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运延期的债务黑洞

一场原本充满了希望的奥运会,已经沦为了各种债务问题的起因。

2020-04-09 10:00 来源:经济观察报 文/近藤大介 0 33893


禹唐体育注:

原定于今年7月至9月举行的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最终没能逃过“延期举行”的厄运。日本时间3月24日晚8时,有着“东京奥运四首脑”之称的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奥运组委会委员长森喜朗、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以及奥运会担当大臣桥本圣子在首相官邸,通过视频连线的方式,向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巴赫郑重申请“将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延期一年举行”。对此,托马斯·巴赫表示完全支持日方的选择。后来,决定了2021年7月23日开幕。


然而,我发现和我居住在同一座城市的1300多万东京居民,几乎没有表现出一丝一毫的遗憾或者懊悔。这其中的原因不言自明——新型冠状病毒横行肆虐,所有人都在担心,自己会不会突然成为下一个被感染的人。


回想今年1月下旬,当时的东京人对于武汉的疫情,表现出了一副“隔岸观火”的样子。记得有一次,我受邀参加某档电视新闻节目的录制。面对镜头,我大胆的预测“今天的武汉就是明天的东京”。对此,主持人当即表示这种情况应该不可能!其实,我心里很清楚,我的预测绝对不是毫无根据的“臆测”。因为就在去年的12月30号,我恰好乘坐高铁途经武汉西站,在那一站上车的武汉市民全都没有戴口罩。那种无心戒备的样子,俨然和今年1月下旬时的东京市民一模一样。


事实证明,我的预测准确无误。短短两个月之后,东京市民已经开始担心“东京会不会成为下一个武汉”。也许这一切明天就会发生,也许两周之后才会发生。但无论最终的答案是什么,东京市民早已经惶惶不可终日。因为所有人都知道,这一天一定会在不久的将来,不期而至。


众所周知,我们日本人的美德之一就是,假设所有的陌生人都是“好人”,进而友善地对待他们。但是,受到疫情的影响,走在街头的每一个人都在心里暗自嘀咕:“与我擦肩而过的人,是不是被感染者”。要是遇到没有戴口罩的人,都迅速避开。


据统计,自3月25日,也就是公布奥运会延期决议后的第二天开始,东京地区的被感染者人数与日俱增,41人、47人、40人、63人、68人、13人(周日大部分的检查机构休息)、78人……在我住处附近的超市里,不光是口罩和厕纸,就连大米、碗装方便面、点心、饮用水、牛奶等食品和饮品,都是越来越断货的状态。


3月27日,日本国会通过了2020财年(即2020年4月至2021年3月)的预算,金额高达破纪录的102.66万亿日元。按照惯例,日本政府于次日举行记者招待会,首相安倍晋三对该预算的具体用途进行说明。然而,在招待会后半段进行的提问环节中,媒体记者提出的问题全都与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相关。比如,受疫情影响,政府会不会立即追加补正预算;东京会不会封城等等。


对此,安倍愁眉不展的表示,“目前,在东京和大阪等中心城市出现了一些传染路径不明的患者。如果无法加以有效的控制,很有可能发生大规模的传染。在过去的两周内,欧美地区被感染者人数急速增长了30多倍。日本虽然没有出现‘井喷’,但如果稍加懈怠,就会步欧美的后尘。这也意味着,这种在警戒线附近上下波动的状态,还会持续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所以,我计划在10天之内,向国会提出追加一笔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补正预算。同时,我也希望大家能够做好打持久仗的准备……”


对于延期的东京奥运会及残奥会,安倍表示:“奥运圣火是人类希望的象征。现如今,它就在我们所处的狭长幽暗的隧道尽头熊熊燃烧,为我们指引前进的方向。所以,我们一定要在明年成功举办奥运会和残奥会。用这场跨越国界的盛会证明人类彻底击败了新型冠状病毒。”


虽然安倍在说这段话的时候气势如虹,但他的话并没有引起日本人的共鸣。因为奥运会和残奥会早已不是日本人关心的话题。而且,“延期一年举行”其实会给整个日本带来莫大的损失。


首先,作为赞助商的各大日本企业损失惨重。丰田、松下、普利司通三家日企为了获得“奥运合作伙伴”的称号,必须支付数百亿日元。朝日啤酒、ASICS(亚瑟士)、佳能、ENEOS、东京海上日动、日本生命、NEC、NTT、野村证券、富士通、瑞穗银行、三井住友银行、三井不动产、明治制果、LIXIL等15家企业为了获得“金牌合作伙伴”的称号,必须支付150亿日元以上。全日空、TOTO、日本邮政、凸版印刷、朝日新闻等32家企业为了获得“官方合作伙伴”的称号,必须支付60亿至80亿日元。另外,还有清水建设、角川书店、国誉商业、丸大食品等19家企业也须支付数额不等的费用,以获得“官方赞助商”的称号。


除上述3家“奥运合作伙伴”企业,其它66家在日本颇具代表性的企业,必须在今年12月末合约到期之前,通过代理广告公司“电通”,以每3个月或每6个月分期付款的形式,向奥运组委会付清全部的赞助费。而且,根据合约中的条款,“即使奥运会取消,赞助费也无法退还”。但是,“如果遇延期情况,赞助费需要持续交到什么程度”的问题,并没有在合约中涉及。毕竟没有人会想到,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会席卷整个日本甚至全球。


其次,NHK(日本放送协会)和其他民间电视台向国际奥委会支付了10亿美元,购买平昌、东京、北京、巴黎奥运会及冬奥会的电视转播权。其中,用于东京奥运会转播权的部分,有没有可能直接顺延到一年之后?


第三、奥运场馆方面也存在问题。东京晴海奥运村内约有5600套住房,自去年7月起开始公开售卖,每套售价约为5000万日元至1.5亿日元。按照原定计划,这些住房将在奥运会结束后,进行改装。房主可在2023年3月之后入住。但受到奥运会延期的影响,最终入住时间目前无法确定。而且有人开始提议,新冠肺炎的患者可以首先在那个空房里被隔离。


另外,组委会以50亿日元的高价租用了东京国际展示场(又称东京国际展览中心),用作办公场地,租期截止至奥运会闭幕。现在奥运会延期一年举行,这笔高额的租金谁来承担?


最后是人员方面的问题。截至今年1月,大会组委会成员约为3000人。目前,已经增至5000人左右。奥运会开幕时,预计这一人数将达到8000人左右。那么,在延期期间,这些工作人员的报酬和相关经费又由谁来承担?


就这样,一场原本充满了希望的奥运会,已经沦为了各种债务问题的起因。不过,这已经不是东京市民需要担心的问题了。毕竟,如何挺过疫情期,不被新型冠状病毒夺取生命,才是当下的首要问题。


本文转载自经济观察报,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奥运延期的债务黑洞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