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战术调整”——湖南一家民营足球制造商的自救

接,起码亏损100万元;不接,工人们没事做就会辞职。

2020-04-23 14:00 来源:新华社 记者/周勉、白田田 0 7986


禹唐体育注:

前段时间,一张来自海外、数量达到100万个的足球订单,让湖南航硕体育用品有限公司总经理舒芬陷入两难:接,起码亏损100万元;不接,工人们没事做就会辞职,等行业恢复正常,再招工就难了。

  

“那就先接20万个扛一阵子再说吧。”考虑了半个月,舒芬最终采取了这个方案。这家位于湖南省怀化市溆浦县的民营企业是全市唯一的足球制造商,规模在业内属于中游水平,98%的产品都销往国外。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暴发后,原本排到6月份的订单几乎全部被取消,仅剩的一张订单最多再撑10天。“这张百万大单够我们一年的产量,但客户把价格压得实在太低了,差不多生产1个就要亏损1块钱。”舒芬说。

  

公司成立4年多来,每年都有上百万个足球销往美国、意大利、西班牙和澳大利亚等国家。不仅进入国外很多大型商超和游乐场,包括皇马、巴萨两个西甲豪门在内的多家俱乐部每年也要采购数十万个用于各自的周边活动。

  

“每个足球的正常纯利在1.5元左右,按我们的产量来算,这完全可以让企业过得很‘滋润’。但现在没了国外订单,我们一下就慌了。”舒芬说,春节之前,他们每天的产量在2500到3000个之间,如今只有1500个。拿计件工资的工人的收入也从每月最高6000元降到了3000元。

  

航硕公司一开始还是将自救的目光放在海外市场,但发现行不通。东南亚地区因为劳动力更加廉价,吸引了多家国际体育用品制造巨头设厂,中国企业的产品在那里缺乏竞争力。非洲潜在的市场虽然巨大,但大多只接受低端产品,利润根本得不到保证。

  

“直到这时,我们才将重点转移到了之前被有意无意忽视的国内市场。虽然目前大家都转做内销,竞争激烈,但还是远远好过国外市场‘一单难求’的局面。”舒芬有些不好意思地告诉记者,尽管这4年来,航硕一直是怀化市唯一一家足球制造企业,可本地市场占有率几乎为零。她本人也是一周前才知道,怀化13个县市区的所有学校和培训机构,竟然都没听说过航硕的名字。

  

令人感到欣慰的是,随着国内疫情防控形势持续好转,学校已经开始有序复课,这让最近一段时间到处奔走的舒芬在怀化争取到了总量1万个足球的几个订单。“保守估计,全市还有4万多个足球的市场潜能,我们准备全部谈下来。”她介绍。另外,虽然会面临来自邵阳和娄底几家企业的竞争,但湖南省内每年上百万个的需求,自己还是有把握“能拿下十来万个”。

  

半年多前,一个专门从事网络直播“带货”的团队曾主动上门寻求合作,被无暇顾及的舒芬拒绝,双方在上周又重新开启了合作洽谈。之前,航硕公司90%以上的订单一直采用受权代工的方式进行生产,因此并无自行销售的权力,而直播“带货”则意味着必须卖自己的牌子,这也让公司有了认真经营自己品牌的机会。虽然数量不会太多,但好在利润会比代工多2到3倍。

  

“每届世界杯举行的前一年是行业最忙、订单最多的时候,所以明年就算是我们的‘世界杯年’了,按照往年经验来说,订单量至少会增加40%。”在憧憬着希望的同时,舒芬也进行了反思,“这次全球疫情让我们意识到了‘内外并重’的重要性,更让我们意识到,做足球和踢足球一样,要根据场上情况不断调整战术,才能最终取胜。”


本文转载自新华社,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疫情下的“战术调整”——湖南一家民营足球制造商的自救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