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黑黑哨”背后,那些权力的游戏

“最黑黑哨”背后,是一场跨越十余年的权力游戏。

2019-05-20 10:00 来源:肆客足球 0 8599


禹唐体育注:

曾执法2002年韩日世界杯的厄瓜多尔主裁莫雷诺近日再次出现在了人们的视野中,这位在厄瓜多尔裁判对媒体表示,“我可能做了一些错误的决定,但我无须道歉,可以给自己的执法打8分。”


17年前的韩日世界杯上,这位厄瓜多尔裁判在韩国与意大利的1/8决赛中做出了多次引起巨大争议的判罚,那场比赛也被认为是世界杯历史上最为黑暗的比赛之一。但当年那场争议多多的8强战,也是几位国际足联大佬权力斗争的外延。


“最黑黑哨”背后,是一场跨越十余年的权力游戏。


大佬的计划


从1974年到1998年,国际足联一直由阿维兰热执掌。


在任期间,阿维兰热一直为足球的商业化、全球化不遗余力。尤其是在1986年的墨西哥世界杯之后,已经在国际足联根深蒂固的阿维兰热正式将世界杯进军亚、非作为目标,以求打破欧洲与美洲轮办的传统,开拓更广阔的市场。


在当时,阿维兰热心中的第一选项是日本。


由于二战之后一系列国际事件的影响,日本成为了世界上经济发展最迅速的国家之一,堪称在欧美之外举办世界杯的最好选择。由较发达的日本先“试水”,而后再由非洲国家举办世界杯,也是阿维兰热的长期计划。


面对国际足联的号召,日本也非常快的付诸于行动。1986年,日本体育界就将申办世界杯提上了日程。1989年11月,日本足协派出了专职理事村田忠男前往苏黎世国际足联总部,宣布了有意申办世界杯的诉求,并在1991年正式成立了世界杯申办委员会。


但除了日本之外,还有一个国家对2002年的世界杯主办权虎视眈眈——韩国。


1993年,现代集团创始人第六子、韩国国会议员郑梦准当选韩国足协主席,并在一年之后当选国际足联副主席。在他的推动下,韩国开始了对日本的追赶。


在郑梦准看来,韩国作为“亚洲四小龙”之一,在经济方面不输日本。而且韩国足球在国际大赛上的成绩要比日本好得多,更有理由成为世界杯在亚洲的第一站。


加上两国之间有复杂的历史恩怨,很多韩国人都对“从日本人手中抢走世界杯主办权”充满兴趣。


敌人的敌人


可是世界足坛的舆论风向,却不利于韩国。日本对世界杯的申办更早、准备的更充分,与国际足联高层的联系更密切;日本国内的足球氛围也好于韩国,职业化程度更高。


更重要的是,国际足联主席阿维兰热一直是日本的支持者,有“大佬”撑腰,日本自然在申办竞赛中领跑。


但是,阿维兰热并非没有对手,时任欧足联主席约翰松就是反对派之一。在阿维兰热的种种改革中,欧足联不仅没有分得太多利益,反而话语权不断被削弱。加上阿维兰热是巴西人,在代表欧洲足球的约翰松眼中自然“非我族类”,因而双方多年来一直明争暗斗。


二人之间的矛盾,成为了郑梦准扭转局势的切入点。


韩国人向约翰松晓以利害——如果韩国能够超越日本取得世界杯的主办权,那阿维兰热的威望就会遭到重挫。本着“敌人的敌人是朋友”的原则,约翰松决定支持韩国。


当年的投票中,约翰松掌握的欧足联拥有21票中的8票,加上郑梦准本人的1票,韩国瞬间就有了与日本分庭抗礼的本钱。


在1996年的国际足联理事会上,郑梦准联合约翰松、非足联主席哈亚图更进一步,向阿维兰热发难,想要强迫其“退休”。


面对“逼宫”,老谋深算的阿维兰热也并未慌了手脚。在竞逐申办权的过程中,日韩两国不可避免的翻起了历史账,这为巴西人提供了机会。


阿维兰热表示,双方在竞选中的摩擦已经超出了足球范畴,与“足球无关政治”的原则相违背,但是由两个国家共同举办世界杯,将是一次有益的尝试。


最终,这场争端以韩国、日本共同举办2002年世界杯而告终。凭借着这一手“太极功夫”,阿维兰热成功的化解了危机。韩国得偿所愿,郑梦准选择鸣金收兵,不再参与“倒阿”;日本利益受损,但也避免了一无所获的悲剧。


承诺与背叛


1998年阿维兰热离任,他的亲信、时任国际足联秘书长布拉特走上前台。


但与此同时,早已蛰伏多年的约翰松再次卷土重来,要与布拉特进行竞争。执掌非足联的哈亚图与执掌亚足联的郑梦准,再一次成为双方争斗的焦点。


为了拉拢二人,布拉特选择利用手中权力大肆许诺,承诺2002年世界杯决赛圈留给亚洲3个名额、亚足联秘书长维拉潘出任国际足联秘书长、非洲享有2006年世界杯举办权等。但是当选之后,这些诺言并没有完全兑现,这令郑梦准与哈亚图大为不满。


布拉特的敌人还有时任国际足联秘书长、瑞士人鲁菲南。鲁菲南是布拉特一手提拔进国际足联高层的,但并没有实权。前尤文球星普拉蒂尼、助理尚帕涅等才是布拉特的权力核心,鲁菲南的秘书长职位实际处于架空状态。郑梦准、约翰松、哈亚图与鲁菲南,一个反布拉特的小团伙逐渐成型。


2002年5月,鲁菲南突然打响了反对布拉特的第一枪,在国际足联执委会上公开了一份30页的揭发材料,指责后者涉嫌腐败。郑梦准等人随之跟进,要求布拉特辞职,并支持哈亚图参选国际足联主席。


但布拉特并未被吓倒,他一方面利用手中权力暂停内部审计,争得喘息时间;同时拉拢郑梦准,许诺韩国队可以在世界杯中得到一些“特殊待遇”,还成功瓦解了哈亚图背后的非洲阵营。最终的选举中,布拉特以139票对56票大获全胜。


疯狂的夏天


走出5月的危机之后,布拉特本想斩草除根,立刻赶走鲁菲南。但鲁菲南是韩日世界杯事务的统筹者之一,为了不影响大赛举办,布拉特只好秋后算账,等到世界杯结束之后再“清理门户”。但布拉特的犹豫,也给了失败者们反攻倒算、报复自己的机会。


除了鲁菲南以外,“倒布”另一大干将、时任欧足联主席约翰松也是组委会成员之一,后者还与裁判委员会负责人艾尔科齐过从甚密。几人决计在世界杯上利用裁判判罚打击一些支持布拉特的国家,对布拉特进行报复。


于是在2002年的夏天,世界杯连续上演丑剧。韩国对意大利的1/8决赛上,柳相铁肘击科科、李天秀爆踢马尔蒂尼等红牌动作都被主裁判莫雷诺放过;还以假摔为由将托蒂两黄变一红驱逐出场,十人作战的意大利最终遭遇淘汰。


之后的1/4决赛,韩国的对手西班牙也遭遇多次错判,华金传中助攻却被判出界、恩里克单刀被吹越位。韩国在埃及乌干达裁判组的“保护”下“坚持”到了点球大战,并如愿以偿的打进4强。


在当初的“倒布”行动中,西班牙与意大利足协都站在布拉特一方,因此他们成为了约翰松与艾尔科齐报复的对象,在判罚上吃尽了苦头。作为既得利益者,郑梦准也乐见其成,想要在韩国政坛更进一步的他,急需通过世界杯捞取政治资源。


在韩国淘汰西班牙之后,布拉特终于坐不住了。他连夜从瑞士飞往韩国,“钦点”自己的亲信、瑞士裁判梅尔执法德国与韩国的半决赛。


德国也做好了充分准备,“足球皇帝”贝肯鲍尔与国际足联金主阿迪达斯都间接的警告韩国人不得造次。


未尽的纠葛


世界杯结束之后,这段复杂的恩怨仍在继续。由于在世界杯上吃了大亏,意大利与西班牙足坛都对韩国大为不满。韩国与西、意的体育交流陷入了长期的低谷,当时效力意甲的安贞焕还成为了意大利人发泄的目标,惨遭佩鲁贾队解约。


被摆了一道的布拉特,则在此后加紧了对约翰松势力的清洗。


2007年,约翰松在欧足联主席竞选中输给了布拉特扶植的普拉蒂尼,加上常年受到疾病困扰无力参与政治斗争,就此逐渐淡出足坛。


在斗争中左右逢源、大捞一笔的郑梦准则继续活跃了很长时间,2002年9月,郑梦准与卢武铉结盟,宣布参加韩国总统大选。2015年7月,郑梦准还曾经尝试挑战布拉特,高调宣布参选国际足联主席。


但是在宣布参选几个月之后,郑梦准就因为涉嫌选票交易而被国际足联道德委员会禁止参加足球活动6年(后减刑为5年)。


2016年国际足联再次掀起人事地震,布拉特与普拉蒂尼同样因为贪腐事件双双下台。


白茫茫一片真干净,所有权力游戏的玩家,最终也都为权力游戏所吞噬。


本文转载自肆客足球,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最黑黑哨”背后,那些权力的游戏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