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西罗,不只是一座足球场

肆虐的疫情,让近年来蓬勃发展的米兰市再次遭遇当头一棒,却也让两支米兰的新球场计划有了被重新审视的可能。

2020-04-29 14:00 来源:体坛周报 0 3920


禹唐体育注:

意大利国宝级歌手维奇奥尼,有首脍炙人口的民谣《圣西罗灯光下》。1980年,37岁的维奇奥尼回忆年少时的真爱岁月,在歌词中描绘出一个大雾中亮着灯的圣西罗,他和爱人在被雾气洇开的灯光里捉迷藏。圣西罗球场亮起的灯光,象征着歌者年少时的欢乐。也有人解读歌词,说当年的圣西罗还没有第三层看台,专用停车场也远不如现在充足,当年搭伴去球场的年轻情侣,会在停车后留着车灯,以便在看球之后,还能在熙攘的人群里找到自己的车。


歌里怀念的那个60年代,距离圣西罗的夜间照明系统诞生相去不远,晚上的球场灯光,对于陷入爱河的年轻情侣来说算是新鲜事儿,被当做“快乐”的意象也不奇怪。然而那时的球场与如今面貌殊异,等到第三层看台和球场顶上的红色钢筋塔建起,中国球迷最熟悉的那个圣西罗诞生,已经是90年代的事情了。1987- 1990年,为迎接90年的本土世界杯,圣西罗借机整修,引入了三层看台、全新的顶部设计和照明系统。这是“足球斯卡拉”从1920年代始建以来,经历的第二次大规模翻修。


距今整整30年的1990年4月25日,“圣西罗3.0”在8万4千名观众的注视下揭幕,首战即是米兰对尤文图斯的意大利杯决赛二番战。主队米兰遭遇开门黑:首回合在都灵闷平之后,尤文后卫加利亚打入翻新后的圣西罗首球,主场作战的米兰最终0比1告负,也丢掉了意大利杯桂冠。那场比赛后,圣西罗继续完成大赛前的准备工作,米兰前往贝尔加莫完成赛季——本赛季亚特兰大的反向翻版。一个多月后,修葺一新的圣西罗,将迎来已成经典的“意大利之夏”揭幕战,喀麦隆1比0气走卫冕冠军阿根廷,非洲狮门将恩科诺高接抵挡,在当年12岁的卡拉拉少年布冯心中,留下不可磨灭的记忆。


疫情期间比赛停摆,联赛重启肥皂剧未有定论,媒体和球迷们似乎都变得格外怀旧,开始翻起老黄历。然而如今回顾30年前的往事,又并非是单纯的怀旧:米兰城的两支球队,利用这两个月居家办公、无球可踢的空当,正在与米兰市政府紧密推进新球场项目。理论上,如今仍在竞标环节的新球场,在2024年就将成为两支米兰的主场,30年前揭幕的“新圣西罗”,届时就将完成使命、成为历史。


目前,米兰新球场的建设方案竞标,已经进行到决赛阶段:Populous事务所的“大教堂”方案,从米兰标志性的大教堂和长廊寻找灵感,主打的概念是“足球圣殿”,在拉近观众席与球场距离的同时,增强球场音响效果,营造“地狱主场”的气氛;Manica-Sportium联合方案提出的概念则是“环环相扣”,两个互相交叉的环形,象征着共用球场的两队,球场外壁并有1.6万个1平米的面板,用于展示球迷们的面孔,并在两队的主场比赛时进行定制效果。


两个竞标方案对于球场周边地块的规划,在去年9月的项目展示中也都有详细说明。“大教堂”方案在渲染效果里直接加入了球场附近的两个新建高层建筑,其中一座高143米、规划为办公室用途,另一座稍低的建筑则将作为酒店。两座建筑的风格,接近现在米兰的新兴CBD“城市生活”区——说是CBD,其实就是三座高200米左右的办公楼,从如今的圣西罗西侧红色看台清晰可见。“环环相扣”方案里则规划出了一整片绿地广场,将球场与一系列总计10万平米的办公室、公园和商业中心连接起来。


球迷们当然更关注球场本身:去年9月设计稿浮出水面时,全世界的球迷们已经有过讨论,且两个方案人气相当接近。而对于米兰市政府来说,他们更关注的是球场周边地块的使用。过去两周,米兰俱乐部主席斯卡洛尼与国米运营CEO安东内洛,与米兰市政府指派的三位竞技、城市规划和财务领域的评估官员,进行了几次视频会议,其中的讨论重点并非新球场本身,而正是周边地块的开发细节。


两支球队和市政府的主要分歧在于:球队希望在新球场周边,大举兴建商用及公用建筑——这将助力于新球场计划经济的可持续性,保证项目资方的投资意愿;市政府考量的则是城建标准和公共福祉,并不希望新球场附近建筑过密,影响城市绿地面积和生态。在两家俱乐部去年7月的提案里,新球场周边建筑的总体积达到18万平方米,这一数字让米兰市政府无法接受。俱乐部的兴建计划,与政府预期之间的距离有多远?米兰双雄的规划里,球场周边的建筑容积率达到0.63-0.7,而按政府最新的城市规划书,这一地区对应的建筑容积率标准仅仅在0.35。作为米兰的一个区,圣西罗距离市中心较远,且以住宅功能为主,现在的环境本就是绿地环绕,建筑容积率很低。按苏宁和埃利奥特雄心勃勃的计划,构建一整个以新球场为中心的全新商业区,势必会改变这一地区的面貌。


肆虐的疫情,让近年来蓬勃发展的米兰市再次遭遇当头一棒,却也让两支米兰的新球场计划有了被重新审视的可能。“后新冠时代”,米兰的城市社会经济和国际影响力会受到多大影响,仍然有待观察。国米死忠、米兰市长贝佩·萨拉,是2015年米兰世博组委会的一把手,他将国际大都会的活力视为米兰的生命线。新球场项目如果可以如愿推进,会带动米兰西北郊整个地片的发展,可以成为2020年代米兰城建的一个新引擎。至少从目前看来,信号是积极的:要知道整个项目预计涉及12亿欧元的总投资,在疫情带来的诸多不确定性面前,新球场建设的相关讨论和筹备仍在紧密推进,至少说明投资者还没打退堂鼓。


项目对于城市基建的重要性,让斯卡洛尼和安东内洛有底气坚持自己的立场。在4月份的会议上,两支球队咬紧18万平方的标准,没有松口。按去年年底《24小时太阳报》的报道,规划中包括一个65000平米的购物中心,以及总计约85000平米的娱乐-酒店-办公室多元综合体。关于建筑容积率上的巨大分歧,两支米兰的高层也有话要说:从20世纪末至今,米兰市没少进行城市改造,很多主要区域的建筑容积率都远高于圣西罗的水平。距离球场不远的“城市生活”区,容积率是0.79,此前新球场选址地之一的比可卡地区,容积率是0.91,在城市最繁华的加里波第门地区,这一比率甚至达到了1.65!这些区域,如今都是米兰城市生活中最具活力的地区,高密度建筑并没有让城市付出绿地环境和公民福祉的代价。


另一个可以调和双方矛盾的因素,就是现在的圣西罗球场。在“大教堂”和“双环”起初的设计方案里,这座有着近一个世纪历史的球场将被拆除,在“大教堂”的规划中,被改造成两支球队的博物馆,而在“双环”的设计里,球场仅有草坪被保留,作为米兰城辉煌足球历史的纪念。然而,按现在俱乐部和市政府的沟通进展,球场的大部分应该都会被保留——从米兰市长萨拉,到100多万米兰市民,再到全世界以万亿计的两队球迷,都不希望这座足球圣殿在新时代消弭于无形。


考虑到两支球队搬家后,圣西罗将不再做承办大型比赛用,因此第三层看台应该会被拆除,但一层和二层看台、包括球场外部标志性的螺旋坡道都会保留,最大限度地留住球场的社会和建筑价值。整座球场会变成一个全年开放、并供市民运动使用的体育城,此外还有商业功能:新球场规划中的部分餐厅和商店,可以在现在圣西罗球场的二层区域找到位置。这样,两支球队的开源有保证,对现有建筑的利用,还会减少新建筑不必要的兴建,尽可能满足市政府对于建筑面积和容积率的要求。 


当然,双方的分歧仍然不小,最终很可能要各让一步。不过更重要的是,在意大利5月初复工之后,整个项目的技术可行性会按计划得到批准,随后就是市长萨拉在城市规划层面的点头了。和30年前本土世界杯前出炉的“圣西罗3.0”一样,米兰双雄的新球场同样指向一届大赛:2026年的米兰-科尔蒂纳冬奥会。赛事的主要部分,会在多罗米蒂雪山上的科尔蒂纳小镇进行,但按目前的构想,米兰新球场很可能会承担冬奥会的开闭幕式。从世界杯揭幕战到冬奥会,米兰城的荣光依旧。服务了这座城市近百年的圣西罗,届时将不再是舞台上的主角,却仍将用自己的方式帮助新球场“出道“。


本文转载自体坛周报,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圣西罗,不只是一座足球场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