贬值、转行:鞋圈不再疯狂

鞋贩“跑路”、球鞋价格一路下探,鞋圈是如何从狂热转向冷却,冷下来之后的鞋圈又会何去何从?

2022-06-19 10:00 来源:深响 文/李静林 0 3952


鞋圈不再疯狂。拿到AJ正代或者耐克联名款球鞋左手倒右手,就在家数钱的日子没有了。


“现在二级市场上,还能继续增值的鞋,大概只有过去的一半。”刘超告诉「深响」。他接触球鞋很早,高中时期,喜欢篮球的他很自然地对球鞋产生了兴趣,并且开始尝试着做球鞋交易,也赶上了鞋圈最热闹的时光。


2019年底,央视点名批评了炒鞋平台nice将炒鞋证券化。此后,“鞋穿不炒”的说法屡见报端。2020年,“毒”改名“得物”,定位为潮流网购社区。浸淫鞋圈七、八年的刘超,从这些表态中嗅到了趋势——在两年前开始出清手中囤货,赶在市场陷入不确定性之前回笼了资金。而现在,他身边大大小小的“鞋贩子”,也在这两年“逃离”了鞋圈。


鞋贩“跑路”、球鞋价格一路下探,鞋圈是如何从狂热转向冷却,冷下来之后的鞋圈又会何去何从?


最后的疯狂


昔日的疯狂历历在目。2020年之前,炒鞋风头旺盛,在二级市场动辄数倍溢价的球鞋交易,让圈内高手赚的盆满钵满,也让眼红的圈外人也疯狂涌入。


“互金爆雷之后,市面上还有哪个金融产品能达到炒鞋这样的回报率?”一位炒鞋超过12年的资深鞋贩阿武曾在接受采访时说道。


2019年6月,正是当赛季NBA总决赛进行的时候。一双发售价为1399元的Air Jordan 4 Retro Raptors NRG(简称AJ4猛龙),因为明星球员的加持,被鞋贩子发现了商机。阿武抓住机会,在二级市场上纵横捭阖,他一面联合同伴放消息炒热声量,抬高物价,一边大规模收购球鞋。最终随着比赛收官,阿武手中的AJ4猛龙球鞋全部卖出,成交价都在5000元以上,有的单笔交易甚至超过8000元。


根据懒熊体育报道,炒鞋12年阿武投入了300万元,其月流水平均超过150万。而这一数字在刘超看来,其实只是当时鞋圈的常态,“挣多少钱,关键看你有多贪。”


的确,像报道中提到的阿武并非最顶层的大贩子,头上大多会有引他们入行的“大哥”。这些“大哥”的资源更好,渠道也更广,自然也能收获更大的回报,拥有上千万资金盘的也大有人在。


行市好的时候,摊子支的大的鞋贩子挣大钱,星罗棋布的小散户同样也能分得一杯羹。


王涛直到2018年才买到了人生中第一款AJ。用他的话说,入坑单纯是因为兴趣:“每个男孩都有一个AJ梦嘛”。起初只是因为喜欢球鞋,想要拥有,但在接触过程中发现这是一个有利可图的生意时,他也开始在二级市场出售鞋子。


王涛并没有像刘超、阿武一样的资源,他就是在耐克官方应用摇号中签,以发售价获得球鞋,如果是遇到喜欢的鞋款就留着自己穿,不甚满意的鞋子则会挂在得物、nice等交易平台上出售。2018年至今,他一共中签了二十余次,卖出了十多双,其中只有两款鞋的转手价低于发售价。


2020年,耐克与韩国偶像权志龙联名发布了首款合作鞋Nike Air Force 1 "Para-noise",发售价为1299元。当时王涛在NIKE Snkrs APP上中签后,因为个人并不算喜欢这款鞋,就将其放在了二级市场出售,最终的成交价接近4000元,利润率接近200%。


市场的疯狂总会引得大批淘金者涌入,不管是小白还是在别的领域积攒够资本的人。


与球迷出身的球鞋玩家不同,后入场的人没有感情,挥舞着钞票就是冲着利润来的,“币圈的人太有钱了,他们能一瞬间把市场上的存量吸干净”,面对来势汹汹的踢馆者,已经离开鞋圈的刘超,现在回忆起来还心有戚戚。


币圈人有着很成熟的操盘经验,他们清楚地知道该如何运作二级市场,在CCTV-2《经济半小时》节目中,有资深的球鞋收藏家就表示,他们(新玩家)根本不懂球鞋,但有钱,就开始疯狂炒作。外围资本进入鞋圈,推动着球鞋价格非理性暴涨,球鞋逐渐向金融产品演变。


此时平台也在球鞋金融化的过程中添了把火。2019年,nice平台推出了闪购功能,寄存在平台仓库的球鞋,交易过程中不再需要发货,只是进行所有权的变更。这时,炒鞋就像炒股,球鞋真正成了金融产品。


然而,就像大多事物的发展规律,乱极必被纠偏,盛极自然转衰。到此,炒鞋也走向了最后的疯狂。


泡沫破了


最近一两年,刘超退出了,王涛也放慢了周转球鞋的节奏。


王涛为数不多亏钱的球鞋交易,都发生在最近一年。王涛告诉「深响」,最近一年真的卖不出去鞋了,亏钱的两双鞋,实在是因为不喜欢配色,上脚也不舒服,索性亏个一两百块钱抛售,“主要是为了回笼资金。”


目前在王涛手中,有的鞋价格还在一路下探。


2006年,艺人陈冠希主理的品牌CLOT曾于耐克推出了一款联名跑鞋CLOT x Nike Air Max 1「死亡之吻」 ,在那个网络还不算发达的年代,这款发售价只有799的球鞋,在二级市场被炒到了四五千的价格。


去年,耐克时隔15年重新复刻了这款跑鞋。正式发售前,这款鞋的价格就被炒到了两千元以上,鞋贩子和发烧友也都看上了这次机会,指望能赚一笔。当时这款鞋在中国,仅在香港、上海和深圳三地发售,王涛恰好有朋友在,很“幸运”地中了签。


万万没想到,发售当天,这款鞋在二级市场的价格就跌到了900元,而现在500元左右就可以买到。“太夸张了,市场价格浮动简直就是玄学,当时好多鞋贩子都直接砸手里了”,王涛回忆着这段惨痛的经历。


而这只是近两年大趋势下的一个案例——品牌方频繁推出的复刻版球鞋,或者迭代新出的鞋,在二级市场的表现普遍疲软。


前文提到了耐克和权志龙的联名系列,在去年底发售了3.0版本。情况和陈冠希复刻版几乎一样,市场根据此前的行情,对这款鞋抱有很大的期待,正式发售前一周,1499的发售价被炒到了3000元以上。但随着发售日期的临近,这款鞋在二级市场的价格一路回落,而发售之后不久,就直接跌破发售价格。


刘超告诉「深响」,“这些鞋子的元年款其实目前价格依然坚挺,但随着复刻、迭代(增加配色、款式微调),导致出货量变大,在二级市场的价格就无法保障了。”归根结底,任何的炒作行为,都是在“物以稀为贵”的基础发生的,一旦出货量变大,消费者有了可选择的余地,炒作自然就缺少了操作空间。


2015、16年期间,Yeezy350大火,二级市场价格能飙到5000元以上的价格。如今打开得物App可看到,该款鞋的价格下降幅度很大,普遍居于1000-3000价格区间里。刘超表示这也和Yeezy的大规模补货行为有关。这倒是也印证了侃爷(Kanye)的那句话:“让每个人都穿上Yeezy。”


在二级市场球鞋溢价越来越低的情况下,王涛也开始改变自己的买鞋策略,遇到自己喜欢的鞋,暂时先不着急入手,而是等着价格回落到发售价范围里再出手:“现在也比较鸡贼了,反正是自穿,也不急这一周两周的。”


一方面是不断补货,另一方面,过往存量没有被合理消耗,也是造成鞋价叫不上去的重要原因。


球鞋交易市场随着得物、nice等平台的出现,发生了一次交易方式的演变。早先的交易通过信任的淘宝店铺,微商或者线下面对面完成,随着平台的出现,以及球鞋寄存业务成为主流,球鞋不再被穿,而是彻底被束之高阁,等待交易。


本是消耗品的球鞋,如今不再被消耗,市场存量减少缓慢,无形中形成了“有价无市”的局面,其价格自然也很难出现暴涨。这也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了为何,元年款球鞋保值较好,而此后的复刻版,利润空间越来越小。


球鞋交易“以贩养吸”的模式,需要整个链条高效、高速地周转起来才能实现,一旦某一环节出现停滞,势必会影响到整体模式的运作。


“除非品牌方出一些特别的爆款,日常的鞋款,在配色好的情况下,能有几百块钱的溢价就不错了,”刘超对未来的炒鞋行业做出了他的判断:“这个泡沫,实际上已经破了。”


冷却之后


判断行业走向,资本的流动往往是风向标。


回头看得物平台,其三轮融资均完成于2018年和2019年,正是炒鞋最火热的阶段。nice的资本运作比得物早了很多,它们在2014年连续拿到3轮融资,但最后一次获得资本青睐,也停在了2019年。


据报道,在球鞋交易最繁盛的时期,光毒(得物前身)一家平台的月GMV就达到15-20亿元左右,多家球鞋交易平台,直接从淘宝瓜分走了近20亿元的运动鞋交易量。


但这一切都如昨日黄花。就在本月,根据彭博社报道,字节跳动正在考虑出售得物的少数股权。


鞋圈的冷却是暂时的还是长久的?刘超的答案是后者。不过刘超认为,这是一个市场和生意,走向成熟的标志,是一件好事儿。“在热炒的不健康状态下,进来的人,不管懂不懂,或多或少都能挣钱,而现在依然留着的人,才是真正做球鞋生意的人。”


的确,过去左手倒右手就来钱的情况,不可持续,也不正常。如今留下来的,大多都是对于球鞋有着深刻了解,对于市场也有很好嗅觉的人,行业的门槛其实是提高了。


而如今依然留在行业中的人,也重新找到了新的生存路径——国产品牌崭露头角,且出现了完全不同的玩法。


近些年,李宁在运动领域,尤其是篮球鞋层面步子迈得很大。韦德之道系列出到了第九代,已是李宁篮球品类中的旗舰系列。在李宁的天猫期间点中可以看到,连同球星专属,其篮球鞋有多达十余个系列的产品。


根据刘超介绍,针对李宁为代表的国产品牌实战球鞋,目前鞋圈的主要玩法有两种。针对一些稀有配色,鞋贩子将其在二级市场的价格拉高出售,但更多的鞋款,则是通过一些特殊渠道低价进货,然后以略低于市场价的行情出售——用渠道优势,向下获取利润差。


选择这样的操作方式,是因为品牌发售实战鞋时普遍不会限量,加之如今消费者可获取的渠道多元,线上线下的官方店,以及像奥特莱斯这样的渠道,都可以拿到货。不稀缺,就意味着没有炒高的空间,过去的鞋贩子,如今成了渠道力很强的中间商。


短短一两年的时间,炒鞋的虚火被迅速的扑灭,政策导向、品牌策略加之鞋圈本身不可不治的混乱,共同塑造了眼下的变化。


过去圈内常流传一句话:鞋贩子没有感情。哪怕是因爱好入坑的玩家,也会因起起落落的价格,高昂的利润失去最初的目的。


随着市场逐渐冷却,归于正常,或许未来,鞋圈将重新拥有“感情”。


(刘超、王涛均为化名)


本文转载自深响,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贬值、转行:鞋圈不再疯狂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