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份税单、一份报告以及后奥运焦虑症

遭遇新冠疫情,东京奥运会延期,本该入账的进项迟迟未到,美国奥委会为度难关,值得裁撤了51个职位,给33人暂时放了无薪假,力争未来四年可以缩减支出10-20%。

2020-09-03 14:00 来源:张斌微信公众号 0 3288


禹唐体育注:

每年八月初,美国奥委会和残奥委会都会向全社会提交一份税单,收支各项通通透透,任何人都可以登录网站找自己感兴趣的事项查询。2019年是典型意义上的赛事小年,美国奥委会的收入是1.94亿美元,较之拥有平昌冬奥会的2018年创造的3.17亿美元收入,确实是毫无意外地减少了,但这一年原本肩负着东京奥运备战重任,正是花钱的当口,在再加上那些恼人的法律诉讼需要支付赔偿费用。结果,2019年赤字达到了5400万美元。遭遇新冠疫情,东京奥运会延期,本该入账的进项迟迟未到,美国奥委会为度难关,值得裁撤了51个职位,给33人暂时放了无薪假,力争未来四年可以缩减支出10-20%。


用搜索工具,我很快就在TEAM USA的官方网站上找到了那些所谓的税单,啥也看不懂,甚至没有耐心去研究一二,不过是截屏几张图与大家分享一下。更有兴趣的朋友如果粗通财务常识,可以怀着耐心去研究一下,一个国家奥林匹克协会的责任、使命与担当的一种表现方式,在所谓的奥运争光和所谓的全民健身背后,到底应该蕴含些什么。其实,在找这些税单的同时,我还有一个惊喜的发现——美国奥委会发布的《2019年影响报告(UNITED STATES OLYMPIC & PARALYMPIC COMMITTEE IMPACT REPORTS)》,洋洋洒洒46页,面面俱到。


我喜欢那句话——2019年是倾听和行动的一年,让改变继续放生,为我们的运动员赋能,使他们拥有持续稳定的杰出运动表现,有着优良的品行。在美国奥委会主席和CEO的开篇置信中,她们诚恳地表示,收到来自各个国家单项协会近200条建议,以此为目标导向,2019年认真在进行着变革,以面对整个国家的体育社区。我没有能力去度量这其中的诚恳到底有几成,但我相信她们和他们是要面对公众的严格审视的,逃避不得。近些年发生在美国体育中的不堪与个体苦难,让美国奥委会深感责任异常重大,因此提出了SafeSport的愿景目标,围绕这个筹集基金,资助协会和体育人个体,力求让清除不堪,让每个人可以安全、干净、清白地从事体育,为此需要很大的付出。日后,有机会我希望可以仔细读读46页中的所有内容,诚恳学习一下,多存留一些有价值的东西。


看看影响报告,翻翻税单,谁的日子都不好过啊,但有心人还是在刺目的赤字中读出了那些积极的变化。比如,美国奥委会向国家训练中心加拨300万美元,使一项专注运动员健康的项目预算达到了750万美元。再比如,美国奥委会支付给美国体操协会222万美元,用于健全一项专门的基金,给入选全国集训名单的体操健儿们买全必要的保险,同时给曾经为美国在奥运会上赢得体操奖牌的运动员送去温暖保障。总之,61个国家体育单项协会从中受益,比2018年增加30%,去年3000万美元专项资金让运动员群体在“安全、职业规划和教育方面”感受到了更为直接的助力。


有心人还会继续有发现,美国奥委会在税单中向公众报告,聘请了七位运动心理学博士全职服务于美国奥林匹克大家庭,围绕这些核心人员再组建更多的心理咨询辅导团队,深入到各个项目之中,帮助每一个需要帮助的个体。麦凯恩是七位博士中的一员,能在税单中看到清晰地列支这一项花销,他有些小兴奋,敏感的运动员心理问题可以被更多人知晓,运动员此前也很难得到充分的支持,如今人们终于可以相对轻松地去谈论这个郑重的话题了。


麦凯恩近些年的实践主要专注于“后奥运焦虑症”,奥运会结束后数个月,在参赛者群体中真实存在着此种心理障碍。一种焦虑,奥运热潮往往旋即结束,被捧至天际的成功者总要回到地面,重新适应平实的日子,失去目标,丧失动力者不在少数;还有一种焦虑更是普遍,面对一个奥运周期滚滚而来,如何选择人生之路,恐惧和不安如影随形,退役就像是人生的第二次死亡之说并非空穴来风;那些在赛场上没有带回奖牌的奥林匹克选手更有难言之苦,自己总要在别人追问之前给出一个答案,我到底是为什么错过了那块奖牌呢?


大卫·鲍迪亚今年31岁,在伦敦奥运会以2分微小优势一举战胜中国选手邱波,赢下男子跳水10米台金牌,这可是美国跳水新世纪的第一块奥运金牌。鲍迪亚自身是心理健康保障计划的受益者,他坚信奥运选手都是在用经年累月的艰辛付出,只为一个瞬间的绽放。因此,当奥运会落幕,目标不再,那种人生的失重感时非常独特的。菲尔普斯不久前在HBO系列纪录片《金牌之重》中也敞开心扉,承认自己也曾深陷“后奥运焦虑症”,最挣扎的时刻便是被忧郁症束缚在牢笼之中。看过那个片子后,有人给出的评论是,运动巅峰有多高,心理的低谷就有多绝望。


残酷的现实是,被“后奥运焦虑症”困扰的运动员不遇到合适的对象,是很难打开内心的,外在保持刚毅,但内心几近绝望。在竞技的世界里,有一种别样的文化,谁也不愿示弱,谁也不愿讲出心中的脆弱,生怕在别人眼中,这就是典型的软弱。从1988年开始,美国奥委会开始派出心理专家服务运动员,希望可以伴长久随运动员,让他们找到安全稳妥的解决方案。新冠疫情下,奥运延期,导致备战者人生节奏失序,不少人度过了焦虑不安的特殊岁月,美国奥委会尽力让每一个挣扎者不感到孤独和绝望。


本文转载自张斌微信公众号,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一份税单、一份报告以及后奥运焦虑症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