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产业15年: 年薪千万已不新鲜

国内电竞产业是否自此步入飞速发展的黄金时代,仍要画一个问号。但在这片电竞江湖中,无数满怀热情的年轻人正纷至沓来,在此汇集,也或将在未来离散。

2018-12-12 10:00 来源:上市公司文娱头条 文/谢若琳、陈炜 0 60254


禹唐体育注:

2003年的春天,一档名为《电子竞技世界》的节目在央视体育频道上线,主持人段暄带着CS、War3,一度开启了大众对电竞的关注。


15年后的今天,彼时活跃在节目中的电竞选手,已先后退出职业舞台。而经历过体系混乱、薪酬水平低、设备混杂等诸多状况后,眼下的电竞产业正站在前所未有的热度之下。


国内电竞产业是否自此步入飞速发展的黄金时代,仍要画一个问号。但在这片电竞江湖中,无数满怀热情的年轻人正纷至沓来,在此汇集,也或将在未来离散。


狂欢


电竞这场梦,成了一代人的信仰。


11月3日,在IG战队以3:0的成绩获得2018年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以下统称 “S8” )的冠军后,全国玩家迎来了一场集体狂欢。这是苦等7年之后,中国大陆赛区LPL(英雄联盟职业联赛)迎来的第一个冠军。


“ 激动的都要哭了,有种扬眉吐气的感觉 ”,蹲守直播的Ella在得知IG夺冠后,心里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而就在不久前,她还曾为另一支RNG战队的失利而彻夜难眠。


据了解,2011年起,《英雄联盟》开始举办全球总决赛。在经历过去年的惜败后,今年入围S8的中国队伍有三支,分别为RNG、IG、EDG。其中,在今年5 月份的MSI季中邀请赛上拿下第一个世界冠军的RNG,曾一度被看作是此次夺冠的头号种子选手。


但伴随着淘汰赛中RNG、EDG的相继失利,部分玩家已难掩失望,“我以为今年又要凉了,没想到IG争了一口气 ”,对于热血粉丝Ella而言,这个结果足以弥补此前的种种遗憾,她忍不住发了几条微博,看到满屏的热搜关键词,默默感慨,“ 这么多年的等待,值了 ”。


事实上,在诸多游戏玩家心里,当电竞站在聚光灯下接受着前所未有的关注和审视时,他们很难不去畅想关于这个行业的美好未来。S8决赛当晚,“IG夺冠的意义” 相关话题就被刷上了热搜。


“ 简单来讲,就是想要一份认可和肯定吧 ”,经历过亚运会、S8等赛事的曝光,在Ella看来,中国电竞将迎来新的发展局面,“我们就是想证明电竞不是头脑发热,也不是玩物丧志 ”。


鉴于电竞职业选手的年龄普遍与学生阶段相重合,对大多数家长来说,自己的孩子放弃学业转身投入到 “看不到前途”、“ 不那么正经” 的行业里,是一场“青春期的叛逆和不懂事”。


因此在诸多粉丝和职业玩家看来,通过更多的成绩和荣誉来改善公众对于 “电竞” 的偏见,成为当务之急。


“ 我妈就会觉得打游戏是不务正业,一开始家里人也都不支持我 ”,Allen成为职业选手已有两年时间,但最初遇到的阻力却不在少数,“ 真正开始改观是他们来看我打比赛,大概能理解我的热爱和努力了 ”。


梦想


对于更多投身电竞产业的年轻人而言,这已经不仅是梦想。


今年11月,我们认识了电竞解说英凯。如果在学校里看见英凯,很难联想到,他另一个身份是王者荣耀职业联赛(KPL)的新晋的王牌解说,有人说他是 “KPL刘建宏” ,而他更出名的一个外号是 “海景房大亨” 。


在接触电竞之前,他的理想是当一名篮球解说。“我特别爱说话吧,报考大学的时候就选了播音主持”,大学期间接触到KPL(王者荣耀职业联赛)后,兴趣使然让他从最初的玩家,走上了专业解说的道路。


幸运的是,英凯的父母很支持他的工作,虽然他们并不完全理解,电竞到底是什么,有时候英凯会给他们解释,在父母眼里,只要儿子做出选择就是应该支持。


2016年,英凯解说的第一场赛事,是他职业生涯中难以忘怀的 “车祸现场” 。当时很不凑巧,他的搭档也是一位新人,两个没有经验的年轻人表述过于浮夸,事后被网友集体吐槽。


这让英凯心里很不好受,他开始学习电竞的专业术语,看大量的资料了解每一个选手,每天都在微博上参与互动,他想尽快摆脱新人的定位。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随后的一场比赛中,还是这对固定搭档,却有网友说 “这俩人说的,比上场强很多” ,实际上,上一场 “表现糟糕” 的也是他俩。


如果要定义,电竞不仅是游戏,更是体育竞技。电竞解说与篮球解说、足球解说一样,在一场激烈的比赛中担任重要的角色。


与传统体育赛制不同的是,一场电竞比赛的时间没有限制,通常以 “推倒对方的塔” 为胜利的标志,因此高手对战时,想打败对手往往要耗费相当长的时间。


对于英凯来说,要某一天下午有解说工作,那么他需要一早起床,先花2个小时看材料,做前期的准备工作,然后还有1-2个小时的时间化妆,直至比赛结束,整个流程下来,往往要10个小时左右。


如果你看一场电竞比赛时,着重观察解说的话,就会发现这是一个体力活。大多数解说站在演播桌后,通常一站就是好几个小时。


“ 我习惯站着解说,”英凯说,“ 比如篮球解说,可以有一些留白,解说可以用聊天的形式,边评论边看比赛。但是电竞不一样,电竞解说要时刻保持亢奋的状态,因为选手动作很快,我们必须及时解释并调动观众情绪。”


与传统体育解说的人设不同,电竞的受众更年轻,解说的年龄也要更真实,英凯经常在微博上发自拍,放飞自我。如今的英凯,已经是一名成熟的解说,他不但有自己的粉丝群,还有特质表情包。 


“我是个喜欢搞事情的人”,英凯认为,电竞是可以干一辈子的事业,无论是解说,还是幕后其他工作,他都愿意去尝试,最后找到自己的定位。


如今,英凯还没大学毕业,就与量子体育VSPN签约,公司还为他配备经纪人。当记者问及工资时,他腼腆地笑着说,比一般工薪阶层要高一些。


变迁


身在局中,Allen切实感受到的,是行业的飞速变迁。


2003年11月,电子竞技被国家体育总局列为正式开展的第99个体育项目。根据中国音数协游戏工委、伽马数据发布的《2016中国电竞产业报告》显示,2016 年国内影响力较大的赛事共计94个,增幅明显,游戏直播用户规模突破1亿。


“ 可以用翻天覆地这个词来形容 ”,Allen 思考片刻,“ 基本上是赛事场馆的条件好了、观赛人数多了,待遇越来越好了、当然粉丝也多了 ”,他很乐见这种变化,“ 早些年哪有这个条件,那时候没什么关注度,也不存在规则和模式,一团糟 ”。


作为一种新兴的体育项目,电竞本身需要较高的手脑协调能力和逻辑思维能力,对职业选手而言,一个操作的反应时间,足以改变整个比赛的态势。因此职业选手的日常,就在不断的训练中度过。


“ 每天起床就训练,像上班一样,平均8-10个小时,有时候可能会更久一点 ”。Allen表示,除了对身体素质的考验,还要有 “很好的心态和抗压能力” 。


在此过程中,就离不开俱乐部的作用:为选手规划训练时间、安排健身、组织观看比赛视频改进调整,总而言之,就是 “成体系化” 。“ 单打独斗出不了成绩 ”,越来越多的电竞从业者意识到这个问题。


据不完全统计,2017年初,苏宁投资TBG俱乐部,更名为SNG战队;2017年5月,京东投资成立电竞运营子公司,收购原LPL队伍QG战队与LSPL(英雄联盟甲级联赛)队伍NON;2017年12月,B站组建BLG战队,今年10月成立电竞公司;2018年3月,新浪正式成立微博电子竞技俱乐部。


回国已有两年时间的Vivian,眼下正在一家游戏公司任职。“ 现在行业已逐步过渡到了‘ 职业化电竞公司 ’。一个俱乐部的背后,涵盖了赛训、商务、品牌、行政等多个部门,各司其职、分工明确” ,在她看来,“ 一个战队内部,领队、教练、经理、分析师、后勤人员,缺一不可 ”。


事实上,作为一项正规职业,选手的薪酬来源除了赛事奖金外,还依托于俱乐部所获得的赞助支持、广告代言等。而目前来看,电竞比赛背后已呈现出越发多元化的赞助团队。


公开资料显示,2011年S1的赞助商仅为戴尔的子品牌Alienware;2013年,出现阿迪达斯、招商银行等赞助商;2015年,肯德基、上海大众斯柯达加入;2017年,奔驰、伊利、欧莱雅男士等品牌入局。


刚刚结束的S8,吸引了约50家赞助商,涵盖赛事衍生、及俱乐部队员。其中,RNG、EDG、IG分别获得11家、7家、3家品牌赞助。


也因此,随着曝光量的增加,在不少粉丝看来,职业电竞选手正逐渐与 “偶像明星” 看齐。伽马数据显示,2017年国内电竞市场规模达772.8亿,预计2018年将达到887亿、用户数达4.3亿人,顶级电竞赛事的观看人数超过NBA总决赛观看人数。


未来


电竞这条路,有的人早早离场,有的人仍在坚持。


在Vivian看来,从选手的角度而言,一方面,电竞行业人员更迭迅速,成绩是唯一能够证明自己、并获得收入的来源。


“ 电竞和游戏是不一样的,电竞是体育运动,讲求输赢,不是消遣 ”,Allen对此看得非常透彻,往前数10年,国内职业电竞选手可以用 “落魄” 来形容,“ 那时候很多比赛的奖金只有几万块钱,团队5个人平分一下拿不到多少 ”,进而造成了 “热爱没法当饭吃” 的情况。


时间走到2018年,随着产业环境的改善、大型比赛奖金的大幅上涨,职业选手月薪过万已相当普遍。而对于其中的顶级选手而言,加上代言费用等收入,年薪破千万也已经不是新鲜事。


但这一切实现的前提,是能够赢得比赛。“打不出成绩,真的就是在荒废时间,这是非常现实的,没有平衡点”。


另一方面,职业选手的黄金时期非常短暂。


“ 大家都知道运动选手的职业期并不长,前几年也有很多媒体关注到奥运会冠军退役后难以糊口的事情,但其实电竞选手在很多方面与运动员的处境是有相似之处的 ”。Allen表示,“ 电竞本身对选手的天赋、身体机能、反应能力、协调度要求极高,对大多数人来说,可能25岁以上就已经宣告黄金期结束了 ”。


这也就意味着,哪怕宽泛一点计算,在电竞选手的职业道路上,30岁或将是 “退休” 的门槛。


Allen的 “电竞前辈” Henson,八年前就选择了退役,彼时他才20岁出头。 “现在回想是怀念,刚进入这个行业的时候是对游戏不顾一切的热爱” ,但随着年龄的增长,精力、体力和能力都会让人有种 “力不从心的感觉”,更何况,需要开始为将来做打算了。


Henson告诉我们,很多电竞选手在退役后仍从事着相关产业的工作,包括自己创办战队、经营电竞平台、做游戏主播、担任教练或赛事解说等。“ 大的俱乐部相对好一些,但对于一些小俱乐部的职业选手来说,退役之后还是面临着很多现实的问题 ”。


除此之外,从政策层面来讲,Vivian认为,监管部门针对将电竞向大众群体进行传播的态度上还较为谨慎,“虽然从业者都知道电竞与游戏是不能划等号的,但对于很多青少年和圈外人来说,这种界限并不那么明确,也容易被误解和误导”,这也使得 “每个人可能都认可电竞是有潜力的产业,但真正的落地显然没有那么容易” 。


在更多从业者看来,电竞产业的未来仍旧艰难,同样也仍旧值得期待。


本文转载自上市公司文娱头条,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电竞产业15年: 年薪千万已不新鲜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