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选手成材率仅为0.1%,“劝退”之后我们还能期待电竞教育什么?

电竞“劝退”业务的火爆的背后隐忧同样不少。

2021-01-31 10:00 来源:预言家游报 0 33670


禹唐体育注:

侯旭很难想象,一段小小的视频让他自己和他所在的电竞培训机构翼之梦电竞培训中心彻底火了。


视频中,侯旭谈到了他们对外提供电竞“劝退”业务,这项业务可以引导青少年正确的电竞价值观。视频发出之后立即引起全网的热议,共青团中央官方微博还转发了这条视频。


近一周的时间里,除了各家媒体争相采访之外,侯旭接到了近百位焦虑家长的电话。这个数量是什么概念呢?2016年年底翼之梦推出这样业务以来,每年招收的学生也差不多就是这个数字了。


电子竞技在2003年被国家体育总局列为第99个正式体育竞赛项目,后续整个社会对其态度的改变经历了一个漫长的过程。侯旭表示,他做电竞培训中心的初衷,就是意识到相比传统的体育行业,电竞领域缺少高素质人才。许多从业者很小就辍学了,知识水平不足直接导致了电竞行业发展缓慢。


只是,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培训学生的过程中侯旭发现,认为自己有能力成为职业选手并沉迷其中的许多孩子,生活中大多经历了各种的不如意。而日复一日的高强度的训练、枯燥的宿舍生活、频繁不输于读书背诵复盘,对绝大多数孩子而言自然出现了开头提到的“劝退”现象。


侯旭认为,他们的“劝退”业务能够在全国引起如此的关注度,究其原因还是背后产生的社会情绪。家长面对沉迷游戏并且不愿意敞开心扉的孩子束手无策,希望能够找到一个合理的办法来解决亲子问题和沉迷问题,乃至孩子未来的就业问题。


当下有四类机构能够“解决”这种社会情绪,包括高职院校的电竞学院、电竞培训中心和心理咨询机构,甚至也会有家长去找豫章书院这样的所谓修身教育学校。事实上,许多孩子身上的问题并非心理问题,随着认知水平的提升,更多家长把目光瞄准了高职院校和专业电竞培训中心。


娱乐资本论矩阵号预言家游报调查发现,电竞“劝退”业务的火爆的背后隐忧同样不少。


某些高职机构只重招生不重就业,部分电竞培训机构只重硬件不重师资,短视频招生广告又充满了虚假宣传,学生和家长很容易被他们“割韭菜”。回到真正的行业,除了广大学生心心念念的电竞选手,最缺的反而是运营、赛事、管理、教练等高层次高学历人才,这些人又很难诞生在高职、社会机构。


归根结底,电竞“劝退”业务只是一件无心插柳的事情,培养电竞人才输送到职业队伍中仍然是电竞教育行业迫切需求的。


电竞人才缺口大,各路培训机构看到新生路


2016年,“电子竞技运动与管理专业”成为教育部的增补专业之一,此后很多大学都开设了电竞相关专业。不过,响应这种教育风潮速度最快的还是各种高职院校。


过去5年间,59所高职院校纷纷开设了电竞专业。其中,绝大部分高职院校专业相关方向为电子竞技运动与管理、电子竞技主持解说等,也有部分学校把电竞专业定名为电子竞技分析或者电子竞技舞台设计。


侯旭认为,一些高职院校之所以开设电竞专业,主要是因为原本的专业招生已经走入了瓶颈,他们希望借助电竞近几年热度快速招生。


2019年的时候,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曾经提出专科学校面临找不到学生的局面。单单2018年和2019年两年,总共新增了59所高职院校。然而,近20年大学教育一直处在扩招的状态中,留给高职院校的空间已经不多了。


所幸,电子竞技被纳入教育部增补专业之后,专科院校们找到了一条新的招生之路。去年8月份,人社部中国就业培训技术指导中心发布了一份调研报告,报告中指出未来五年电子竞技人才缺口将会达到350万。这部分人才显然无法全部指望大学来产出,这就给了高职院校和各类电竞培训中心一定的生存空间。


机遇出现之后,高职院校自然不会错过。高职院校具备专业的招生能力,采用强大的宣传攻势包装之后,很容易吸引到希望报考相关专业的学生和家长。


作为光谱电竞的负责人,郜明雷戏言他是全国“最懂”电竞教育的,中专、大专、电竞专业艺考培训以及电竞培训中心他都干过。


郜明雷告诉娱乐资本论的矩阵号预言家游报,高职院校想要吃下这部分人才需求并非虚言,然而中小规模的高职院校设立电竞专业初衷就是获得补贴,他们很难招揽到水平达标的老师。全国连锁的知名教育教育机构自身又有诸多限制性因素,最后比拼的还是招生能力。


高职院校早年选择在各大网站上投放广告,并在学校的公众号上进行宣传。现在,主流高职院校的电竞专业都会拍摄宣传物料投放到短视频平台上。


打开抖音、快手搜索电竞学院,最多类型的视频便是一些培训机构的老师向大众揭秘报考电竞学院时的种种坑,短短一分钟左右的视频里,信息量不多,但拉踩同行的话术高度雷同:基本都是以“揭黑”名义,暗暗DISS一下行业中的其他学校,继而表明自家是为数不多的“良心”。


另一种“你以为的电竞学校和真实的电竞学校”的对比视频同样遍地,通过和网吧围坐游戏图的对比,电竞学校努力突出自己四星级酒店一样的宿舍、宽敞的训练室以及大型的比赛舞台,恨不得把“我们不差钱”打在公屏上,以达成硬件设施展示目的。


强大的宣传攻势与招生能力之下,各个高职院校的电竞专业开始蓬勃发展。不过,预言家游报在与部分电竞业内人士交流时得知,高职院校很难为电竞行业输送真正的人才,尤其是电竞选手。高职院校毕业的学生们,最终留在电竞行业的寥寥无几。


职业选手成材率低,家长需求并非电竞教育


高职院校与电竞培训中心培养的是两种不同方向的人才。高职院校更加偏重电竞行业幕后相关工作人员,而电竞培训中心的直接目的就是产出可以打比赛的职业选手。

 

据业内人士透露,国内每年有近十万学生报考电竞相关专业,报名参加电竞培训中心的学生更是数不胜数。不过这些学生中最终能成为职业选手的学生不足百人。


0.1%的成材率,意味着绝大多数接受电竞教育的学生并没有成为职业选手的天赋,部分学生也无法承受高强度训练,自然就出现了“劝退”现象。


家长为学生报考相关专业时,内心寻求的并不是让孩子以电竞为职业。尽管整个社会开始对电竞行业具备一定的认知基础,但在大部分家长眼中,电竞与“打游戏”是可以划上等号的。


家长们真正的需求其实非常简单,那就是希望孩子能够重塑自己,与周围的同学多交流,同时省却自己的一份“焦虑”。孩子通过高职的学习,找到一份工作自然是最好的,没有也无关紧要。


成材率低和家长需求的影响下,整个电竞教育行业出现了诸多问题,许多电竞培训机构只重视硬件设施发展,不重视师资力量建设,最终导致屡屡出现家长被“割韭菜”的现象。


电竞培训屡屡“割韭菜”,不重视师资力量是主因


目前,高职院校电竞教育定位比较尴尬。一方面受限于学历本身。许多高职院校都承诺会提供专接本的服务,但知名电竞俱乐部招聘时动辄211、985和研究生硕士的要求,使得大多数高职院校培养的大专学历学生心存疑虑。


另一方面,部分高职院校的师资力量不足。平常的课程安排被大量文化课填充,很少有专业的教练进行指导。带课的班主任名义上是老师,实际上更像是一个“网管”。


一位曾经在高职院校任教的老师向预言家游报透露,早年电竞专业的很多老师都是“社会人士”,招聘时资质和游戏水平不是第一位的,很多游戏水平一流的面试者都没有留下,具备网吧资源并且可以带学生去拍摄宣传物料才是高职院校看重的事情。


这位老师也坦言,高职院校的教师团队其实已经进行了换血,离开学校后他也没有进一步了解。校区与校区之间的差异同样不小,他不敢妄议当下高职院校的师资力量。不过,这位老师提及了蓝翔电竞战队在LDL比赛中无法取胜的历史,或许这就是高职院校教学质量的缩影。


郜明雷谈及高职院校时,态度还是比较温和的。他认为高职院校并非没有尽职的好老师,只是优秀的教师数量与学生数量不成正比。一些资金雄厚辐射全国的高职院校,各个校区资源分配不均,容易产生负面的声音。


一家高职院校曾经希望招揽侯旭到他们的学校任教,开价却有点尴尬。他们给侯旭开出了15万元的年薪,需要上800节课,分摊到每一节课仅有187.5元。这样的薪资水平显然难以吸引专业人士,侯旭当时婉言谢绝了。


竞谋文化的李季涛,同样提到了高职院校所存在的师资力量问题。李季涛透露,他的一些朋友曾经在疫情期间应聘高职院校相关工作。这些应聘者具备电竞俱乐部二队水平,但全都没有被录取。事后他们意识到,高职院校通过和这些面试者的交流,直接获得了实际教学中的解决办法,用通俗的话讲就是“骗方案”。


虽然目前很多高职院校“不差钱”,但他们并不舍得在教师团队上投入。高职院校在硬件设施上投入颇多,主要原因这样做宣传上会更直观,对于家长和学生的吸引力颇高。很多家长不懂什么样的老师可以对孩子走上电竞之路负责,硬件设施却是一目了然的。殊不知,教师团队才是一家电竞培训机构的根本。


预言家游报在走访一些业内人士时还获悉,主流高职院校的电竞专业基本无法保障高强度训练,专业课程占比不足40%。不仅如此,一些学校还规定学生在放学后不准碰游戏。长此以往,学生的训练水平无法保障,自然很难进入职业队。


高职院校并非不想改变。预言家游报以报考学生的名义与某高职院校电竞学院的招生老师取得了联系,了解到目前高职院校也推出了针对水平较高学员的高强度集训班。整体培训模式与侯旭的电竞培训中心几乎没有区别,但仍然绕不过去前面提到的师资力量问题。


高职院校的局限性给了电竞培训中心生存空间。过去几年间,电竞培训中心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多位知名电竞选手纷纷选择创办电竞培训中心,比较知名的包括七煌原初学院和钛度教育。侯旭代表的则是另外一类电竞培训中心,虽然没有知名选手背书,高强度训练、退役职业选手的教学以及生活上的辅导仍旧可以给学生一个提升的可能。


然而,侯旭也向预言家游报直言,电竞培训中心同样具有良莠不齐的现象。整个行业不存在一个具体的行业标准,一些劣质机构冒用知名选手的名号来招生。与高职院校相比,学生被电竞培训中心“割了韭菜”之后,更是投诉无门。


无论是侯旭还是李季涛,他们在与预言家游报的交流中反复提到一点,那就是电竞行业的学历壁垒并没有外界想象中的严格。知名电竞俱乐部虽然有学历的要求,但大部分电竞从业者书读的并不是很多。李季涛认为,电竞教育对很多孩子而言是改变其人生轨迹的一次机会。即便是在高职院校,如果遇到了尽职尽责的老师,还是有很大几率进入电竞行业的。


李季涛曾经有一位学生,也是大专学历毕业。这名学生经过不懈努力,成功进入了华为的电竞项目工作。某种意义上来说,电竞教育帮助这名学生实现了自己的理想。当然,这一切的前提都是遇到一位好老师,一所好学校。


电竞“劝退”只是无心插柳,输送人才是行业急需


相比一些媒体的顾虑,侯旭自己对电竞培训中心的未来还是有明确规划的。新冠疫情之后,侯旭的电竞培训中心就暂时停滞了,他希望疫情好转之后,可以让培训中心重新运转起来。至于是否将翼之梦电竞培训中心扩展到全国,侯旭还没想好。


侯旭眼中,做教育的人初心很重要。电竞培训中心和高职院校的电竞学院本质上都是教育机构。如果做教育的人初心变了,对于每一个孩子而言都是灭顶之灾。


侯旭和李季涛对整个电竞教育市场都有同样的担忧。李季涛直言,电竞“劝退”业务已经火遍全国,有需求的家长自然会慕名而来。整个教育市场当下还是一个劣币驱逐良币的状态,打着电竞“劝退”业务旗号的骗钱机构很容易“井喷”。


电竞“劝退”业务终究是一件无心插柳的事情,侯旭仍然希望能够培养出更多电竞人才输送到职业队伍中。


现实则比较骨感,每年侯旭的学生中,平均100个人中只有六七个人能够输送到俱乐部青训队。能够成才的六七个人中,一半是具有天赋的,属于不用教也能学会;另外一半则是需要教育机构帮助其解决现实生活中遇到的问题。高职院校培养出电竞选手的概率就更低了。也就是说,每年近十万的学生中,能够成为职业选手的学生不足百人。

 

但事实上,任何新兴产业链的背后都需要各个环节的保障,除了站在台前比赛的职业选手,电竞产业链中线下赛事的筹备环节,俱乐部中经纪、营销缺口,后端的传播、解说岗位都需要源源不断的人才输送。


郜明雷也有着类似的看法,他认为电竞学院的学生并非一定要进入事电竞行业。只要学生在学习过程中认识到自己今后应该从事什么样的工作,那么对于学生自己就是有帮助的。


在郜明雷看来,即便是进入电竞行业,也不是所有人都要以进入职业俱乐部工作为目标。郜明雷曾经在湖北宜昌葛洲坝高级技工学校任教,他将自己授课的班级群命名为“宜昌赛事团队”。郜明雷的目标就是让这些学生学成之后可以独立组织电竞赛事。最终,这个班级的学生成功在宜宾当地举办了电竞赛事。


电竞“劝退”终究只是一时的热门话题,改变对电竞有错误认知的孩子固然重要,为整个电竞行业输送人才同样重要。如果想要实现这一目标,需要电竞培训中心和高职院校双管齐下,才能弥补整个电竞行业的人才缺口。


本文转载自预言家游报,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职业选手成材率仅为0.1%,“劝退”之后我们还能期待电竞教育什么?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