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奥运与十二岁的Airbnb:共享住宿奇点将至,“独角兽”迎来加速成长

TOP赞助商的准入标准非常高,爱彼迎的加入,是国际奥委会对这一新兴商业模式的认可。

2019-11-25 10:00 来源:深响 文/申商 0 60042


禹唐体育注:

2007年,当爱彼迎捉襟见肘的创始人在旧金山分享三张气垫床给游客,减轻房租负担时,他们绝对预料不到,房屋共享会在接下来的十几年里迅速成为风靡全球的新“时尚”,并且对商业、监管、社会效应三个方面都产生了极深远的影响。


几天前,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迎来了第14个全球合作伙伴(TOP,The Olympic Partner)——Airbnb爱彼迎。奥林匹克全球合作伙伴的名单并不长,但它们都是各国的代表企业,如可口可乐、通用、宝洁、阿里巴巴、三星、英特尔等。

 

TOP赞助商是国际奥委会全球最高级别的合作,向整个奥林匹克运动提供资金、产品、服务、技术和人力资源支持。创立于1985年的“TOP”制度,对入选企业实行严格准入规则,每期名额仅10家左右,且每类产品和服务在全球范围内只能有一个合作伙伴。


奥运会的影响力无需赘言,成为奥运会顶级赞助商显然可以扩大企业品牌知名度、带动实际业务发展、充分展现企业实力。


两年前,阿里巴巴成为国际奥委会本期第13个TOP赞助商,如今,爱彼迎成为名单中最年轻的一个,它们都是生长于互联网时代的新型公司,在感叹时代变化的同时,一个信号也值得被捕捉:与可口可乐、宝洁等百年企业共同成为国际奥委会TOP赞助商,这背后体现的是新一代科技公司正在追求更长远发展之道的雄心和规划。


与拥有超过一百多年历史的现代奥运会相比,爱彼迎实在是太年轻了,但这并不妨碍它在十余年的发展中,创造出一种全新的商业模式,并改变了大众对出行住宿、房屋分享的看法。


TOP赞助商的准入标准非常高,爱彼迎的加入,是国际奥委会对这一新兴商业模式的认可。能够推测,奥运会的巨大影响力将助推爱彼迎的知名度更上一个台阶,而对于与爱彼迎处于同一时代的其他科技公司而言,此次合作也展现出新一代的科技公司独角兽们,正在主动为自己寻找“成人礼”。


科技公司借力百年奥运

 

作为国际奥委会本期14家TOP赞助商中的第二家互联网领域科技公司,爱彼迎的加入,是国际奥委会近年推行改革的一个表现。


2014年12月,国际奥委会通过《奥林匹克2020议程》,这是一个旨在对奥运会进行改革的方案,改革措施的核心内容是降低奥运会申办和运行成本、可持续发展、提高公信力和注重人文关怀等。


爱彼迎与国际奥委会的合作正是以上改革目的的具体体现。公开资料显示,作为奥林匹克全球合作伙伴,爱彼迎将独家赞助“非标住宿产品和非标体验服务”类别,爱彼迎将支持2020年东京奥运会、2022年北京冬奥会、2024年巴黎奥运会、2026年米兰-科尔蒂纳冬奥会和2028年洛杉矶奥运会。双方具体合作内容包括住宿和体验两大方面,另外,合作期间,国际奥委会和爱彼迎将进一步打造相关计划,为难民群体提供长期帮助。


对国际奥委会而言,这次合作可以降低奥运会组织方和利益相关方的成本,最大程度减少新建奥运住宿设施的需求,并为奥运会举办城市的当地社区创造直接经济收入。合作期间,国际奥委会将向爱彼迎订购至少等价于2800万美元(约合1.96亿元人民币)的住宿服务,为参与奥运会和残奥会的运动员提供比赛和训练方面的差旅支持。这显然将大大降低奥运会主办城市在兴建酒店等住宿基础设施方面的开支。虽然这一举措并不会影响传统意义上的“奥运村”建设,但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巴赫(Thomas Bach)在发布会上向媒体这样表示:“这一合作伙伴关系将极大助力奥运会迈入数字时代。”


对爱彼迎而言,赞助奥运会能使其从品牌、市场营销和社会效应三个层面都受益匪浅。


首先是品牌层面。


爱彼迎是什么?面对这个问题,大多数人的第一反应是共享住宿。共享住宿确实是爱彼迎起家的根基,但经过十余年发展,爱彼迎的业务版图早已扩张。


如今,爱彼迎的业务不仅包括最基本的房屋分享住宿,还包括体验(Experiences),在住宿业务上,爱彼迎的房源已经分层,包括Luxe、Plus等优质房源。围绕核心业务,爱彼迎构建了一个庞大的社区,这是爱彼迎商业模式的独特之处,也正在成为其狙击竞争的壁垒。


爱彼迎是全球共享经济的开创者之一、共享住宿巨头,但并非所有人都对此有认知。以中国市场为例,爱彼迎在刚进入中国市场时,影响力便相对集中于一线城市。而奥运会的巨大影响力,可以为爱彼迎提升品牌知名度提供捷径。


如果说春晚是中国渗透人群最高、覆盖面最广的渠道,那么奥运会就是世界的“春晚”,作为全球性赛事,奥运会广泛的受众决定了其对全球范围内不同国家和地区、不同阶级阶层的人都有强大的影响力,因此能够快速提升赞助商的品牌知名度。


具体到中国市场,目前爱彼迎正在加大对低线城市的渗透,其中,如何让低线城市的用户对爱彼迎有正确的认知是一大挑战,奥运会能带来帮助。


爱彼迎北京房东Tony即表示,北京2022冬奥消息一经宣布,就有很多房东去张家口、崇礼等地寻找民宿机会。可以预见,借奥运会之力,爱彼迎在低线城市的品牌知名度会得以提高,帮助爱彼迎更快的渗透进“五环外”人群。


同时,由于地理上接近,爱彼迎的全球网络效应意味着,东京奥运会期间,来自中国的观众会成为爱彼迎的重要客户群,同样,在北京冬奥会期间,爱彼迎平台的中国房东也将受益。


还值得注意的是,奥运会也可以为爱彼迎提供品牌稳定性的背书。


其次在市场营销层面。

 

爱彼迎的业务特点决定了其是一门以体验感为核心的生意,因此,让更多人有机会尝试、体验爱彼迎的服务非常重要。

 

根据介绍,此次爱彼迎与国际奥委会的合作全方位融合了其自身业务,包括吸引更多房东和房客,纾解奥运会举办城市的住宿压力;推出爱彼迎奥林匹克运动员体验项目,为运动员提供获得直接经济收入的机会等。


这意味着,在合作期间,爱彼迎将能让更多人有机会接触并体验到非标准住宿以及新型的旅行方式体验等。


作为大型赛事,奥运会的举办都会极度考验举办城市的城市管理能力、接待水平,过去,酒店是旅行者唯一的选择,而爱彼迎可以住宿供应提供更多选择——可以想象,数以十万计的奥运会观众会在比赛期间成为爱彼迎的潜在用户。相关效应对共享住宿行业整体都有裨益。


第三在社会效应方面,爱彼迎究竟能为奥运会带来什么?此前的案例或许可以提供部分参考。


在成为“奥林匹克全球合作伙伴”之前,爱彼迎曾为2016年里约奥运会和2018年平昌冬奥会及其他大型体育赛事提供过支持。在2016年里约奥运会期间:


爱彼迎平台为奥运会访客提供的额外住宿量相当于257家酒店所提供的床位;

为房东提供了约3000万美元(约合2.1亿元人民币)的直接收入;

在三周内预计创造了约1亿美元(约合7.02亿元人民币)的经济影响。

 

在2018年平昌冬季奥运会和残奥会期间:

 

爱彼迎房东总共获得了230万美元(约合1615万元人民币)的收入;

爱彼迎为1.5万名房客提供了住宿,节省了新建46家酒店的成本。

 

这些数据都说明了爱彼迎对赛事举办地的正面影响,因此,与国际奥委会的合作也能帮助爱彼迎主动展现商业模式社会效应,对于促进爱彼迎与监管展开良好对话提供帮助。

 

对于此次合作,爱彼迎联合创始人Joe Gebbia表示:“我们的奥林匹克全球合作伙伴关系将确保未来的奥运会更具包容性、无障碍性和可持续性,并为运动员和当地房东社区带来积极的深远影响。”


今年9月19日,爱彼迎宣布预计将于2020年上市。在公司发展的重要节点前,爱彼迎重金赞助奥运会的决定,侧面反映了公司的实力和竞争力,且对整个行业都有正面示范效应,有利于营造良好的上市市场氛围,是一个比较巧妙的安排。


新经济的突围之路


爱彼迎联合创始人、全球首席战略官和中国区主席柏思齐(Nathan Blecharczyk)曾对媒体如此阐述爱彼迎模式的核心要素:


“与其说由商业驱动,爱彼迎更是一个赋能于人的平台,这一点也是爱彼迎与其他共享经济业务的公司相比最大的不同之处。


共享住宿提供的并不仅仅是给人一个晚上过夜的地方,当地特色,房东性格,都让这个房源与众不同,我认为这一点是真正将共享住宿与其他一些近期新兴的共享经济模式区分开来的关键。


它可以为许多不同的人创造机会,让他们参与进来并获得自身的成功。每个人都会将其独特的个性带入进来,给人带来不同的体验,这就是共享住宿的独特魅力所在。”


能够看出,平台模式、社区氛围是爱彼迎得以成功的关键因素。平台模式保证了爱彼迎能以轻资产的模式快速扩张,进而撬动更多闲置房产资源;社区氛围则保证了爱彼迎能够形成独特的文化,进而加强对房东、房客的粘性,并在此基础上进行业务扩张。


2019年一项针对全球各地爱彼迎房客的调查显示,超过70%的爱彼迎房客留下了评论。他们很少谈论自己节省了多少开支,相反,他们会谈论房东的善举和宾至如归的入住体验。


事实上,这是一种全新的社区驱动型商业模式,如今这一商业模式已经在许多地方落地生根,比如中国就有小猪、途家等玩家参与进来。


得益于共享住宿的出现,社会上的许多闲置房源得以发挥真正价值,从商业角度这提高了资源的配置效率,从社会角度这样更加环保。上述调查同时显示,房屋出租帮助51%的爱彼迎房东减轻了房租或者贷款压力。


不可否认,共享住宿的出现为既有监管秩序带来了一些冲击,共享住宿的发展历程即伴随着大小不同的监管麻烦,但从行业整体发展现状来看,监管层面的限制本质是为了让共享住宿行业更加规范,因此,与监管互相探索新的社会运营机制,最终可以帮助共享住宿走的更加稳健,证明了新型的经济模式可以适应和拥抱合理的监管。


即将于明年举办夏季奥运会的日本便是典型案例。2018 年日本通过新的民宿共享法律后,爱彼迎平台上的日本住宿房源数量超过以往。另外,爱彼迎还与东京政府合作,利用现有及空置房屋,鼓励当地社区居民成为房东。


据爱彼迎官方披露,其与日本的合作中有一项创新:“活动民宿”(Event Minpaku)协议。这项协议促进了负责任的共享民宿发展,可以提供更多房源应对大型活动。这些城市对房东的营业执照要求更为灵活,方便更多房东提供住宿服务。

 

整体来看,作为一种新兴商业模式,爱彼迎已经影响并重构了相关的商业逻辑和社会监管尺度。而此次爱彼迎与国际奥委会的合作,将放大这一新兴商业模式的影响。

 

互联网技术推动并孕育的科技公司中,第一代公司代表有微软、苹果、英特尔等企业;第二代公司有Google、Facebook、阿里巴巴、腾讯等企业;第三代公司则以爱彼迎、Uber、字节跳动为代表。


作为共享经济的鼻祖之一,爱彼迎并非共享模式的唯一创办者,其与Uber都在不同领域构建了以共享驱动产品的商业模式。从当下的境况能够看出,尽管此前爱彼迎并非共享经济鼻祖中最激进的公司,但其发展最稳健,对于这一代科技公司而言,在创造出新鲜的商业模式后能踏实将公司做大实属可贵。


今年,WeWork上市失败使其成为了软银投资案例的失败代表,在分析这家明星公司境况为何一落千丈时,无法在商业层面持续有效运营,为社会创造更多经济价值被认为是核心原因之一。而抓住技术浪潮并最终成为伟大公司的科技企业们,在商业层面都非常成功,无论是微软、苹果、Facebook、Google、阿里巴巴还是腾讯,年轻的爱彼迎在这方面同样表现不错。


据外媒报道,微软去年的毛利润率为69%,远远超过了WeWork今年上半年约19.7%的毛利润率,与此同时, 爱彼迎在2019年第一季度的毛利率为67%,其目前的账面资金多于向投资人募集的32亿美元,账面资金充足。


另外根据爱彼迎公布的信息显示,其与全球各地超过500家当地政府与组织机构建立了合作关系,促进旅游行业发展,并征收、缴纳旅游税,推动共享民宿建设。2018 年,在全球30个国家和地区中预计产生了超过1000亿美元的直接经济效益。 


虽然没有公开,但奥运会TOP赞助商的合作费用非常高,从爱彼迎释放的信息来看,其愿意支付如此高昂的赞助费用,不仅是出于商业层面的考虑,更希望与国际奥组委共同“为城市、城市居民和运动员带来切实的经济效益”、“致力于提供人与人的连接”。


无论从经济效益层面还是社会效益层面,爱彼迎都展示了一家年轻科技公司的商业价值和巨大潜力,显示出爱彼迎正在从“独角兽”公司,走向更伟大的公司。


从人类社会的角度来看,科学与技术持续进步的最终目标不是为了赚取更多利益,而是为了更好的服务人类生活,越来越多科技公司开始提倡“科技向善”,即希望能将科技、新兴商业模式与社会运转更好的结合。


对此,爱彼迎CEO兼联合创始人布莱恩·切斯基(Brian Chesky)在2018年向社区发布的一封公开信中便提到了“科技向善”的理念,他这样说道:“我们知道,如果我们想要获得成功,就必须支持所有与 Airbnb爱彼迎社区有联系的利益相关方。我们在做正确的事,也是一项向善的商业。如果我们不能服务社区中的每一位成员,我们的业务就会受到影响。”


这段话中隐藏了爱彼迎得以成功的商业内核,也体现了其一以贯之的发展理念。


布莱恩·切斯基同时展露了他的雄心:“我们希望成为一家21世纪的公司,能够满足21世纪的独特需求,为所有利益相关方提供服务。我们认为公司的目标应该是积极运营至下一个世纪,而不仅仅是下一个季度。一个21世纪的公司将最终成为一个22世纪的公司。”


本文转载自深响,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百年奥运与十二岁的Airbnb:共享住宿奇点将至,“独角兽”迎来加速成长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