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宁旗下非凡中国4.6亿收购Clarks,下一个FILA呼之欲出?

Clarks能否像“中国李宁”一样焕发新生,从而成为下一个FILA?

2021-03-18 10:00 来源:晨哨并购 文/Colin 0 16899


禹唐体育注:

李宁正式接手英国百年鞋履品牌Clarks。

 

3月15日晚,非凡中国公告称,公司全资附属公司非凡中国消费品将以5100万英镑(约合4.59亿元人民币)收购LionRock Capital Partners QiLe Limited 51%股份。后者为私募公司莱恩资本(Lion Rock)拥有的SPV公司,主要用于收购Clarks。

 

至此,非凡中国将获得Clarks控制权。而非凡中国是李宁公司创始人李宁控制的另一家上市公司,在主要品牌李宁之外,Clarks的加入将为李宁的商业帝国注入更多可能。

 

Clarks能否像“中国李宁”一样焕发新生,从而成为下一个FILA?

 

百年英国老牌鞋履一朝被卖


Clarks品牌最早可追溯到1825年品牌创始人Cyrus Clark和自己的弟弟James Clark开办的一家卖绵羊皮地毯的店铺。之后,两兄弟转售鞋履。1833年,兄弟二人成立了Clarks的前身C&J Clark,开始专注于皮鞋和皮靴的生产。

 

1851年的万国工业博览会上,Clarks因羊皮染色以及长筒橡胶套鞋一举获得两项大奖,也让更多人认识了这一品牌。

 

此后的一百年间,Clarks经历两次世界大战,但这不能阻挡其发展的步伐。1950年,Clarks成为英国最大的鞋履品牌,产品包括男女鞋和童鞋,至今,Clarks仍然是英国常年排名第一的鞋履品牌,有超过一半的英国人第一双鞋会选择Clarks的鞋子。


除了英国本土市场,Clarks还在海外47个国家和地区开展业务,超过一半的营收来自海外。Clarks在全球拥有1400多家独立品牌店铺,近1.2万名员工,仅中国门店就有400多家。

 

巅峰时期,Clarks每年能卖出5400多万双鞋,这让Clarks一度成为全球排名第一的非运动鞋类品牌。

 

然而,新时尚潮流下,这家历经三个世纪的老牌已显颓势。

 

由于销售额的下降,及成本的不断上升,Clarks的利润从2015年开始下降,在2018财年,Clarks的税后亏损达到了3100万英镑,2019财年,亏损更是达到8200万英镑。

 

2019年11月,Clarks发布盈利预警,并宣布将在未来五年内关闭大量门店。2020年由于疫情的影响,本就风雨飘摇的Clarks更是雪上加霜。

 

2020年5月,Clarks新任首席执行官公布了一项名为“Made to Last”的战略,包括裁员900人,关闭一些不盈利的门店,以此来确保公司未来的发展。同时,Clarks开始考虑出售股权,以获取资金保持长远发展。

 

2020年9月,外媒曝出莱恩资本和Alteri Investors将展开对Clarks的竞购。两个月后,2020年11月,Clarks同意将多数股权售予莱恩资本,交易价格为1亿英镑。

 

值得注意的是,这笔交易从一开始就打上了“李宁”的烙印。或者说,这笔交易可能最开始就是李宁的授意。

 

李宁的意志


莱恩资本是一家总部设在香港的专业投资基金,成立于2011年1月,创始人为美国华裔商人蒋家强,李宁为其非执行主席。

 

李宁与莱恩资本的关系最晚始于2019年8月。当月,李宁公司曾在中期业绩会上表示,与莱恩资本合作成立了私募基金,“李宁公司投资大约6100万美元,希望通过该基金投资国外合适的消费及体育品牌。”

 

2020年9月,就在外媒曝出莱恩资本参与对Clarks的竞购后,李宁控制的非凡中国在月底发布公告称,公司全资附属公司向莱恩资本借出5400万英镑,用于资助后者“在其业务范围内收购或认购目标公司的股权”。

 

由此可见,莱恩资本收购Clarks所用资金相当一部分来自向非凡中国的借款。

 

这笔钱最后还是用在了非凡中国自己身上。

 

2021年1月,非凡中国称,拟以5100万英镑收购莱恩资本SPV已发行股权总额的51%,从而获得Clarks的控股权,交易金额自然是从此前的借款未偿还款项中抵扣,莱恩资本未偿还非凡中国的款项刚好5100万英镑。

 

看起来,莱恩资本拿着非凡中国的钱,帮助非凡中国买来Clarks。

 

其实应该更直接:这笔交易或许从一开始就是李宁的授意。

 

一份公告揭示了背后的关系。

 

非凡中国在3月15日晚发布的公告中表示,Victor Herrero于2020年8月前后向莱恩资本介绍收购Clarks若干股权的商机。随后,莱恩资本开始探索该机会,并在当年9月就投资机会与非凡中国进行磋商,方式为非凡中国子公司向莱恩资本提供垫付贷款。

 

据此,非凡中国于9月底向莱恩资本借出5400万英镑。

 

所以,莱恩资本去竞购Clarks可能是由于Victor Herrero的推动。

 

Victor Herrero是谁?非凡中国公告中称,Victor Herrero为公司非执行董事、堡狮龙(Bossini)的主席兼非执行董事,以及Clarks的董事会成员。

 

据堡狮龙官网资料显示,Victor Herrero于2020年7月被委任为堡狮龙公司非执行主席、提名委员会主席。

 

而就在Victor Herrero获得堡狮龙委任前两个月,2020年5月,堡狮龙才刚刚被李宁控制的非凡中国收购。

 

因此,有理由相信,李宁才是莱恩资本收购Clarks的背后操盘人,而在这之初,李宁也是意图要将Clarks纳入其自身的版图之内,通过莱恩资本会省去很多跨境收购不必要的麻烦。

 

就在非凡中国宣布对Clarks收购的同一天,外媒曝出了Clarks新的人事变动:Victor Herrero成为Clarks的首席执行官。

 

资料显示,Victor Herrero于2015-2019年期间担任纽交所上市公司、美国服饰品牌GUESS(盖尔斯)CEO及董事。更早之前,Victor Herrero还曾担任全球快时尚巨头Zara母公司Inditex集团亚太区总监及大中华区董事总经理。

 

用非凡中国公告中的一句话概括,Victor Herrero“在消费品行业的企业管理及业务运营方面拥有丰富经验”。

 

在成功帮助李宁将Clarks收入麾下后,Victor Herrero成为带领后者走出危机的不二人选。

 

Clarks会打出“中国李宁”那样漂亮的翻身仗吗?成为下一个FILA是否有希望?

 

买回堡狮龙、Clarks等老牌,李宁有回天之力?


在贯彻“单品牌、多品类、多渠道”的发展策略推动下,从连续亏损30多亿到实现盈利,这样的“惊天大逆转”运动服饰品牌李宁只用了一年的时间。


而随着李宁公司的业绩逐渐进入平稳期,经历了大起大落的李宁不会再轻易冒险。以迂回的方式获得Clarks的控制权便体现了这一点,虽然李宁公司在资本市场鲜见出手,但这并不表示李宁也停止了行动。相反,通过另一家上市公司非凡中国,李宁频频活跃在体育市场。

 

李宁最“潮”的一笔投资来自于“Snake电竞俱乐部”,而这一笔上亿的投资其实正是来自非凡中国,在拥有了对Snake的绝对控制权后,非凡公司CEO、李宁公司的执行董事李麒麟将其更名为“LNG李宁电子竞技俱乐部”,开始全面布局电竞产业链,开发潜力巨大的电竞消费市场。

 

同时,非凡中国也盯上了大热的冰雪产业。2019年7月,非凡中国宣布拟以3.4亿港元有条件同意收购昇进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昇进投资”)的全部已发行股本,收购目标就是其全国营运的13个滑冰场。

 

2020年5月,非凡中国宣布收购香港服装零售企业堡狮龙。与Clarks一样,堡狮龙也是老牌服装品牌,为什么李宁会热衷于捡起老牌子呢?

 

有分析认为,在时尚老牌纷纷关店和新兴品牌抢占半壁江山的当下,李宁或许是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看到潜伏的机遇,“试图复制他在‘拯救李宁’这一历史任务中的成功经验”。

 

“中国李宁”的成功能否复制?

 

可能还需要时间。根据堡狮龙发布的2020/2021中期业绩,截至2020年12月31日的6个月内,堡狮龙收入4.68亿港元,同比减少25%;公司拥有人应占亏损为8712.9万港元,同比减少7%;毛利下跌24%至2.42亿港元,毛利率增加1个百分点至52%;同店销售额及同店毛利分别下跌22%、25%。

 

在被非凡中国收购半年后,堡狮龙的业绩有所下降,上升点还远未到来。

 

另外,据界面时尚分析称,李宁看中Victor Herrero在快时尚领域近20年的工作经验,“未来,Clarks的设计、生产和铺货等流程或许变轻、变快,形象也会往更为年轻的方向转变”。这是一个值得期待的转变方向,但去完全复制李宁“重生”的路径并不现实。首先,李宁本身的运动属性和街头潮流有可结合的点。第二,在“国货崛起”的大背景下,李宁作为老国牌进行年轻化转型,天然能得到更多关注。

 

这些条件Clarks都不具备。

 

李宁想要复制安踏收购FILA的成功并不容易。据安踏发布的2020年中期财报,FILA上半年营收已超过经营近30年的安踏主品牌,达到71.52亿元。相比之下,李宁公司2020年上半年收入只有61.81亿元,比FILA还低近10亿。


本文转载自晨哨并购,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李宁旗下非凡中国4.6亿收购Clarks,下一个FILA呼之欲出?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