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重压下,日本的滑雪场还能挺得住吗?

连续两年的游客缺失,导致部分滑雪度假村已经申请破产,行业专家指出,滑雪场及度假村运营商之后将经历漫长的价格生存战。

2021-02-10 14:00 来源:华丽志 文/李嘉妍 0 12845


禹唐体育注:

受疫情影响,海外及滑雪爱好者难以成行,日本许多滑雪场及滑雪度假村不可避免地面临财政危机。


凭借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优质的雪场设施,日本近年来吸引了众多海外的滑雪爱好者,2020年,罕见的降雪不足对各滑雪度假村造成了压力。2021年有足够的降雪,但疫情的扩散及日本政府禁止海外游客入境,使得其运营压力进一步增大。


连续两年的游客缺失,导致部分滑雪度假村已经申请破产,行业专家指出,滑雪场及度假村运营商之后将经历漫长的价格生存战。


北海道二世谷地区一家滑雪场在核心客户流失后,试图以折扣滑雪缆车票、餐饮优惠等手段吸引本国游客,但至今这些都未见成效。公司发言人表示:“现在应该是最好的季节,但游客人数极低。除非疫情结束,否则我们束手无策。”


另一家二世谷地区的滑雪度假村运营商表示,自去年起,顾客数量减少了50%以上,Go To Travel 政策被叫停后,酒店预订悉数被取消。


2020年早些时候,日本政府推出“Go To Travel”政策,提供高达50%的旅游补贴鼓励国内民众出行,但因新冠病毒感染人数增加,于12月底叫停。近期,日本政府宣布东京及其周边地区进入紧急状态,之后包括大阪等在内的7个县也宣布进入紧急状态,以防止进一步扩散。


北海道二世谷地区是日本最受欢迎的雪景旅游地之一,海外游客通常占到其总游客数量的80~90%,以中国香港、新加坡、泰国、印度尼西亚等东南亚国家为主。


受益于细粉末质地的雪花,北海道二世谷及周边地区吸引了众多海外投资,从一开始的澳大利亚投资方到如今的中国投资方等,为在此停留较久的海外游客打造公寓住所,Park Hyatt(柏悦酒店)、Ritz-Carlton(丽兹·卡尔顿)等其它高端酒店也陆续进驻。日本国家税务局的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该地区的地价已连续六年上涨,增幅位居日本第一。


日本交通公社(Japan Travel Bureau Foundation)首席研究员山田雄一(Yuichi Yamada)表示:“海外机构经营的大型奢华公寓炒热了二世谷的市场,原定计划打造的新干线和高速公路,也有望继续推动该地区未来十年的持续开发,但海外游客的瞬间暴跌,重创公寓运营商。”


山田雄一补充表示:“(疫情之下)部分滑雪场通过大幅打折,以吸引本土游客周末到访,使得自己活了下来,尽管这种方式会极大的拖累其业绩表现,但总比(上一年)没有积雪要好。”


2020年,日本滑雪度假村均受到了气温升高的影响。2019年12月~2020年2月,日本全国的气温较往年上升了2摄氏度左右。日本海西岸的降雪量仅为仅为正常水平的14%,相对干燥的日本东部,降雪量仅为正常水平的7%。


前一年降雪不足导致游客下滑,加上今年疫情的双重打击,部分滑雪场已经濒临倒闭。北海道夕张市的滑雪场及度假村运营商 Yubari Resort 在2020年12月宣布申请破产,主要由于疫情不断加重。此外,西日本最大的滑雪度假村运营商之一的 Mizuho Resort 早些时候宣布,将于今年3月停业。此外,其它滑雪度假村运营商为了节约成本,决定暂时关闭其设施。


其实,自20世纪90年代年达到顶峰后,日本冬季运动市场一直处于下滑状态。在鼎盛时期,日本拥有全球第二多的滑雪场及度假村,仅次于美国。日本生产性本部(Japan Productivity Center)数据显示,2019年,日本共接待了约500万的滑雪游客,比1993年下降73%。背后的原因不仅是日本经济泡沫破裂,更多还是休闲娱乐活动的多元化及人口数量的下滑。


但伴随日本旅游热潮的兴起,这一情况有所缓解。以日本长野县知名的冬季度假胜地白马市为例,2018~2019年,该地区在冬季接待了37万名海外游客,是2012~2013年数据的4倍,创历史新高。海外游客占到该地所有游客的四分之一,多数来自澳大利亚和新西兰。


出现相似情况的还有意大利滑雪场,2020年冬季,高海拔地区迎来了多年未见的大雪,但是由于政府的规定,滑雪者无法到来,升降机处于停止状态,大部分旅馆都大门紧闭。圣诞季在开始前就已结束,这将影响山区度假地和相关商户的收入。


本文转载自华丽志,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疫情重压下,日本的滑雪场还能挺得住吗?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