耐克起诉阿迪达斯抄袭,巨头之间缘何剑拔弩张

知识产权纠纷在本质上往往是商业利益和市场份额的争夺。

2021-12-14 14:00 来源:LADYMAX 文/Drizzie 0 15464


在事关核心技术的知识产权问题上,头部运动巨头剑拔弩张。  


据TFL报道,美国运动服饰巨头Nike于周三向华盛顿国际贸易委员会ITC提交申请,要求美国禁止进口Ultraboost、Terrex和X Speedflow系列的部分鞋款,理由是系列产品涉嫌抄袭Nike的专利针织面料Flyknit,该面料可在不降低性能的情况下减少浪费。对此,adidas的一位发言人在电子邮件中回应称,该公司正在分析该投诉,并将针对这些指控进行辩护。  


此次向华盛顿国际贸易委员会ITC提起申请是2012年以来Nike与adidas两大运动巨头专利纠纷的再次升级。 


两大巨头的针织技术专利纠纷起源于2012年的伦敦奥运会。在奥运会之前,Nike和adidas分别发布了它们的第一款针织跑鞋,Nike在2012年2月首次推出Flyknit跑鞋,而adidas则在5个月后的7月发布了采用Primeknit技术的针织鞋,并将该产品誉为史上第一款针织鞋。  


随后Nike在adidas所属的德国发起诉讼,并在美国联邦巡回上诉法院。在这场围绕针织专利的诉讼马拉松中,Nike坚称该公司在鞋类设计研发方面拥有强大的创新领导地位,而专利是这种领导地位的基础,因此公司势必不惜代价地积极保护专利。  


另一边,adidas则坚持否认专利侵权的指控,声称其Primeknit技术是“多年专注研究的直接成果”。  


如今,耐克和阿迪达斯之间近十年的争斗已经蔓延华盛顿国际贸易委员会ITC的诉讼中。此次Nike要求ITC对adidas涉嫌违反《1930年关税法》第337条的行为进行调查,试图阻止adidas某些涉嫌侵犯Flyknit技术专利的鞋类产品向美国市场进口。 


TFL解释称,《1930年关税法》第377条规定对与进口美国物品有关的不公平行为进行调查,对违法行为的主要补救措施是发出排除令,阻止有争议的商品进入美国。总部设在华盛顿特区的ITC有权发出广泛的排除令,这也是禁止侵权物品进入美国的有力补救措施,因而ITC也成为处理美国公司和在美国有业务的外国公司知识产权纠纷问题的热门平台。  


除此之外,ITC对第337条规定的高效调查流程也使其成为颇具吸引力的诉讼平台。与地区法院动辄几年的诉讼流程不同,向ITC提交的案件可以在8到9个月内就进入证据听证阶段。  


值得关注的是,Nike在起诉书中表示,该公司持续在设计和研发领域进行投入。Flyknit是公司突破性的进展之一,它是一种制造鞋面部件的新方法,使其能够创造出在性能、设计和美学方面都很出色的鞋类,同时减少材料和浪费。该技术是该公司超过十年的研发结晶,也是其投入大量资金的成果。 


adidas在过去十年一直试图挑战Nike针对Flyknit技术的几项专利,去年曾试图在美国联邦巡回上诉法院宣布其中两项Nike专利无效,但没有成功。Nike认为adidas虽然挑战专利未果,但依然先后推出了侵犯Nike专利的几十种鞋类产品,包括生活方式鞋、足球鞋、跑步鞋和登山鞋。考虑到上述情况,Nike声称其“被迫”提起这一诉讼,以捍卫其在创新方面的投资。  


头部品牌的知识产权一直是最敏感的神经。在Nike为Flyknit专利奔走的同时,adidas近年来则花费了大量心思保卫其标志性的“三道杠”。  


继2018年和去年底的商标纠纷后,adidas今年7月就三条纹的商标问题,第二次起诉美国设计师品牌Thom Browne。adidas认为,Thom Browne在明确已知三条纹对adidas重要性的前提下,依然将其产品的范围扩大到远远超过其专长的正装和商务装,推出越来越多运动风格的服饰和鞋履品类并使用与三条纹商标相似的设计。它们具有两个、三个或四个平行条纹,其排布方式正与adidas的三条纹商标产生混淆。   


adidas表示,Thom Browne推出运动风格服饰与鞋履的行为侵入了与adidas的直接竞争,加剧了对其核心市场类别的蚕食。这个体育巨头还表示,Thom Browne正在从adidas三道杠的广泛声誉和巨大的公众认可,以及品牌用数百万美元营销建立的极其宝贵的商誉中获益。   


与此同时,adidas还对Thom Browne与巴塞罗那足球俱乐部从2018-2019赛季开始的合作关系提出反对。Thom Browne使用与足球相关的图像,甚至包括adidas赞助的几名足球运动员,甚至是明星球员梅西来宣传其产品,而足球运动向来是adidas的核心战场。   


多年来adidas投入大量精力强化品牌与“三道杠”的联系。该公司律师多年来不断强调,品牌在65年前就开始在运动鞋上印“三道杠”,目前已成为标志性元素之一,因此adidas享有三道杠商标的优先权。 


一个是体育用品世界的巨头,一个是市场认知度极高的美国设计师品牌,本来井水不犯河水,但现在adidas认为Thom Browne越界了。一种观点认为,adidas针对Thom Browne迈入运动市场发起的诉讼表面上是一场商标保卫战,实际上却可能是对品牌在运动市场优势地位的保护,以排除任何在运动市场尤其是足球运动开始建立影响力的新兴品牌。  


除了Nike和adidas的纠纷,运动服饰用品市场的持续升温,也正引发越来越广泛有关知识产权的竞争摩擦。


健身器材公司Peloton新推出的服装系列日前被加拿大瑜伽服品牌Lululemon起诉涉嫌侵权,后者认为其在双方五年合作结束后推出的文胸和紧身裤产品与lululemon的产品类似。对此,Peloton否认其产品涉嫌侵权,并认为Lululemon所谓的专利过于广泛,不应该受到保护,已向法院递交了相关申请。  


在最新诉讼中Lululemon直接称对手是“山寨”(copycat),标示会捍卫品牌产品的专有权利,保护品牌的完整性和知识产权。Lululemon认为,与该公司这样的创新者不同,Peloton并没有花费时间、精力和费用来建立一个原创产品线。相反,Peloton模仿了Lululemon的部分创新设计,并销售Lululemon的山寨产品。Peloton则在其诉状中说,其商品有明显的差异,使产品很容易与Lululemon的产品形成区别。   


纠纷的根本原因可能是双方业务的重叠度越来越高。随着Peloton于9月推出运动服,而Lululemon去年收购居家健身镜品牌Mirror,二者或已从曾经的合作伙伴演变为潜在竞争对手。  


不难理解,知识产权纠纷的本质往往是商业利益和市场份额的争夺。 


十年来,Nike与adidas在体育用品领域互相咬死,竞争日趋白热化。在adidas 2014年的历史低谷后凭借Stan Smith和Superstar奋起直追重新崛起,紧追状态低迷的Nike。不过随后adidas在近两年势头再次减弱,更是在去年跑输大盘,成为2020年运动休闲服饰业内表现最差的集团之一,而Nike通过一系列重组措施重振旗鼓,仍然坐稳龙头位置。  


本文转载自LADYMAX,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巨头剑拔弩张,耐克起诉阿迪达斯抄袭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