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世界杯32支球队赞助商概览

世界杯,不只是足球。各行各业的品牌竞相成为各支国家队的赞助商,在球场外的品牌营销之战中暗自较劲。

2014-06-18 00:27 来源:SportsPro 0 67397


A组


巴西队的商业价值被众多商家看好。在过去5年中,三星和万事达卡对巴西队的赞助金额翻了一倍多。从4,630万美金(2008年)上涨至1.01亿美金(2013年)。与耐克公司签订的(2008年-2018年)商业合同,预估价值达到3,400万美元,成为世界足球史上的第4大交易。


克罗地亚队赞助商与巴西队数量相仿,但是大部分来自克罗地亚本土,并非国际知名品牌。


奥运男足冠军墨西哥队同样吸引了诸如可口可乐、Visa、Movistar、Hublot、Procter & Gamble等国际品牌的青睐。赞助商诸如福特、宾堡、纽约商品交易所、科罗娜啤酒和Inter Jet,对墨西哥国家队的全部国际比赛进行赞助。


喀麦隆5家赞助商包括了彪马(球衣赞助商)和知名通讯品牌Orange,这两家公司同时还赞助了非洲国家杯以及众多非洲国家队。


B组


阿迪达斯对西班牙国家队的赞助费用高达每年3,273万美金。其他知名赞助商还包括吉列、尼桑等,但都不是西班牙队的“顶级赞助商”。西班牙“顶级赞助商”包括Cruzcampo(啤酒)、Iberdrola(能源)及Movistar(通讯)。

荷兰国家队的耐克球衣深受球迷喜爱,耐克与荷兰队的合作持续至2018年。另外两笔金额不菲的赞助则分别来自ING(荷兰国际集团)与PwC(普华永道)。

智利国家队拥有许多大牌赞助商,如可口可乐、三星等。此外中国企业“奇瑞”也在赞助商行列中。奇瑞在2012年与智利国家队达成了战略合作协议。

耐克与澳大利亚国家队拥有长达11年的合作历史。但澳洲航空(Qantas)表示可能退出与球队的合作。原因是澳航受到了其竞争对手——阿联酋航空的限制,后者是国际足联的合作伙伴。


C组


得益于与日本电通公司的合作,日本足协的市场开发能力在日本体育界名列前茅。除了赞助商数量,电通更重要的工作是保证赞助商的质量。这一点则体现在合作企业选择及合作时长上:例如,虽然有美津浓和艾斯克斯等多家本土运动品牌,日本足协一直与名气更大的阿迪达斯合作;又如,来自东京的啤酒品牌麒麟,作为日本足协的顶级赞助商,已经与日本足协合作了36年。


哥伦比亚与阿迪达斯的合作将一直延续至2022年世界杯。与日本队相类似,哥伦比亚的最主要的合作伙伴也是一家本土啤酒品牌——Aguila。但是Aguila的营销手段略显老套,仅仅把穿戴有Aguila字样的比基尼女郎形象投放到广告之中。


科特迪瓦足协充分挖掘大赛价值。科特迪瓦足协不仅有彪马的长期支持,而且还能够促成该品牌与本国知名球星合作,例如德罗巴、亚亚图雷、热尔维尼奥等。其他品牌诸如起亚汽车、Aspetar(医疗)、Orange等共同组成了科特迪瓦庞大的赞助商阵容。


希腊队于2012年签约新的装备赞助商耐克。而除了耐克、沃达丰之外,希腊队的其它赞助商基本上都是希腊本国企业。


D组


乌拉圭国家队的赞助商数量却远逊于其他南美国家,其商业价值却多少受限于区区400万的全国人口数量。


哥斯达黎的人口数量与乌拉圭旗鼓相当,但其赞助商数量却与之大相径庭。这主要是因为该国足协更看重赞助商的数量,而非赞助金额。


为了让国家队球员穿上印有自家Logo的球衣,彪马每年需向意大利足协支付2,750万美金。而在赛场外,意大利球星则必须身着正装赞助商D&G的西服。与彪马的“技术合作伙伴”的称号不同,TIM、菲亚特等企业都是意大利国家队的“顶级赞助商”。


在收购了茵宝之后,耐克成为了三狮军团新的球衣赞助商,并将双方合作持续到2018年。耐克将每年支付英足总4,500万美金,此赞助协议成为了全球范围内第二昂贵的国家队球衣赞助合同。值得注意的是,在全球十大球衣赞助协议里面,耐克占据了五席。虽然赞助金额低于耐克,但是汽车品牌欧宝的曝光率一点不低于耐克。在2019年之前的英格兰训练课上,人们都能看见欧宝的商标出现在该队训练服上。


E组


法国国家队在2010年世界杯赛场上的糟糕表现引起了其主要赞助商们的不满,但法国足协最终通过支付大额补偿金留住了部分合作伙伴。而某些品牌则不以为然。其中,耐克就在2011年开出4.74亿美金的高价,终结了阿迪达斯和法国足协长达32年的合作,成为法国队在2018年之前的球衣赞助商。大众汽车则替换雪铁龙,以5年2,750万美元成为车辆合作伙伴。


瑞士足协与球衣赞助商彪马的合约将在2016年欧洲杯后结束,期间彪马每年需支付约150万美元。本土金融品牌瑞信银行是瑞士国家队的忠实拥护者,今年将是双方合作的第21个年头。大众汽车是今年刚刚签署的新赞助商。


洪都拉斯国家队在本届世界杯赛拥有10个赞助商,其中包括合作始于2000年的装备供应商Joma Sport,以及可口可乐,本地啤酒品牌Salva Vida等等。


厄瓜多尔队只锁定了四个赞助商。其中的本土运动品牌Marathon成立于上世界90年代,厄瓜多尔足协竟是该品牌成立后的第一个客户。有意思的是,大众汽车在本届世界杯赛共赞助了8支球队,其中3支在E组。


F组


拥有梅西等顶级球星的阿根廷国家队,不仅是本届杯赛的夺冠热门,同时也是企业们青睐的球队。16个品牌的强大赞助商阵容不乏国际大牌:可口可乐,美国电信巨头Claro,大众汽车,宝洁集团等。其中,阿迪达斯与阿根廷足协的合作始于1974年,双方2011年签署了长达11年的新合约,确保潘帕斯雄鹰每年获得1,100万美元的收入。


本届世界杯,波黑就将携29个合作企业前往巴西。除了拥有国际品牌Hugo Boss,大众汽车,阿迪达斯外,榜单上还有多家波黑本国企业。


亚洲劲旅伊朗将身着优斯宝的球衣出征巴西,这家擅长于制造守门员手套的德国运动服装品牌取代了意大利品牌里机(Legea)成为球队的球衣赞助商。此外,伊朗还获得了本国汽车品牌霍德罗集团以及网络设计公司Kaspid的支持。


尼日利亚电信公司Globacom可能是5位赞助商中合作时间最长的,该公司在2011年以1,200万美元与尼日利亚足协达成五年协议。


G组


夺冠大热的德国队拥有强大的赞助商阵容,长期合作伙伴比比皆是。其中,梅赛德斯-奔驰与德国足协的合作始于1972年,而阿迪达斯更是在50年前就为日耳曼战车供应装备。更有消息指出,阿迪达斯创始人阿道夫-达斯勒曾为出征1954年世界杯的德国球员们现场“扭鞋钉”,专业的服务甚至被认为是球队最后夺冠的原因之一。不论这个故事是否属实,阿迪达斯对德国足球的一贯支持是有目共睹的,单是每年3,700万美元的赞助金就让德国足协获利不菲。


葡萄牙的赞助商中不乏忠实拥护者。球衣赞助商耐克自1997年起与葡萄牙足协合作,而每年贡献1,600万美元的啤酒品牌萨格雷斯是葡萄牙足协合作时间最长的企业。


美国队的吸金力丝毫不输传统强队。20个赞助品牌名单既有合作已久的企业,如刚刚在2014年续约9年的球衣赞助商耐克,也有近期新签约的品牌,如雪弗兰汽车、洗涤品牌高乐氏。


 加纳足球在世界杯开幕前2-3个月期间,有不少于5家企业上门寻求合作,其中就包括来自中国的华为。据悉,华为和网络售车平台Cheki均出资10万美元以达成协议,而加纳本土银行UniBank则花费了120万美元搭上前往巴西的“末班车”。


H组


以高身价球员组成的比利时队拥有阵容庞大的赞助商。其中,球衣赞助商是来自卡塔尔的运动品牌Burrda,该公司在2010年与比利时足协建立了长期合作关系。除此之外,本土啤酒品牌Jupiler也是比利时足协长达25年的合作伙伴,而可口可乐则以每年25万美金锁定了红魔的赞助商席位。布鲁塞尔航空的赞助协议是今年2月才完成的,他们与比利时足协的合约至2016年欧洲杯结束,双方的合约有一个特别条款:允许部分球迷与球员们一同包机前往巴西。


俄罗斯获得了多达19家赞助企业的青睐,其中既有2012年为俄罗斯球迷提供莫斯科—华沙免费机票的俄罗斯航空(Aeroflot),也有长期合作伙伴阿迪达斯、俄罗斯通信商MegaFon,还有去年以780万美元达成合作协议的天然气生产商诺瓦泰克(Novatek)。


韩国此次获得了13家企业的支持,不仅有包括三星、现代在内的本土品牌,也有耐克、可口可乐这样的国际品牌。有意思的是,耐克与韩国在2007年签署的2,700万美元合约实际比阿迪达斯同期给出的报价要低,为何接受出价更低的耐克。有分析指,这是因为韩国足协未能有效执行耐克的赞助权益,让球员在比赛中露出耐克竞争品牌商标,最终只能接受耐克的“缩水”合约。


阿尔及利亚队队员将身着彪马球衣征战巴西。球队的赞助名单中除了有H组四支队共有的可口可乐外,还有卡塔尔电信公司Ooredoo、标志汽车等。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