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到奥地利去滑冰

冰刀滑过冰面的清冽之声,会长期存留在记忆之中。

2019-02-23 14:00 来源:张斌微信公众号 0 13212


禹唐体育注:

开年一月,冰封大地,奥地利魏森湖凝结成一片晶莹的世界。平常的日子里,魏森湖水宁静顺遂,狭长的水道蜿蜒于山脉之间,左近的小小山城也因这片湖水得名。月朗星稀,黎明前的那一抹黑暗还未消散,湖面冰的颜色居然是黑炭一般。远远地,晨雾之中,犹如萤火虫般的灯火闪耀,渐渐地,可以看清楚了,那是一千多名滑冰者佩戴的头灯射出的光芒。冰刀滑过冰面的清冽之声,会长期存留在记忆之中。数九寒冬,破晓之时,置身冰湖之上,感受当属极端,但对于那些风一般滑过的人们而言,此处既是天堂。


炭黑色冰面上,享受着天堂惬意的滑冰者通通是来自荷兰,一个酷爱滑冰的国度。太多故事在讲述着全球气候变暖的现实,这些奔波至异国冰面上滑行的荷兰人会告诉你,在他们的国度里,最冷的冬天里,运河已难得像往昔般冻得结结实实。


提到滑冰,说到运河,那就一定要记住这个词Elfstedentocht,活生生音译为“特登托赫特”,释义为“11城市巡回赛”。110年前,也就是1909年正式开始,在荷兰北部弗里斯兰省诞生了一项滑冰比赛和休闲滑冰巡回赛,蜿蜒的运河将省内的11座城市相连,冬季里运河上冻,热爱滑冰的人们便在一天里,拂晓时分出发,入夜抵达终点,滑行200公里,每座城市都活在节日之中。比赛有专业竞赛,近300名精英竞逐锦标,也有休闲滑行,最壮观时会有16000名滑行者一日11城。史料记载,这项传奇赛事早在18世纪就已开始,直到1909年才正规起来,运河上的冰面厚度达至15厘米才是安全线,达不到那这壮观的赛事也只好等待最冷的冬天。1909年至1963年,“11城市巡回赛”不过举行了12次,那之后仅仅又有了三次壮观的滑行,最后一次居然已经1997年,距今超过8000个日子了。


荷兰人一向以这项赛事为傲,每逢冬奥会花都滑冰比赛荷兰人旗开得胜之时,全球的电视解说员们都会将一日11城的传奇绘声绘色地再讲一遍。记得有一年北京在申办冬奥会前策划跨年活动时,短道速滑名宿杨杨曾经提出精妙想法,能否在北京市内水系里来一个绕城滑冰迎新年呢?从紫禁城滑到颐和园。很显然,精妙想法想在北京实现尚需时日。


虽然已经有8000个日子里不再能够一日11城了,但是荷兰人绝不希望这份与生俱来的运动热爱就此死去。每年都会有6000名滑冰爱好者来到人口不过753人的奥地利小城魏森赛,在这里找到酷寒的天气,超厚的冰面,以朝圣者的姿态争取每年成就替代版“11城市巡回赛”,在芦笋般形状的冰面上,同样是滑行200公里,虽然没有了运河蜿蜒与各色城市风情,但人生的美妙在他乡还能寻到,血液中流淌的传统依旧。朝圣者激情澎湃,但也有人将这个数千人的群体称为“气候难民”,因为气候变化,一个特定群体的运动方式发生了根本性改变,为此他们被迫“流浪”。


从上世纪七十年代开始,一位荷兰商人便开始在全世界寻找的冰封之地,让一次次错过的“11城市巡回赛”可以找到异乡落脚处。1987年,007电影《黎明生机》上演,提摩西·道尔顿版的007驾驶着阿斯顿马丁在魏森冰湖之上自由驰骋的画面一下子击中了荷兰人。两年后,魏森湖冬日里便有荷兰三色旗飘扬了。如今,魏森赛小城最寒冷的日子里四处可见荷兰国旗,湖畔四处可见自行车,荷兰人的另一大爱好——骑车也充分展现出来。那段日子里,魏森赛俨然是气息足足的荷兰小城了。


荷兰环境专家做了细致研究,以“11城市巡回赛”为例诠释气候变化之痛。上世纪五十年代里,比赛举办的可能性是26%,到了2017年则仅仅是6%而已,老天爷不再给那么厚的冰了。更坏的消息是,只要全球平均温度再上升2度,那么“11城市巡回赛”断然再无机会了。


好在荷兰人对于冰的渴望还能在魏森湖上充分满足,湖面不大,一圈滑下来12.5公里,来上个16圈,恰好就是那传统的200公里。数千名荷兰人上至77岁老人,下至14岁翩翩少年,晨雾中出发,暮色里完赛,11小时滑得通透自在。59岁的女教师玛丽耶克来自荷兰东部,33年前,26岁的她完成过真正的“11城市巡回赛”。如今在魏森湖上,她可以用不到10小时完成200公里。人在魏森湖,但玛丽耶克的思绪时刻会飞回至1986年,她清晰地记得出发地吕伐登的盛况,拂晓之时,运河两岸车灯闪耀,滑行者的头灯星星点点,城中四处回想着人们的嘶吼声——“出发!你一定可以的!你会插上翅膀!”


魏森湖的最佳冰期其实不过半个月,组织者们忙不迭地为远道而来的荷兰滑冰者们举办专业和业余四项赛事,这一传统居然也延续27年了。去年,荷兰航空已然安排了从阿姆斯特丹来此最近的直飞航线,为滑行者们的朝圣或流浪插上翅膀。50岁的克莱希娜是第一批流浪至魏森湖的荷兰人,1995-1997年,连续三年在这片湖面上荣膺女子冠军。更值得骄傲的是,克莱希娜在最后一届“11城市巡回赛”中也是最快的女子选手,如今提及那次胜利,她还会一身鸡皮疙瘩。“我是含着眼泪滑完的,如今再也不会有那种感觉了。”“11城市巡回赛”虽然被荷兰人奉为神明,但其实仅仅拥有几个可怜的本地赞助商,比赛从未设立过奖金,但参赛者热情始终高涨,视其为人生必然。不少荷兰的奥运会和世界冠军也都执着于参加“11城市巡回赛”,因为他们知道,一旦能一日11城的滑行中拿到冠军,那将以最特殊的方式永载史册的。


在异国的湖面上,荷兰人挥洒着对运动的本真挚爱,这项流浪他乡的赛事再热闹也无法根本性替代有着近四百年历史的传统。“11城市巡回赛”可以为三万名滑冰者提供天地,引来150万现场观者,聚拢近2000万电视观众。这一巨型赛事的组织机构名称中有着尊贵的“皇家”称谓,尚有10位志愿者安心留守,每年都期盼着寒冬降临,冰面厚度可以达至理想厚度,揣着期盼,走过了22年,每年都会启动例行的准备工作,从未停歇。未来十年会怎样?荷兰人好像有些不耐烦了,他们不想再一遍遍地向着奥地利人高喊——“谢谢你们的好冰!”,而是要让那句口号在自己的国土上一次次叫响——“出发!你一定可以的!你会插上翅膀!”


本文转载自张斌微信公众号,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流浪到奥地利去滑雪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