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的球星卡

尽管国外一片火热,但球星卡在国内仍是一个新物种,随着近几年市场的快速增长,球星卡也成为一批国内企业争相布局的新消费风口。

2022-12-18 10:00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记者/李强 0 11305


今年的世界杯带货,球星卡狠狠刷了波存在感。


几百万美元买一张看上去只有纪念价值的卡片,听上去很疯狂,但切换到“平民视角”,在国内二手球星卡交易平台卡淘上,动辄几千上万块一张的卡片并不稀奇。


球星卡起源于19世纪末的美国,开始是香烟和茶叶的附属品,类似于国内的小浣熊干脆面附赠的水浒卡,后来逐渐演化为重要的体育周边,经过上百年的发展,如今涵盖篮球、足球、棒球等诸多主流运动项目,也建立了相当繁荣的商业模式与交易市场。


根据市场调研机构Verified Market Research数据,全球球星卡市场2020-2027年复合增长率可达23%,2027年市场规模更将达到987亿美元。2022年8月,棒球名宿霍纳斯·瓦格纳(Honus Wagner)的一张球星卡拍出725万美元的惊人价格,刷新了球星卡最高成交纪录。


尽管国外一片火热,但球星卡在国内仍是一个新物种,随着近几年市场的快速增长,球星卡也成为一批国内企业争相布局的新消费风口。


今年一月,扑克龙头姚记科技宣布战略投资卡淘,并将球星卡作为未来重点发展方向之一。根据披露,卡淘2021年GMV突破6亿元,同比增速超过300%,姚记方面表示,由于球星卡用户来自体育爱好者,潜在消费者规模过亿,而目前核心卡圈用户只有几十万人至几百万人,球星卡市场增长空间巨大。


“卡牌生意之所以在国外很赚钱,一方面从授权、营销到二级市场,整个市场已经非常成熟,这点国内虽然有所不及,但也在快速发展。另一方面,国外的体育、收藏的文化比较浓厚,这跟他们富裕较早关系密切。像国内也有收藏文化,更早一代人们去集邮,90/00后过去没有消费能力,但干脆面赠送的水浒卡也能玩出来一定热度,那么他们成长起来以后,球星卡的生态是否也会跟着繁荣起来,想象空间其实挺大的。”有球星卡资深玩家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热点中的卡牌扩圈


在卡牌生意中,一般来说,发行方首先需要拿到IP授权,然后生产一系列稀有度、品质不同的卡片供消费者收集,并通过盲盒的形式进行售卖,重复的卡牌可以用于玩家间的交换或二手交易,这也构成了这种被称为“集换式卡牌”的核心玩法。


在国内的集换式卡牌市场上,演化出投资属性的球星卡、主打竞技的游戏王等桌游势力,以及奥特曼卡牌代表的动漫IP卡片盲盒,这是最主要的三股势力。

卡牌收集的最终目的一般是收藏和游戏竞技,不过这两种生存属性也并非完全不相融。


例如,今年1月播出的反腐专题片《零容忍》,公开了一名贪污近七千万用于购买游戏装备的95后基层公职人员案例,在其相关赃物的拍卖中,一张“游戏王青眼白龙卡”在半个小时内从80元被拍到八千万,引发超两百万次围观,一时成为热议话题。


尽管八千万严重偏离该卡牌的实际价值,更多是参与者恶意抬价,但也从侧面说明卡牌生意在国内已经积聚起一定的人气。


据此前媒体报道,被拍卖的青眼白龙是一张20周年纪念版“青眼白龙”游戏王纯金卡牌,用料为约11g的24K金,限量发售500件,商品上会印有“No.1——500”的收藏编号,属于集换式卡牌中的王者级藏品,官方定价在一万元左右。


“原本自己玩的这么一款相对小众的游戏一下子破圈,当时卡牌玩家就非常兴奋,结合情况来看,这张牌大概率也是真品,拍卖的时候大家就都过去凑热闹,不过八千万很明显是有人在乱喊,这张卡牌二级市场参考价格也就二十万到三十万。”有游戏王玩家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区别于球星卡买来只能收藏,收集游戏王卡牌可以进行游戏竞技,游戏规则也接近麻将等棋牌类游戏。不同的是,游戏王玩家们在竞技时,并不是共用一副牌,而是要独立准备自己的牌组,想“胡十三幺”,玩家就必须得收集到“一万”“九万”,想“出炸弹”,必须得收集到四张七或两张王。


所谓“有人的地方就会有炒作”,早在2011年,游戏王就凭借超250亿的发售量成为世界上销售最多的集换式卡牌游戏。作为竞技类卡牌代表,在积累足够的人气后,游戏王也会衍生出游戏价值之外的收藏属性,上述纯金限量版青眼白龙也是拿来收藏的。


此前,中国本土球星卡品牌很少与国外顶级球队有深度合作,而是更专注于本土联赛或俱乐部,比如DAKA此前便与CBA联赛以及EDG电竞俱乐部达成合作,推出相应的收藏卡。


但随着卡塔尔世界杯的到来,本土潮玩品牌也在推进与国际知名球队进行合作,例如国内球星卡平台FansMall获得了阿根廷国家队官方IP亚洲独家授权,推出阿根廷国家队球星卡,国内IP授权运营公司雷曦文化也将国际知名球星卡品牌帕尼尼的中国独家代理权收入囊中。


球星卡秩序建立


7月28日,北京保利推出国内首次球星卡拍卖专场,专场总成交额达944.84万元人民币,成交率近95%。其中,2014-2015赛季Panini Eminence系列“科比·布莱恩特(Kobe Bryant)总冠军Tag铭文签字球星卡”以408.25万元的价格成交。


相比于国内的刚刚起步,球星卡的国外交易生态以及衍生业务已经相当成熟,球星卡在卡牌界“独一无二”的投资属性背后,是不能忽略的机构资金营造的喧嚣与幻梦。


作为典型的非标品,在二级市场的繁荣中,球星卡很快催生出卡片鉴定评级的商业市场。因为未经评级的卡牌尽管可以交易,但由于缺乏真实性以及验证卡牌状况,价值较低,大部分收藏家在交易时都会将有关卡牌先送往评级服务商,头部的评级厂商包括PSA(Professional Sports Authenticator)、SGC(Sportscard Guaranty Corporation)、BGS(Beckett Grading Service)等。


凭借认证超过4000万张球星卡及收藏品,累计价值超过10亿美元的出色表现,PSA也在2021年1月帮助母公司Collectors Universe卖出8.53亿美元的高价。


今年7月,美国二手潮玩直播电商Whatnot宣布获得2.6亿美元的D轮融资,Whatnot最重要的业务就是卡牌品类的直播与交易,自2021年初,Whatnot完成了4轮融资,累计金额约5亿美元,估值达到37亿美元。


而作为球星卡最重要的销售渠道,eBay也在搭建便于消费者交易的工具和场景。今年6月,eBay推出eBay保险库,买家可以将跨过一定价格门槛的球星卡放在eBay Vault保险库里存储,后续二级市场的交易也将脱离传统物流与频繁的评级鉴定。eBay收藏品副总裁Dawn Block表示,它将“让收藏家简化并安全地存储他们的资产组合”,并且还可以在卡片价值上升和下降时即时买卖。


市面上还出现了专注于投资球星卡的机构。一家叫Attic Investments的球星卡投资机构,一边从市面上收卡,一边还和球星卡经销商创立了一个专注于投资未拆封球星卡盒子或套装的基金。由于单靠拆盲盒以求拆得天价球星卡的风险较高,而套装卡盒买到之后即使不开封,随着时间推移未开封的卡盒存量越来越少,其价格也会稳步上升,所以这也成为机构多元化投资以对冲风险的路径之一。根据官方披露,从项目启动到今年6月,其回报率达261.4%。另一家专注于投资体育收藏初创公司的投资机构Mint 10也曾成立相关基金。


球星卡投资交易平台collectable和Alt直接推行球星卡资产证券化,将一张实体球星卡进行市场估值后,拆分成若干股,藏家可以购买拆分后的股份来参投,几十美元就能参投一股,Alt平台还支持以球星卡做资产抵押贷款。


除此之外,球星卡甚至还可以对标股票等传统投资标的,比如球星卡交易平台PWCC曾发布多组回报率数据,2008年1月-2021年12月,标普500指数增幅为230%,而对应的PWCC 500指数投资回报率为834%。


在这样完备的配套设施之下,玩家可以任意押注,运动员不确定的表现将直接决定球星卡的价格走向,而这种圈内的常见玩法,某种程度上,与赌球并无太大差异。


本土卡牌开枝散叶


去年,体育电商平台Fanatics新成立的球星卡公司从帕尼尼手中截胡了NBA、NFL的版权,还把卡牌巨头Topps纳入麾下。今年12月,有市场消息表示,Fanatics正在进行由清湖资本领投的7亿美元的新一轮融资,完成后Fanatics估值将到达310亿美元。


去年3月,Fanatics宣布与高瓴资本在上海成立合资公司Fanatics China,准备进军中国市场。


今年11月,潮玩卡牌“Hitcard”完成新一轮股权融资。目前,Hitcard已与寻找独角兽旗下的FARMER BOB、卓大王等潮玩形象合作推出“星卡”,与泡泡玛特旗下的LABUBU、泡泡玛特投资的猫宇星河推出的KUBO等IP也有联名卡牌,而在此前,Hitcard也分别获得泡泡玛特与红杉资本的投资。


凭借奥特曼卡牌“稳坐”本土卡牌一哥宝座的卡游(浙江卡游动漫有限公司)同样不能小觑,卡游拥有奥特曼等国内外70%以上流行动漫IP的授权,同时卡游也在积极推进自身的渠道布局,除了各地的直营旗舰店,各电商平台榜首也全部是卡游产品,而在消费者眼中,“卡游”二字几乎等同于防伪标识。


早在去年9月,便有媒体根据卡游工商信息曝出,红杉对其完成投资入股,并且是在卡游不缺钱的情况下红杉“强行入股”,报道还提到卡游的估值达到10亿美元。


虽然卡游动漫一直未对外公布运营数据,但根据36氪此前报道,有VC投资人曾透露,卡游2020年营收为30亿元,净利润口径不一,说法从12亿元到15亿元,这是泡泡玛特2020年净利润的近3倍。


新元文智创始人刘德良表示,优秀IP在卡牌市场有强大号召力,卡牌消费主要集中在小众群体,基本上都是重度动漫爱好者,容易形成圈层文化,所以市场的生命持久力还是很强的。优秀的IP使得卡片具有生命力和号召力,从以前的水浒卡,到现在的奥特曼卡,乃至其他卡片,都为此作证。


更重要的是,盲盒这种售卖形式的“不确定性”,给人带来的期待与惊喜也恰恰是一个卖点,尤其是好奇心旺盛的消费者很难抵御。当开出自己喜欢的奥特曼或是IP形象时,那种喜悦和开心是无可比拟的。


“卡游的本土化做得很好,它的奥特曼卡牌最主要的目标群体还是未成年人,它也没有选择很复杂的玩法,就是简单的拼数值,对小孩来说完全够用,但这也给卡游带来很高的监管风险。另外,卡游还要考虑随着这批未成年人年龄的增长,兴趣是否会转移到其他IP上,太简单的玩法其实对于用户寿命是个挑战,所以卡游也在试图移植更高阶的玩法到奥特曼IP上,同时尝试一些动漫方向的成人IP开发,现在看市场潜力还是很大的。”上述球星卡资深玩家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炒作这种事情是没有办法避免的,总有人比你更喜欢,也总有人愿意出比你更高的价格去拿到这张纪念卡,只是应该怎样去正确引导市场的问题。其实就算是张普通卡,如果我们选择它作为人生某个时刻的兴趣爱好记录,它也会很有意义,没有必要非得往人多的地方挤。”上述人士补充道。


本文转载自21世纪经济报道,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疯狂的卡牌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