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足球走基层”系列调研之一:职业俱乐部要改变股权一家独大

推行俱乐部股权多元化改革,会给中国足球发展带来新的希望。但也有一些问题亟待解决。

2021-08-25 14:00 来源:新华社 记者/公兵、许基仁、肖世尧 0 4267


禹唐体育注:

2020年11月12日,江苏苏宁首次登顶中超,成为中国足球职业化改革以来第九支捧得中超桂冠的俱乐部球队。一时风光无限。

  

但是,仅仅108天后,这家中超新晋冠军俱乐部却宣布停止所属各球队运营,给中国足球带来了负面影响。

  

原苏宁俱乐部退出足坛的一个重要因素是母公司资金链出现问题,这种因单一股东发生经营困难而造成俱乐部解散或退出,已成为中国足坛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实际上,2015年印发的《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以下简称“足改方案”)就提出,尝试推进俱乐部股权多元化改革。

  

新华社记者近期在多省市进行了调研采访。多位受访者表示,推行俱乐部股权多元化改革,会给中国足球发展带来新的希望。但也有一些问题亟待解决,比如如何评估和处理历史债权债务,如何吸引投资人进入,如何保证俱乐部专业化运营并提高决策效率,如何把握国企民企占股比例等。

  

俱乐部大面积退出或解散原因何在?

  

2020年和2021年,共有22家职业足球俱乐部退出或解散。如果从1994年中国足球开始职业化改革算起,则有近百家俱乐部退出或解散。出现这种局面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不少俱乐部股权结构单一,俱乐部生死命脉维系在一家企业身上。记者查看了当前16家中超俱乐部的股权结构,多数结构单一,控股股东持股比例偏高。

  

具体到原江苏苏宁俱乐部等的退出原因,受访者认为:一是大笔投资没得到市场认可和回报,而持续性投入又拖累母公司;二是受新冠疫情影响,加上目前俱乐部投资者多以房地产为主业,自身盈利能力减弱。

  

股权多元化改革正当其时

  

职业俱乐部股权多元化结构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国外联赛不仅早已有之,而且多采取自上而下的改革,由政府或足协统一制定规则,且带有一定强制性。如日本J联赛创立之初俱乐部全部由工业财团赞助,球队也以工业财团命名,但单一资本使得俱乐部发展陷入困境。此后,日本足协引导地方政府、企业、社区和个人进行多元主体投资,同时要求俱乐部名称非企业化。J联赛改革后,增加了稳定性,俱乐部的受关注程度和球迷忠诚度提升,繁荣了职业足球市场。

  

一名中国足球权威人士表示,俱乐部股权结构必须多元化,多元化不意味着一定要以国企为主,但多元化可以形成制约,否则原江苏苏宁俱乐部退出这种事情绝对不会是最后一次。

  

多名中超俱乐部高管均认为股权多元化改革非常必要,一是俱乐部的决策、投入和运营会更加理性,新的投资人进来后会对俱乐部提出要求,比如成绩目标、管控方式、盈利能力等,会迫使俱乐部管理团队提高能力和水平;二是有了托底可能,即便一家股东出现问题,也不至于让俱乐部顷刻间瓦解。


但是足球股改应当实事求是,追求效果导向,分地域、分阶段推行,而不是为改而改,更不应强制股改。

  

俱乐部股改意愿几何?

  

职业俱乐部股东尤其是大股东愿意股改吗?新华社记者调研发现,多数俱乐部支持股改。

  

正在着手推进股改的河南嵩山龙门(原河南建业)俱乐部投资人、建业集团董事长胡葆森说,只要对河南足球有利,对中国足球有利,我们就责无旁贷,全力配合,不计得失。

  

上海申花俱乐部董事长吴晓晖表示,申花俱乐部实际控制人绿地集团从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就进行混合所有制改革,申花拥护股权多元化改革,也愿意先行先试。上海海港俱乐部(原上港俱乐部)同样也对股改持欢迎态度。

  

北京国安俱乐部虽然也有意愿,但在俱乐部名称非企业化改革中,出于保住北京球迷强烈要求的“国安”名称的需要,完成了由两家股东变成单一股东的变革,实属不得已而为之。中赫集团董事长周金辉表示,在完成对中信持有国安股权的收购后,将积极推进股权多元化改革。

  

俱乐部现有投资者有股改意愿是好事,但另一方面只有俱乐部自身具有“造血”能力、成为优质资产,才会吸引新的投资者主动进入。但目前俱乐部的“造血”能力仍有待提升,既需要中国足协和拟成立的中国职业足球俱乐部联合会(职业联盟)统筹规划,也需要俱乐部自身改革挖潜,更需要政府部门和社会各界的扶持。

  

七大问题待解

  

在俱乐部股权多元化改革中,尚有七大问题有待妥善解决。

  

——政府扮演什么角色?

  

广东省体育局局长王禹平表示,如果国企入股俱乐部,还是要有政府的介入和推进。

  

政府应当扮演何种角色,或许可以从国外联赛中得到借鉴。

  

韩国K联赛大部分俱乐部是由所在地政府主导和管理的市民球队,如大邱FC、城南FC等,俱乐部最大股东是市体育会(相当于我国的体育局),球队法人通常由所在城市市长兼任,球队运转资金来自市议会的体育预算支出。

  

日本J联赛俱乐部下属公司股东中出现的“自治体”或具体的县市町等都是当地政府。比如,福冈黄蜂俱乐部的官网头部就有“福冈市”,福冈市政府在俱乐部下属公司占一定股份。浦和红钻有45个股东(43家企业和2家政府部门)。这种政府直接参股足球俱乐部的模式或许能给我们带来一些借鉴。

  

——国企投资俱乐部该不该鼓励?

  

国企在投资方面有很多规定,投资足球俱乐部涉及一定风险,比如投资赔钱,算不算国有资产流失?

  

记者调研时还发现,一家入股中超俱乐部的国企曾在年度审计时被质疑“未聚焦主业”。

  

某中超俱乐部高管认为,国企投资当前不赚钱的俱乐部,肯定需要得到相关主管部门的批准乃至推动。

  

不过,目前位列中超的山东泰山(原山东鲁能)、上海海港(原上海上港)等俱乐部的股东均属国企,国企在稳定、推进职业联赛过程中做出过很大贡献。不少受访者认为,国企相对社会责任感强、运营稳定,更多国企参与俱乐部股权多元化改革,对职业联赛的稳定发展是有好处的。

  

——如何保证俱乐部运营专业性?

  

俱乐部股权多元化改革后,因为股东多了,难免有“人多嘴杂”之嫌,俱乐部运营能否保持专业性成为现实问题。

  

中国足协主席陈戌源说,俱乐部的职业化管理一定要健全,要以一家股东为主,可以是民企,也可以是国企。重大决策可以通过董事会进行,政府可参与到俱乐部监事会中去。监事会不像董事会那样做重大决策,但可以行使否决权,履行监管责任。

  

一家北方中超俱乐部建议,俱乐部决策应该以法人治理结构为基础、以俱乐部利益最大化为目标。国企一旦进入这个行业,也要尊重足球规律、尊重市场规律、尊重球迷和文化。

  

——俱乐部债权债务等历史遗留问题如何解决?

  

有些俱乐部因为出现多次投资人变更,存在历史债权债务甚至官司等问题,或将成为股改的障碍。

  

河南嵩山龙门也有历史债务,胡葆森的解决方式是历史债务由他承担。

  

——如何进行资产评估?

  

进行股权多元化改革的第一步就是对俱乐部资产进行评估。

  

广东省体育局局长王禹平说,俱乐部值多少钱,不是投资人说了算,要有一套科学的评估体系。

  

这个评估不像经营项目评估,没有一个通行准则和标准。中国足球权威人士认为,原投资人说俱乐部资产升值了,那评估就很难做,新股东是不会承担“升值”部分的,建议以俱乐部初始投资资金作为入股基础。

  

——国企、民企占比多少?

  

记者调研发现,各俱乐部对国企、民企股权占比意见不一。

  

有民企表示,可以让渡股份,但不愿放弃控股权,因为一则俱乐部本身成本控制得不错,二则如果以国内联赛为竞猜对象的足球彩票能开放,将是重大利好,因此不愿放弃控股地位。

  

也有人建议,在股改初期,国企应当控股,起到俱乐部压舱石作用,民企是有益补充。

  

多数受访者表示,只要俱乐部运营的专业性能得到保证,国企民企股权占比无须做硬性规定。

  

——场馆入股是否可行?

  

“足改方案”中称,“鼓励俱乐部所在地政府以足球场馆等资源投资入股”。

  

场馆入股究竟是否可行,同样有不同声音。

  

某南方中超俱乐部高管表示,建议足球场馆、训练基地等设施的拥有者也能参股俱乐部,这些设施对俱乐部生存发展太重要了;如能入股俱乐部,让球员、工作人员有家的归属感,才会有长远发展的决心和信心。

  

也有人认为,让场馆入股的前提是场馆运营盈利,如果不能,只会成为俱乐部的负担。

  

股改的三种模式

  

大连市副市长张志宏说,搞足球要有情怀。此外,股权多元化改革要跟中国足球的系统性改革结合起来。


几位中国足球界的专家介绍了股改的三种模式,一是引入多家股东;二是股权多元化+会员制模式;三是足球基金会模式。

  

在第二种模式中,会员不做重大决策,但有知情权。基金会模式中,不用每家企业每年都投入很多,而且基金会还可以从事足球产业发展,自身也有运作收益。

  

对于球迷入股或会员制,由于国内尚无成功先例,对如何推行这一制度尚存不同看法。

  

一家中超俱乐部认为,未来可以搭建一个个人持股平台(投资公司),以公司名义入股。也有观点认为,球迷出资能力相对有限,现阶段还是成为球迷会成员相对现实,未来条件成熟后可以考虑球迷入股。

  

不过,球迷入股或会员制在国际上并不鲜见,巴塞罗那俱乐部就是有144000名会员的非营利性俱乐部,至于球迷会成员则更多。按2021年每名会员185欧元会费计算,一年会费总收入近2700万欧元,会员在选举主席等事项上有表决权。

  

河南嵩山龙门俱乐部股改案例剖析

  

在记者采访的职业俱乐部里,河南嵩山龙门俱乐部在股权多元化改革中已先行一步。

  

原河南建业俱乐部由建业集团绝对控股。按照股改方案,改名后的河南嵩山龙门俱乐部由郑州市国企郑州发展投资集团、洛阳市国企洛阳旅游发展集团和建业集团各占40%、30%和30%的股份。

  

股权交割完成后,拟由郑发集团向俱乐部委派2名董事,洛阳旅发集团派1名董事,建业集团委派1名董事,行业主管部门委派1名董事。这样,俱乐部将由民企控股变为国企控股。

  

洛阳旅发副总经理丁波说,流程优化将是下一步要做的,还考虑有序拓展1-2家战略合作方,来自相对盈利能力比较强的行业。

  

郑发集团副总经理张晓说,为组建新俱乐部,郑发集团成立了一个全资子公司——郑州航海体育发展有限公司,计划把航海体育场这个资产装到公司里,进行市场化运作,以解决俱乐部“造血”问题。

  

河南嵩山龙门俱乐部股份有限公司8月初宣布成立“河南建业体育产业股份有限公司”。该公司作为建业集团下辖业务单元,承担原俱乐部既有债务并开展经营范围内的相关业务活动。

  

河南嵩山龙门俱乐部的股权多元化改革从顶层设计方面无疑是比较理想化的,但也有受访者认为,郑州、洛阳“双主场制”以及两地国企加俱乐部创始民企的股权结构是否会造成决策、运营掣肘,尚待观察。


本文转载自新华社,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职业俱乐部要改变股权一家独大——“中国足球走基层”系列调研之一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