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申办屡战屡败的摩洛哥为何屡败屡战?

这已经是摩洛哥第五次申办世界杯失败了。

2019-04-19 14:00 来源:虎扑翻译团 0 39518


禹唐体育注:

“申办世界杯是我们政府工作的一大重心所在。”穆拉伊-哈菲德-埃拉拉米(Moulay Hafida Elalamy)说道。去年摩洛哥在申办2026年世界杯的时候,埃拉拉米是时任申办组的主席。当然,摩洛哥又一次失败了,而且是惨败给了NAFTA组。这也让有些人开始怀疑摩洛哥为什么一如既往地在做这些无用功。


这已经是摩洛哥第五次申办世界杯失败了。1994年首次试水申办的摩洛哥以3票差距不敌美国。而自认为只是“小负”的摩洛哥再次递交了1998年世界杯的申请。然而尽管他们击败了英格兰,瑞士和德国,却在最后投票中输给了法国。这一次摩洛哥以7-12的投票数输给了法国,再次错过举办世界杯的机会。


2010年摩洛哥再次参加到世界杯的申办。由于国际足联的政策调整,这次世界杯铁定可以花落非洲大陆。在尼日利亚,突尼斯,埃及和利比亚纷纷落选,摩洛哥和南非进入了最后的角逐。遗憾的是摩洛哥再次以10-14失利——尽管后来有指控说摩洛哥事实上获得了更多的投票。但无论如何,南非在所谓的“暗箱操作”中获胜,举办了非洲大陆的第一届世界杯。


摩洛哥或许会感到很受伤:FIFA执委会成员查克-布拉泽(Chuck Blazer)承认在1998年和2010年的申办过程中接受了法国和南非的贿赂,没有“按计划”投票给摩洛哥;杰克-瓦尔纳(Jack Warner)也透露,因为南非给的贿赂款比摩洛哥的更丰厚,所以他没有按承诺的那样把票投给摩洛哥而投给了南非。


虽然“遭到背叛”错过了2010年世界杯的举办机会,摩洛哥依然坚定地走上申办2026年世界杯的旅途。摩洛哥自认为最大的优势就是离欧洲更近,没有时差,各举办城市间距离非常近,以及“摩洛哥的足球很纯粹”。而美加墨则没那么多废话,直接向FIFA甩出了140亿美元的举办预算,比摩洛哥足足多了20亿美元——从根本上决定了最终的胜败。摩洛哥这次65-134大比分惨败。


但对于摩洛哥这样怀着对足球纯粹热爱的国家而言,即使屡战屡败,却也激情不减。在穆罕默德六世的命令下,摩洛哥又开始了2030年世界杯的申办工作。很明显,国王十分期待能把大力神杯带到西北非这个美丽的国家。不过,国王到底对足球是真爱,还是有着其他的动机?


穆罕默德六世在位期间已经颁布多条命令以发展体育运动。自2010年起,已有6家穆罕默德六世足球学校开办,而接下来哦的数年中还将有832家社会足球学校和足球社团开设。穆罕默德六世显然已经看到振兴体育运动在国家复兴中的重要地位。


而摩洛哥也计划以2026年世界杯为目标,重振国家经济,推进文化传播和变革。“摩洛哥申办2026年世界杯也是让世界看到不断变化的摩洛哥更多不为人知的细处的大好时机。在世界局势不断变化的潮流中,摩洛哥也在政治,经济,社会等多个方面悄然发生着变化,以应对年轻一代对个人和社会更先进的需求的同时,保持经济增长的稳定性,并维持潜在的经济增长。”


举办世界杯这样的大型赛事是向全世界展现自己的绝好机会。同时,借助举办大型赛事的机会,又可以在提升基础设施水平的同时,在国际上重新营造良好的声誉;同时可以制定全新的国内外政治方针,提振国家经济水平。这是一石多鸟的机会。


最近, 许多被西方势力指指点点的国家也纷纷加入大型赛事的申办。这被认为是这些国家试图通过举办赛事来更好地展示自己的方式。尽管摩洛哥相对沙特和卡塔尔而言并未受到西方势力太多的指指点点,但依然并不算“特别受欢迎”。除去在西撒哈拉问题上受到指责外,摩洛哥对LGBT人群依然显得不够友好。同时,《经济学人》的民煮指数报告中,名义上是君主立宪制的摩洛哥依然被认为是君主立宪制和民主选举的混合体制国家。


承办大型赛事同时也是提升国家基础建设的大好机会。摩洛哥足协计划投资158亿英镑建造9个专业足球场——包括在卡萨布兰卡建造一个能容纳93000名观众的球场为决赛做好准备。同时,摩洛哥还将修缮道路,建造机场,改善公共交通以更好地方便球迷们转场看球,好好享受世界杯的欢乐。因此基础交通设施的建设也成为申办费用的支出大头。例如摩洛哥为了申办2026年世界杯,已经提出了10亿美元的道路建设预算。


摩洛哥在申办2026年世界杯时将主题定为“团结和融合”。这是因为摩洛哥认为“这里的足球无处不在,这里的足球很纯粹,足球是联系摩洛哥人的纽带”。这不禁让人回忆起2018年世界杯上摩洛哥人和摩洛哥球迷的团结。尽管遗憾地输给伊朗,但在和两颗牙的比赛中,摩洛哥的优异表现令人称赞。这也让摩洛哥空前团结起来,也让国家进一步稳定。 


但为什么摩洛哥的申办总是屡战屡败? 


不得不说,摩洛哥这种屡败屡战的精神倒是很符合他们对足球无尽的渴望。从曙光中地中海岸的野球战,到散落在各个城市咖啡馆中观看西班牙国家德比的球迷们,乃至每到国家队比赛时看台上那涌动的红色海浪,摩洛哥对足球真的是爱得深沉,爱得纯粹。


这也许就是摩洛哥和其他申办者的区别——摩洛哥似乎一心就想要举办世界杯,男足世界杯。其他国家不挑食,奥运会,田径锦标赛,只要是大型项目,都可以,只要体现出东道主的气量和财力就好。比如美国和加拿大都举办了多次奥运会,墨西哥在1970年和1986年举办过世界杯,美国在1994年也举办过世界杯,而2015年女足世界杯则落户加拿大。


摩洛哥相比而言经验就少得多了。2018年非洲国家冠军杯不过是1988年非洲杯后摩洛哥第二次承办大型赛事。当然在承办了2014年和2015年的国际俱乐部世界杯和2016、2017年国际田联钻石联赛之后,摩洛哥的简历漂亮了很多,但还是有些不够。譬如将“申办了1983年泛地中海地区运动会”写进了申办2026年世界杯的履历表上。还是显得摩洛哥还是太年轻太单纯太天真。


虽然摩洛哥通过了国际足联对2026年世界杯申办国的初审,但最终在满分5分中仅仅获得了2.7分,远低于北美三国的4分。摩洛哥在三方面丢分严重:场馆不达标,住宿条件有限,公共交通不佳。报告指出,“摩洛哥若要成功举办2026年世界杯,所需建成和改善的基础设施数量过于巨大”。


相比之下,北美三国的申请则在所有方面都没有明显短板。北美三国只需要按部就班地提升各项设施水准即可,而相比摩洛哥,要承办好一届世界杯,就得劳民伤财,大动筋骨。


或者换一种说法,摩洛哥足球正在用另一种方式复苏。摩洛哥足协主席弗乌济-列克亚(Fouzi Lekjaa)正在用一种全新的方式将摩洛哥足球带上北非霸主的地位,而且显然他希望摩洛哥国家队最终成为非洲一霸。


让列克亚腰板儿这么硬的自然是摩洛哥新一代的优秀球员近来纷纷在欧洲崭露头角。奥萨马-伊德里希(Ousamma Idrissi)在阿尔克马尔呼风唤雨,而哈基姆-齐耶赫(Hakim Ziyech)和努塞伊尔-马兹拉乌伊(Noussair Mazraoui)刚刚代表阿贾克斯客场大胜淘汰皇马,齐耶赫也因此受到了各大俱乐部的关注。同时,阿什拉夫-哈基米也在多特蒙德和德甲联赛如鱼得水。


摩洛哥国家队主帅埃尔韦-勒纳(Hervé Renard)是赞比亚奇迹般获得2012年非洲杯的重要原因,随着他和摩洛哥国家队签约到2022年,他也希望继2017年非洲杯和2018年世界杯的优秀战绩之后,继续带领球队前进。


摩洛哥在申办2030年世界杯的过程中优势明显,但如果他们像要在屡战屡败后真正取得主办权,就需要采取更宏伟的战略。承办地中海运动会这样的赛事是摩洛哥积累经验、增加国家资本的好机会,同时这也有助于增加欧洲与阿拉伯国家的合作。而穆罕默德六世最近也表达了和欧洲国家进行更多合作的意愿。


当然,摩洛哥也知道吃一堑长一智的道理。西班牙总理最近向穆罕默德六世提出了关于西班牙,摩洛哥和葡萄牙联合申办2030年世界杯的可能性,而跨洲举办世界杯的想法或许是朝着正确方向迈出的一步。 西班牙(举办过1982年世界杯)和葡萄牙(举办过2004年欧洲锦标赛)都有举办大型锦标赛以及国际级足球赛事的经验。而鉴于因凡蒂诺对多国联合举办一直持支持态度,这也可能是促进三国联合举办的一大契机。


鉴于摩洛哥之前主要吃亏在基础设施的不完善上,那么将自己的风险减半,或者减掉2/3则可以使摩洛哥“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可行性大大增加。譬如西班牙和葡萄牙在2018和2022年的申办中就被认为“举办失败的风险较低”,而有了对岸的两个大兄弟兜底,摩洛哥只要搞好自己的那部分事就可以了——至少不会一乱就乱成一锅粥。更何况有了巴西和南非为了举办世界杯大兴土木却在之后遭遇球场闲置困境的前车之鉴,摩洛哥应该能够意识到,世界杯经济的热度并不是可持续的。


同时,联合竞标还为摩洛哥提供了与欧洲之间增加联系的机会,并进一步增加摩洛哥作为“欧洲后花园”的受欢迎程度。 摩洛哥已经是欧盟的联络国,并且在欧洲邻国政策的影响下拥有更优越的地位。 此外,由于摩洛哥可以增强其作为北非国家通往欧洲的外交门户的形象,同时又可以加强与葡萄牙和西班牙的经济联系——后者最近成为摩洛哥的主要经济伙伴——这也是为经济全球化添砖加瓦。


2002年日韩世界杯的举办或许让国际足联潜意识中有着东道国可能并不一定能够大包大揽的能力。那么既然早知西班牙和葡萄牙可以作为合作伙伴增加自己的竞争力,那么摩洛哥可能会后悔没有在2026年世界杯的申办书上加上对岸兄弟的名字。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