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年80亿成为历史 规避风险重回分销 中超“天价版权”时代落幕

上个月,中超公司向体奥动力发出解约函,随着金元足球落幕,中超“天价版权“时代也戛然而止。

2021-03-08 10:00 来源:北京晚报 记者/李立 0 57670


禹唐体育注:

2015年,中超公司与体奥动力签订了全媒体转播合同,这是一份5年80亿的天价合同……2017年,因为足协推出的U23新政对联赛造成了一定影响,这份5年80亿的版权合同修改为10年110亿。即使如此,中超的版权依然是天价,各俱乐部因此能得到的分红也一度达到近8000万元人民币。上个月,中超公司向体奥动力发出解约函,随着金元足球落幕,中超“天价版权“时代也戛然而止。


金元时代不再


曾几何时,中超联赛的媒体版权也曾是白菜价。上海文广集团曾以1.5亿元获得2004至2006赛季的转播权。2007年,上海文广集团与中国足协“续约”五年,但诸多风波令中超联赛的商业价值大打折扣,版权费跌至每年1000万元左右。2012年至2014年,虽然中超已进入“金元时代”,但每年联赛的版权费也没有过亿元。


直到2015年3月《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出台,版权市场才正式兴旺起来。那一年,中国足协以竞标形式销售联赛版权,体奥动力以80亿元的价格拿下2016年至2020年中超电视公共信号制作及版权。2016年,体奥动力将新媒体独家转播权以每年13.5亿元的价格售予乐视体育,2017年苏宁体育传媒取代乐视体育获得中超新媒体全场次独家版权。此后,在2017年,体奥动力因不满突然出台的U23新政而向足协递交了交涉函,并暂缓支付了该赛季第二笔版权费(6亿元),但经过双方协商,最终在2018年将合同从5年80亿元调整为10年110亿元,并执行至今。


无奈提前解约


按照合同,这份天价版权合同的截止日期应为2025年。但是,就在今年2月,中超公司向体奥动力发出了解约函。据悉,双方目前仍在谈判中,不过虽然还未进入解约程序,但最终两者分道扬镳已经是板上钉钉。


据了解,从2016至2019的4个赛季里,体奥动力按约定向中超公司累计支付了40亿元的版权费用。2020年,受疫情及其他客观因素影响,作为享有中超联赛转播权益的PP体育受母公司苏宁影响,在向体奥动力给付转播合作费用的过程中举步维艰。


据了解,直到牛年春节到来前,体奥动力受上述因素影响,仅向中超公司支付了1.5亿元的2020赛季版权合作费用,中超公司之所以能在农历春节前后按平均每家约1000万元的标准向中超各俱乐部支付上赛季联赛参赛费(分红)首付款,也是因为这笔费用的到位。


但这一数额与合作双方约定的应付额度存在巨大差距。面对合作方的困境,中超公司经内部沟通及理性分析后,认为对方已很难及时给付合作费用,因此决定向体奥动力发出解约函。


需要换种方式


曾经的“天价版权”已经成为历史,对于职业联赛来说,未来由独家转向分销、全网同播已是大势所趋。


在过去的很长一段时间里,独家版权确实给中超联赛带来了巨大的收益。过去5年,中超的年均版权费用是亚洲第一高。同时,中超公司在收获“天价版权”收入之后,每年给各家中超俱乐部的分红也比2015年之前大大提升,最高曾达到每家平均分红接近8000万人民币,这对缓解各家俱乐部的经营压力有一定程度上的帮助。


但是独家版权的弊端也显而易见,那就是过大的压力下一旦出现问题,就意味着全面崩盘。此前的乐视和如今的PP体育,就是例子。因此,接下来即将正式挂牌成立的职业联盟很可能不再选择独家合作,而是将转播权分销。


分销其实并不陌生,中国足协上赛季已经尝试过分销:2016年,体奥动力拿下2016年至2019年中国足协杯和超级杯赛版权,媒体版权协议到期后,双方并未续约,中国足协此后自行主导了与媒体平台的谈判合作。2020赛季,足协杯赛事除在央视及多个地方台播出外,还在多个新媒体平台播出。


未来的版权形式存在不确定性,但有一点可以确定,随着中超“金元时代”的结束,中超的“天价版权”时代也已宣告落幕,中超亟须用新活法找回生命力。 


本文转载自北京晚报,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5年80亿成为历史 规避风险重回分销 中超“天价版权”时代落幕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