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亿蛋糕如何分?英超或成范本 LPL选手不能效仿脱鞋门

2017年,在全球3.35亿电竞用户中,中国用户占了其中的2.2亿之多,而中国电竞市场的规模,根据专家的估算,也已经超过了800亿元之巨。

2018-10-16 12:00 来源:腾讯体育 0 45450


禹唐体育注:

目前,2018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激战正酣。赛场之内的精彩吸引了全世界无数的观赛粉丝,据Esports Charts的数据统计,仅仅是入围赛首日的网络直播观看人数已达30197882人。


电竞市场“钱景”广阔 国际大牌入局


赛事的火热自然让赞助商们的热情也空前高涨,除了伊利这样的国产乳业巨头之外,还有着肯德基与奔驰这样的国际品牌入场。而早在全球总决赛之前,英雄联盟游戏的运营方拳头公司就已经宣布与万事达卡达成了一项重要的赞助协议。据称,这个交易会是拳头游戏史上最大规模的交易。


足球迷们恐怕对万事达卡不会陌生,不管是欧洲冠军杯还是欧洲杯、世界杯里,都能够看到这位世界范围内最大的支付处理商的身影,可以说,在传统赛事的赞助领域,万事达卡有着丰富的合作开发经验。而这次万事达卡决定进军电子竞技领域,和英雄联盟赛事进行合作赞助,这对于拳头游戏和电子竞技而言都是极大的利好消息。


2017年,在全球3.35亿电竞用户中,中国用户占了其中的2.2亿之多,而中国电竞市场的规模,根据专家的估算,也已经超过了800亿元之巨。


在去年年底新华社发布的 “2018中国最具赞助价值体育赛事榜单”当中,中国英雄联盟职业联赛(LPL)位列第9位,比2017年的第15位又上升了6位!与之相比,排名前8位的无一例外是传统体育赛事,可见英雄联盟在中国体育赛事中的影响力。


受此影响,不管是最为热门的中国英雄联盟职业联赛,还是最近势头火热的王者荣耀职业联赛(KPL),都成为了赞助商们热情追捧的对象。合作的商业伙伴不仅涵盖了电子、食品、服装、首饰、汽车品牌,更是不乏如可口可乐、肯德基与奔驰这样的国际知名大品牌。


国内电竞产业,一改几年前起步时只有热爱电竞的富二代投资的困境,开始逐渐成为国内经济领域的新兴潜在推动力之一。


而这一切,都足以说明,电子竞技作为新兴的朝阳产业,至少在目前,“钱景”上为广大商业品牌所看好。照此发展,在未来,也将会有更多的国际厂商加入局中。


中国电竞的幕后金主 从富二代到世界级品牌


在早年的电竞蛮荒时代里,“电子竞技”这四个字几乎是完全被排斥在主流舆论之外的。


以中国电竞第一人李晓峰(SKY)为例,数次世界冠军的传奇经历,让他在中国电竞玩家的心目当中具有着非同一般的地位,然而这种知名度并不能如同传统体育或者其他竞技领域里的明星选手一样,可以变现成为可观的收益。


SKY的职业生涯里,大部分的收入来源,都来自于各类比赛的奖金。随着知名度的逐渐增加,SKY与他所属的WE俱乐部开始获得一些正规的商业赞助合同,但赞助的对象多半是衍生于电竞的垂直产业——例如网吧、电脑产品与外设等。


在整个世界范围内也是如此,英雄联盟第一赛季的全球总决赛赞助商,仅仅只有戴尔旗下的子品牌外星人笔记本一家而已。


在LPL成立之后,这一状况得到了一定的改变。得益于王思聪先生引来的“富二代”们的铺路,许多嗅觉灵敏的商业合作者开始关注起电竞产业的发展状况,开始试水其中。阿迪达斯、招商银行和可口可乐都与LPL进行了短期的试探性合作,但效果并不能说特别出色。这其中固然有电竞市场还不够成熟的原因,但也和电竞产业刚刚起步、电竞人对于商业开发活动依然陌生有着重要的关系。


2014年到2016年的这三年里,竞技层面上的LPL是惨淡的,然而在商业运营上,随着腾讯和拳头公司进一步的深度合作,拳头中国成立,而腾讯游戏也开始加大了对英雄联盟的扶持和宣传力度,更多的金主开始入局。


于是,大量的电竞人才,特别是电竞产业领跑国的韩国,许多选手、教练和后勤被优越的薪金所吸引,来到中国淘金。和韩国相比,LPL宽松的环境与更为广阔的市场,也让许多在本国不得志的电竞人才愿意长留中国。


就这样,在多方因素下,LPL联赛的赛事关注度与品牌价值都在逐渐增加,慢慢地被开发成为了一个成熟的商业产品,并衍生出许多赛场之外的商业价值。最能体现这一点的,则是赞助商的变化。


技嘉、微星等3C产品和艾瑞克、罗技等外设品牌开始退出主赞助商的舞台,取而代之的则是从大众斯柯达、JEEP到奔驰这样的知名汽车品牌与肯德基、欧莱雅这样的跨界合作者。


这些传统品牌的入驻,毫无疑问地代表着社会主流舆论对电竞的认可。但更重要的是,电竞产业已经在不经意之间,成为了一块诱人的巨大蛋糕。


商业浪潮中俱乐部正经历生死存亡


电竞联赛的正规化与商业化,其实是一个电竞市场进行自我整合的过程。但这个过程,对于俱乐部而言,并不一定就是一条康庄大道。


回顾首届参加LPL联赛的俱乐部,TL、WOA、Spider和PE都已经成为了历史,退出了LPL的舞台,而就在近日里,VG俱乐部也传来了经营陷入困境的风闻。


RNG在今年取得了举世瞩目的好成绩,但队伍里的明星选手UZI,据传身价也已经达到了千万级别,而为了从LMS赛区得到最后的一块冠军拼图KARSA,更是付出了不菲的代价。反观去年的励志传奇WE,号称并无明星选手,平民团队创造了奇迹。但在今年,却前进乏力,被新组建的明星战队RW取代了位置。


这一切固然有着俱乐部管理等因素,但更重要的是,随着商业化的到来,电竞俱乐部的受关注度和收入固然开始向传统俱乐部看齐,但运营成本也会随之水涨船高。俱乐部基地的建设,教练、选手和后勤的工资,梯队的组建……想要维持一个正式的职业俱乐部,如果没有赞助商,只靠自己的运营,恐怕是要入不敷出。


而赞助商的投资也意味着利益的博弈。成绩更好的俱乐部和明星选手,自然也会更受到赞助商的欢迎。每年LPL的转会期,豪门俱乐部的军备竞赛固然让粉丝们看得过瘾,但却在无形之中,也额外提升了俱乐部的运营成本,给中小俱乐部带来了极大的压力。


电竞俱乐部的盈利手段,大多都是冠名,周边产品售卖、队员的直播和广告代言。但对于大部分俱乐部来说,这显然是不够的。按照这两年LPL的烧钱速度,大部分俱乐部盈利的持续能力和投入产出比,恐怕都难言理想。


如果在未来的商业运作当中,联盟没有更多的手段来应对此事,那么,作为联赛底层支柱的中小俱乐部,其生存空间将会被逐渐压缩,陷入经营困境,LPL联赛的发展也有极大的陷入停滞的风险。


特别是在今年LPL进行联盟化改革的大背景下,虽然联盟对于开拓新兴电竞城市市场的决心显而易见,但如何分配开荒与守成的利益,如何调节和平衡各方面的背景,将不仅仅只是一道简单的利益计算题。


对于这点来说,英国足球超级联赛与意大利甲级联赛的捆绑式利益平衡,或许是一个不错的参考思路。


明星选手能否逃出利益“牢笼”


对于电竞选手个人而言,固然能够更好地从职业化和商业化的改革进程中受益,但摆在他们眼前的,恐怕也有着不少的问题。


过去由于电竞产业的弱势,电竞选手本身的价值,很难脱离俱乐部而独立体现,在这样的情况下,相对强势的俱乐部,自然就成为了选手在商业上的全权代表,负责对选手进行商业开发,并为选手安排各项商业活动——当然,最后的收益分配,话语权也在俱乐部。


这样固然可以让电竞选手们比较容易获得相对稳定的收益,也不用分心于赛场之外的诸多商业俗物。但俱乐部和选手,绝非是完全一致的利益共同体,随着电竞产业的蓬勃发展,二者之间必然会加入许多利益分歧点。


一个最简单的问题,一旦俱乐部利益和选手利益产生了冲突,那么,选手在完全占据商业话语权的俱乐部面前,将会毫无还手的余地。OMG、LGD和WE俱乐部都曾经发生过选手和俱乐部之间利益冲突,而笑到最后的,也大部分都是俱乐部。


更何况,对于俱乐部而言,除了一两位明星选手之外,并不一定会希望麾下的选手参与更多独立的商业活动,一则恐怕会影响管理和成绩,二来也会摊薄俱乐部的预期收益。


而随着商业开发度的加深和联盟化的发展,明星选手谋求更多的个人利益几乎是不可避免的。比如UZI,作为LPL的王牌选手,在一定程度上享有着队内其他选手所不具备的商业特权,能够跳过俱乐部集体签署的直播平台,而单独与虎牙直播签约——自然,签约费用也是天价,好在俱乐部在处理这一利益事件中,表现的较为睿智,选手与俱乐部并未产生过多分歧。


但我们未雨绸缪,参考传统体育商业模式,明星选手们的个人赞助往往会单独出售。回顾2018年雅加达亚运会颁奖仪式上,孙杨身穿非代表团赞助商品牌的领奖服,瞬间点燃争议的火焰。


相似的, 2016年中国男篮职业联赛(CBA)第二轮,易建联的“脱鞋门”事件仿佛也就在昨日。个人利益?团队利益?联盟还是赛事方利益?谁来负责?这一话题经过两年依旧争论不休。


那么在未来的LPL中,类似这样的情况恐怕也会越来越普遍,而选手和俱乐部以及联盟在利益博弈当中,如何找到一个多放都满意的平衡点,将会是双方之间无法回避的问题。


在这样的情况下,到底是如传统体育一般,引入经纪人体系,参考顶级足球联赛的利益分配模式,进行对等的劳资谈判;还是开辟有别于传统体育的新思路,走出电竞独有的商业模式,都不失为一项有趣的尝试。


本文转载自腾讯体育,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800亿蛋糕如何分?英超或成范本 LPL选手不能效仿脱鞋门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