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明模式”在足球行得通吗?

中国足球和管理者,有没有勇气将改革主导权让给足球界的“姚明”?

2018-09-10 12:00 来源:体坛周报 0 23207


禹唐体育注:

上周二,蔡振华被调离体育总局系统。2010年9月,蔡振华开始分管足球;2014年1月22日,蔡振华当选为中国足协主席,正式开启了中国足球的“蔡时代”。中国足球的改革之路从此留下了蔡振华的足迹,中国足球几经沉浮,既有冲击世界杯的苦涩失败,也有俱乐部领域恒大五年两夺亚冠的优异成绩,至此告一段落。


相比之下,中国篮球的改革相对有条不紊,亚运会三大球“收复失地”成为了其中广为人关注的一个热点话题。其中,中国男篮用一场解气的胜利拿下伊朗重回亚洲之巅,被更多球迷铭记和传颂。更让人激动的是,拿下亚运冠军的男篮仅仅以半主力出战,这还要拜篮协主席姚明的“双国家队”方案所赐。


根据“姚明模式”,男篮被分为了蓝队和红队,蓝队由杜锋执掌,红队则由李楠带队,两支队伍分别出战不同赛事。此前的亚锦赛,男篮派出蓝队参赛,最终拿下第五名;此次亚运会,出征的换成了红队,他们顺利夺冠。两支队伍在奥运会前合并,根据成绩,李楠基本确定将成为奥运男篮的主教练。


在分析人士看来,男篮的双国家队制鼓励了队内的良性竞争,也扩大了教练员的选材范围,比如这届亚运会上横空出世的阿不都沙拉木,在新疆队都并不是铁打的主力。“双国家队”制的实行,给男篮带来了崭新的活力,的确是他们在本届亚运会夺冠的重要因素。


那么,男篮的“姚明模式”在男足上能行得通吗?是不是采取了双国家队制,男足就能突破成绩的瓶颈,实现久违的突破呢?恐怕这并不是核心因素。


翻看足篮球历史,双国家队制都并不是什么新鲜事物。从它悠久的历史演变来看,这项举措本身更多的是为了化解球员比赛不足的问题。建国之后,为参加世界大学生运动会、奥运会和新兴力量运动会,国家体委在1952年成立了篮球一队和二队,当时就以“体训班红队”和“体训班蓝队”为名。


蓝队的目的是给红队补充人才,两队多次进行内部的热身比赛,也会在与友好国家的友谊赛中轮流出战。1960年,国家体委再次组建“联一队”、“联二队”,两支队伍组队目的是参加首届社会主义公安体育组织男篮赛,最终在双国家队备战体制下,中国队拿到了一个冠军、一个季军。


与此同时,足球领域也在同时实行了双国家队制。同样为了备战奥运会,1955年国家体委将留洋匈牙利的30多名足球运动员分成“红队”与“白队”,红队留北京,白队驻天津,两队几乎集中了全国最精华的足球才俊。相比篮球的红蓝队之间还有球员交流,足球的红白队阵容更加稳定,红队代表北京多次夺得全国足球联赛的冠军,还曾经在友谊赛中1比1逼平雅辛领衔的苏联队;白队则在1960年拿下了史上的首个国内联赛双料冠军。


中国体育历史上的最著名“国家二队”,说起来还是一支足球队。1986年12月,中国足协主席年维泗下令组建国家一、二队,一队由高丰文率领,二队主帅则是徐根宝。那支国家二队的成员主要是各地方足球队的二队、青年队的年轻球员,球队征战当时的全国甲级联赛。在少帅徐根宝的带领下,被一致认为有降级风险的国家二队第二年就力压“十冠王”辽宁队夺得1989年联赛冠军。在1990年亚运会,高丰文执掌国家二队人员为主的亚运代表队,八强战被泰国淘汰。这支国家二队也就暂时告一段落。


此后,国际奥组委规定23岁以下球员才有征战奥运会的资格,“国家二队”也就随之被国奥队取代。不过,国足仍多次采取双国家队制应对各项比赛。霍顿时期,由于他同时负责国家队和国奥队,他手下的国奥队一度以“国家二队”的名义存在。朱广沪时期国足组织过多次飞行集训,入选球员与国足球员不重叠,不过并未冠以“国家二队”名称。高洪波时期,曾经为友谊赛赛程冲突而组织过一支“国家二队”,在国际比赛日期间奔赴哥斯达黎加打热身比赛。


不过真正将双国家队制摆上桌面的是现任国足主帅里皮和他的团队。2017年4月接受采访时,国足领队兼助理教练李铁透露:里皮在执教过程中发现,中国队目前面临比较严重的人才青黄不接的窘境。为了确保国家队人才供给的充足,国足主教练里皮已经向中国足协提出了组建国家二队的计划,国家二队主要面向那些暂时达不到国脚标准,但具备很大潜力的球员。


李铁当时介绍,所谓国家二队是为了与国家队形成衔接,能在国家队和U22队间的年龄结构断层上,再组建一支队伍,时刻为国家队补充新鲜血液;这样会有助于国足发展,同时就形成了“大国家队”体系。


国家二队组建方式是动态的,球员们不会参加重要比赛,但在小周期内会保持一定训练,参加一些邀请赛。当年5月2日,里皮公布了第一期国家二队的名单,球员主要以95年龄段为主,也点缀了一些联赛表现出色的球员;在经过此番考察后,他们中的不少人都在去年年底的东亚杯上得到重用,国足也就此完成了更新换代。


而U23国足在刚刚结束的亚运会出局后,里皮希望再次组建国家二队。而且,之前盛传国家二队很可能继80年代后第二次参加联赛的比赛,换句话说,明年开始里皮团队很可能带着年轻人单组一队打中超。


但这样的举措其实疑问不小。考虑到希丁克刚刚成为U21国家队的主教练,实际上就是为了东京奥运会而来,国家二队是否还应该存在,成了一个不小的问题。如果真的以韦世豪、姚均晟、高准翼这些95年龄段的球员为主体,下赛季这些24岁的球员相当于是在U23新政资格失去之后,直接被从俱乐部中拿出来放到一支球队里,这样对他们的俱乐部生涯是个重大打击;另一方面,打联赛的国家队不仅会增加赛程上的麻烦,也会让各俱乐部在准备比赛时遇到困扰,还可能因人员征调问题和俱乐部发生冲突。


谁能担任国家二队的主帅,这同样是个问题。在亚运会上,马达洛尼显示出了作为主教练的保守和迟钝,球队在落后的情况下毫无调整意愿,被连打三球才如梦方醒。如果马达洛尼继续成为国家二队的主教练,这样的球队究竟是锻炼球员还是耽误球员实在是不好说。也许里皮团队里只有里皮本人才具备提高国家二队球员的水平,但他明年有亚洲杯和世预赛,显然也分身乏术。


综上可见,双国家队制在当今的国足并没有值得复制的必要,这一方面是因为复制这一政策给俱乐部带来诸多不便,另一方面则是因为里皮团队无人能够担任合格的国家二队主帅。至于与二队建制配套的“国家队打联赛”,更像是个难以落地的幻想。


那为什么姚明在篮球界搞双国家队制就能成功?看起来这并不仅仅是因为模式得当。而足球界如果真想从姚明那里学到些什么,也同样不应该学模式,而应该看看实质与核心。


姚明的双国家队制,并没有伴随着U23新政、国家队打联赛这样的非职业举动;更进一步地说,篮球在奥运会上根本就没有年龄限制,姚明对联赛的态度也从来都是鼓励商业化、鼓励自由竞争的。


相较而言,足协对于中超近几年采取了诸多捆绑手段,从“外援新政”、U23新政、转会调节费到限薪令,每一步都是通过行政力量压制联赛的商业化与自由竞争。在这个基础问题上,足协的举动已经和姚明的举动南辕北辙,基础不同还要照搬国家队体制,带来的结果很难相同。


另一方面,姚明在双国家队制背后有着一套完整的国字号建队思路,而这在足协这里同样显得并不清晰。不论是李楠还是杜锋,背后都有经验丰富的外教压阵,甚至在本届亚运会上,李楠的许多具体战术都有外籍助教的出谋划策。


而在足球这边,且不说足协在历年选帅方面出现的诸多问题和错误,就算是主帅顺利上任,得到的支持也是无力的、短暂的。就拿里皮团队来说,输掉了家门口的中国杯之后,“银狐”在世预赛上积累的人气仿佛荡然无存,再加上高薪屡受质疑,从这个侧面不难看出,国足一直以来对教练的怀疑态度已经带来了一定的恶果。


在这样的现状下,如果说足协或者更高层需要从“姚明模式”那里学到什么东西,不妨去学习一下“内行人管内行事”的核心。姚明浸淫职业篮球多年,对NBA一直有非常深刻的认识,所以他管篮协有充分的改革动力,也有明确的改革方案。中国足球的专业人士呢?其实也不少,可他们都在体制外扮演着名宿的角色,积累下的理解根本不能被足协所用。


目前足协的领导班子里,来自体育总局的管理人员、来自地方足协的管理人员以及足协的中层骨干、俱乐部投资人一应俱全,但前职业球员只有孙雯一位,就算加上后来的孙继海、邵佳一,这样的班子也谈不上“内行”和“核心”,也很难完成姚明式的全面改革。


简单说来,想要学习姚明模式,中国足球需要的不是学习姚明采用的双国家队制,而是找到自己的“姚明”。对于外行人来说,懂得放手比样样都抓效果更好,让给内行人来做又比简单放手来的更好。而中国足球的问题核心,就在于有没有智慧放手,有没有勇气将改革主导权让给足球界的“姚明”。


本文转载自体坛周报,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姚明模式”在足球行得通吗?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