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冠不是终点,电竞少年们的未来在哪?

到底如何把这一刹那的巨大流量转化为未来的发展空间,是摆在所有电竞冠军们都要面对的一道难题。

2019-11-17 10:00 来源:文化产业评论 文/夏盼 0 31856


禹唐体育注:

11月10日,FPX战队夺得S9世界总决赛冠军,全世界的电竞玩家都从大屏幕上看到了这几张青涩的面孔。

 

电子竞技的成员似乎永远都是新鲜、年轻的少年,FPX战队也是如此,他们的平均年龄都在20岁左右,举止言谈中还带有一些少年人才有的轻狂与热血。

 

“不是我们打得好,是对手打得太差。”

 

这个画面不禁让人们回想起多年以前,也有一批一批的竞技冠军曾经站在这些闪耀的舞台上,向台下的观众们挥手致意。只是电竞需要的是高灵敏、高反应的头脑,一旦超过25岁,选手就基本要做好退役的准备了。所以那些冠军们如今也都已经退居幕后,做起了其他的事业。

 

这也是电竞圈最残酷的地方,大家只会看到荧幕上光鲜亮丽的奖杯,却甚少关注退役之后他们会面临的艰难抉择,毕竟只会打游戏可不能当饭吃。


到底如何把这一刹那的巨大流量转化为未来的发展空间,是摆在所有电竞冠军们都要面对的一道难题。

 

退役选项一:做擅长的事 赚爱好的钱

 

曾经的英雄联盟上单冠军PDD刘谋,如今是直播平台上的一枚头部大V,其斗鱼直播间拥有将近1300万粉丝。

 

相同体量的还有孙亚龙,在曾经的斗鱼直播间也是数百万粉丝的存在,即使离开直播平台,其新浪微博也有458万的粉丝数量,这跟其他竞技类大V比起来已经很不错了。

 

在直播圈有一个词叫做造梗能力,梗的意思就是主播说的话被广泛传播形成网络流行语。比如PDD的“我XX裂开了”“Giao”“奥力给”以及药水哥的“臭弟弟”等,可以看到,这些梗几乎都是土味内容。

 

土味意味着无脑,而游戏尤其是竞技游戏,本身就需要强大的思考能力,要非常“有脑”,所以竞技类主播本身的调性跟土味就有着天然的冲突。

 

而PDD和孙亚龙等人的优势就在于,要技术有技术要土味有土味,既能吸引竞技观众,也能吸引圈外观众,和其他电竞选手的斯文大相径庭,这种落差感和对比度给予了他们强大的生命力。最关键的是,他们不是假装土味,而是本来就喜欢土味、爱好说骚话,跟那种事先准备好段子的主播有本质区别,所以能火起来。

 

他们很清楚,只有喜欢并擅长一件事时,才能做得出彩。同样的名气基础下,如果PDD选择去游戏风云做主持人,以其不标准的普通话和其貌不扬的长相,相信会凉得很快。

 

当然,竞技行业里强行去做自己不擅长的事的也大有人在,比如中国第一个WCG世界总决赛冠军马天元。

 

以竞技实力来说,马天元毫无疑问是天才级选手,在2000年的亚联战网上,马天元每天都可以完虐一众高手,以硬实力爬到“国服”榜首。其后在韩国区对阵德国队的比赛中,马天元终于克服紧张,险胜对手夺得冠军,那一刻的他不仅得到了全球玩家的认可,更是被中央电视台集中报道,风头一时无二。

 

可是,这位星际冠军却没有选择最适合自己的方向。

 

从2004年开始,马天元就一直在尝试各种不靠谱的创业项目,比如17Game公司的电竞项目、VA电子竞技俱乐部以及武汉的私教工作室。虽然都跟电竞有关,但马天元在其中担任的角色都是负责人兼教练,大部分时间都在为盈利奔波,没有多少时间用来培养新人。以至于战队实力一直不温不火,也没有在赛场上打出什么亮眼的成绩。

 

也许竞技天才并不擅长赚钱,这些项目最好的也不过是盈亏平衡,最后也都失败告终。

 

一直到后来,马天元遇到了时空战线的网吧老板,并结识了一只非常有潜力的队伍,这才意识到正经搞战队才是自己的强项。遂重新组建AG战队并用心培养新人,发展至今,该战队战绩果然良好,马天元这才算“上岸”。

 

十年光阴,一波三折,当他重拾电竞爱好时,事业才算真正有起色,如果早些认识到这一点,相信今天的成就也不止于此了。

 

退役选项二:紧跟潮流 绝不死磕一款游戏

 

对于游戏从业者来说,流量是一切的根本,曾经拿下众多DOTA冠军奖杯的邹倚天(820)非常明白这个道理。

 

2013年DOTA2刚刚兴起,当时的DOTA界对这款重制型续作偏向于不看好,因为它采用了完全不同的游戏引擎,跟原来的war3平台有很大差别。但是邹倚天看到了这款新作的巨大潜力,在鼠大王、pis、冷冷等主播还在做DOTA1视频时,他就开始从DOTA1往DOTA2过渡了。先是前往西雅图全程解说DOTA2邀请赛,后又与DOTA作者冰蛙深入交流。2013年5月,邹倚天主持了第一届DOTA2超级杯,这些都奠定了他在DOTA2领域的人气基础。

 

如今的邹倚天在游戏风云担任解说,微博粉丝186万,斗鱼粉丝77万,淘宝店也开得有声有色,也算是中上游的大V一枚了。

 

而与邹倚天同一时期的伍声(大酒神),则错过了DOTA2的列车,让人惋惜不已。2013年左右,伍声在DOTA1的玩家圈里混得风生水起,做到了一哥地位,尽管看到同伴820在积极接触DOTA2,但他自己却没有动心。

 

直到2014年DOTA2表现逐渐亮眼,伍声这才开始往DOTA2转移,可惜为时已晚,当时各大直播平台已经有不少DOTA2大V占了山头,再加上熊猫直播的倒闭,伍声连原来的DOTA1地位都受到了影响。因此,现在的伍声很难再入局DOTA2,只能在DOTA1里继续自己的主播生涯了。

 

退役选项三:创业or求职 换行总比饿死强

 

在WCG赛场上,有一位至今都有着巨大影响力的冠军,他就是被称为魔兽“人皇”的李晓峰。作为一名成功的竞技选手,他在30岁时并没有选择继续在电竞行业搏斗,而是开始自己的创业旅程。

 

2015年,李晓峰发表一篇名为“迟来的告白,不变的坚持”的博文,讲述自己离开电竞圈的原因。他的判断很准确,早在2013年他就已经意识到war3的暗淡未来了,他热爱这款游戏,却注定不能以此为生,于是选择做更现实的事。

 

发文之后,他创立了上海钛度智能科技有限公司,截止目前为止,该公司运营状况尚且良好,本人已经拥有20家公司了,他也经常在自己微博上发布一些产品链接,点击量也都不错。

 

除了李晓峰成功换行之外,曾经斩获CPL世界冠军的孟阳也过得不错,他现在是腾讯光子工作室群的游戏策划。


孟阳的经历听起来相当传奇,当初夺得冠军时奖金高达100万人民币,这在当时可不是个小数目。在拿到钱之后,穷了很久的孟阳终于吃上了饱饭,而且作为一个穷人家出身的孩子,他非常明白这100万的意义。


“暴发”之后,孟阳没有花天酒地的挥霍一空,而是办网站、卖红酒,还给一家俄罗斯公司做过游戏引进业务,虽说这些都失败了,但好在孟阳存款雄厚。在经过一番思索之后,孟阳决定来腾讯。利用此前积累的人脉,孟阳以小学学历进入了腾讯,其后转入光子工作室群,目前仍然在职。

 

虽然他的微博粉丝只有28万,但以一个穷苦人家的出身来讲,目前的孟阳绝对可以算是人生赢家了,过得也很惬意。

 

李晓峰和孟阳这样的事例,看起来好像很正常,其实在退役选手圈子里是少数,很多人都会走错路,比如默默无名的李祥。

 

现在说到这个名字,相信大部分读者都没有印象,就连电竞圈资深玩家也未必知道。其实他是2012年WCG(世界电子竞技大赛)中国区的一项冠军,当初也如今日的FPX一样,受到过万众瞩目。

 

只可惜,李祥犯了两个致命的错误。

 

第一个错误是低估了钱的重要性,他跟孟阳不同,孟阳是专门挑那些钱多的比赛去打,就想着发财。但李祥打比赛就是看心情,参加的一些比赛奖金都不高,哪怕是拿到了冠军也就是几万块钱罢了,所以一直就很穷困。

 

第二个错误是眼高手低,犯了很多亚军、季军的通病,这些人退役之后明星光环不肯退,又不肯换游戏,只是靠着原有的名气吃老本。李祥退役之后,《英雄联盟》开始大火,李祥却视而不见,白白错失了这一大好机会。

 

最要命的是,当时明明可以靠做代练赚一点钱,李祥非要自持身份,不肯蹲下来。结果几年过后,比赛所得的十几万奖金花费一空,年纪也逼近30大关,再去找工作都没有用人单位要了,彻底沦为了失业人群,再无翻身机会。

 

退役选项四:全面撒网 打造通用IP

 

有这么一类选手,得过的奖项并不多,或者干脆是二线选手,技术一般,但人家就是能混得风生水起,像英雄联盟主播韩懿莹就是个中高手:

 

以竞技实力来看,她获得的奖项并不算多,但是人气值却是位列前茅,其虎牙直播间人数高达887万,新浪微博关注数也有1300万之多,快赶上一个正经流量明星了。

 

其实早期的时候,韩懿莹并没有太高的人气,直到后来进入游戏风云担任解说,其主持功底得到了锻炼,其后又广泛涉足各类人气综艺。比如2016年的《一站到底》和2017年的《吐槽大会第二季》以及《超级故事会》,俨然从一个游戏主播变成了小明星。

 

还有曾经的英雄联盟头部主播若风,后续虽然由于平台原因直播人气有所下降,但微博粉丝仍然有1000多万,很少有非鲜肉非明星的男号能达到这个级别,这都得归功于若风的各种积极跨界,比如参加公益挑战、捐赠公益基金会还有灾区捐款等等,这些都给其全网人气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这些都是很擅长打造个人IP的退役选手,而那些不擅长的人,目前的状况就不会这么耀眼了。

 

比如著名CS职业选手卞正伟,曾经的WEG3世界冠军,名气比如今的流量小生都高过,可现在的微博粉丝却只有30多万,回复也是寥寥。

 

还有格斗圈里公认的大神“小孩”曾卓君,12年前代表中国拿下日本斗剧冠军,擅长各类格斗游戏,堪称神一般的存在,如今的微博关注数却只有14万。

 

他们过得不算差,但是以其原本的知名度和名气来说,不至于会这么低调。其实原因也很简单,他们一个专注CS,一个醉心格斗,都是打死不换领域的铁杆竞技者,不重视个人IP的打造,这种几十年如一日的风格,是很难有大动作的。

 

结语

 

做演员也好,做竞技也罢,都有“青春饭”这样的说法,大部分行业都无法幸免。但青春饭并不意味着散场之后就得重新来过,如果能利用青春打拼下的基础,选择正确的方向,未来的路也不会难走。

 

当前,我国电子竞技发展迅速,电子竞技教育业的人才缺口大,如果能理论联系实践,努力提升自己,投身电竞教育业,电子竞技教育方向实际上也是一条不错的转型之路。

 

最怕的就是年少成名心高气傲,在原本应该大展拳脚的青年坐吃老本,这样的人注定会是昙花一现。毕竟竞技赛场是一个健忘的世界,今天的冠军只是明日的回忆,暂时的荣耀不会延续到百年之后,能不能在动态的人生里抓住机遇,就要看退役选手们自身的秉性了。

 

当然,机遇的重要性也不言而喻,如果孟阳的对手太过强大,让他没有拿到那100万奖金,他的人生必将朝着另一个方向驶去。如果马天元没有结识那位网吧老板,他也不会重燃心中对竞技的热情,今天的AG战队也将成为泡影。但至少,孟阳没有挥霍来之不易的奖金,马天元也没有丢掉他最后的希望,这才是面对机遇时正确的态度。


本文转载自文化产业评论,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夺冠不是终点,电竞少年们的未来在哪?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