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联赛:美国小将的足球研修班

在当今美国国家男子足球队的版图中,多特蒙德、不来梅和汉诺威这些德国城市占据着重要地位。即使与纽约、达拉斯或者洛杉矶相比,它们之于美国足球的影响也毫不逊色。

2019-01-07 10:00 来源:肆客足球 0 20292


禹唐体育注:

5800万镑,仅剩一年合同的普利西奇情定斯坦福桥。


这桩转会一举打破美国球员的转会记录,也足以跻身英超历史转会前十。而转会的主角普利西奇今年不过21岁。


在德甲赛场打磨了四个赛季后,这位追梦的足球少年终于成长为了耀眼的新星。


在当今美国国家男子足球队的版图中,多特蒙德、不来梅和汉诺威这些德国城市占据着重要地位。即使与纽约、达拉斯或者洛杉矶相比,它们之于美国足球的影响也毫不逊色。


沃尔夫斯堡的约翰·布鲁克斯,沙尔克04的韦斯顿·麦肯尼,菲尔特的朱利安·格林,被汉堡租借到汉诺威96的博比·伍德以及云达不来梅的乔许·萨金特。除此之外,还有更多美国球员在德国踢球。


边路老将法比安·约翰逊在门兴多年,后腰阿尔弗雷多·莫拉莱斯本赛季转会杜塞尔多夫,蒂姆·钱德勒则效力于法兰克福。除了这些老将,越来越多的美国小将也在前往德国踢球的路上。


纽约红牛备受期待的希望之星泰勒·亚当斯与RB莱比锡联系紧密,在红牛集团的运作下,他很有可能登陆德甲。


德国俱乐部对美国的年轻球员也很感兴趣。2018年,中北美洲及加勒比海足球协会举办的U20冠军杯比赛在佛罗里达举行。泰伯·拉莫斯麾下的20名青年队球员中,有四分之一的人收到了来自德国球队的报价。


有些留洋的小将出生在德国,父母是美国人。比如布鲁克斯,他的父亲是美国人,母亲是德国人。


有些人则出生在美国,然后在很小的年纪就移居德国,比如麦肯尼和格林。


至于伍德、萨金特以及天才少年普利西奇,他们是为了足球梦想才会漂洋过海来到德国。


那么,为什么他们选择了德国呢?


首先,两个国家的足球文化彼此契合。他们都强调不惜体力的跑动以及迅疾如风的攻势。克林斯曼执教美国队时期,为了增强美国国家队的实力,归化了一些德国球员。正是这次机会,让双方都尝到了甜头。


年轻的美国球员大多拥有强健的体魄、良好的协调性以及对胜利的渴望。对于他们来说,德国是足球学习道路上的研修班。


在那里,他们可以在学到作为职业球员应有的纪律以及战术素养,从而确保自己在高水平的赛场上更进一步。


“我们很高兴能在德甲看到这些年轻的美国球员,他们都是非常出色的球员,符合德国人评判球员的所有标准。”前德国队队长马特乌斯说道:“他们很擅长防守,进攻速度也很快,并且拥有不错的得分能力。”


作为德国队历史上最伟大的球员之一,马特乌斯认为,正是德国足球与美国足球的相似性,使得德甲成为了年轻美国球员旅欧的首选。相比之下,欧洲其他的顶级联赛则显得有些黯然失色了。


“我们有着相近的足球哲学。”马特乌斯说。这位德国名宿在美国职业大联盟结束了自己辉煌的职业生涯,当时他效力于纽约/新泽西都会之星俱乐部,它是纽约红牛的前身。


“美国球员到德国踢球并不困难,去西班牙或者意大利踢球就麻烦多了,那些地方的足球文化和足球理念跟我们的完全不同。在这些方面美德两国十分相似,如果你想要在顶级联赛中立足的话,这样的相似性会有很大帮助。”


今年早些时候,20岁的沙尔克中场麦肯尼在接受USSoccer.com采访时表示,他五岁时随军人父亲从美国移居到德国,当时他甚至“不知道足球是一项运动”。


这位曾在达拉斯FC踢球的年轻人这赛季得到了沙尔克04的青睐,并在今年10月欧联杯对阵莫斯科火车头的比赛中收获了的处子球。


前美国国脚,右后卫史蒂夫·切伦多洛觉得自己就是个旅德踢球的完美典范,他的球风非常适合德甲的节奏。


作为一名在汉诺威效力长达15年的美国球员,切伦多洛比任何人都更有资格谈论美国人在德国踢球的感受。他曾经是汉诺威的队长,能说一口流利的德语,人送外号“汉诺威市长”。


“像韦斯顿·麦肯尼这样自强不息的球员,人们喜欢称之为‘意志怪兽’。”


“这不是因为他控球水平出色,也不是因为他的脚下技术完美。他在这些方面确实天赋异禀,但他真正出众的是他强大的精神属性:他能够覆盖球场的大片区域,从己方禁区跑到对方禁区,积极参与防守。


麦肯尼的终结能力还有所欠缺,但他的意志力已经让沙尔克04收获颇丰。意志力,这就是美国球员能给德甲带来的诸多益处之一。”


现年39岁的切伦多洛如今是美国国家队的教练组成员,他相信德甲对于美国年轻球员来说比其他欧洲联赛更有吸引力。这是因为,在德甲,年轻球员入选一线队相对来说更加容易。


Opta的统计数据显示,本赛季德甲首发十一人的平均年龄只有26岁49天。相较于西甲(27岁124天)、意甲(27岁117天)、英超(27岁37天)以及法甲(26岁119天),德甲的首发球员是最年轻的。


“看看统计数据你就能发现,德甲是五大联赛中最年轻的联赛。”1999年转战德国的切伦多洛说:“年轻球员在德甲能得到更多机会,不仅仅只是这场比赛踢个20分钟,那场比赛踢个15分钟,他们获得的是真正的机会,首发出场的机会。”


切伦多洛的第二个理由,是德国对待非欧球员的政策。非欧球员要想加盟其他联赛,比如英超,就必须在其成年国家队最近的几场比赛中获得足够的出场时间,达到联赛官方规定的比例。但是在德甲,这样的障碍并不存在。


“有这么多的美国球员在德国踢球,一个明显的原因是这具有可行性。你不需要为足协累死累活,就可以获得工作许可。”切伦多洛说:“只要你年满18岁,就不难在这里搞到工作许可。”


如此之多的美国新秀在德国踢球,这对德甲的市场部门来说简直是送上门的大礼。他们将美国视为重要市场,在那里他们与其他欧洲顶级联赛的竞争异常激烈。


近年来,德甲球队经常组织美国行,一些球队已经开通了英语社交帐号以迎合美国球迷。2014年,拜仁在纽约设立了工作室。今年10月,德甲在纽约建立了地区办公室。


前沙尔克04球员杰梅因·琼斯参与了这两家办公室的组建工作。他曾在德国和美国的球队踢球,并曾分别代表美国和德国参加国际比赛。


2009年,他退出仅效力过3次的德国队,加入了美国队,自那以后为美国队出场达69次之多。


琼斯出生在法兰克福,他的父亲是美国人,母亲则是德国人。他通过了法兰克福足球俱乐部的考核,成为了球队的一员。据他说,法兰克福的足球教育堪称世界一流。


“我每天都在勤学苦练,身边的球员个个都是顶级水平。”他如此说道。


“德甲的那些球队,那些训练设施,绝对算得上是世界一流。就好比你从美国大学生联赛中脱颖而出,加盟了NFL的球队一样。在德甲踢球就是这样的感觉。”


美国队无缘2018年世界杯决赛圈引起了轩然大波,全国上下大失所望,琼斯也对此极为不满。他发了一条INS,指责美国的年轻球员不敢到海外接受挑战。


2017年美国队在世界杯预选赛中耻辱性地输给了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当时登场的14名美国队球员中,只有三名球员在欧洲俱乐部效力——在德国踢球的伍德、普利西奇以及纽卡斯尔的耶德林。


一年之后,萨拉钦接替布鲁斯·阿雷拉成为过渡主帅,在他的麾下,海外球员成为了中流砥柱。萨拉钦让至少22名球员获得了为国出战的机会。琼斯对此表示乐观,他相信美国足球最艰难的时刻已经过去了。


“我现在看国家队的比赛都会感到非常兴奋。”琼斯已经在今年9月宣布退役,但他依然关注着美国足球,“我看到国家队有很多年轻人,而且他们大多数在海外踢球,这是个好兆头。”


“这对大联盟来说并非坏事。你必须要去那些只有奋斗才能立足的地方,现在这群孩子们作出了正确的选择。他们在巴黎,在沙尔克,在多特蒙德,在沃尔夫斯堡,在不来梅奋力打拼。如果美国球员有机会去欧洲踢球,去欧冠踢球,美国足球作为一个整体也会受益,更不要提美国国家队了。”


自从错失世界杯决赛圈的资格之后,美国队又经历了多场比赛的考验,并且取得了一些不错的成绩。他们逼平了欧洲冠军葡萄牙和后来的世界冠军法国队,1比0击败了中北美地区的劲敌墨西哥。


尽管被英格兰3比0击败,这支美国队依旧没有什么可过分担心的。这是一支年轻的球队,充满了可能性。


就像他们的对手一样,美国队的球员们将在温布利大球场上用英语交流。不过,如果你仔细听,或许你能听出一点微弱的德国口音。


本文转载自肆客足球,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德国联赛:美国小将的足球研修班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