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盟第一人粉丝数仅为詹姆斯1/29 MLB为何造不出全球偶像

这场本应吸引无数目光的红蓝世纪大战,却发生了收视率持续下滑,比赛票价跳水,场上出现大片空座的状况,令这个美国体育老牌职业联盟联盟始料未及,却又不住摇头。

2018-11-01 12:00 来源:腾讯体育 0 5924


禹唐体育注:

2018年美国职棒大联盟世界大赛,在两支历史悠久、拥趸无数、挥金如土的传统豪门,波士顿红袜队和洛杉矶道奇之间展开,最终,比赛红袜以4-1的大比分在客场称雄而告终。


这场本应吸引无数目光的红蓝世纪大战,却发生了收视率持续下滑,比赛票价跳水,场上出现大片空座的状况,令这个美国体育老牌职业联盟联盟始料未及,却又不住摇头。


近年来,看着后起之秀NBA不断地开疆拓土,在商业上攻城略地,大联盟主席罗伯-曼弗雷德早就忧心忡忡,在华盛顿特区举办的全明星赛期间,他就曾经在接受前ESPN名嘴丹-帕特里克主持的金牌体育脱口秀节目节目中表达了对联盟未来发展的担忧,并将矛头直指如今的联盟第一人迈克-特劳特,认为其曝光率太低,星味不足,引发了一轮口水战。


曾几何时,美国职棒大联盟星光熠熠,就连全世界都为之倾倒的玛丽莲-梦露,都选择嫁于纽约扬基的职棒巨星迪马乔。而现如今,在商业化程度日星月异的今天,在其他联盟疯狂造星的压力之下,棒球这项美国本土历史最悠久的运动,也被呼吁改革的声音推到了风口浪尖。


吐槽太多上热搜,豪门对垒收视率不升反降,MLB已经丧失竞争力?


被称为“秋季经典”的美国职棒世界大赛,本应是美国体育界的一次盛会,然而在进行了三场比赛的争夺之后,才第一次登上了推特的热搜榜的头条。但看看这次登上热搜的最大原因,却又是因为比赛的超长同时而引发了网友的疯狂吐槽。


这场波士顿红袜和洛杉矶道奇之间的系列赛第三战,双方进行了一番刷新世界大赛用时纪录的延长局鏖战。这场比赛一共耗时7小时20分钟,比赛一直打到第18局下才最终由道奇队依靠芒西的再见本垒打,艰难取胜。比赛开始的时候是下午5点,而结束的时候已经超过午夜时分,算上幅员辽阔的美国西部和东部之间还存在着3个小时的时差,不光现场观众实在坐不住了,就连坐在家中舒舒服服看球的电视观众,都表示冗长的比赛看得人困意来袭、哈欠连天,哪怕第二天就是周末不用上班,大批的观众也实在抵挡不住睡意,纷纷关了电视。


而比赛结束后,无论有没有看完这场比赛,还是只想凑个热闹,大批的网民。纷纷登录自己的社交网路账号,用编段子,秀动图等方式吐槽这场旷日持久的鏖战。而比赛本身,除了死忠棒球迷和参加世界大赛的两座城市的球迷之外,似乎没有太多人在讨论。


对阵双方虽然是由两支有着大市场背景的大城市球队道奇和红袜,可是世界大赛的收视率却不升反降:本赛季世界大赛的第一战,美国内的收视率录下了8.2的收视率,比起上赛季道奇太空人的第一战的8.7收视率下降了0.5。来到第二战,美国国内的收视率更是变成了8.1,而上赛季世界大赛第二战的收视率却是9.2。本赛季世界大赛前两战的收视率也创下了自从2014赛季堪萨斯城皇家对阵旧金山巨人的世界大赛以来的新低。


但其实,纵观整个赛季,情况更加触目惊心。


上座率创15年来新低 54场比赛被推迟29年来最多


2018年,MLB的入场人数赛季创多年来新低:根据联盟资料,本赛季联盟所有30支球队的主场进场人数的总和是6962万名观众,场均28830名球迷进场。相比起2017赛季的场均30042名球迷进场,这个数字下降了4%。而最让联盟担心的是,赛季总共只有6962万名球迷入场的数字是自从2003年以来第一次少于7000万名球迷入场。


另外,需要注意到的是,由于联盟计算入场人数时是根据官方售出球票的数量作统计的,换句话说6962万的数字还不是真实的入场观战人数。在4月初芝加哥白袜主场对坦帕湾光芒的一场官方录得10069人进场比赛中,实际到场的人数仅仅为974人。


4月初美国中西部和东部的恶劣天气导致当月有足足28场比赛被推迟,102场比赛的气温低于10摄氏度,这一切都导致球迷入场看球的热情锐减。整个2018赛季有足足54场比赛被推迟,其中马林鱼和海盗的比赛最后还被取消,这也是自1989年以来单赛季最多延期比赛的赛季。


相比起MLB的入场人数减少,而北美其他联盟的入场人数却都在稳定上升或者起码保持在一个稳定的数字:


根据NBA官方的数字,在过去的2017-18赛季中,NBA录得2212万名球迷进场观战,这是NBA连续第四年打破历史单赛季总入场的人数纪录。而NBA的官网的球迷商品的销售量相比起2016-17赛季有了足足25%的增长,创下了历史新高。


在北美四大联盟排第一的NFL的入场人数,则是多年保持在一个稳定的数字,自从2008赛季开始,NFL每一个赛季的入场人数都保持在1700万的人数。而不要忘了NFL球队一个赛季只有16场常规赛,NBA有82场,而MLB一个赛季则是有162场比赛。


都是联盟第一人,MLB为啥和NBA影响力差这么远?


对于慢节奏,比赛没有限时的棒球比赛,年轻群体的观众自然会觉得无聊,也是导致如今MLB吸引力下降的一大原因。而比赛过程冗长这些棒球运动自身存在的一些缺陷之外,导致如今美国职棒大联盟关注度下滑的,还有一大根本性因素,那便是如今的职棒赛场,缺少真正意义上的天王巨星。就比如本届世界大赛的第四场较量,在比赛开始之前,球迷们对担任开球仪式嘉宾的道奇名宿反应平淡,却在现场大屏幕中看到身披道奇8号科比-布莱恩特之后发出了阵阵尖叫。


而在世界大赛期间,湖人队坐镇主场挑战西部龙头老大丹佛掘金队,在本场比赛,勒布朗-詹姆斯得到了加盟湖人队后第一次三双,并率队痛击对手收获胜利。比赛结束之后,在走出斯台普斯球馆的正门,目之所急的,全是勒布朗的肖像。一出球馆大门,勒布朗和耳机品牌dr.beats的平面广告就显示在对面玻璃建筑物外墙的显示屏上。


而在走过一个街区,在一家耐克专营店的外墙,同样是在巨幅led显示屏上,勒布朗-詹姆斯的童年故事犹如一幅巨额的画卷展现在球迷眼前,球迷们借由广告宣传,了解到詹姆斯在球场之外,在生活中不为人所知的另一面。而商家则皆有炒作超级巨星的传奇故事,来推广自己品牌的理念和树立品牌形象,实现了完美的双赢。


这是一个流量为王的时代,如果打开一些知名的社交软件,差距更加显而易见,作为当今的联盟第一人,特劳特在知名社交网站Instagram上的粉丝数仅有150万,NBA第一人勒布朗有4400万关注数,连续三年蝉联ESPN影响力榜首的C罗则达到了一亿三千万六百万之众,特劳特的粉丝量仅为詹姆斯的1/29,C罗的1/90。


今年夏天,勒布朗离开克利夫兰骑士队加盟洛杉矶湖人,C罗从皇马转投尤文都产生了爆炸性的轰动效应,其中C罗的转会新闻发布不到24小时,皇马球队的社交网站立刻掉粉百万,而尤文的社交媒体关注数上升了近4百万,球星的影响力和号召力可见一斑。


说来也实在是讽刺,本次世界大赛交手的两座城市,洛杉矶和波士顿,恰恰是NBA造星运动的起源。


世纪80年代初,当时的NBA在美国遭遇的寒潮远比如今的MLB更加惨淡,收视率大跌的同时收益也大减,那时的电视频道数量有限,因此就连有天勾贾巴尔、J博士朱利叶斯-欧文、魔术师约翰逊等如今听来如雷贯耳的传奇球星,他们之间巅峰对决的总决赛,在播放时间上都不得不让出黄金时段,往往会被放到晚间11点之后播出。


1984年,聪明绝顶的斯特恩接任NBA总裁,并由此之后轰轰烈烈地开始了自己标志性的造星运动,而所选择的两个造星对象,就是镇守东西两端的宿敌洛杉矶湖人和波士顿凯尔特人阵中的魔术师约翰逊和大鸟拉里伯德,而这对组合被球迷们称之为黑白双雄。斯特恩积极游说,和各路媒体搞好关系,尽一切努力加大两支球队和两位球员的日常曝光度,在两位球员面对面对决前后,不停地进行宣传造势。


斯特恩甚至还大包大揽,安排了伯德与约翰逊拍摄公益广告,炒作社会话题,让两人的影响力不仅仅停留在篮球场, 还向社会各个角落辐射扩散。再到后来,斯特恩利用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的时机,组建起了包括约翰逊、伯德和迈克尔-乔丹在内的第一支美国男篮梦之队,美国篮球和NBA的影响力开始向全世界扩散。


时至今日,大卫-斯特恩开创的nba造星运动,已经进化为严密运作的造星机器,在如今信息爆炸的时代,这一整套涵盖了联盟、球队、球员工会、运动品牌、传统媒体、社交网络平台的多元化系统,在互相协调、精密合作之下,铺天盖地向各类人群全天候无死角进行信息轰炸。受众也不仅仅局限于篮球迷,甚至还和嘻哈文化结合,将普通家庭,青少年,时尚潮流男女等潜在目标群体均囊括在内,炒作的主体也从黑白双雄,到“飞人”迈克尔-乔丹和公牛王朝,到乔丹接班人,再到如今的皇帝勒布朗,话题推陈出新,如汹涌澎湃地浪潮没有一刻停歇。


为了让受捧的巨星成色更足,NBA联盟的手段也是无所不用其极,就连“球星哨”这种公然破坏公平竞争原则的东西,也已经常态化,成为了球迷和球队之间心知肚明的潜规则。


当然这样的做法带来的回报是巨大的,就像无数专家和圈内人士在惊呼杜兰特作为自由球员加盟金州勇士之后,所组成的这个巨无霸的王朝球队将会毁灭NBA,然而结果却是NBA比赛收视率不降反升,时代变了,现在的年轻人就喜欢看一支戴着全宝石能量手套的灭霸级球队撕碎他面前的对手。


“最强球员”成不了超级巨星 MLB一把手也着急


面对如庞然巨兽一般将有限的媒体资源和曝光率啃食殆尽,罗伯-曼弗雷德看在眼里急在心上。华盛顿特区全明星赛期间,他做客前ESPN主播,美国体坛名嘴丹-帕特里克主持的《丹-帕特里克秀》,在畅谈了博彩业解禁,防守布阵等热门话题之后,自然免不了被问及造星的问题。联盟主席援引洛杉矶记者比尔的文章,指出在新的时代下,仅仅专注于赛场做最强的球员是不够的,他还需要自我营销,用经营个人品牌或者是广泛利用社交媒体,去增加曝光度和球迷们进行多种方式的互动,这对于球员个人和比赛的推广都有助益。


没想到主席的这番言论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隔天却引发了一场轩然大波,特劳特所属的天使队官方发推表示了对主席此番言论的不满,一些媒体记者也纷纷发表了各自的看法,瞬间超热了话题的热度。


其实在全明星赛当天就已经有记者在赛后问到了特劳特,询问他对于联盟主席提出需要更多的对他进行包装营销的看法,特劳特直言不讳的表示,“我觉得我已经尽我所能做得够多了,但是你知道棒球赛季很长,我需要更加专注在比赛上。”说这番话的时候,特劳特刚刚结束了自己的比赛任务,他将大都会投手德格罗姆的变速球拉出了左外野,在全明星赛上展现了自己的风采。


走下赛场,出现在媒体的镜头之前,特劳特的衣着却十分朴素,一件枣红色的西装外套里面简简单单的一件白色衬衫,没有像“虎王”维兰德那样挂上一副帅气的墨镜,也没有像林多尔那样佩戴个性化饰品,更没有像曼尼-马查多那样抹上发胶如同火星哥一样炫酷,他清爽的短发,挂着如加州阳光般和煦的微笑,气质一如邻家的普通大男孩。


腾讯体育告曾采访特劳特,想请这位联盟最强球员谈一谈球星在大联盟全球推广上的作用。接过这个问题,特劳特先是开心地表示大联盟能够走出美国国门,带给全世界的球迷这种感觉很棒,但是提到巨星这两个字,特劳特却谦虚的表示,今天参加比赛的球员都是联盟最强的球员,所有人都很享受这样的比赛氛围。


很显然,作为联盟的第一强者,“鳟鱼”特劳特只是想要打好自己的比赛,对于自己的知名度和商业价值,他反倒并不在意。业余时间喜欢研究气象现象的特劳特,确实很少接商业代言,也没有像NBA和一些NFL球员那样打造属于自己的品牌,他更愿意把更多商业活动或者商业走穴的时间放在训练上,以维持自己的高水准。


一如次日特劳特发布的个人声明,“我长得没有那么帅,我也只是想要多打一些棒球。”只专注于球场表现无可厚非,但是这样做的弊端也是显而易见的,商业调查机构Q Scores的调查显示,特劳特在美国的认知度仅有22%,放在NBA的话仅仅和法里德同一档,确实是令人无法接受。


这个问题绝非非黑即白不可回转的原则性问题,但是除了商业代言和球员个人品牌的营销,对于如何利用好联盟这些球星进行赛事的推广,联盟和媒体还是可以想一些新颖的方式。


比如在全明星赛的第二局下,迈克-特劳特一脸轻松,一边关注着场上的形势,一边嚼着口香糖接受着转播方福克斯电视台的连线采访,这样的方式一方面为在电视机前观看比赛的球迷们增添了更多的乐趣,也能够更加直接更加深入的了解自己喜欢的球星。世界上的事情,绝对对立的其实很少,重要的在于如何应对事情的方式和方法。


按照天使队的逻辑,他们认为特劳特在推广棒球上已经做了足够多,比如特劳特积极参与社区服务,拜访医院,和小球员互动等。天使队给出的所有例子其实说得都是体育运动回馈社会的公益性质,这和市场营销和商业开发显然根本不是一回事。另一方面,天使队的回应看上去也确实是有一些过于狭隘了。


有机会成为有史以来最强球员的“鳟鱼”特劳特,不应只是属于洛杉矶人的特劳特,他理应属于全世界棒球球迷,甚至说,他不只是洛杉矶天使队的门面,更是大联盟乃至整个棒球运动的门面。最强球员并不意味着等同于超级巨星,但是如果能够在两者之间找到一个契合点,对于棒球运动的推广和发展也是大有裨益。


曼弗雷德和天使的矛盾,正是如今棒球运动在宣传和推广中陷入瓶颈的一个小缩影,球队过于重视球队的战绩,极为功利的做法,正在不断地伤害联盟品牌形象。


自从联盟在2015赛季引入statcast的高阶数据系统之后,联盟便开始了更深一步的使用数据分析去以科学的方式来赢取比赛的方式。现阶段的数据分析也使得越来越多的管理层在选主教练的时候倾向选择过往没有太多执教经验,没有被传统思维所固定并且服从管理层的数据分析结果来安排战术和阵容的年轻主教练。


像本赛季扬基和红袜的布恩和科拉,上赛季带领太空人夺冠的AJ辛奇以及连续两个赛季带领道奇杀进世界大赛的罗伯茨,他们都是愿意听从管理层的安排,使用数据分析去布置战术的主教练。


而在刚刚结束的世界大赛中,则看得更为明显,罗伯茨在系列赛中犯下众多的换人调度的错误后,便有大量道奇球迷同时把矛头指向了管理层,正因为是管理层的数据分析导致了罗伯茨在关键时候作出了众多失误的换人调整,使得道奇连续两年倒在了世界大赛。但有一样不得不承认,在这种大环境之下,假如主教练不服从管理的数据分析的安排,他们甚至没可能会得到主教练的这份工作。


而这样的状况则产生了两个明显的弊端,无论是哪一个,所导致的结果都让球迷和棒球比赛的鸿沟越来越大,距离越来越远。


首先,数据的广泛应用,缩小了大市场球队和小市场球队之间的实力差距,让更多的球队不再注重市场开发。


使用电脑数据,使用程序分析,改变以往传统分析球员的观念,使得更多的球队追求击球角度,离棒速度以及球速的使用。可是这种运用数据分析的结果也是显而易见的,像光芒,运动家,酿酒人这种小市场没有太多资源的球队可以利用数据分析去使他们通过不花太多钱的情况下便可以将球队本身变成一支季后赛门票的有力竞争队伍,但是同时他们的做法也使得比赛的观赏性大幅下降。


其次,使用数据分析的结果,也让一场棒球比赛,看上去更像是机器人在打球,而变得更加索然无味。


与以往棒球追求接触避免三振的打击方式,自从联盟引入了高阶数据statcast系统之后,各支球队便希望球员可以大幅增加自己的击球角度以产生更多的飞球和本垒打。从世界大赛中就可以看得格外明显,红袜队赢球夺冠的第五战,双方都没有安打串联,红袜队所得到的5分竟然全部依靠本垒打得分,要么本垒打,要么被三振,比赛内容便显得十分单调乏味。


本赛季联盟一共打出了41018支安打,但同时打者也吞下了41207次三振,这是联盟历史第一次出现单赛季三振数大于安打数的赛季。太多的三振后果便是比赛长时间处于一种只有投手和打者单独对决的沉闷场面,打者减少了把球打到球场内让防守方展示防守美技的机会,而自己也无法施展跑垒时的冲刺。高阶数据的引入一定程度上提高了对棒球这项运动的认识的入门门槛,同时也比赛变得沉闷许多。


如何改变?看看当年斯特恩怎么做的


商场如战场,如果不锐意进取,就只能被时代的潮流所淹没。既然无法强迫各支球队改变运营思路,那就只能从整体出发,从MLB联盟,从棒球运动本身着手,寻求一些突破和改变。


首先,联盟需要放下身段,主动出击,去寻求和利用好一切可利用的资源。当年在寒风中,NBA总裁大卫-斯特恩提着比赛录音带在等候在中央电视台楼下的故事,作为体育营销的经典案例,而广为流传。如今的情况则刚好反过来,每当洛杉矶湖人和纽约尼克斯的比赛要进行全美直播,在球场边就总能看到那些娱乐明星争奇斗艳,碧昂斯、莱昂纳多o迪卡普里奥、坎耶o维斯特,一个个熟练出现在电视机屏幕前。


纽约队的场边座位中,有六个专门预留给名人们的位置,称为“名人席”。俱乐部拥有这六个“名人席”的所有权,为了让当前最红的大明星能够来到NBA的现场,有一个专门的团队日以继夜地为此工作。


“如果您列席于A名单中,我们知道您出现在赛场的屏幕上,会让您的粉丝疯狂呐喊,这对我们也是好事。不管我们俱乐部是输还是赢,我们知道有些人来到球赛现场,其中一个原因就是看‘名人席’上的明星们”,尼克斯公关部主管巴里o沃特金斯在2014年对纽约时报的记者如此坦言道。


不管是迈克尔oJo福克斯、德鲁o巴里摩尔,还是达斯汀o霍夫曼,这些麦迪逊球场上出现的明星们都极力称赞俱乐部的优质服务。而作为交换,俱乐部对他们也有一些约定俗成的要求,但鲜少听见他们对此有任何抱怨。要进入这个极小的圈子而成为“花园的朋友”,必须得接受在比赛进行中被拍摄;俱乐部不仅可以要求他们无偿地参与一些慈善活动、推广的录像拍摄以及为员工举办的晚会,有时甚至要他们用俱乐部的场地拍电影。


而在本届世界大赛的前四战中,现场摄像机镜头捕捉到的娱乐明星,无论是人气还是辨识度,都远比不过出现在湖人和尼克斯主场的那些好莱坞巨鳄们。劳伯-洛维,泰瑞-克鲁斯,奥马尔-米勒,看到这些影视剧们经常客串的配角,很多球迷只是觉得他们眼熟,但却很难叫得出他们的名字。


但是到了红袜拿到赛点的第五战,情况发生了一些改变,红袜潜在的夺冠希望,让一些身为红袜球迷的大牌影星,走进了道奇体育场,现场的星味一下子提升了好几个档次。除了资深红袜球迷马特-达蒙和本阿弗莱克(携妻子珍妮佛-加纳),看台上还出现了南非珍珠查理斯-塞隆和詹姆斯-弗兰科的身影。这些巨星的出现,不光使现场观众兴奋不已,也在网络社交媒体上大肆传播,等于帮助世界大赛造势。


7小时比赛太无聊 必须继续缩短用时


其实,联盟还必须从棒球运动本身入手,通过修改规则,进一步改革等方式,吸引年轻球迷的关注。


对于慢节奏,比赛没有限时的棒球比赛,年轻群体的观众自然会觉得无聊,也是导致如今MLB吸引力下降的一大原因。自从现任联盟总裁曼弗雷德上任之后,便大力推行改革措施从规则入手希望可以减少比赛用时,加快比赛节奏,改变外界尤其是年轻群体对这项传统运动的印象。缩短局间休息时间,不再需要投手在故意四坏球的情况下投球,限制捕球员和教练上投手丘交流次数,尤其是后者在2018赛季实施后,本赛季MLB9局比赛场均比赛用时变成了3小时,比起2017赛季的3小时5分钟下降了5分钟。


而曼弗雷德心中仍然盘算着自己的最终目标,便是希望假如投手时间,限制每颗投球之间的时间间隔,还希望引入“突破僵局制”相持的比赛快些结束,以避免像本赛季世界大赛第三战这样的18局,7小时20分钟的马拉松大战的出现。


曼弗雷德在2017赛季开始便在小联盟的最低级的联盟里实行“突破僵局制”的规则,而在2018赛季开始之后把这一条规则应用在小联盟所有的比赛上。在这条规则被颁布之后,外界都有着各种不同声音。而反对方的声音便是这样会使客队在进入延长赛之后有着巨大的优势,因为先进攻的他们会很容易先打下分数让主队在下半局出场的时候有着巨大的压力。


但是毕竟球员也是人,就像红袜队的外野手贝茨在寒冷的波士顿打完世界大赛第2战后所说的“太冷了,我只想比赛早点结束”的声音。但是在小联盟全面实施后“突破僵局制”的2018赛季,我们明显可以看到这项规则的显著成果:


相比起2017赛季小联盟的延长局比赛的3小时32分钟的平均用时,本赛季小联盟进入延长局的比赛平均用时下降到3小时16分钟。12局以上的延长局比赛数量呈跳水式的下降。另外本赛季小联盟大概有70%的延长赛可以在第10局便解决问题,而回到2017赛季,这个数字仅仅是49%。


球迷们可以早点回家休息,而球员也可以避免过度的体能消耗,在这一点上获得了比较多的小联盟球员和球队工作人员的认同。当然在曼弗雷德接受采访的时候,他自己也表示这条规则或者不会在大联盟实施。但是在2019赛季开始,同样追究极致传统的温布尔顿网球公开赛都宣布会在决胜盘的12:12的局分之后使用“抢七”的规则以尽快结束比赛避免像今年伊斯纳尔和安德森在决胜盘的50局大战,或许我们早晚也会在大联盟的比赛中看到“突破僵局制”的规则实施。


结语


对于这项已经有100多年历史的运动,“传统”二字一直和棒球密不可分,因此棒球场也有着各种传统的“不成文规则”。在其他运动中,球员得分又或者在球员有着精彩发挥瞬间之后伴随着的都是球员的疯狂庆祝,但是在棒球场上当你打出本垒打之后,甩棒以及过度的庆祝动作一直是棒球场上的“禁区”。当你用甩棒的方式庆祝本垒打,接下来你很有可能会得到触身球的回应。


这项运动伴随的传统让年轻人在参与这项运动的时候无法尽情的释放自己的情绪,这也使得外界近年来有着越来越多人希望棒球可以放弃掉这些传统的“不成文规则”,让年轻人可以用他们喜欢的方式去感受和参与这一项运动。


两年之前,华盛顿国民的外野手普莱斯-哈珀公开发声希望联盟和球员可以改变这种“墨守成规”的不成为规则,在自己的推特账户发出了“让棒球变得更有趣”(make baseball fun again)的推文,并且在自己的球棒上都贴上了相关的标签用实际行动来作出改变。而道奇的外野手普伊格在球场上的花样庆祝也都是球员们尝试改变这项运动的例子。


在本赛季的季后赛里,联盟官方特意拍了一条主题为“让孩子打球”的宣传片,片中的内容便是呼吁不要再把各种传统的“不成文规则”应用在这项运动身上,让孩子们尽情的享受这项比赛。而在今年的常规赛,联盟也开始尝试和互联网社交网络巨头facebook合作,通过每周选择一场比赛在该社交网站上,进行互动直播的方式,吸引年轻人的关注。而在季后赛中,联盟和youtube tv的合作,则让球迷利用移动设备随时随地观看比赛成为了可能,而不像以往那样,必须牢牢地钉死在沙发上。


运动的认知。就像夏天的世界杯上,和梅西、齐达内、沃兹尼亚奇、歌手法瑞尔-威廉姆斯等不同领域的巨星一同出镜的阿迪达斯全球广告片中,我们看到了阿隆-贾奇的身影,在和腾讯前方记者谈到跨界和其他领域的巨星一同拍摄宣传片的体验时,“法官”坦称“能够和他们共处一室拍广告,这经历实在是太有趣了,同时这也宣传了棒球这项运动。”


就像渴望让棒球重新变得有趣的普莱斯-哈珀,普伊格,抑或是在新秀赛季制造了不少话题的法官阿隆-贾奇,甚至是长着一张娃娃脸,英俊帅气万人迷的大古翔平,MLB联盟里其实并不缺乏可以造星的好苗子。当然,如果想要达到事半功倍,还得需要各支球队在追求战绩的大前提下,能够放松一些条条框框,让更多的球员去彰显个性,给商家一些机会来挖掘这些球员的商业价值,方才能达到NBA式的双赢。


本文转载自腾讯体育,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联盟第一人粉丝数仅为詹姆斯1/29 MLB为何造不出全球偶像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0人参与,0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