皆议疫情损失惨重 但他们却看到了机会

线下健身房虽然遭到了停止营业的压力,但是原有的业务模式,也针对疫情发生了变化。

2020-08-25 10:00 来源:新浪体育 记者/肖苑玫 0 20732


禹唐体育注:

疫情期间,当大多数行业按下暂停键时,健身行业呈现了一种分歧性的发展态势。


线上健身呈现蓝海趋势,露露柠檬5亿美元收购居家健身品牌Mirror,企图线上发力;国内第一大在线健身品牌Keep的日活量超过了600万,比同期增长了100多万。


线下健身房虽然遭到了停止营业的压力,但是原有的业务模式,也针对疫情发生了变化。


江浙多个城市推出的、一天只要几块钱的“百姓健身房”应对了建设小、花费少、回笼资金快的需求模式。


由于无法营业,大量的健身教练失去了收入来源,一些人不得不转行去做外卖。但是也有人积极思考,如何转变原来的私教模式。


有着20年职业健身教练经验的Jet在疫情期间丢掉了“饭碗”,但在会员的鼓励下,他正积极筹备着属于自己的工作室,准备转型大干一场。


而一些坚持不下去的健身房关门后,留下了市场的真空,让更有资金流的大厂看到了机会。


国内健身高端品牌威尔仕,就于7月底在上海徐汇新开了亚洲旗舰店徐汇苑……


疫情让全球经济遭受重创,但那些经受住疫情考验甚至在疫情间获得红利的健身机构、从业者,却对健身市场的未来充满了信心。


因为疫情其实无形中促进了人们对于健康身体和增强自身抵抗疾病能力的需求,而居家日子的增多,使得老百姓们有了更多闲暇,去体验健身的乐趣,也让一些人开始付诸于行动。


线上健身的跃进


“疫情对整个Keep并没有什么影响,同时还有特别的收获。比如疫情导致了学校停课,但是学生需要锻炼。”


"而武汉有一所中学将体育课和我们结合了起来,在Keep上每天打卡,要求学生进行锻炼。再比如我们为盒马鲜生、新东方等企业提供了定制化锻炼课程。”


具有代表性的Keep公关经理郑晴阳受访时,对疫情下的线上健身,表示了乐观的态度。


确实,在微博上就可看到,大大小小的健身达人、体育明星,都开始分享在家里的狭小区域去锻炼8块腹肌的方法。


有数据表明,2020年2月之后,Keep的日活量较同期有明显上涨,特别是其发起的“健康减肥互助监督局”活动,日活量超过了600万人。


Keep创建的初衷是打破场地束缚,实现健身自由,并为此制作了大量的线上课程,吸引了大量对健身房可望而不可及的健身爱好者,目前是国内新型健身行业的领跑者。


“(春)节后我们没有休息,每个人都正常上班了。”郑晴阳介绍道,“和疫情前最大的不同只是工作地点变成了家里。”


“以往冬季是健身器材的销售淡季,但因为疫情的关系,我们的销售额提前达到了夏季的水平。”郑晴阳说。


这一数据也表明了在疫情期间,居家健身需求的增长。


实体店的逆行者


全国拥有150家门店的威尔仕健身是国内中高端健身品牌之一,该品牌旗下的国际化一站式时尚健身会所Wfitness by Will's、高端奢华健身馆VIP by Will's等,吸引了全国超过130多万会员。


面对突入其来的疫情,威尔仕一方面向会员提供了增值服务,比如非VIP卡会员在此特殊时期可以使用已恢复营业的门店,又比如对所有会员的会籍时长自动延长2个月。


另一方面则强化“内功”,完善APP的功能与服务,比如优化了门店选择、增加了社区功能、开展直播教学、入驻电商平台等。


目前该品牌的自有APP月使用频率提高到了四百万人次以上。


体育健身和餐饮、电影业等一起,被认为是这次遭受疫情打击最严重的的产业之一。由于不能开业,房租又难以得到合理的减免,因为疫情关闭的门店众多。


威尔仕健身品牌经理王敏君分析说:“这次疫情加速了行业的变革,是危机,更是机会。危机的点是消费需求在缩减,大家不敢去,也少去公共场所了,中小型健身房面临倒闭的风险;与此同时居家健身在崛起,行业在洗牌。”


“但是,同时也提供了一些机会,因为大家健康意识提升了,不再需要教育大家注重健身提升健康了,这导致了更广泛的需求。"


"们看到了疫情期间互联网的力量,也在积极思考,如何在线上加速提升品牌和服务,让更多消费者选择留在威尔仕。”


由于疫情,原本计划大年初四起恢复营业的威尔仕在一个半月后,才在3月16日打开上海11家门店的大门。


7月底,在徐汇区的亚洲旗舰店徐汇苑新开张。王敏君说:“我们原本计划今年开50家门店,年底规模达到200家,但因为疫情影响,我们会减少开店的数量,同时对现有门店进行服务提升和升级,稳扎稳打。”


个人品牌的培养转型


由于门店的关闭,一批健身从业者失去了工作,不得不重新找寻落脚点甚至改行。


但是一些有客户的从业人员也面临新的机会。


上世纪90年代,张军伟在北京开启了职业健身教练之路。


他是国内最早接受系统美国健身理念的教练之一。2008年,张军伟飞赴亚特兰大参加CrossFit教练培训,成为首个通过这一培训的中国人。现在在业内,人们都叫他做Jet。


受疫情影响, Jet供职了近20年的健身房关闭了,但他每天却依旧很忙。因为他的会员们,依旧习惯跟他一起训练。


唯一的变化是,训练地点变成了线上或在开放的公园里。


“健身应该是寻求健康的体魄、提升生活品质,实际上是一种生活的刚需,而不是单纯的减脂塑形。”Jet说道。


“会员里有好几个都跟了我10多年了,我不能辜负了他们,所以我们正在筹建自己的工作室,这将是未来的一个趋势,小而精,这样的工作室更能彰显教练的专业度而非销售能力。”


八年前,康东旭从健美爱好者转型成为了健身从业者,参加非诚勿扰提升了他的知名度。此后,他和多个综艺节目合作,并为在《乘风破浪的姐姐》里秀了一把火辣身材的钟丽缇担任教练。


在疫情期间,先后有10余万人次购买了康东旭制作的健身课程。他坦言,运动健康是个1-100的事情,线上是通过教育的方式解决1-50的问题,余下51-100的问题都需要线下解决。


“线上用户基本上都是初级运动用户,动作的安全性是首要条件,所以在制作课程的时候需要很强的统筹能力和专业经验。”


但是,康东旭也承认,线上的教练和直接交流的教练是有区别的,他解释说,“比如一个深蹲动作,如果线下教学,我看到会员的动作,就知道存在什么问题,然后我帮助会员解决。”


“但线上课程,我看不到用户,因此我需要将深蹲练习会出现的所有问题都考虑进去,这对教练的专业性、经验积累就有了很高的要求。”


康东旭希望有一天能帮助他们转化到线下完成剩下的提升,解决51-100的健康问题。他认为线上是培养健身者的积极性,而用户如果真的从线上进入线下,说明他们已经成为了重度健身爱好者,反而不会再从健身行业中流失了……


官办健身房:实惠便民计划


2011年10月,上海市普陀区宜川百姓健身房正式投入运营,社区居民凭身份证、户口簿等即可办理健身卡。这是根据《上海市全民健身实施计划》的要求,申城将在“十二五”期间建成100家百姓健身房的第一家。


之后,杭州、温州、嘉兴也纷纷推出了百姓健身房。

     

在温州,“百姓健身房”连续三年被列入温州市“十大民生实事”体育项目之一,并被评选为温州首届“微改革”最佳案例。

     

据温州市体育局公布的消息,截至2020年4月,全市已建成“百姓健身房”81家,注册会员3万余人,今年还计划新建165家百姓健身房。

     

疫情之下,百姓健身房的运营也受到了影响,不过管理部门已经迅速做出了调整。比如温州市体育局,就在官网上特别做出了通知,特别强调了会员卡延期的方案。

     

疫情给全球健身业带来了冲击,也带来了契机。就国内现行环境来说,疫情就像大浪淘沙,留下的是实力过硬的健身机构与从业者。

     

无论是线上还是线下,健身教练的专业度和服务意识,依旧是核心竞争力,也是提升会员黏度的关键因素。


本文转载自新浪体育,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皆议疫情损失惨重 但他们却看到了机会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