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运冠军被“叛国”,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近日,女子举重奥运冠军马内扎(姚美丽)表示,将代表哈萨克斯坦出战2016年里约奥运会。奥运冠军“叛国”,究竟是谁的问题?

2014-06-09 16:25 来源:大公体育 0 49665

【新闻背景】 近日,女子举重奥运冠军马内扎(姚美丽)表示,将代表哈萨克斯坦出战2016年里约奥运会,争取蝉联金牌。而一度想回到中国的祖尔菲亚(赵常玲),也已经确定留在哈萨克斯坦,重新为国效力的计划被搁浅。


奥运冠军姚美丽、赵常玲迄今不知道自己该算哪国人,根据合同规定,她们2007年5月20日到2012年9月15日是哈萨克斯坦人,之后便应该重新成为中国人,或者再被官员转手做其它国家的人。姚、赵都拿到了哈萨克斯坦的护照,是哈国合法公民,但湖南体育局下属的集体户口仍保留着她俩。


哈萨克斯坦方面和国际举联,专门为姚、赵编造了一个档案,姚改名马内扎,赵改名祖尔菲亚,说她们全属于东干族,祖辈在清朝自中国迁居到中亚,姚从比什凯克长大,赵是土生土长的阿拉木图人,母语系哈萨克语和俄语,并为她们杜撰出莫须有的哈萨克斯坦父母。在互联网极度发达的现在,人们竟一度对这个故事信以为真。


姚、赵当时在国内并非一流选手,哈萨克斯坦到中国选人的时候,发掘她们的潜力,组织安排二人“转会”。湖南举重中心给国家体育总局递交了《关于我省姚美丽等运动员拟定与哈萨克斯坦进行交流的申请》,对于顶头上司,湖南举重队有所交代,但对于运动员及其家属,则未予任何理睬。举重领导直接拍板姚、赵之事,据赵的父亲回忆,举重队压根没和他沟通过,直接将一个不到14岁的孩子送到了遥远的异国他乡。


运动员改换国籍已不算稀罕事,中国人再也不会对小山智利式的倒戈投敌口诛笔伐。但姚、赵的特殊性是“被改籍”,劳务输出不是个人行为而是国家行为,由一个国家出面促成本国选手去另一个国家效力,并对舆论封锁了真相。


是什么造成了体育界的“昭君出塞”?流传的三种版本是“养狼说”、“提现说”、“拉票说”。所谓“养狼说”,就是为了避免女举被踢出奥运,中国被迫让出核心利益,把有潜力的选手拱手送人。所谓“提现说”,就是姚、赵无法进国家队,也无实力战全运,留在国内没用处,干脆出口赚外汇。所谓“拉票说”,则涉及到马文广竞选亚举联主席,他向哈方拉票,哈国提出“交流”运动员的要求,于是马同意了,于是他果然当上了主席。


作为哈萨克斯坦人的马内扎和祖尔菲亚在伦敦奥运大放异彩,分别获得女子63公斤级和53公斤级的金牌。而中国举重因地方利益扯皮,违反选拔赛原则,53公斤级派出实力平平的周俊参赛,后者三次试举全部失败,周俊无成绩的尴尬与赵常玲改换门庭的辉煌形成鲜明的对比——当赵常玲狠劲戳指胸前的哈萨克国徽,磕磕绊绊唱着并不熟悉的哈萨克国歌,这更像是一种无情的嘲讽。


姚美丽失去回归中国的欲望,她与一名哈萨克斯坦男举队友恋爱,打算定居在这个相对富裕的中亚国家,并且明确表示角逐2016年的里约奥运会。更狗血的是赵常玲,伦敦奥运后她曾一度回湖南探亲,申请办理二代身份证,发誓“自始至终都是中国心”,一定回来为国争光。但体育局害怕事情搞大影响不好,担心破坏中哈友谊,各省也抵制她代表湖南出征全运会,再加上哈方拒绝放人,这事也就搁置了下来。


对于新华社、央视等大陆官方媒体的报道,哈萨克斯坦方面反应激烈,炮轰中方“丧失体育道德”,指责中国将体育作为宣扬工具,充斥“政治色彩和极端民族主义”。赵常玲近期接受哈国采访表示:“关于我在中国的报道都不真实,我如今在哈萨克斯坦,感谢所有人的支持,所有的传言都是谎话,我不想再去讨论这些。”


面对姚美丽的乐不思蜀,赵常玲的言语不一,我们该把运动员被“叛国”的过错归咎于谁呢?是组织?是官员?还是运动员自己?这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0人参与,0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