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界选材,能抱住佛脚吗?

当个老百姓或独立思考的体育文化学者真好。在不违反法律,不违背道德基本标准的前提下,畅所欲言,真正做到不看领导脸色说真话。

2018-09-23 12:00 来源:棋从断处生 文/棋哥 0 22465


当个老百姓或独立思考的体育文化学者真好。在不违反法律,不违背道德基本标准的前提下,畅所欲言,真正做到不看领导脸色说真话。


出差在飞机上,微信短信全关闭,读了一篇易剑东老师《当前中国体育改革的批判性思考》。文中所表达出对中国体育改革的观点方法,体育总局的笔杆子们不会去写,体制内有上级领导管着的体育院校学者也不敢写。易老师的长篇全文暂且不去呼应,但对中国体育“跨界选材”这一临时抱佛脚的“新生事物”点评,还是想聊聊。


一直以来都极其认可陈云同志“不唯上,不唯书,只唯实,交换,比较,反复”这充满唯物辩证法的15个字。雅加达亚运会之后,中国体育界面临的两大战役,一个是2020年东京奥运会,再有就是2022北京冬奥会了。为了金牌,为了奥运战略,为了中国体育政绩工程……,急匆匆要“跨界选材”?要在“跨”字上下功夫,跨界选队员,跨界选教练,目标显露出金牌至上的焦急,这都谁给领导出的主意啊?


常听到业内人士窃窃私语:东京奥运会千万不要“兵败东京”啊,奥运会输谁也不能输日本……。这不由得让人想起1988年汉城奥运会后赵瑜《兵败汉城》里的一段话:“我们是比日本人在奥运会上多得了一块金牌(1988年奥运会,中国5块,日本4块),但中国10到12岁的小男子汉与日本同龄人相比,50米跑的速度平均比人家慢0.45秒,平均身高低7.2公分,胸围比日本同龄孩子小5.62公分”,这还是1987年国家六部委对青少年体质的联合调查数据。


所以赵瑜在《兵败汉城》里呐喊:你把钱花在奥运战略上,不惜血本闹回金牌来给谁看?国家体委(国家体育总局前身)的职能,到底是领导全民族扎扎实实开展强身健体的体育活动呢?还是单搞竞技运动水平的提高?


30年过去了,也有15年没见过赵瑜了,但今天仍然认为他的呐喊不过时。


再说了,现在离东京奥运会也就不到两年时间,您把大量人力物力财力精力用在“跨界选材”上,即便选出了适合练小轮车、攀岩、轮滑等项目的“可造之材”,也是远水解不了近渴,这种临时抱佛脚的急功近利纯粹是违背体育规律的异想天开。


在这方面,非常赞同2008奥运会崔大林同志提出的“强化强项”备战观点。


2012年伦敦奥运会我们为什么在金牌总数上输给英国?就在于我们传统优势项目发挥失常。体操无金(2008奥运会9金),射击1金(2008年奥运会4金),举重5金(2008年奥运会8金),仅在这三个传统强项上,中国代表团就少拿了15块金牌。


当今中国体育界把这么多精力用在跨界选材上,而不是扬长避短,发挥优势?


实话实说,体育改革,既要领会陈云同志“不唯上,不唯书,只唯实”的唯物论观点,也要遵循“交换,比较,反复”的辩证法思路,多听不同意见,尊重体育的发展规律。如易剑东老师观点“不是批判体育部门,更不是反对体育改革,而是希望体育改革能更加合理、科学、民主,朝着符合民众需求,鼓励基层努力,推进管理创新的方向前行”。


金秋九月,头脑清醒,忧国忧民忧体育,忍不住给跨界选材泼点冷水。


本文转载自棋从断处生,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棋哥 | 跨界选材,能抱住佛脚吗?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