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足球:别再让我流浪

四川安纳普尔那的故事,也是中国足球的“流浪”故事。但好消息是,中国足球依然在路上,依旧在追梦。

2019-03-18 10:00 来源:新华网体育 0 9953


禹唐体育注:

1月9日凌晨5点,一张图片被四川球迷从微博转发到各个微信群,迅速传播开来。

  

图片的内容是一则紧急声明:四川安纳普尔那足球俱乐部需在1月10日下午5点前,筹集相关款项至少2000万元,否则将失去中甲联赛参赛资格并进入破产清算程序。

  

从发布公告时算起,安纳普尔那足球俱乐部离“破产清算”只剩12个小时。四川各大球迷群、球迷社区瞬间“炸了锅”。有人提议众筹,有人去知名川企的微博下“募捐”。

  

但球迷中的大多数其实心里清楚,短时间内要补上这个窟窿,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一分钱难倒英雄汉,何况2000万。

  

遥想2013年,广州恒大砸下了30亿人民币,捧起亚洲冠军联赛奖杯。当时白岩松评论说,这只是“人民币足球”的胜利,我们更需要“人民足球”的胜利。但眼下,人民足球要胜利,缺的就是人民币。

  

四川球迷张扬(化名)关上了手机。“哎,搞啥子嘛!”

  

泥土里生长的足球梦

  

对于安纳普尔那,张扬很有发言权。他是资深球迷,也曾是安纳普尔那前身——四川隆发足球俱乐部的内部人士。

  

2013年,隆发在四川三台县组建成立,是一支中乙球队。农业县搞职业足球队,在当时是件挺轰动的事儿。俱乐部老板黄学军爱球,且三台县的足球氛围在全川数一数二。用张扬的话说,“有兄弟伙扎起”。就这样,隆发在这座县城里破壳而出,招募球员、翻新球场、搭建宿舍,还喊出“三年冲甲,五年冲超”的口号,热闹而红火。那时,球队到客场打比赛,需要包10辆大巴车,供狂热的球迷们随队看球。

  

如果说广州恒大重金打造顶级球队是“精英足球”,那么在泥土中生长的四川隆发,则代表了“平民足球”。但职业足球俱乐部,显然不是“普通人”玩得起的。

  

不久,老板黄学军生意受挫,资金链断裂,隆发也受到了影响。张扬回忆,为节约开支,球队开始选择坐一天一夜的绿皮火车到客场比赛。球员们的伙食,也“很一般”。

  

2014年,隆发开始欠薪。2014年5月后,俱乐部资金压力进一步增大。最后俱乐部难以为继,一再转让,在2016年被投资人何亚平买下,同时更名为四川安纳普尔那。

  

至此,安纳普尔那才过上了“安稳日子”。公开资料显示,何亚平是歌石投资创始合伙人,投资过多家企业,且战绩不俗。接手俱乐部之后,何亚平为其提供了稳定的资金支持。俱乐部则以荣耀作为回报。

  

2018赛季,安纳普尔那砍下16连胜,创造了中国职业足球史上的最长连胜纪录,最终以31场比赛27胜4平的不败战绩,赢得四川职业足球历史上第一个全国冠军,使川足时隔多年重回中甲联赛的行列。冠军归蜀,一时间,四川沸腾。

  

根据事物发展的规律,当一件事越来越往好的方向迈进时,通常会出现转折。四川球迷们只是没想到转折来得如此快。

  

安纳普尔那获得中甲联赛准入资格后不久,就掉进了资金泥潭。1月6日,俱乐部发表声明,称何亚平此前3个赛季已累计投入资金超过2亿元,目前俱乐部短期资金困难,特向省内外企业和个人发出合作邀约,形式包括但不限于增资入股或整体股权转让。1月9日,安纳普尔那又发表紧急声明,称仍需解决相关款项至少2000万元,俱乐部“绝地求生”的时间只剩下12个小时……

  

搞足球,仅靠情怀还不够

  

也许是不忍四川球迷的希望就此破灭,也许是想让“雄起”的呐喊声再次响彻蓉城上空,安纳普尔那称,四川省体育局、省足协通过多方努力,最终协调省内知名企业接手俱乐部。在距离中国足协联赛准入材料提交截止的最后3个小时,安纳普尔那工作人员才带着材料登上了前往北京的飞机。

  

虽然球队在最后一刻“抢救成功”,但如此艰难曲折的过程,却在四川球迷心中留下一个大大的疑问:为什么?四川这么多大型企业,为什么就对这点家乡血脉“稳到起不开腔?”

  

原因非常简单:经营足球俱乐部仅靠投资人的情怀是不够的,还需要真金白银的持续性投入。

  

安纳普尔那俱乐部投资人何亚平曾透露,俱乐部平均每个赛季需投入7、8千万元。而想在中甲站稳脚跟,就需要每年投入1到2亿元,想要实现冲超的计划,每年需要投入8到12亿元。据了解,2017赛季成功冲超的武汉卓尔和深圳佳兆业俱乐部的年投入就接近10亿元。

  

对于这样的高投入,张扬认为,“实在是太浪费。”按照张扬2015年所做的规划,球队冲甲只需3-5千万元,安纳普尔那却花了2亿元。而成本增加的主要原因,是中国足球的“虚火”太重。2016年,中超联赛就以24亿元转会投入,成为当年冬季转会期最能“烧钱”的联赛。这样的“金元足球”风潮,导致一个国家队足球运动员的年薪动辄几百万元、上千万元,外援更是以亿元为单位计。

  

何亚平在过去几年为安纳普尔那引进了包括陈涛、渠成、杨子、黄佳强等名气和实力俱佳的球员,最终才取得球队全年不败冲甲的成绩。但对于营收能力较差的中乙球队来说,高水平人才的加盟也导致队内薪资水涨船高,增加了俱乐部的生存压力。网络资料显示,安纳普尔那2018赛季的场均上座人数约为4000人,票务收入不超过300万人民币,这与一个赛季7、8千万元的投入相比显得杯水车薪。

  

同时,俱乐部的准入门槛还有不断提高的趋势,这也让部分投资人打起了退堂鼓。

  

以中乙联赛为例,2019赛季的保证金从过去的50万元提高到了150万元。而足协提高保证金标准,也是因为多家俱乐部出现欠薪情况。根据相关规定,俱乐部所上缴的保证金,可被强制用于支付拖欠的薪水等,从而更好地保障球员和球队工作人员的利益。

  

成本飞涨,盈利水平却没有明显提升,导致俱乐部资金链断裂。安纳普尔那不是一个个案。

  

寻找足球的“钱途”

  

1月14日,大连超越俱乐部宣布大连超越足球队解散,新赛季不会参加中乙联赛。

  

2月17日,中乙球队内蒙古草上飞发布“求救信息”称,因足协将中乙联赛的保证金数额由50万上提到了150万,俱乐部资金紧张,希望外界帮助球队渡过资金难关。

  

此前,延边富德被曝欠税2.4亿元无力偿还,前中超球队辽足欠薪达8个月之久……

  

谈论足球,“赚钱”是一个绕不开的命题。中国许多球队,尤其是低级别联赛球队的当务之急,是在“寒冬”中“活下去”。而怎么“活下去”?张扬表示,首先就是要减少不规范操作。

  

“‘金元足球’的风潮,让许多本应用来发展足球的资金流向了‘掮客’手中。”张扬表示,有的投资人实际上不那么懂足球,引援时对球员身价的概念比较模糊,球员掮客们因此虚报高价,抬高市价。当这种行为成为普遍现象后,会很大程度上打击投资人的热情,徒增经营成本,不利于中国足球的健康发展。减少这些不规范操作,是首要任务。

  

国际上足球俱乐部的盈利来源,主要有广告收入、转播收益、门票收入、球迷产品销售收入几大部分。

  

这部分收入的高低,直接与球队实力和赛事影响力挂钩。此前,赛事IP还处在萌芽期的中乙联赛并没有配套的转播商。近年来虽有少数转播商入场,但转播质量不尽人意,俱乐部能够得到的转播分成也不高。

  

另一方面,国内俱乐部普遍造血能力弱,球员多是从其他地方引进,而非自己培养的青年球员,导致俱乐部无法通过出售球员来获取利润,这与足球发达国家的联赛发展路径大相径庭。至于球迷产品的开发,国内俱乐部更是寥寥。由于缺少球员IP,国内俱乐部球迷产品的商业价值,比起“一件C罗球衣卖1000万元”,显得微乎其微。

  

对标国际经验,张扬认为切实可行的路径是,俱乐部一方面提高球队竞技水平,打出更加精彩好看的比赛,创作好球队故事,擦亮比赛IP。另一方面,加强青训体系建设,挖掘、培养潜力新星,打造优秀球员IP。通过比赛IP和球员IP,拉动广告赞助和门票、球迷产品收入,整体提升赛事转播收益。

  

除了以上这些盈利方式,还应该增加投资足球的“场外”收益。张扬说:“一支球队踢出了成绩,成为一张城市名片,能够对当地起到很好的宣传作用。政府则对俱乐部投资人进行政策鼓励,如产业减税等,用这样的方式支持投资人持续投资足球。这在国外是非常普遍的做法。”对投资人来讲,投资足球不仅能扩大知名度,吸收粉丝,更能丰富旗下产业的文化内涵,同时享受部分优惠政策,他们自然愿意持续为俱乐部“输血”。

  

探索中国足球可持续发展的盈利模式绝非朝夕之功。当前低级别赛事球队的“群体退潮”,不是唱衰中国足球的依据,而是中国足球泡沫破裂,回归理性的表现。

  

根据最新消息,四川安纳普尔那目前被大观控股集团接手,但股权转让等事宜还存在不确定因素。从泥土中生长出的足球梦,又因现实因素几度飘摇,四川安纳普尔那的故事,也是中国足球的“流浪”故事。但好消息是,中国足球依然在路上,依旧在追梦。


本文转载自新华网体育,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四川足球:别再让我流浪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