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考体育,建议取消?

中考体育到了需要做出一些调整和改变的时候。

2023-03-11 14:00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记者/叶珠峰 0 5323


全国两会期间,“体教融合”是体育界代表委员们口中提及最多的词之一。


中国乒乓球协会主席刘国梁建议提升体育在学校和家庭教育中的权重,每个孩子接触熟悉2-3个运动项目;速度滑冰奥运冠军张虹呼吁体教融合是补齐青少年体育短板的重要举措;田径奥运冠军刘诗颖表示,希望增强中小学对于体育课的重视;射击奥运冠军陶璐娜建议体育应与当下新兴的人工智能设备相结合,在校园中更广泛地普及推广……


其中,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冬奥会首枚金牌得主杨扬的提案引发了诸多讨论。


她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体育中考虽然强化了学校、家长及师生对于体育的重视,但在实施过程中存在“跑偏”的现象。


在杨扬看来,中考体育到了需要做出一些调整和改变的时候。


中考体育跑偏了


公开信息显示,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于2020年10月印发《关于全面加强和改进新时代学校体育工作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该《意见》提出,把学校体育工作摆在更加突出位置,还提到将体育科目纳入初、高中学业水平考试范围,改进中考体育测试内容、方式和计分办法,科学确定并逐步提高分值。


《意见》还提出阶段性目标,到2022年,配齐配强体育教师,开齐开足体育课,办学条件全面改善,学校体育工作制度机制更加健全,教学、训练、竞赛体系普遍建立,教育教学质量全面提高,育人成效显著增强,学生身体素质和综合素养明显提升。到2035年,多样化、现代化、高质量的学校体育体系基本形成。


在调研中,杨扬发现,随着体育中考制度在全国的落地和推进,学校体育学科的地位得到很大的提升,学校、家长及师生对体育更加重视,这是政策导向有利的一面。但同时,体育中考也逐渐出现了结果导向等“应试化”倾向,甚至暴露出作弊等问题。


“有些家长和学校往往平时不在意培养学生的体育锻炼习惯,仅仅在意体育考试成绩,且只在临近体育中考时才让学生针对备考,去进行超负荷突击、强化训练。这并没有从本质上提升学生进行体育锻炼的积极性,并没有遵循学生的身体发展规律,反而可能对孩子身体健康带来负面影响和严重伤害。”杨扬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


在杨扬看来,体育中考现有的项目设置和测试内容相对单一,忽视了学生个体差异。而如何在这个过程中既考虑到运动的多样性,又兼顾孩子的个体差异并充分发挥他们的特点,值得长线去探索研究。


基于此,杨扬建议对现行体育中考项目进行一些动态调整,尽量采用一些“抽考+选考+必考”的方式,以激发学生体育运动的积极性,另外评价方式也需要改革。“将过程评价与结果评价相结合,更加全面、客观地评价学生,真正体现以体育人的目的。”


杨扬表示,过去几年自己一直在呼吁教育部门尽快把校园赛事做起来,丰富校园体育文化,破除以“体育中考”为靶向的错误意识和导向。


“真正的体育运动一定要有互动、有对抗、有规则,这样才能体现运动的价值。”


杨扬的提案得到了全国政协委员,上海新纪元教育集团董事长陈伟志的赞同,陈伟志认为这和自己的提案《防止体育应试化 推进体育评价改革》不谋而合。


陈伟志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2020年出台《意见》部署具有十分精准的导向,但同时也伴随出现了两大不良倾向。


“一方面是不少学校组织体育教学,就围绕体育中考测试项目展开,对学生进行‘应试’训练。这不但令体育课堂枯燥乏味,而且背离了培养学生体育运动兴趣与提升运动技能的体育教学目标。”


“另一方面,‘应试体育’也加重了家长们的负担。把体育纳入中考,在不同程度上激发了广大学生家长对校外体育培训的需求,这不符合‘双减’精神。”


陈伟志在提案中给出了自己的建议,即通过一些改革逐渐降低体育中考统一测试分值及权重,代之以过程性考核、评价作为体育中考成绩,未来直至取消体育中考统一测试。


体育教师:先别着急取消


当陈志伟的提案在社交媒体发酵后,不少网友表示赞成取消中考体育统一测试。


但却有一些中学体育教师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若最终中考体育统一测试取消,会有很大一部分学生停止参与体育活动,把“省出来”的时间和精力用来提高文化课成绩。


有一种声音认为:目前在中国学生群体健康素养与体育素养普遍不足的情况下,通过考试调动青少年参与体育运动是必要的。


“体育中考这个指挥棒,对于学校、体育教师、家长和学生都是有很大影响的。作为体育老师而言,如果不是出现公共卫生事件的因素,我认为体育中考其实没必要取消,像很多高考体育、体育赛事,不也都在如期进行吗?”郑州航空港区高级中学体育老师赵丽瑞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


“当然,我们也希望指挥棒能更科学、合理,首要是要考虑为孩子们的终身健康打下基础。新学期开学后,针对部分‘阳康’的学生,我们在进行体育课时,也都注意及时监测学生的心率及身体状况,因人而教,循序渐进。在学生身体允许的情况下进行分层教学,先做好充分的热身和放松,同时尽量减少长跑等对心肺功能要求较高的运动。”


“很多地方的教育部门、学校其实也十分清楚当前存在的应试体育倾向。”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熊丙奇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


“在我国很多地区的初中学校,体育中考过后就不再上体育课的情况颇为普遍。这是违反国家义务教育课程要求的,是典型的‘考什么,就学什么’,‘不考就不学,考过就结束’。”


“很多地方取消体育中考统一测试,或者调整体育中考项目,这并不是彻底取消体育课,彻底取消体育锻炼,这是基本常识。但在现实中,取消体育中考1000米、800米跑,就变为学生不参加相关锻炼,这恰恰折射出‘以考促炼’的应试体育弊端。”


熊丙奇比较赞同杨扬和陈伟志提案中的相关内容:“要让学生重视上好平时的体育课,积极参加体育锻炼,应在体育教育中推进过程性评价。”


“把体育纳入中考没有问题,过程性评价应关注学生平时上体育课、参加体育锻炼的表现。考虑到学生个体的差异,不宜把竞技体育的测试用于学生体育中,强化体育的竞技性与选拔性,而应以学生参加体育教学活动的过程、自身体质的提升为重要评价指标。这就是对学生进行过程评价与增值评价。”


在熊丙奇看来,如果实施这样的评价指标,就必须要推进学校办学改革,落实学校办学自主权以及教师的教育教学自主权,让每个教师能独立、自主地评价学生的表现,同时引入信息技术,提高评价的客观性、公信力。


“可以说,如何推进过程评价、增值评价,改变‘纳入考试的应试化,不纳入考试的边缘化’的局面,是破除唯分数评价改革的重点和难点。”熊丙奇说。


多地调整2023年体育中考项目


今年,本应在新学期开始后,陆续展开各地的体育中考有着不小的变化。此前,有专家建议调整今年中考体育项目,因为“阳康”后强行剧烈运动,可能会加重心脏损伤等。


较早时候,贵州省贵阳、遵义、六盘水、黔南等多个市州结合当前学生体质健康状况,对中考体育项目作出调整。随后,宁夏、内蒙古、江西、湖北等多省相继出台文件,对2023年初中体育与健康测试项目进行了调整。广东深圳、广州、四川绵阳、江苏苏州、扬州、湖北武汉等多地也纷纷宣布了2023年体育中考方案,对今年体育中考做出调整,浙江、湖南等地的教育部门也表示,审慎决策中考体测政策。


2月21日,上海市则率先公布,取消2023年体育中考。


纵观各地出台的举措,普遍改变或取消的是长跑和高强度、高负荷的素质项目(例如男生1000米、女生800米、100米游泳、3分钟跳绳等),考生可以根据身体状况自主选择。


此前,国家体育总局体育科学研究所国民体质与科学健身研究中心副研究员李良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在新冠感染后的第一个学期,适当降低体育中考的分数和难度,待学生身体恢复后再进行日常锻炼,从学生健康角度来说,这种调整措施是有必要的,但仅是一种临时性调整,随着学生运动能力的恢复,仍要加强体育锻炼及考核,以促进学生体质健康水平的提升。


杨扬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自己赞同上海以及等多省市的决定。“受新冠病毒影响,很多学生没有经受系统性的体能训练。加上春季是流行病高发期,部分地区甲流暴发,此时进行高强度、持续性的体育训练和测试,仍具有一定风险。因此,相关部门应本着‘健康第一’的原则,做好科学、全面研判,慎重决策今年是否开展体育中考、运动会、体育比赛等有可能出现风险的体育活动。”杨扬说。


此外,杨扬还建议各地教育、体育、卫生部门应结合不同地区的情况,在科学论证的基础上,明确病毒感染期、康复和健康等不同阶段的体质监测指标,以及各阶段适合开展的体育运动,给家长和学校提供明确的指引,以及相关评判依据。同时,做好春季开学后学生体育课风险管理,做好教学方案调整、医疗设施储备(如心脏除颤仪、血氧仪、心率仪等)、突发情况应对的相关预案。


本文转载自中国新闻周刊,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中考体育,建议取消?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