亚洲杯,并计划与埃及、希腊联合申办2030年世界杯。


对这些中东国家来说,举办重要的体育赛事,既是更为大型的“胸前广告”,让全世界范围内更多潜在用户看到来中东消费的可能,也是国内基建建设的加速器。就像卡塔尔为了迎接世界杯,建新城、建地铁、建机场、修公路,各种娱乐设施以及公共基础设施,都会为了迎接重大赛事相继落成。


同时,投资也是学习的一种方式。在足球这方面,中东的巨额投资向外也向内。


早年间,中东组建足球队的方式,还是短视的“买买买”,总在“归化”,即让外籍球员转化为本国国籍。但从长期发展来看,这样的方式无异于掩耳盗铃。2006年,卡塔尔耗资200亿美元创办了体育精英学院,旨在提高国家的体育青训实力。沙特足协也从2011年开始准备2023年世界杯,要求每个俱乐部都构建从U10~U15的青少年各级别梯队,并引入海外的先进青训理念。


对青训的重视和巨额投入,正在收到成效。沙特球队收到的成效最快,在去年世界杯小组赛C组首轮比赛中,沙特阿拉伯2比1逆转阿根廷,诞生了世界杯首个大冷门。沙特政府为此还宣布全国放假一天,庆祝胜利。


至于东道主卡塔尔,实在太好客了。世界杯A组比完两轮,卡塔尔一分未得,提前一轮被淘汰出局。卡塔尔王子在比赛上无语地甩头巾,也成为中文互联网上流传的梗图。但好消息是,卡塔尔队的26名球员均来自本国联赛,不再像过去一样依赖于“归化”球员。


“电竞中心”


资金雄厚,本土产出能力不强,但架不住持续投入——中东资本,把这股劲头从足球,沿用到了游戏电竞。


“沙特阿拉伯公共投资基金”,简称“PIF”,是沙特的主权财富基金,基金会的主席就是沙特王储兼游戏迷本·萨勒曼。花费30亿美元投资动视暴雪、EA和Take-Two,成为任天堂最大外部股东……PIF的触角,覆盖了几家世界头部游戏公司。


PIF还在2011年专门成立了游戏集团Savvy Gaming Group,计划收购游戏公司并创办自己的游戏工作室。自成立以来,这家集团一直在电竞领域开疆拓土,2022年1月底,Savvy Gaming Group宣布以15亿美元的总价格收购知名电竞公司ESL以及竞技游戏平台FACEIT,前者承办了《反恐精英:全球攻势》《刀塔2》《星际争霸2》等多个赛事。


今年,Savvy更是以18亿现金(2.65亿美金)投资了中国电竞公司英雄体育 VSPO,后者主办或承办了包括雅加达亚运会、王者荣耀、和平精英、PUBG、PUBG MOBILE 等几十个电竞 IP 的官方赛事或职业赛事。这也是中国电竞领域迄今收获的最大的一笔投资。


这些巨额投资,其实都是沿着2016年沙特政府制定的“2030愿景”计划前进。“2030愿景”是一个宏大的国家发展战略,从传统单一的石油经济向多元化经济转型是其中重要一环。


无论是上文提及的足球还是游戏、电竞,都属于“多元化经济”,且发展蓬勃,在未来依然有巨大发展潜力的行业。“2023”愿景中,甚至对电竞、游戏产业设立了明确的GDP占比标准,要在2023年电竞与游戏相关产业创收达到国家总GDP的0.8%-1%。沙特在文体产业上寄托了经济转型、以及提升本国形象的希望。


在沙特“2030愿景”的规划中,沙特将会成为“世界游戏与电竞中心”。收购和投资了一系列电竞公司后,沙特电子竞技联合会组织也于2022年起,举办了属于沙特的电竞赛事Gamers8,覆盖《绝地求生:手游》《彩虹六号:围攻》《Dota2》《堡垒之夜》等项目。今年,Gamers8的赛事奖金池为4500万美元,刷新了全球电竞赛事奖金记录。


和足球的逻辑一样,中东资本在投资方面不吝成本地向外扩张时,也会反过来倒逼原本在本国发展相对薄弱的产业成长,沙特电竞选手在国际赛事上的突破就是其成果展示。


在2018年的雅加达亚运会上,沙特阿拉伯队曾进入了英雄联盟项目的四强。这一年,沙特选手 Mossad Aldossary也拿下了FIFA电竞世界杯冠军。2020年,沙特女子电竞选手Najd Fahd夺得了2020 FISU(FIFA20)的冠军,这也让她成为了沙特历史上首位拿下这一荣誉的女子选手。


整个国家,都在追逐“2030愿景”,以至于原本在中东密不透风的男女问题,都出现了裂缝。毕竟,要想对全世界范围内的电竞赛事敞开怀抱,女性观众乃至女性选手是必须要争取的对象。


沙特阿拉伯电子和智力体育联合会以及阿拉伯电子竞技联合会的主席费萨尔·本·班达尔曾表示,组织最重要的优先事项之一是确保他们的活动始终对男女开放。“在一个大约一半人口年龄在30岁以下的国家,年轻人必须有像Fahd和Al-Dossary这样的榜样来学习。”


在整个国家加速甩掉“单一的石油经济”这一包袱时,某些更为沉重的历史包袱似乎也因此减轻了几分。


在沙特消失近四十年之久的电影院,也因为PIF与美国院线AMC的合作,再度出现。2018年,沙特发放了第一张“电影院”牌照给“AMC”。第一部播出的是好莱坞大片《黑豹》。


根据沙特视听媒体总局(gcam)数据,到2022年底,沙特电影院总数已达到59家。


上观新闻的一位作者,2022年底在沙特看了一场《阿凡达2》的首映,灯光渐暗的一瞬间,他看到了神奇的一幕:“很多原本包着头巾的女士好像被施了魔法一样,整齐划一地把头巾脱下。看来电影院的黑暗确实有一种保护的作用,令她们回归到一种只属于自己的‘日常’。”


在元宇宙里做土豪


游戏是最接近元宇宙的文娱产品。沙特王储对游戏与电竞的布局,也是他对元宇宙的铺路。


在沙特2030愿景中,未来城(Neom)是其中一项关键工程。看这座城市的规划图,有许多科幻片或者游戏里出现过的场景,在这个未来城的中心,还将有一个巨大的螺旋塔,里面是全息图、人工智能、机器人和巨大的屏幕。据称,这些屏幕将为游客提供一个虚拟世界的入口,人们在购物时,可以身临其境感受各种场景。


未来城的规划中,这样有着强烈科幻片色彩的设计无处不在。其实,不止是沙特王储,中东土豪们都早早开始了对元宇宙的规划。


2016年,迪拜成立全球区块链委员会,计划在2020年之前全面启动区块链应用,使之成为世界首个区块链全面应用的国家。2020年,《2020年迪拜区块链战略》收官,在金融、教育、房地产、旅游、商业、卫生、交通和安全均出现知名典型案例。


2022年3月,迪拜副总统兼君主 Sheikh Mohammed bin Rashid创立迪拜虚拟资产监管局(VARA),2个月后,VARA在The Sandbox购入虚拟土地,设立虚拟世界总部,由此成为全球首个进入元宇宙的监管机构。


迪拜许多机构也都宣布入驻元宇宙,包括全球房地产开发企业DAMAC Properties、数据中心企业Edgnex、奢侈品珠宝商de Grisogono和时装公司Roberto Cavalli的母公司等等。


中东土豪们在虚拟世界锚定位置的疯狂程度,跟在现实生活里不相上下。曾经被英国列为殖民地的卡塔尔,如今已是英国背后的“隐形金主”,拥有超400亿英镑的资产,持有地产、银行、航空公司、基建、能源在内的多项资产,包括伦敦证券交易所、华伦天奴、多个银行(巴克莱银行、瑞信、德意志银行等)的股份。


可见,“务虚”之外,这些中东主权基金都在积极“务实”。抢滩元宇宙,似乎也是为了确保在那个遥远的未来里,自己也要像现实生活里一样,做个拥有强势资源的“土豪”。


而在元宇宙尚未成规模时,中东首先要在全球已有经济体系里找位置。GGV纪源资本符绩勋曾发文提及,“(中东)这些国家有太多的资金,它们愿意为未来去买单,甚至只是为了一个愿景而买单,去做一些看似很神奇的事情”。


2022年之后,他们在全球的资本布局更加活跃了。根据主权财富基金的数据显示,中东主权基金在 2022 年的投资支出接近 890 亿美元,是上一年的两倍。彭博商业周刊也曾总结,海湾地区的主权财富基金2022年在中东和非洲以外的地区参与了至少 286 亿美元的收购,是有记录以来任何同期的最高水平。这其中,与俄乌战争后全球油价的飞速上涨息息相关。


像PIF持股英雄体育这样,中东资本进入中国市场的案例也越来越多。今年1月,深圳福田区宣布首次引入沙特阿拉伯主权基金,在境内成立蓝海太库(深圳)私募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公司,首支基金规模超10亿美金。


无论是“务虚”还是“务实”,指向的都是对未来的未雨绸缪:石油和天然气固然赚钱,有一天没了怎么办?因此,他们的主权基金,这些年都在优化资深的投资结构,向新兴产业布局,赌一个未来。


虽然有些想法如今看来属实异想天开,比如那座2030年要建好的未来城如今还未现雏形,但无所谓,他们输得起。


毕竟,风浪越大,石油越贵。


本文转载自毒眸,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中东土豪,买爆文娱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