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世界需要西蒙尼挥舞菜刀

有时足球是一种悖论,社会正在走向所谓民主,但足球界的贫富差距却愈发分明。当我们误以为自己的足球审美已被金元攻势而改变时,西蒙尼站了出来。

2014-06-09 19:04 来源:凤凰体育 0 44011

【新闻背景】虽然皇马夺取欧冠奖杯,但马竞要是再能坚持2分钟,那结果将全然不同。马竞1冠1亚的成绩,称得上是本赛季欧洲最成功的球队之一,也是欧洲最强新势力。马竞并没有超级大牌,平民军依靠的是不知疲倦的跑动和抢断,进攻中反击和定位球极为犀利。


有时足球是一种悖论,社会正在走向所谓民主,但足球界的贫富差距却愈发分明。当我们误以为自己的足球审美已被金元攻势而改变时,西蒙尼站了出来。


在欧洲的球场边,你经常能看到一些左派人士高举的横幅——我们反对现代足球。他们坚信豪门如曼城、大巴黎、摩纳哥,仅仅是外国投资中手中的玩具。这些巨鳄根本不喜欢足球,他们抽取美丽足球的灵魂,甩出一套“为俱乐部发展着想”的虚伪论调,将团队灵魂拿去与个人利润交换。批判者对另一类豪门如曼联、拜仁或者尤文等,同样充满鄙视。尽管身处海外的你可能是他们的忠实球迷,但反对者认为这些豪门已经屈服于股权人膝下。


他们的国际知名度恰恰是这些既得利益者故意放出的“利好消息”,旨在抬高股价。然而哪里有屈服,哪里就有反抗,前几个赛季开始,我们很庆幸地看到了一股“反潮流势力”的崛起。随着西蒙尼治下的马竞今年强势搅局,那些豪门和寡头的地位,至少当下,正在动摇。


西蒙尼绝不是第一个反叛者,但巧合的是,让这股风潮在欧洲蔓延的第一人同样来自阿根廷,他的名字叫贝尔萨。贝尔萨配毕尔巴鄂,2012年的这次联手,简直是天作之合。但美梦终难成真,因为俱乐部未能履行约定改造训练基地(主要是钱的问题),老头一气之下递交了辞呈。一年后这股风潮吹到了德国,反叛者叫做克洛普。他将多特蒙德带到了欧冠决赛,但一想到他在决赛前的遭遇,就忍不住让人唏嘘——决赛前几天,当家球星格策公然叛逃至决赛对手拜仁,导火索又是钱。今年反叛者的交接棒来到了西蒙尼手中,从打破西甲秩序再到决赛中与皇马扳手腕,他的强势反叛,也算对得起“南美匪徒”(El Cholo)这个绰号。


金元足球想让秩序停滞,但反叛者却恰恰相反,他们期待着让秩序的更迭年年加速。两年前的毕尔巴鄂无论从战术布置还是球员构架上来讲,都堪称优异,但可惜他们甚至没能在西甲联赛威胁到传统两强,更勿论欧战;而即使在他们的巅峰时期,多特蒙德也从来没能在牌面实力上赢过拜仁,但他们拥有拜仁所艳羡的团队组合,正是这种组合,让他们能偶尔从拜仁手中抢过沙拉盘,并一路冲杀至欧冠决赛,从这一点来讲他们无疑优于毕尔巴鄂。


西蒙尼将这一成就又提升到了一个新档次:他重建了马竞,阿根廷人用技战术布置而不是转会费,让小球队扳倒了大豪门,而这仅仅只是他的部分功劳,因为更值得称道的是,他的这一布置稳定性十足,不仅能持续抵抗冲击,从某种角度而言,这种做法还能得到复制,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这是反叛路上的又一进展,西蒙尼用3年时间让马竞摆脱了以往小球会状态波动大的毛病,使得胜利成为常态。2013-2014赛季前,是他这一思想形成的关键期,阿根廷人在摸清西甲套路后,也终于认清了事实——马竞只能用最小的成本,来对抗皇马和巴萨。这意味着,他不能失去现有的优秀球员,尤其在当家前锋法尔考出走摩纳哥后。失去不仅仅指的是转会,还有可能是不在状态或者频繁伤病,而这正是他工作的重点。经过一番观察,他发现球队因后者缘由失去球员的可能性更大,不仅因为球队板凳深度不足,更因为整支球队的主心骨都在30岁左右,而这正是竞技状态的分水岭。因此他重用30岁的加比和33岁的蒂亚戈,并鼓励仅花了500万买来的比利亚重拾信心。事实证明他成功了,这名32岁的西班牙前锋在跑动能力明显下滑的情况下,仍然攻入了至关重要的15球。当球队无法负担轮换阵容时,保持球队活力才显得至关重要,而这正是西蒙尼的魔力——他用整体的大局观来布置整个赛季的比赛,而不是拘泥于单场比赛的得失。


马竞的战术基于“状态修整”这一体能教练更关心的问题,这是西蒙尼的绝妙之处,当然并不是指球员在场下的修整,而是在比赛中恢复体力。他们称霸西甲靠的并不是巴萨式的控球,而是回收式的442,将球队纵深回收到本方半场,继而放弃控球。按照穆里尼奥的话来讲,放弃控球意味着减少失误的可能,多控球多失误。当然他们仍然保持高强度逼抢,但由于重兵把守本方半场,球员们不会在来回反抢时损失过多体力。这一打法很适合弱队,尤其是在对阵强队时,人们担心马竞遇强不弱,遇弱不强,但我们显然低估了他们的攻击力。


进攻时,球队并不是盲目的防守反击,他们将攻击力集中在最有威胁,同时也是最致命的区域——禁区。西蒙尼的队伍为了进球不顾一切地冲向禁区,而一旦进入了这片区域,进球是迟早的事。这是他的聪明之处,因为阿根廷人知道直接在禁区内解决最后一击,比从边路传中或者在30米区域内来回扯动,消耗更少的体力。他也知道强队应该配置几名一等一的边路好手,用个人能力创造机会,但他更清楚这样的球员既不利于球队预算,也会折损球队整体的体能消耗。果然他成功了,他的球队在如此高强度的双线征战下,竟然没有在体能上亮起红灯,马竞阵容中的8人,连续打满了30场比赛,而且状态几乎没有大波动,单论这点西蒙尼已经成功了,西甲和欧冠更像是命运对他奋斗的奖励。


尽管马竞本赛季的成功颇有浪漫主义情结,但这种精打细算的穷酸劲,显然无法让西蒙尼赢得“足球诗人”的称号。事实上他从最早接触足球开始,就注定与这种风花雪月的志向分道扬镳。


他是一名屠夫,这点所有人都知道,但他挥舞着菜刀,决绝地向旧有秩序砍去的画面,从某种意义上讲却不失为另一种诗意。足球世界需要西蒙尼这样的“反叛足球”代表,你可以说他老土,也可以说他落伍,但没有人能够否认他的真正精神价值——靠人本身,而不是钱来诠释足球的魅力。


作者简介:毛利西奥·萨瓦莱斯(Mauricio Savarese),南美版《442》杂志主编,曾任巴西《环球体育》总监、巴西雅虎体育主编,世界著名体育作家,路透社高级体育作者,常年往来于巴西与英国,系南美和英国足球双重专家,代表作:《银河战舰·十年》,《巴西足球之死》,《我们喜欢的巴西人》。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0人参与,0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