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中西部拥抱冬奥“红利”

除了赛事的举办地,无论是气候寒凉、冰雪资源丰富的西北,还是西南亚热带的“无雪之地”,中国中西部正积极拥抱冬奥和冬残奥带来的“红利”。

2022-03-10 14:00 来源:新华社 记者/树文等 0 20738


北京冬残奥会赛程过半,残奥运动员们在北京、延庆和张家口三个赛区逐梦冰雪、超越自我、创造历史。在北京冬奥会和冬残奥会举办期间,运动员们的精彩表现为全民参与冰雪运动的热情又添了把火。除了赛事的举办地,无论是气候寒凉、冰雪资源丰富的西北,还是西南亚热带的“无雪之地”,中国中西部正积极拥抱冬奥和冬残奥带来的“红利”。

  

办赛参赛力促冰雪竞技

  

8日,2022年北京冬残奥会进行完4个正式比赛日,中国代表团共收获8金8银11铜,把27个“金容融”收入囊中。金牌与奖牌双榜稳居第一,多数项目实现历史突破。

  

在6日进行的残奥越野滑雪女子长距离(坐姿)比赛中,32岁的杨洪琼夺得金牌。曾是云南省轮椅篮球队一员的她,2018年才跨项到残奥越野滑雪。“从暑到寒,开始练习时,我也有过不适应。夏天气温到三十多度还在训练,冬天到零下二三十度……但我的体能就是这样在训练中慢慢积累起来了。”杨洪琼说。

  

中国冬残奥代表团越野滑雪和冬季两项队领队王晓兵介绍:“自从北京携张家口申办冬奥成功以来,我们的队伍一直坚持训练,打下了很好的基础。同时,我们针对每位运动员的特点采取‘一人一赛一案’的办法,为他们提供全方位的保障。”

  

2002年盐湖城,中国体育代表团首次亮相冬残奥会。到2018年,中国代表团在韩国平昌收获了第一块冬残奥奖牌,同时也是第一块金牌。此次是中国代表团第六次参加冬残奥会,在参赛项目上首次实现了6个大项全覆盖,代表团规模和运动员人数也都创下历史新高。

  

除了登上最高舞台的佼佼者之外,在中国中西部地区,还有众多运动员因中国举办冬奥会和冬残奥会而结缘冰雪竞技运动。

  

在青藏高原有个青海多巴国家高原体育训练基地。2018年,青海省体育职业技术学校决定在发展竞走、中长跑等传统优势项目的同时,着力推动冰雪运动发展。学校副校长李源红说:“我们想借助北京冬奥会的东风,在青藏高原培养出一支冰雪竞技运动后备军。”

  

19岁的张渝洁是青海省冰壶队队员,从射箭转项到冰壶,三年多的时间里,她一步步从冰壶比赛的看台走上赛场。“北京冬奥会申办成功后,学校为建立冰雪竞技队伍跨界选材。出于对冰雪运动的好奇,我积极参与并顺利通过选拔。现在的我对冰壶越来越喜爱,希望未来能站上更高的舞台。”张渝洁说。

  

上冰嬉雪引燃冰雪热情

  

2019年底,拥有5公里长度越野滑雪赛道、超过7.5万平方米大众滑雪场等设施的甘肃白银国家雪上项目训练基地建成投用。这里目前是西北地区规模较大、设施较为齐全的雪上项目训练基地。

  

2022年新年伊始,200多名小学生穿戴好全套装备,排队进入该基地的华达滑雪场,参与以“冰雪运动进校园”为主题的研学活动。

  

白银市景泰县第八小学六年级学生吴成辉第一次体验滑雪。在专业教练指导下,他用半天时间基本掌握了上板、滑行等滑雪基础动作。“我很喜欢滑雪,希望爸妈多带我来这里滑雪。”吴成辉说。

  

北京冬奥会的举办时间,恰逢中国农历新年,在刚刚过去的春节假期和寒假里,青海省的各个冰雪运动场成为市民们欢度节假日的好去处。春节期间,西宁市民江媛带着9岁的女儿走进滑雪场和滑冰场,体验冰雪运动的魅力。

  

“冬奥会的举办让我们更了解冰雪运动,也更想参与到冰雪运动中。大年初一滑雪,大年初二滑冰,孩子第一次接触冰雪运动,没想到她这么喜欢。以后我们也会经常带她滑冰、滑雪,要是她想接受专业的培训,我们也会支持她。”江媛说。

  

寒假期间,6岁的吴欣悦和父母来到位于青海省海东市平安区古城乡的莲花山冰雪大世界,第一次滑雪的她动作看起来十分娴熟。“我在电视上看到运动员们滑雪像飞起来一样,就让爸爸妈妈带我来滑雪。这是我第一次滑雪,虽然摔了几跤,但我很快就会了。我很喜欢滑雪的感觉,希望以后能经常滑雪。”吴欣悦说。

  

就业消费带火冰雪经济

  

作为北京冬奥会和冬残奥会三大赛区之一,曾经相对闭塞的张家口借势筹办,交通设施建设实现历史性突破,生态环境质量明显提升,冰雪旅游、冰雪运动装备制造、大数据、新能源等产业借助“冷资源”焕发蓬勃活力。“零度以下经济”正成为张家口热词。年均气温2.6摄氏度的张北县着力打造“中国数坝”,目前已成为阿里巴巴集团在京津冀地区最大的数据中心集群。张家口规划建设了两个冰雪装备研发制造集聚区,截至2021年底,全市累计签约冰雪产业项目97项,总投资370多亿元。

  

在广大的中西部地区,冰雪正带动当地促就业、促增收、促消费。王兴龙曾经是甘肃白银国家雪上项目训练基地附近“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随着训练基地建成投用,他在这里找到了为之奋斗的事业。从对冰雪运动一无所知到基地越野滑雪赛道的负责人,王兴龙如今正带领着一支专业的造雪、压雪团队,为西北的冰雪产业发展贡献自己的力量。

  

“冰雪运动改变了我们的生活,让我们实现了家门口稳定就业。现在团队成员的平均月薪已超过4000元。”王兴龙说。

  

甘肃省体育局局长王向晨认为,体育扶贫在打赢脱贫攻坚战的过程中发挥了独特作用,正如《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中所指出的,发展体育事业和产业有利于满足人民群众多样化的体育需求、保障和改善民生,有利于扩大内需、增加就业、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

  

在云南省,室内冰场、雪场加快建设,“滑真冰”“滑真雪”成为热门打卡项目。在青海省,目前共有各类滑雪场19家,青海省文化和旅游厅提供的资料显示,2020年至2021年冬春季,青海冰雪旅游接待游客153.87万人次,实现旅游收入3024.39万元。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体育局表示,截至2021年12月31日,新疆已建成各类冰雪场地共188个,其中冰雪游乐园60个。新疆已成为中国西北冰雪旅游胜地。

  

北京冬奥会已经闭幕,北京冬残奥会赛程过半,而中国中西部正大力发展冰雪运动、冰雪经济、冰雪产业,积极拥抱冬奥“红利”,让更多人感受冰雪魅力。


本文转载自新华社,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中国中西部拥抱冬奥“红利”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