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高清“拯救”奥运会

全面拥抱超高清视频为代表的一系列数字技术无疑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2021-05-28 14:00 来源:FT中文网 文/戈扬 0 28388


禹唐体育注:

推迟一年的东京奥运会波澜不断。日本《读卖新闻》最新的民意调查显示,高达59%的日本民众希望取消东京奥运会,而希望奥运会如期举办的只有三成。疫情引发担忧,民众分歧严重、“闭门”举行让吸引力大打折扣,这些不确定因素让奥运会这个全球影响力最大、最具商业价值和经济效应的体育盛会面临压力和挑战。


事实上,不光东京奥运会处境尴尬,2021年到2023年还有多项世界性和区域性赛事即将陆续举办:同样推迟一年举办的欧洲杯足球赛6月就要开战,2022年初举行的北京冬奥会也在筹备中,还有2022年杭州亚运会,将首次移师中东的2022卡塔尔世界杯,2023年将在俄罗斯举行的世界大学生运动会……


对于庞大的体育产业和各种大型赛事而言,与其祷告疫情尽快结束、世界恢复到疫情前的自由状态,不如想办法尽快适应后疫情的新常态,找到一条既符合体育产业发展、又适合当下社会现实,并且还顺应数字时代潮流的新路径。


全面拥抱超高清视频为代表的一系列数字技术无疑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奥运会的“白衣骑士”


视频技术作为白衣骑士“拯救”奥运会已经不是第一次。


1976年蒙特利尔奥运会作为史上亏损最严重的一届奥运会被载入史册。事实上,现代奥运会自法国人顾拜旦复兴以来,经过近百年的发展已见颓势,因为依靠政府买单,缺乏商业化,很难形成良性循环,这种困境到了蒙特利尔举办的时候达到了一个顶点。


如果情况继续下去不做任何改变的话,可能没有任何国家、城市的政府愿意再来承办奥运会,那么它的命运可想而知。但现代奥运历史上另一位传奇人物出现了,他就是中国人都非常熟悉的萨马兰奇。1980年成为国际奥委会主席之后,萨马兰奇除了大刀阔斧对国际奥委会自身进行改革之外,最重要的就是为奥运会打开了全球电视转播的大门。


萨马兰奇通过出售电视转播权,不仅将奥运会推向全世界、成为知名度最高的体育IP,同时持续从全球的电视转播权收入中获得了巨额收益。毫不夸张地说,电视转播权的收入,让国际奥委会脱离破产的边缘,跻身全球最富有、最有权势的国际组织。


“投之以桃、报之以礼”,国际奥委会对于大金主也是照顾有加。笔者曾深度参与过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组织筹办,亲身领教了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作为最大的电视转播商享受的各种“特权”。尤其是为了确保美国人民喜爱的体操、游泳等项目拥有最佳收视率,这些比赛的决赛都一改惯例变为早上10点举行(华盛顿时间晚上10点),以保证美国人能够在本土黄金时间收看电视直播。


事实上,除了奥运会为电视转播调整时间,很多体育比赛甚至为了电视转播效果而改变赛制,例如足球的金球制、网球的抢七等,让比赛更加精彩、刺激,充满戏剧化和悬念,增加电视的收视率。另一方面,很多体育项目也因为电视转播难以出效果而久久未能成为奥运会正式比赛项目。


为了更好地进行电视转播、为了吸引大众提升收视率,电视转播商们为体育传播进行了很多技术创新,为了捕捉诸如跳水、百米赛跑等项目而特制的高速摄像机,以及赛场上空呼啸而过的“飞猫”(索道摄像系统,可以拍摄数十米甚至数百米落差空间镜头,冲击感极强)等等。奥运会的成功,也引发了更多的体育项目、文化、娱乐等项目通过电视进行大规模转播,蓬勃的电视转播开启了全球新时代的到来。


正如萨马兰奇在很多次采访当中提到的那样:“奥运会实现全球电视转播,是划时代的革命”。毕竟跟现场数百甚至数万观众相比,全球数十亿人才是更值得被关注的对象。


超高清将如何改变奥运会?


现在的奥运会需要被再次“拯救”,这并不是空穴来风。多年以前,萨马兰奇的接任者罗格就很发愁,奥运会对于年轻人的吸引力已经不再。正因为看到奥运会“老龄化”的趋势,所以他支持举办了青年奥林匹克奥运会,但收效甚微。对于年轻人来说,各种娱乐化、互动化程度极高的数码游戏才是他们的心头好。


再加上众所周知的新冠疫情影响,奥运会面临的压力和挑战可想而知。


但以超高清视频为代表的一系列数字技术,也许能够帮助奥运会再次焕发生机。


在北体大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李岭涛看来,信息视频化、视频超高清化已经是大势所趋。大众对于目前的视频画质其实已经审美疲劳,超高清技术提供的巨大尺寸屏幕、清晰饱满的画面质感,这种高科技带来的冲击感和超过人眼的视觉效果,会带给大众全新的美学叙事,“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把大家从手机屏幕拉回大屏幕”。


当然超高清并不仅仅适用于超大屏幕,在移动端的作用也有很多创新,数字技术打造了更好娱乐互动的体验,观看体育比赛的感受就像是制作精良、互动性强的游戏。尤其是随着5G在中国商用的进一步拓展,体育场景将成为最佳试验场,身临其境的沉浸感也是超高清技术可以带给体育赛事的创新体验。


比如,在体育赛场还可以再现《黑客帝国》里经典的“子弹时间”。在直播过程中通过多相机精准到毫秒的同步控制,360度无死角呈现运动员精彩瞬间。比看电影更酷的是,超高清技术能够为观众提供更自由的视角,观赛的互动性和娱乐性增强。


清华大学媒体与网络实验室主任温江涛教授在FT换脑活动中展示了他的团队在2022年北京冬奥会的举办地崇礼拍摄的高山滑雪超高清视频。借助超高清技术,摄制组捕捉了高速度、高落差运行中的运动员,并通过技术的手段实现了逐一跟踪,超高清画质和数字互动技术为更多的视频编辑提供了可能,“未来的观赛体验一定是‘千人千面’,你喜欢哪个选手你就可以锁定他,还可以用他的视角‘参与’到比赛中,体验速度与激情”。


5G传输加上超高清,结合增强现实技术(AR)和虚拟现实技术(VR),完全可以让观众身临其境,零距离感受到体育的无以伦比的魅力。“C罗不仅可以在你的眼前踢球,你还可以清楚地看到他流淌的汗水、听到他的心跳,”中国移动咪咕公司董事长刘昕在超高清与体育传播融合创新论坛上用开玩笑的方式向听众形象地描述了超高清时代的观赛体验。


可以说,超高清加上已经日趋成熟的“数据孪生”技术,把现实世界和虚拟世界无缝衔接,把明星、粉丝、视频、流量、数据、算法等结合,这将产生难以想象的商业价值。


以上只是超高清技术将给体育赛事带来诸多创新当中的部分案例。在体奥动力CEO赵军看来,以超高清视频做基础,未来的体育赛事转播形式内容会更多元、适用的场景会更丰富,这不仅会更进一步推动奥运会视频版权价值,同时随着版权交易市场的成熟,奥运内外产生的海量视频将会被更加广泛地交易和变现。


超高清之路的困难与挑战


但奥运会的超高清之路并非坦途。


首先要面临的问题,就是场馆硬件配套设施需要全面提升。想要真正实现超高清技术所带来的视觉震撼,赛场必须要满足技术实现的条件。也就是说,必须从场馆的设计开始,就充分将创新技术融入进来,在建设的过程中就布局好,还要预留技术更新迭代的升级空间。这对于场馆的建设提出了新的要求。与此同时,对于已有场馆的改造升级,也是一个难度不小的事情。


更重要的是人的观念。想要制作超高清视频,除了有硬件之外,在全部环节上的每个人都需要对此有新的认知和新的要求。作为多年的中超高清直播制作方,赵军无奈地说磨合了好几年,中超的每个赛场的管理员才养成了不需要提醒就提前把赛场的灯全部打开,满足直播的要求。


第二个问题,如何真正做到“千人千面”的沉浸式体验?


今天的奥运转播,主体已经不再是电视这一单一平台,而是要具备跨平台、多屏优化的能力,尤其是要为不同的社交媒体服务。这就意味着会产生海量的素材,而且还是在直播过程中,这些都需要实时处理。此外,还要为每一个用户定制个性化的沉浸式体验,这些是单纯依靠人力没有办法做到的,必须要借助人工智能的超强算力。


温江涛团队正在针对超高清时代“千人千面”痛点进行技术研发,致力于在对高清数字技术拍摄下的素材智能化剪辑、媒体渠道匹配智能化、交互方式的数字化、视频化,为体育赛事提供更多解决方案。但他同时表示:“相较于歌剧等文艺演出,观众可以在故事情节引导下观看全程,而体育赛事的观看体验则是更加碎片化和个性化,需要有全新的交互手段提供视频+数据的呈现”。


第三个问题,如何兼顾国产化路径与全球技术标准。


中国在超高清技术的商业化实践方面走在全球前列。可以期待的是,北京冬奥会将成为超高清技术大规模应用的一届奥运会。但与此同时,大量的超高清技术的实施标准和技术专利并不在中国。


超高清产业链条极长,包括芯片、视频制作设备、存储设备、网络传输设备、显示面板、终端整机等诸多产业,预计到2022年中国超高清视频产业规模将超 4 万亿元。如何能够真正鼓励创新,研发更多具有国际标准的技术专利,推动中国超高清行业的发展,推动整个价值链增长?同时又能够全面拥抱国际市场,享受全球技术进步带来的好处、同时为全球世市场提供价值?还有关于数据的使用、保护、监管等问题如何平衡?这些都是值得深度思考的问题。


本文转载自FT中文网,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超高清“拯救”奥运会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