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足球绝不能走西方之路

中国足球职业化改革至今难言成功,西方模式又学不来,唯有去职业化才是最终的答案。

2021-03-27 14:00 来源:体坛周报 文/梁熙明 0 16883


禹唐体育注:

小小的中国足球,一时又成为中国社会承载负能量的热点。


中国足球某位名人在综艺节目上,与篮球界名人互喷口水,美其名曰“吐槽”,加上一把手上央视接受盘诘,以及中超中甲接连出现俱乐部关张散伙,在即将公布新赛季准入名单的时刻,面对天下大乱,中国足协明显失控,只得当起鸵鸟,再三押后联赛准入时间。


陈戌源应该算得上是中国足球历史上最倒霉的足协主席,近期远期,种种积累的矛盾,加上从未面对过的疫情,一齐爆雷,圈内的不服他,圈外的攻击他,一把手可谓掉进风箱的老鼠,两头受气。


事实证明,始于90年代初的中国足球职业化改革,完完全全地失败了。中国体育史上,没有任何一个项目,像足球这样,失败得如此彻底。


竞技上,国字号成绩大幅度退步,一线队跌至亚洲三流,啃不动以往冲两位数进球的菲律宾,国青国少十多年进不去世界大赛,而且连亚锦赛决赛圈也进不去。


经营上,多家俱乐部大面积亏损,足球被视为经济黑洞,社会各阶层唯恐避之不及,足球运动员,被公众默认的形象是拿着天价高薪,踢着臭球,吃喝嫖赌五毒俱全。此次江苏队散伙,即使球员遭受欠薪,合理合法抗争,也难得到社会舆论同情。


人才储备上,一线力量与后备力量均消耗殆尽,2005世青赛一代,甚至年过四旬的郑智竟然还在坚持,足协只能寄希望于与中国毫无渊源、甚至毫无血缘的归化球员。


当初职业化,是因为单凭足球界自身,已难以为继。1992红山口会议启动职业改革之前,中国足球处于无足协主席、无国家队、更无国足主帅的三无停摆局面,中国足球没钱,没人,没动力,确实需要外来因素进行刺激。


这种情况下,希望职业化形成“社会办足球”,举国体制甩掉足球这个沉重包袱,并且通过职业环境的激烈竞争,将懒散的中国球员从“要我练”刺激成为“我要练”,进而提高竞技水平。


然而,从1994职业联赛启动至今,这种设想完全落空,而且起到了反作用——职业化导致急功近利,青训土壤被大幅破坏,缺乏足够的青年球员成长,一线主力人数稀少,成为稀缺资源,物以稀为贵,这就使他们身价猛涨,有恃无恐,队内一手遮天,为所欲为,形成事实上的“球霸”。


刚刚去世的迟尚斌大帅,生平就经历了中国足球的这种急剧转型。执教大连,当外出喝酒的球员被抓住时,满身酒气还敢反问:想不想干了?执教深圳,队中纪律形同废纸,主力根本不在乎罚款,甚至扬言谁敢罚款砸他家玻璃,在球霸们露骨的一场又一场的放水下,俱乐部终于受不了,向球霸投降,以迟尚斌下课结束这场闹剧。


西方职业足球,有没有主帅球员之间闹矛盾,球霸“做教练”的现象?当然,在大量假黑泛滥的西方职业足球圈,这也是一种常见现象。但是欧美后备土壤雄厚,有大量青训球员可供提拔,对主力形成挑战。出现将帅矛盾,基本就看主帅大力提拔的年轻球员,能否威胁到主力位置,取而代之。五大联赛一些著名教练,如温格、范加尔、贝尼特斯,素以喜爱后晋、狂热提拔年轻人闻名,本质上,这也是控制球队的一种必要。


说到底,西方是因为后备土壤雄厚,形成金字塔机制,一名顶级职业球员,身下是几百甚至上千名在各级青训中被淘汰的“普通人”。而中国职业足球,非但没能形成这种机制,反而将原先举国体制下的三级体系砍掉,使得土壤更加贫瘠,最终恶性循环。


很多人认为,中国足球要腾飞,必须学西方,走大规模青训之路。来华访问、讲学、执教的欧美专家,无不推崇这类观点:中国14亿人口,一定有C罗梅西,只是需要大规模青训去发掘。


而对中国足球,一个相当肤浅初级、却又久问不疲的问题是:为什么14亿人中,找不出11个会踢球的?答案很简单:因为我们根本没那么多踢球的,全国真正从事职业足球的运动员,最多也就三位数,国青国少每届挑人,选材面只有几十人。


郜林就坦诚说过:我拿百万年薪,是因为全中国就只有我一个郜林,如果培养出100个郜林,那我就不值钱了!


所以,中国足球应该走大力青训之路,学西方,培养雄厚的青训土壤,几千个青训球员竞争出一个职业球员,这样水平必然上去了?


可惜,这是一条死路!


欧美足球强国,不外两类——要么是南美诸国,大量赤贫人口,足球是唯一上升通道,以巴西为代表,几千万的赤贫人口,遍布街头巷尾踢球的贫民窟孩子,保证了巴西足球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优质青训原材料。甚至因为一度过于“从娃娃抓起”,贝利出任巴西体育部长期间,出台了《贝利法》,禁止各俱乐部使用17岁以下的“足球童工”,但根本挡不住巴西大大小小的俱乐部,满大街搜罗踢球的孩子,哪怕这孩子在踢球上根本毫无希望也无所谓,成百成千踢球的孩子中,只要有一个成为职业球员,卖去欧洲,他们就大赚了。


第二类是欧洲老牌强国,他们经济相对发达,南美非洲成为他们的足球殖民地,大量优质苗子被送到五大联赛,为俱乐部老板打工。实际上,不少老牌强国早已衰落,以意大利为代表,意大利足球近年来严重不景,人才断档,世界杯历史性出局,欧冠刚刚团灭,该国内部矛盾丛生,派系林立,各俱乐部亏损严重,前景黯淡。


这些国家能成为足球强国,仅仅是因为他们“先行一步”(如同曾经的中国女足那样),他们的职业足球已经有了上百年根基,即使再中落,也还维持着一丝“老牌的底蕴”。而且,他们在本国苗子稀少的情况下,依靠大规模归化移民,充实国家队。


2016欧洲杯,全部552名参赛球员中,移民或移民后代就多达141人,部分强队如德国、比利时、法国、葡萄牙,充斥着移民后代。


总之,南美穷国靠人多,欧洲富国靠历史。这些,中国足球都学不了。尤其,以中国现有国情,短期内绝无可能出现大规模足球青训,培养大量青少年足球人口的情形。


2017年呼和浩特“未来杯”青少年邀请赛,圣保罗U19梯队,30比0狂扫包头代表队,不出一天,又29比0狂剁鄂尔多斯代表队。


中方派出的是教育局指定的代表队,包头队实为包头四中,获包头市中学生足球赛亚军,是纯业余的,算得上是不折不扣的“校园足球”。圣保罗来的是正宗职业梯队,职业剁业余,不杀个落花流水才怪。


这既是职业与业余的差距,更是巴西足球与中国足球的真实差距。


这支圣保罗U19,其成员从6岁开始踢球,踢到19岁,中间不知道经历过多少残酷金字塔筛选,能留队踢到19岁的必然都是精英中的精英。前几年,他们多次参加了山东“潍坊杯”青少年邀请赛,我们的国青队、鲁能青年队,都不是他们对手。


但是,这支U19绝不是圣保罗最优秀的!这样的U19,圣保罗手里至少有三四支。最优秀最值钱的苗子,当然都留在国内,等待欧洲俱乐部开高价来买,绝不会轻易放来中国打这些无关紧要的友谊赛,毕竟万一受伤,涉及几百几千万的转会费就泡汤了。


这还仅仅只是圣保罗一家。巴西所有的大俱乐部,每家都是如此。这种体制下,他们挖掘出大小罗、内马尔、卡卡、里瓦尔多......最近的是维尼休斯,年仅16岁就被皇马4500万欧元预订,现在已在皇马踢了三年。


可是,巴西能这样,中国能吗?


绝无可能!


中国没有巴西几千万赤贫的孩子供职业俱乐部挑选,城市中的孩子,绝大多数第一目标是考大学,现今“不能输在起跑线上”的口号到处都是,哪个家庭不给孩子报几个补习班?时间塞得满满当当?


2017年时,网上有一条热点新闻,山东泰安9岁的小学生李星泽,两天要上9个补习班!英语班、奥数班、声乐班、国画班......各种补习费过万!


不要说孩子,中国就业市场竞争之白热化,到了何种地步?2020年,深圳中学与深圳南山外国语学校招聘教师,新入职者,清一色为清华北大以及牛津剑桥、哈佛耶鲁硕博背景!


2018年,深圳南山区政府办公室公示:罗林姣同志出任南山区桃园街道办事处副主任。要知道,罗林姣是一位哈佛博士后,主攻生物物理!


从小不知道上了多少补习班,清北、牛剑、藤校出身,去当中小学教师,或是街道办主任,你让他们从小踢足球?家长不跟你拼命才怪!


出100个郜林,可能吗?中国只有一个郜林在踢球,那99个郜林,都去补习班拼清北、牛剑、藤校了呵!


更何况,如果中国真像巴西那样,会是什么前景?


巴西几千万足球人口,层层残酷筛选,最终真正踢上职业足球顶级联赛者,不过数百人,其中只有数十人才获欧洲青睐,加盟五大联赛。


但是巴西遍地俱乐部,仍可就地消化大量被淘汰的足球人口。比如,甲A初期最著名的巴西人——四川全兴的马麦罗,就属于这一类,他出身里约一家地区性小俱乐部巴雷拉(今已破产重组改名博阿维斯塔),在巴西他是庞大的金字塔“塔基”球员之一,无数这样的球员拱起了塔尖上的大小罗、大小罗、内马尔、卡卡、里瓦尔多,以及现在的维尼休斯。


换了中国呢?中国根本没那么多俱乐部,别说几千万,就是几百万、几十万被淘汰下来的足球运动员,也会造成极大的社会问题,除了踢球别无长技,谋生都困难。这批人放到社会上,那已经是稳定隐患,要开始维稳了!


职业化改革,给中国足球最大的教训就是:资本足球不可靠!


90年代初,搞了一辈子足球、以一个失败者形象退下来的年维泗,把交接棒交给王俊生那一代人,他们开始尝试职业化时,肯定没有想到,社会办足球,最后蜕变成资本办足球。


资本本性逐利,它投入中国足球,不是王俊生们希望那样,“为中国足球腾飞贡献自己的力量”,也不是陈戌源说的做公益,它就是如同马克思早就论断的那样,有利润,它就开始活跃起来。


甲A之初,企业办足球,是与地方政府讲好条件的,投足球一定会亏损,但是足球作为地方名片,政府在其他地方给予优惠政策弥补。


随着时代变迁,越来越多利益集团杀进足球这块领地,他们既要利,更要权,胃口已经不止“要政策”,开始借青少年足球之名批地,与地方足协争夺青少年苗子,甚至手伸进国字号,直接左右国家队选帅,而他们的背景与门路,他们能收买发动的造势媒体,其级别远不是足协这块“小招牌”所能招架的。


甚至,有些俱乐部老总,位高权重,其行政级别远高于足协一把手,你让足协如何向他们发号施令?他们屑于听吗?足协在他们面前,说话有底气吗?


一旦无利可图,资本立刻就撕下伪善面具,毫不留情、也毫不负责地把足球抛出去,弃之如敝屣,以至于爆发了中国足球甚至世界足球上前所未有又匪夷所思的一幕:前脚夺冠,后脚解散!


大批俱乐部瞒天过海,视足协章程为粪土,早年有阴阳合同,连德罗巴这样的世界顶级巨星都为之受害,近年又出现在准入期前威逼胁迫欠薪球员签字,蒙混过关,拿到准入翻脸不认。中国足球最老的招牌、中国第一个亚俱杯冠军、曾经十连冠辽宁足球队,就是欠薪球员无法忍受以准入为名在白条工资单上签字,一拍两散,最终解散消失的。


最老的牌子倒塌,最新的冠军解散,这难道是年维泗、王俊生他们当初希望的改革吗?


中国足球的职业化改革,经过将近30年,早已改歪了,改斜了,改坏了!


只有立即刹车,不能再往前走了,前面不是地雷阵,就是万丈深渊。


指望社会办足球,资本办足球,是根本行不通的,像足球这样具有庞大社会公益性的体育项目,要成事,只有通过国家力量,而不是通过所谓的职业化。


当务之急,是去职业化,把各种利益集团,逐步清除出中国足坛,还中国足球一个干净明澈的天空,让足球人能真正拥有一个静下心来踏踏实实做事的环境。


90年代初,中国足球很穷,穷到1991女足世界杯前,中国女足想飞美国与对方热身,都没有经费,所以足球圈内人渴望改革。


但是今天,中国的综合国力已大为增强,钱不再是问题,比起30年前,无非是冲出亚洲的对手多了点,把我们甩下的距离大了点。


就算缺少足够的人口,中国足球过去瞧不起的越南足球,近年崛起的经验也证明,集中资源于少数精英,仍然是可行的。


越南联赛的基础和职业化程度都极低,远不如中国,他们依靠集中优秀尖子的做法,以黄英嘉莱学院球员为主体,整队参加越南联赛,磨合出一支亚洲水平的U23梯队,夺得2018年U23亚洲杯亚军,战略目标直指扩军的2026世界杯!


这届世预赛,目前他们小组高居榜首,史上第一次进军12强赛大有希望!


这完全就是过去中国足球有过的“国足国奥国青打联赛”的方式,毫不夸张地说,越南足球就是“全盘中化”,照抄中国专业体制下的做法。


但是,光集中精英是不够的,中国足球需要花大力气,对运动员进行思想回炉,爱国主义教育,要从娃娃小球员就抓起。


30年职业化改革,不但使中国足球竞技水平大幅度暴跌,更使中国球员个人素质、思想品质同步下滑。


把中国足球搞上去,是很难,但,真有那么难吗?


2021年2月25日,中国向全世界庄严宣布,中国脱贫攻坚战取得全面胜利,中国已消除绝对贫困,9899万农村贫困人口全部脱贫。


这是整个人类史上一个空前的奇迹,是一项前所未有的伟大事业。无数楷模,在这项事业中奉献出了青春、汗水,甚至生命。


中国足球,有没有扶贫楷模式的奉献?当然有!徐根宝就是一例,当年一头扎进崇明岛,十年耕耘,堪称“足球扶贫”。


30年职业化,过多强调了物质条件,尤其金钱刺激,忽视了敬业、奉献、爱国的提倡,而这些,恰恰是中国消除绝对贫困、取得2020抗疫伟大胜利的核心。


今天的中国,已经可以平视这个世界了。中国人,连消除绝对贫困、抗击疫情胜利都做到了,比起这些,中国足球又算得了什么?


本文转载自体坛周报,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中国足球绝不能走西方之路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