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南美抓住电竞

足球无疑是南美的文化代言,而足球之外,他们也抓住了电竞。

2023-01-13 10:00 来源:《电子竞技》杂志 文/杰德 0 13447


在世界杯上,当巴西队被克罗地亚队淘汰,不少人都在感慨南美足球已经跟不上欧洲足球的脚步,但最终阿根廷队捧得大力神杯,为南美足球挽回颜面。


足球无疑是南美的文化代言,而足球之外,他们也抓住了电竞。


来自南美的反击


“应该叫技术暂停。”


美国战队Sentinels队长ShahZam的一句话激怒了整个巴西的电竞社区。


提到南美电竞,大家总会率先想到巴西。这个世界第五人口大国(总人口为2.12亿人)是南美最大的电竞市场,电竞观众超过2000万,成为电竞观众数量世界第三的国家。自CS1.6点燃巴西电竞,它便一直燃烧至今,被很多电竞爱好者视为FPS的传奇之地。


在FPS项目VALORANT的首个全球冠军赛上,巴西战队FURIA Esports与美国战队Sentinels相遇,经历了15分钟的技术暂停,FURIA Esports输给了Sentinels。两天后,另一支巴西战队Team VIKINGS也输掉比赛,ShahZam发出了那条评论。


“迫不及待地想再次击败你的S***地区。”他的队友Zombs火上浇油,晒出队伍的奖金截图说,“巴西需要少打字多玩。”


然而,拥有最高奖金的Sentinels很快就被击败了,并且是被一支来自南美的战队。


阿根廷战队KRÜ Esports将Sentinels淘汰出局,其教练Onur道:“向Zombs问好,因为如果他认为巴西是最悲惨的赛区——因为我不喜欢说S***——那么我们就是超级超级S***把你送回家了。”


2022年10月statista发布的报告显示,在巴西的电竞和游戏爱好者里,有38%的人年龄在18岁至29岁之间,有33%的人年龄在30岁至39岁之间,男性占比68%。阿根廷的电竞和游戏爱好者还会更年轻、男性占比更高,有40%的人年龄在18岁至29岁之间,有31%的人年龄在30岁至39岁之间,男性占比75%。


不少巴西电竞和游戏迷家庭年收入很高,并且有较高比例的人拥有大学学历。不少阿根廷电竞和游戏迷家庭年收入只能算中等,可有5%的人拥有博士学位或同等学历。两国电竞和游戏迷多数都持中间派的政治观点,但在偏好与习惯上有着些许差别,一个是体现在体育相关性上,一个是体现在名人影响力上。


有80%的巴西电竞和游戏迷对电影、电视节目和音乐感兴趣,只有69%的人对体育感兴趣;有75%的阿根廷电竞和游戏迷对电影、电视节目和音乐感兴趣,对体育感兴趣的人则高达77%。


在巴西,有63%的电竞和游戏迷表示他们购买产品是因为名人或有影响力的人做广告,而这个数据在阿根廷仅为24%。


2021年,巴西拥有1200多位活跃电竞选手,是南美之最,而阿根廷随其后,拥有314位活跃电竞选手。这个舞台上,阿根廷是跟巴西并肩作战的另一个南美国家。


被割裂的巴西


已经有不少文章讲到,许多巴西年轻人会把电子竞技视为摆脱贫困的途径,希望能像生于圣保罗贫民窟的Nobru一样,在社交媒体上拥有千万粉丝,夺得Free Fire世界锦标赛的世界冠军后,被粉丝称为“电竞内马尔”。


巴西地理和统计研究所称,大约25%的巴西民众属于贫困人口。他们缺少食物、教育、网络等,甚至是安全,需要时刻担心黑帮、贩毒集团等内部械斗及其与警方械斗带来的误伤。


巴西的网络覆盖主要集中在城市,不同地区之间的网络建设发展水平差异较大,例如圣保罗州98%的城镇有4G网络、皮奥伊州仅72%的城镇有4G网络。贫民窟向来被国有和私营企业忽视,经常没有网络服务,超过一半的人每月只能访问一次网络,这还是足够幸运的结果。即使有了网络,最便宜的套餐也在14美元左右。


然而,前面提到不少巴西电竞和游戏迷家庭年收入很高,并且较高比例的人拥有大学学历,我们会看到一个被割裂的世界。


推特公布了2022上半年全球讨论度最高的电竞联赛榜单,英雄联盟巴西冠军联赛(CBLOL)联赛位列第一。CBLOL观赛人数保持在35万左右,峰值突破41万。


但在CBLOL,几乎看不到黑人、女人或贫民窟的人,因为能打游戏的电脑至少要800美元。对于许多巴西人来说,组装一台电脑需要花掉三个多月的工资,而贫民窟的人更是很难去体验。


这个摆脱贫困的途径大概需要更准确地指出一个项目,Free Fire。


它是巴西下载量最高的游戏,拥有近1亿的玩家,其职业联赛也是巴西观赛人数最多的直播活动之一——Free Fire联赛(FFL)峰值观众突破了146万——其中,有一部分原因是巴西电竞用户对于FPS的热情,更重要的一部分原因是它能在一百美元的手机上玩。


几近绝望的环境里,人们愿意抓住任何东西来使自己免于溺水。


在新冠疫情大流行的情况下,大型体育赛事“贫民窟碗”把原本的足球比赛改为Free Fire比赛,吸引了超过100万的观众。


当地媒体曾说,贫民窟外的人会对贫民窟感到恐惧,贫民窟内的人则认为外面的人对自身存在偏见。这个时候,电竞也许能联结被割裂的两边。


被忽视的阿根廷


南美的电竞市场通常被分为“巴西”和“拉美(部分)”,巴西作为独立赛区存在着,而在很长时间里,阿根廷都是被忽视的。


2012年9月,拳头游戏便在巴西开设服务器,虽然注册账号数量众多,但上线率却不乐观。CS:GO也面临同样的问题,在线玩家数量未能达到预期,导致服务器难以铺设。这些被归因于电脑的普及和网络的建设跟不上玩家的增长。当地电竞赛事无法开展,巴西的电竞选手只能去国外打比赛。


随着各游戏厂商全球化布局展开,更多的资源被倾注到巴西这一南美最大的电竞市场里。国际电竞俱乐部开始把业务拓展到巴西,例如Team Liquid和NiP,当地传统体育俱乐部也开始设立电竞部门,例如弗拉明戈和科林蒂安。巴西的电竞选手可以在当地打比赛了,同时吸引其他南美国家的电竞选手进入巴西,比如阿根廷。


巴西人说葡萄牙语,而阿根廷人说西班牙语,这里的西班牙语又与欧洲的西班牙语略有不同的版本,可以被称为阿根廷西班牙语。南美民众的英语水平很差,如果业务没有适当的内容本地化步骤就会难以融入,仅仅是4494万人口的阿根廷,似乎不值得这样的投入。


那支被嘲讽“应该叫技术暂停”的巴西战队Team VIKINGS拥有4位巴西选手与1位阿根廷选手,那位阿根廷选手正是他们的队长saadhak。他是前Paladins项目的选手,当地可参加的比赛并不多,只能前往美国。离开美国后,他没有回到阿根廷,而是选择去了巴西。


到底一个是被看好的国家、一个是被认为越来越差的国家。


阿根廷曾富甲南美、比肩西欧,还是有一定基础设施的,现在的网络接入率也位居南美国家前列。根据阿根廷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截至2020年第四季度,阿根廷通网率约为90%,手机普及率88%,城市家庭电脑普及率63.8%,互联网网民占总人口的85.5%,使用电脑人口占总人口的40.9%。


2019年,因在堡垒之夜获得近100万美元奖金,电竞选手k1ng成为阿根廷主流媒体的焦点。第二年,新冠疫情大流行使得电子竞技在阿根廷受到更多关注。许多阿根廷的电竞赛事都是由西班牙制作公司LVP负责。这里最受关注的五个电竞项目分别是CS:GO、Free Fire、英雄联盟、FIFA和VALORANT。


在VALORANT项目里,阿根廷是拉美赛区的中流砥柱,正变得不可忽视——南拉美赛区有30%的选手来自阿根廷,而北拉美赛区也有阿根廷选手。而在CS:GO项目里,阿根廷战队9z在今年创造了历史,首次打进Major。值得注意的是,这支队伍的成员来自四个南美国家,巴西、阿根廷、乌拉圭和智利。


狂热与包容


阿根廷电子和视频运动协会(DEVA)成立于2017年5月,目标是通过体育框架、教育、社交和娱乐来促进和努力实现电子竞技的专业化。阿根廷电子竞技协会(AADE)的目标则是帮助阿根廷电竞选手获得与传统体育运动员同等程度的法律认可。


在新冠疫情和国内外经济持续低迷的影响下,阿根廷经济发展的结构性顽疾进一步凸显。目前,电子竞技依然没有得到阿根廷官方承认或具体规定,不过科尔多瓦省投资了“科尔多瓦电子竞技”项目。


2021年,根据Buzz得分排出巴西流行的体育赛事,先是巴甲、奥运会、F1、巴乙、世界杯、欧冠、西甲、巴丙,才是电竞。巴西在国家层面没有专门针对电竞的法律,只是帕拉伊巴州、巴拉那州等地方有自己的立法,将电子游戏归类为基于技能的游戏,使其在法律上能与赌博区分开。


然而,以上种种并不妨碍几乎每个叫得出名字的电竞项目都在此发展着。


今年四月的2022第一阶段雷克雅未克大师赛决赛,巴西战队LOUD遇上了美国战队OpTic Gaming,不过这次没有发生纠纷。LOUD一度将OpTic Gaming打入败者组,但两支队伍又在决赛相遇。两度加时的激战中,OpTic Gaming获得最终的胜利。到了九月的VALORANT伊斯坦布尔全球冠军赛,老对手相遇,LOUD击败OPTIC Gaming获得冠军。


当前三个主要FPS项目,CS:GO、彩虹六号:围攻和VALORANT,巴西电竞都获得了最高荣誉。除了FPS,巴西战队也在FIFA系列比赛表现出色。在EA SPORTS主办的FIFA22电竞国家杯上,巴西队击败了西班牙队、意大利队以及卫冕冠军法国队,获得冠军。


除了前面提到的电竞联赛榜单,推特还推出了2022上半年讨论度最高的电竞选手榜单、电竞俱乐部榜单等。


在电竞选手的前十榜单中,巴西选手占了三席:第一名是被称为“巴西CS:GO教父”FalleN,第三名是巴西的Free Fire选手Nobru,第四名是FalleN的队友、CS:GO元老fnx。在电竞俱乐部的前十榜单中,巴西俱乐部占了四席:第一名LOUD Esports,第五名paiN Gaming,第八名Los Grandes,第十名FURIA Esports。


巴西电竞粉丝热衷于发声,不仅仅是在网上,还在现实里。


当Major第一次落地巴西,门票在一小时内就售罄了,在更改活动布局以容纳更多座位后,额外的门票也在一小时内就售罄了。


MOUZ队长dexter说,巴西电竞观众会嚎叫、唱歌、跺脚和敲鼓,让一场比赛感觉就像一个节日。Oursiders队长Jame也说,任何给定的时间里,都会听到至少一名粉丝尖叫,只有3000名巴西粉丝就可以比科隆的10000名粉丝大声。


“巴西人在这方面很棒,他们有着非常热情的文化,知道如何出于仇恨而给予、如何出于爱而给予。”为巴西战队LOUD效力的阿根廷人saadhak会感觉自己被巴西电竞粉丝完全地接纳。


这些粉丝不只有狂热,还有包容。


巴西电子游戏行业调查(PGB)显示,48.3%的巴西人用智能手机玩游戏。在使用游戏机和电脑的玩家中,男性占比较高,分别为63.9%和58.9%,而在移动设备游戏平台中,女性玩家占主导地位,为60.4%。


电竞舞台上难得见到的几位女性选手,Mayumi、Liz、Yatsu,都来自巴西。巴西电竞俱乐部W7M与巴西银行宣布提高俱乐部女选手工资,与男选手同工同酬,也就是说W7M女选手的所有薪水将平均增长300%,这可谓走在世界前列。


在南美的土地上,一切好像都充满矛盾,苦难与欢乐夹杂,自由与束缚碰撞,隐忍与爆发交响,狂热与包容并存。


本文转载自《电子竞技》杂志,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在南美抓住电竞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