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年三十,越开越难的网吧里依旧有故事

大年三十,依旧营业的网吧是许多故事的诞生地。

2019-02-08 10:00 来源:预言家游报 文/切布 0 18696


禹唐体育注:

20年前,网吧是许多人网上冲浪的首选,一到下午烟雾缭绕的网吧全场爆满,在执照免费、上网排队的年代即使在三四线城市,只要开店就能赚几十万。


如今的网吧有了现调饮料和点餐服务,一排排电竞椅和水冷机箱塞满大厅,却再也没法坐满人。消费者和创业者对网吧的热情都在减弱,转型不畅让大部分网吧老板赚不到钱,“一个月赚几千还不够请个收银员的。”


但在大年三十,依旧营业的网吧是许多故事的诞生地。


春节期间在超市理货的何震东,就觉得下班在网吧呆着才舒服。以前上学每天逃课去网吧的返乡“社畜”张乐把网吧当做躲避亲戚追问的“庇护所”,打一会游戏寻个清静。


投资百万还没收回成本的网咖老板王学敏,在大年三十也不能休息,边陪员工和顾客过年,边想着要不要坚持下去...


“社畜的庇护所”


大年三十,某东北准一线城市的澡堂KTV纷纷关门,网吧却依旧营业,服务员像往常一样给顾客做着奶茶,几个零星的顾客分布在竞技、休闲几个区域里。


下午1点,26岁的张乐办理上机。他对预言家说,自己是标准的“社畜”。


北漂两年没攒下什么钱,2018下半年开始的裁员潮让他的游戏运营工作压力倍增。“走了的人工作全加到了我们身上了”。


过年回家,张乐本来想放松下,彻底放下工作。但亲戚的催婚和盘问,又让张乐难以招架。


张乐笑着说道,“别人家的孩子又买房子又换车,这谁顶的住啊!”。他索性找借口说自己去放鞭炮,便溜到家楼下的网吧避避风头。


“还是以前好啊”,张乐对预言家说道,“想起上学的时候多单纯,初中那会每天放学都跑去网吧玩两个小时。


街头篮球、梦幻西游,跑跑卡丁车,这些游戏现在都没多少人玩了吧,但当时就是停不下来”。


还记得当时未成年人禁止上网,但不少网吧还是想赚我们的钱。


结果就是网吧也让未成年人进,但只有个子高的才行,初中的时候有些人个子矮就不能进。有次有个哥们没辙了,在边写作业等我们。”


那个时候,网吧还是许多人玩游戏和看电影的窗口。高考结束那天,如果不去网吧通宵,高中生活就不完整。


去网吧的习惯延续到了大学,张乐说,我们学校网速慢,玩英雄联盟只能玩教育网。大家都跑去学校附近的网吧才能畅快的玩游戏,“我们学校的网吧被一个老板垄断了,5块钱一小时,不上就得跑到2公里外。”


虽然价格不便宜,但还是每天爆满,只要不点名的课大家都在网吧里。


边聊边玩,张乐结束了一局无限乱斗,他本想玩一局吃鸡,却发现更新需要1个小时。


他对预言家游报感叹道,“现在网吧真的不行了,设备和服务越来越差。我前几天等朋友的时候,想玩会《绝地求生》,结果那个网吧(网速)卡的我门都打不开,玩了两局就下机了,但像这种网吧也是一小时十块”。


现在想单纯玩游戏我在家里更舒服,steam上游戏买了那么多都玩不过来。如果不是今天特殊情况,真的不会来网吧。


另一方面,手游也抢走了人们的大幅游戏时间。张乐的《英雄联盟》段位最高是钻石,在《王者荣耀》里却是王者。


过了一个小时,张乐回家准备吃年夜饭。对于未来,张乐希望明年的工作环境更好,老朋友多抽出时间来开开黑,什么游戏都可以。


“十块钱就能玩一天”


同样为了消磨时间,下午5点,35岁的何震东在超市下班后来到了网吧。


2018年的裁员潮不只发生在互联网行业,也发生在传统行业。


贵州人何震东来这座城市3年了,本来在一家服装公司做保安。从11月开始,何震东和他的同事被领导以各种名义扣钱,“原本的午休时间取消了,抓到你睡觉就要扣钱,之前的餐补也慢慢不发了。”


何震东对预言家游报说:“其实就是公司找理由逼你走,没办法,我们写了辞职报告就离职了”,有的人运气好,马上就找到了工作。何震东就没那么幸运,房租到期,在附近宾馆长住了两个月,直到春节前才找到了现在超市兼职的工作。


春节是超市最需要人手的时候,何震东只能今年先不回家,先把工作稳定住。


对于何震东这样的低收入人群来说,澡堂和网吧仍然是主要的娱乐方式,“以前10块钱就能玩一天,在网吧呆着就是舒服。”


大年三十澡堂关门,网吧成了何震东的唯一选择。何震东说自己什么游戏都玩一点,以前还会给打打杀杀的页游充几百块钱,现在得攒攒钱了,看看电影打打CF就够了。

晚上6点,何震东的电脑上放着电影,手机上跟家乡的朋友视频拜年。预言家听到何震东说,自己要加班,公司离不开他。他还说,明年一定回去。


越来越老的网吧


王学敏是Mr.王网咖的老板,2018年初他拿出100多万开了一个电竞网咖。有对战区,圆桌区和包间,还弄了一个大屏幕放电竞比赛,杨老板对预言家说,“我的配置都是顶级,6块、8块、12块的价格是全市最良心的。”


开业一年多,王老板的店还没收回成本,如果放在20年前,开一家网吧收回本金只需要半年。


2000年,网吧刚刚火起来,有人回忆道,“当时文化场所营业执照免费办理。每个月去掉电费、房租、人力成本后,能赚到近10万元。半年不到就收回几十万的本金了。”


那个年代网吧每天都能爆满,服务台的沙发上坐满了等待上机的网友。


2008年国内网吧总计22万家,进入高峰期。上网实名制和未成年人禁令让上网服务更加规范,但网吧也越来越难赚钱了。


“钱少了投不起,投多了又赚不到钱”,电脑从奢侈品到必需品,人们找不到去网吧的理由。


一位北京网咖店主就对预言家游报说,“还有行政成本费钱又费时间,一边是小几十万的执照钱,一边光配合消防就耗时好几个月,现在一般人想开还开不了。”


网吧行业不再性感,而是步履维艰。如今全国网吧数维持在14万家左右,并且逐年下滑,用户规模和营收也出现负增长。


王老板坦言,“这几年本地的网吧越来越少了。有做了6年的网吧说黄就黄,一个月后再看改成了健身房。还一个朋友跟我说,现在他的网吧一个月就挣几千块钱,还没自己雇的收银员挣得多呢!”


增加现调饮料和点餐服务升级为网咖和增加赛事活动升级为电竞馆,是所有网吧都在尝试的两个方向,老板们都想把手里的网吧从粗犷的“通宵圣地”变成高大上的社交场所,但转型效果并不好。


增加的餐饮服务意味着运营成本和网费的提升,但两年时间消费者并没有形成在网吧吃饭的习惯。杨乐就表示,“网吧里的饭都是主食,还不如肯德基好吃。倒是以前大学网吧外卖的小吃摊没少赚钱。”


提到电竞,王老板还记得去年大年初一,网吧里多是四连座的玩家,基本都在“吃鸡”。


《绝地求生》对配置要求较高,水冷机箱、1080TI显卡、电竞椅搭建起的“吃鸡”专区一度成为各个网吧里顾客最多的区域,也是不少人重新回到网吧的理由。


但《绝地求生》在2018年在线人数从150万下滑到50万,国服迟迟不开,外挂无法根治,玩家们对“吃鸡”的热情也逐渐减弱。另一边,绝地求生是近10年来,少有的全民爆款端游。


网吧热力榜前三的游戏分别是,2011年起运营的《英雄联盟》、2007年开始运营的《穿越火线》、2008年开始运营的《DNF》。10年来,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全民爆款端游出现,也让网吧的生存空间越来越小。


老板们知道,自己要提高的是电竞玩家的消费金额。春节为了抓住更多电竞玩家,网吧老板们费了不少心思。


北京一家网咖专门在大年三十晚上开门,就为了让电竞爱好者边看春晚边玩游戏。成都某网咖更是24小时营业,推出充多少送多少的活动。


不过对于何震东来说,他只需要有台网速快的电脑,价格便宜,让他消磨时间。对于杨乐来讲,他需要无烟的环境,整洁和高配置的设备,而目前网吧的体验并不能吸引他走出家门。


消费者和创业者对网吧的热情都在减弱,网吧的发展似乎走入了死胡同。王老板也表示,今年再开半年看看,不行就改成东北菜馆。


20年来,网吧承载了许多人的回忆,也诞生了不少故事。


大年初一上午,依旧有人打车到王老板网吧,与好友约好吃鸡、撸阿撸,“连座开黑”的文化依旧存在,一时间网吧重新热闹起来。但水冷机箱、鸳鸯奶茶、电竞比赛都没法让网吧再次坐满,开黑的热闹劲,似乎更像是网吧退出历史舞台的落幕演出。


本文转载自预言家游报,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大年三十,越开越难的网吧里依旧有故事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