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威的秘密会是如此简单吗?

人口530万,何以成就超级伟业?

2019-05-18 14:00 来源:张斌微信公众号 0 16715


禹唐体育注:

还有大约1000天,北京冬奥会就要开幕了。从1980年开始,迈上冬奥赛场的中国终于有了东道主的身份,可以畅想的实在太多了,东道主红利之一便是更多的奖牌,俄罗斯人在索契做到了,韩国人在平昌做到了。如今轮到我们了,壮志在我胸,多多参赛,多拿金牌,多得奖牌,七年间中国冬季运动项目要换个活法,也不断在调试着暂时还秘而不宣的竞赛目标,在现实与欲念间徘徊。算奖牌,必然是兴奋与痛苦交织,疯狂者也许曾经有一闪念,拿个奖牌总数第一岂不是惊天动地,但翻看平昌冬奥会奖牌之后,情绪会迅速平静下来,挪威群山之巅——39块,冬奥会之最。也罢,也罢。


2018年,在平昌,挪威令人生畏,14金14银11铜,39块,中国恰是零头。开幕前的大热德国苦苦搏杀,距离挪威也有8块奖牌的差距。再看看1994年利勒哈默尔冬奥会,挪威留下的金色印记——10金11银6铜,身为东道主举国沉醉。人口530万,何以成就超级伟业?那可是平昌冬奥会尾声时的热门话题,挪威代表团一定接到了采访申请,世界要听听挪威人怎么说。采访者中有一位来自美国NBC的记者名叫汤姆·法雷伊,他的国家从平昌带走了23块金牌,16块奖牌的差距引人思虑。法雷伊获得了与挪威团长面对面的机会,得到的答案异常简单,格外注重青少年在13岁之前的广泛参与,此后将出色者纳入完善的训练体系,拜托高水平教练促其成才。答案根本不刺激,迅速被湮灭掉了。


瑞典与挪威是平和的邻居,但并不妨碍只拿到14块奖牌的瑞典人发发牢骚,他们总结出的挪威人经验也就一条——他们都是哮喘病患者嘛。这是需要翻译的,瑞典人狠狠地在暗指挪威人的卓越是依赖药物的,不少挪威运动员都在给反兴奋剂组织的服药备案中注明自己是哮喘病患者,而治疗哮喘病的药物中含有的物质与某些关键的运动表现增进药物极为相似,可以此掩盖丑陋的服药现实。里约奥运会后,俄美兴奋剂冷战中,俄罗斯黑客也想以此逻辑证明,美国人也不干净嘛。这个答案也很难被人接受,瑞典人心理平衡些就好。


答案在继续寻找中,挪威是最富有的国度,人均GDP大约8万美元,富足安静,有充足的财力投资滑雪训练和比赛设施。在联合国人类发展指数排行榜上,挪威2017年以0.94分位列第一,这个指数从1990年开始发布至今,主要的数据支撑包括寿命预期,成人识字率和人均GDP三项。世人普遍印象,挪威岁月静好,国民受教育程度高,长期享受富足,对未来鲜有焦虑,体育之于挪威人好像不会是赌上青春和身家通向财富和名气的快速通道,体育就是个人通向快乐和内心实现的重要路径,此种氛围中成长出来的体育自然会有些不同吧。可是,这个理由也无法完全说服我们,好像也只有挪威强了,体育才会强,而非我们日常的口号逻辑。


再说说那个在平昌采访的法雷伊,他其实拥有学者底色,十年前出过一本书——《运动开始:全美竞赛塑造我们的孩童冠军》(Game On: The All-American Race to Make Champions of Our Children),这本书的终极诉求是想探索美国这个世界上第一体育竞技强国如何才能促进自身成为全民运动大国?这还是问题吗?还真是问题,在作者眼中,美国的社会体育生态环境并非是最优的,到底谁是最优的呢?法雷伊研究了法国、德国、澳大利亚、西班牙、加拿大,古巴,还有我们中国。结果,他最心仪的还是挪威。


法雷伊奔到挪威找寻答案,他是如此定义这个人口小国的——93%的孩子是在有组织的体育训练中长大的;参与运动的费用极低,阶层差距不会制造参与运动的障碍,在孩子长大之后,才组织跨区域的团队比赛,不给家庭带来过度负担;在孩子长成身体和形成运动热爱之前,成年人切忌不要遴选出相对运动表现欠佳的孩子进行淘汰;最有天赋的孩子一定有最好的机制保障,促其成为顶级运动员。


这是挪威体育生态的最粗浅描述,凭此就能成就世界最强吗?恐怕太过简约了,会因此让我们暂且忘却挪威自身的冰雪自然优势?会让我们不再去执着于学习挪威的独特的竞训方式?你要知道平昌冬奥会之后,超过100名中国少年奔赴了挪威静匿的小镇训练,那里是“冬奥金牌工厂”,是挪威冬季运动的核心竞争力所在,中国人为挪威教练带去了更为丰厚的合同,希望可以找寻到更为直接的通路,连接一个初学者与冬奥会好名次之间的可能性。


短周期之内,学挪威是要见成效的,发现才俊,快速促进成长,最好能赶上自己的冬奥会。长周期中,学挪威,也许永远不得,因为那意味着全民意识的转变,这还是太难了吧。法雷伊推荐所有希望揭开挪威秘密的人们耐下心来读读挪威人在1987年发布的《儿童体育权利法案》,2007年挪威奥委会、残疾人奥委会和体育联合会做了一次修正,薄薄的不过八页。


法案开宗明义,要为所有挪威青少年提供安全的体育设施和友善的运动氛围。孩子们的权益被高度关切,“所有孩子都必须获得机会去尝试和参与他们感兴趣的体育运动,孩子必须具有独立的决定权,在运动训练中付出多少,随时可以改变运动方向,而不被成年人左右。”赛季之中,投奔其他俱乐部,请便;下周就去对立的球队,只要你愿意。总之,孩子们在运动启蒙期,可以完全自由自在。这在我们的国度里是不可思议的,全听孩子那还了得,但挪威人的理念是,孩子主观的运动兴趣完全超越教练和父母给予的,挪威是个人口小国,不愿失去任何一个孩子原发的运动热情,生怕外界的约束让他们早早丧失对于体育纯粹可持续的乐趣,而乐趣最终塑造的将是一生之热爱。


挪威政府组织全国54个单项运动协会一道签署协议,认同并严格执行法案,不组织13岁前的全国性竞赛,不组织11岁之前的区域性竞赛,不公布孩童的运动排名,比赛是为了推广运动,而非专注胜负,一切都要践行挪威体育的核心价值——“全民运动乐趣(Joy of Sport for All)”。任何胆敢违反法案的单项协会组织,必将受到处罚,国家停发专项拨款和博彩基金分红,就是断了你的命根子。挪威政府还打通学校平台,一并照此执行,13岁之后才能有运动排名。


美国体育生态与此完全不同,每年青少年体育培训业总产值都会接近200亿美元,69亿美元的高校体育奖学金吸引着众多家庭在孩子的运动能力上进行深入投资,这一通道塑造了大量的运动精英,孩子从步入运动场的一刻便被数据化评估潜能和表现,塑造竞赛强国效率不低,但成就一个全民运动的国度则是愈加乏力,美国低收入家庭中只有34%的孩子自小进行体育训练,越贫困,距离体育的距离越远,这是一个人口大国,一个阶层复杂的国度的现实,挪威模式再合理,也几乎无从仿效。


因此,得奖牌总有办法,塑造国家的体育福祉,则是格外艰巨。必须承认挪威是特例,我们向特例学啥呢?发展体育运动,增强人民体质,为人民服务。


本文转载自张斌微信公众号,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挪威的秘密会是如此简单吗?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