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MJ国旗披身到易建联脱鞋,孙杨“闹事”早有先例

中国代表队最耀眼的巨星孙杨,却在夺得两枚金牌后,在领奖台上,掀起了不小的风波。

2018-09-09 14:00 来源:网易体育 文/里多 0 66517


亚运会开幕不久,中国代表队表现顺利,早早就确立了在金牌榜上领跑的巨大优势。但中国代表队最耀眼的巨星孙杨,却在夺得两枚金牌后,在领奖台上,掀起了不小的风波。


在19日结束的200米自由泳决赛捧杯后,孙杨走上领奖台时,身穿的并不是中国代表团的赞助商安踏提供的统一领奖服,而是穿上了一件个人赞助商361°的黄色领奖服,这也使得中国队登上领奖台的冠军孙杨和季军季新杰穿了两套不同款式不同颜色的领奖服。根据规定,中国代表团领奖时应该统一身穿官方指定的领奖服,孙杨的行为引起了外界的巨大争议,不排除会面临警告处罚。


安踏在当晚就做出了回应,“作为中国体育代表团的官方合作伙伴和中国奥委会的官方合作伙伴,安踏为中国运动员打造了登上领奖台的领奖服。我们相信中国代表团对于违纪违规的事件,将会有公正的处理决议。”


而之后,孙杨做出了应对:他在20日夺得800米自由泳冠军后,换上了官方赞助的领奖服登上领奖台,不过他身上严严实实地披着一幅国旗,同时,领奖服上的安踏标志,也被他用一张国旗的粘贴贴上了。


提到国旗,自然不能不说1992年奥运会上的乔丹。当时他用美国国旗挡住了领奖服上的赞助商标志,也引起了日后诸多运动员的借鉴。事实上孙杨如今可能也正是借鉴了这个创意。


这件事,还要从当时美国奥委会签下的一份协议说起——


在美国代表团已经尽数赶赴巴塞罗那之时,美国奥委会的迈克-莫兰突然宣布了一条重磅消息:任何不身穿锐步领奖服的选手将不被允许登上领奖台。为了这一条款,锐步向美国代表团支付了400万美元。他们希望把登台领奖作为锐步宣传广告的一部分,而众望所归的美国男篮梦一队,就是最好的广告团体。


但事实上,这12名世界顶级球星,几乎都有其他赞助品牌的合同在身,这些合同无一例外,都有白纸黑字的条款:不能身穿其他品牌的外套公开亮相。


美国奥委会已经尝试让球员们违背和自身赞助商的条款,但球员都拒不接受。特别是球队的头牌巨星乔丹严词拒绝。这一年耐克支付给乔丹的合同是800万美元,作为回报,乔丹给耐克的是绝对遵守合约的品牌忠诚度。


与此同时,每年也能从耐克得到200万美元的巴克利也是愤怒不已,他主动找到身边所有的记者,表示他永远不可能穿上锐步外套的态度,“有本事他们就找几个大块头来把我揍服,不过就算他们叫来几个大块头,我也能撂倒他们。”


乔丹和巴克利代表了梦之队的普遍态度:他们是第一支职业球员组成的美国国家队,愿意飞往巴塞罗那比赛,是为国争光,没有金钱利益驱使。这些大牌球星自然不愿意为品牌竞争对手打免费广告。何况斯托克顿和伯德都有大伤在身,魔术师但是也已经感染HIV。他们为了出征奥运放弃了夏天的休假,美国奥委会的行为对他们的影响更多是尊严上的:他们愿意来打球已经给奥委会赚到了几百万,现在又要做赚钱的机器,用一位球员的话来说,“感觉像是廉价妓女。”


乔丹的一句话起到了一锤定音的作用,“我们被告知,‘不穿锐步,你们就不能登台’,我感觉这句话是对美国的侮辱。因为一桩生意,品牌居然比球衣上的‘美国’还重要?”很多人认为是耐克在背后使坏,但事实上,耐克根本没有介入此事。是乔丹和经纪人大卫-法尔克的意见,特别是乔丹,他的态度极其坚定。


在夺冠前两天,球员们做出了最后的决定:到时候会穿着那件领奖服登台,但会找东西来盖住锐步的标志。


在决赛前的晚饭上,大家确定了领奖方案:用别针挂住锐步领奖服的衣领,这样标志就会被挡住。而当时乔丹灵机一动,找到了美国篮协官员麦格拉斯,“你能帮我找几块美国国旗吗?”后来,麦格拉斯只从观众那里争取到三幅美国国旗,乔丹、魔术师和巴克利身披国旗领奖,其他人则身穿着用曲别针挂固定的领奖服,都没有露出锐步的标志。


颁奖仪式一结束,乔丹就把领奖服脱下来,扔给了NBA公关部主管麦金泰尔,“我不要,你们拿去玩吧。”记者们也都注意到了国旗和被别针固定的衣领,但在收获金牌的光辉时刻,没有人过度在意这件事的影响。


而遮挡标志,也成为了之后被频繁借鉴的方案:在全运会赛场上,刘翔就用胶带粘贴了美津浓的标志,并用“号码布向上悬挂”的方式,挡住了赞助商的标志。而据采访,这也是刘翔的个人行为,和背后的赞助商耐克没有多少关系。


在比赛场上,常有赛事主办方赞助商和球员个人赞助商之间的冲突:2年前易建联在球场上脱下李宁球鞋离场并坚持穿上个人赞助商耐克球鞋就是品牌商争斗的表现——李宁和耐克在球员资源交换上没能达成一致,耐克在国家队要求所有球员都要身穿耐克球鞋,而李宁的回应就是要求所有CBA球员必须身穿李宁球鞋比赛,且不再有遮挡标志的优惠名额,致使双方出现了这起都成为败家的“事故”,最终双方在去年夏天达成和解:易建联、郭艾伦两名球员可以特许身穿耐克的球鞋出战CBA比赛。


在去年的全运会上,辽宁男篮最终捧杯,在领奖台上他们身穿中国乔丹的领奖服登台,不过周琦在领奖服内身穿了一件耐克T恤,郭艾伦也身穿了一件耐克乔丹的T恤,二人把领口下拉得比较大,能够露出品牌标志,但被颁奖的中国篮协主席姚明发现,姚明要求二人拉上拉链,才向二人颁发金牌,姚主席的行为,也顾及到了赞助商的权益。


但个人赞助商利益和国家、联赛组织的赞助商利益之间永远会有不可调解的矛盾,孙杨的情况不是孤例,类似的情况在现在和未来仍然还会不断出现。怎样在不违反契约精神达到和解,依然是一件短时间无法解决的课题。


当然需要注意的是,美国靠野蛮生长的全职业NBA球员参加奥运会可以说是无偿参赛志愿者,但在中国举国体制下成长出来的田径游泳运动员却并非如此(所谓专业运动员与职业运动员的区别),国家集中力量培养这笔账怎么算,运动员到底是听集体的还是听赞助商的,估计也不是简单一两句话选边站队就可以简单说明白。


在以国家为主题的世界性大赛中,不管是奥运会、世界杯还是亚运会,身着统一的队服、领奖服,这是最理所当然的事,不管是体制内运动员还是职业运动员,只要回归到国家队,他/她本身就成为了一个国家的形象的一部分,统一的着装在外观上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象征,从精神内涵上说正是集体意识的一种体现。


本文转载自网易体育,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运动员=赞助商的“廉价妓女”? 从MJ国旗披身到易建联脱鞋 孙杨“闹事”早有先例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