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官我想打球:美国最高法院里面的篮球圣地

卡尔-蒂尔曼第一次见到迈克尔-乔丹还是在1983年的泛美篮球赛当中,他们在第二轮比赛中相遇,加拿大不敌美国。

2018-09-04 08:30 来源:虎扑翻译 译/maple莫 0 33670


卡尔-蒂尔曼第一次见到迈克尔-乔丹还是在1983年的泛美篮球赛当中,他们在第二轮比赛中相遇,加拿大不敌美国。那场比赛卡尔拿下28分,乔神拿下20分。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这两支球队再次相遇,乔丹得到20分,卡尔得到10分,加拿大再次输给对手。卡尔身高6尺2,毕业于卡尔加里大学,在84年选秀中,第4轮84顺位被掘金队选中,随后他又随加拿大国家队参加88年奥运会,那是他最后一次奥运之旅。在面对西班牙的时候得到了37分,命中10记3分球,这个记录被他和卡梅罗-安东尼所保持。

 

但是在生活这场比赛中,卡尔更关心的不是不看人传球,而是怎样去做无罪申诉。他当时是杨百翰大学的一名大二法律系学生,并且只有他调整了自己的课程表才能去首尔(译者注:1988年奥运会在韩国汉城(首尔)举办)。在90年春天毕业以后,卡尔在第九地区巡回法庭当了一年书记员后,得到了所有年轻律师都想得到的圣杯:一个美国最高法院的书记员的实习职位。

 

最高法庭每年大概1000份书记员实习申请,会有36个年轻的律师,每四个人服务于一位大法官,五位为首席大法官工作,每年有37人可以得到这最有声望的职位。多数曾经在这里当过书记员的人,都会在一些有声望的律师事务所,国会,学术界还有联邦法院系统中工作,这其中还包括最高法院,现任的四位大法官都曾经做过书记员的工作。卡尔为退休的首席大法官沃伦-博格还有大法官克劳伦斯-托马斯在1992-93年担任书记员,用法院的话说就是1992年10月任职期间。尽管,卡尔需要把自己的加拿大球衣挂起来,但是他的新工作远比他想的要更接近篮球。

 

直属于国家最重要的审理委员会和其他类型的法院是不尽相同的,在这里通过的法案不仅仅是9人投票,5票通过,他们还有在球场上21分取胜,当最后达到赛点的时候,要超过两分才算最终胜利的规则。(译者注:美国最高法院,有9名大法官,其中一名是首席大法官,都为终身制,平时商议一些重要法案,采取投票通过。)(译者又注:感谢大神@啊飞2010 ,这里的21分时美国一般野球都是打21分一局,比如两队打成20比21或者20平的时候,则需要另一个队超过对手两分才算取胜。不过其实也有点奇怪,也为译者在和老美打球的时候,大家一般都打11或者16,21的时候也很少。)这充满光辉的建筑物,坐落在华盛顿第一大街东南,而这新古典主义的建筑物的五层,是一个篮球场。在1984年以前,篮板都是木制的,而现在两块树脂篮板挂在天花板上,天花板离地面只有4米3左右,原木地板在2015年翻修时才装上。场地只有78英尺长37英尺宽,比正规的94英尺乘50英尺的球场要小。边线就在墙边,最高法院之鹰在中场展开翅膀。而在入口处写着警告的标语:庭审期间,明令禁止打篮球和健身活动。


如果体育馆看起来更像是后来找补的,那是因为这个建筑的建筑师卡斯-吉尔伯特,最开始设计这个房间是用来作为仓库。这个建筑建于1935年,在1940年代,某个不确定的时间点,一个不知名的人把这里改成了体育馆。根据1965年出版的《Equal Justice Under Law》书中写到:《在美国的最高法院》一章中写道,小卡斯-吉尔伯特建议去装点一下,但是最高法庭管理办公室没有通过这项提议。最开始,大法官雨果-布莱克,用那个屋子作为一个临时的网球场,但是后来篮球变成了那个屋子里的主要运动。安保人员,咖啡店员工,书记员,图书馆管理人员,还有有时候一些大法官上楼,就随便凑几拨就开打。最开始这个地面就是混凝土的并且没装修过,房间很小,并且天花板也很低,但是最高法院球馆(Highest Court in the Land)这个名字更能增添它的魅力。


当时作为一个书记员,卡尔对于能很方便的打上球感到十分开心。他开始定期的和他的书记员同事还有其他工作人员一起打球,即使过低的顶棚会挡住他的远投也没有关系。但是最重要的是,他想和大法官托马斯一起打球。他和大法官求了几个月,但是人家无动于衷。


最终,在四月,托马斯同意和他的书记员们一起打球,其中这些人里面还有未来福克斯新闻的主持劳拉-英格拉哈姆,而她很出名的一件事就是喷詹姆斯“闭上嘴,好好打球”。他们都十分兴奋,特别是当他们出席完庭审以后,可以去打会球。托马斯在1991年加入最高法院,那一年他44岁,卡尔被这位德高望重法官的球技震惊了。但是,在打了半个小时以后,托马斯捂着自己的左腿,倒在地上痛苦的打滚。这种事情还从来没发生过,卡尔感觉十分恐怖。


托马斯跟腱断裂。他做了手术,并且在后来的几个礼拜,他拄着拐杖步履蹒跚。在书记员实习期结束的时候,托马斯和卡尔一起合了个影。法官告诉摄影师要来个全身的照片,所以他的拐也被留在了照片当中。


“卡尔”,法官微笑着和卡尔低语,“我想让你这辈子都记得你对我做了啥。”卡尔,现在是菲尼克斯一家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把这张照片挂在他的办公室里面,就在他的电脑正上方,而旁边的一张照片记录的是,他被防守迈克尔-乔丹的瞬间。


对于那些在最高法院球馆打球的书记员们,对于他们在最高法院工作的日子,这毫无疑问是一段美好的回忆。布雷特-卡瓦诺作为特区巡回法庭上诉法官,并且被川普提名去接替美国九位最高法院大法官安东尼-肯尼迪的位置,在1993年10月任职期间,他不仅仅是大法官肯尼迪的一位书记员,并且他丝般顺滑的跳投还有劲爆的身体素质也同样让大家印象深刻。“对于我这样一个体型比较大的人来说,他和我一队打球,我觉得很爽。”斯蒂芬-史密斯,现在在美国圣母大学担任法律教授,当年他也是在那个学期作为托马斯的一个书记员,他说道。“我可以准备拿防守篮板,然后快攻直接长传就好了。这让我在场上不用老是上蹿下跳,节省了很多体力。”


确认过眼神,球传给对的人,卡瓦诺也许很快会接到个子很高的尼尔-戈尔索的长传,他是最高法院的新成员,在1993-94年作为肯尼迪和拜伦-怀特的书记员。在去年的官员任命听证会上,德州议员特德-科鲁兹想要知道,戈尔索是不是足够幸运去和怀特打球,科鲁兹用自己滴水不都的讲话方式说道:“他的手和球已经融为了一体,然后是肘,胳膊,甚至是下巴都融合在一起”。戈尔索对于最近退休的大法官,这样说道,有时候他会玩horse投篮游戏(译者注:horse投篮就是指,两个人投篮,两人同一位置投篮,投进的得到一个字母,得到5个字母的人获胜。)而他最经典的一个投篮就是从罚球线向后把球扔进篮筐。


在1962年他被任命的时候,怀特当年的外号更是有名,大家叫他怀旋风。在1937年,他是卡罗拉多州海尔曼杯(译者注:感谢大神@啊飞2010,海兹曼奖杯是美国橄榄球界的个人最高荣誉 相当于nba的mvp oj辛普森就是当年的海兹曼获得者 这里是指科罗拉多州自己的海兹曼奖杯)的第二名, 他曾经同时是橄榄球,棒球还有篮球的三栖明星球员,他在离开耶鲁大学法学院的三年后,他在底特律狮子队的时候赢得了,他第一个NFL冲刺冠军,而他的职业生涯一共两次殊荣此奖项。在他被任命后的8个月,体育画报称他为“他的时代最伟大的运动员,”这也让他毫无意外的,成为了最高法院里面,身体素质最强的人。


当怀特尝试让自己和过去的灿烂光荣岁月渐行渐远,但是他作为一名法官还是保留着残暴的竞争力,还有他经常和书记员们打2打2。在一封邮件里,首席大法官琼-罗伯茨,1990-81年担任威廉-伦奎斯特的书记员,描述怀特是一个“身体像石头那么强硬,有着能轻松抓球的大手。”而罗伯茨对于自己打的比赛,他十分谦虚,用了前阿肯色大学教练诺兰-理查德森的口头禅,“40分钟到底打了个啥。”怀特纯粹身体上的碾压,让他和其他人打球的时候,已经不用去展示自己的传球意识和十分有天赋的跳投。这位6尺1的法官为了得到篮板会拼尽全力,然后他的肘子不幸的蹂躏了很多书记员。


理查德-科德雷说,他在1987-88年是怀特的书记员。“在你太接近球场边上的墙,他会强硬的给你一肘子,然后把你撞进墙里,就像复联三绿巨人打雷神那样,直接锤进地面。然后他会笑,然后你也需要一块笑,自求多福吧。”


在1971的10月任职期间,怀特在最高法院球馆弄伤了自己,被迫拄了几天的拐。但是,他并不想让比他年轻了几十岁的书记员,给他故意放水。凯文-沃森,在1983-84年作为怀特的书记员,在开始的时候对于如何防守面前这位年近古稀的最高法院大法官感到十分困惑。沃森身高6尺5,在东犹他大学的时候打中锋,所以他刚开始的时候防守怀特十分稀松,这让他的老大很不爽。现任杨百翰大学校长的沃森说:“很明显的是,我放水这件事情,不只是给了我的老大,还有一些我尊敬的人,一点点额外的空间,故意放一小步,这不是他们想要的。他当时有点生气了。”


曾经长时间担任克林顿的律师,当时的另一位怀特的书记员,大卫-肯德尔补充道。“如果你觉得他是你上级,而让他像许家印那样打球的话,那么他会感觉自己没有的到最基本的尊重。”怀特在法庭上也是持有相同的态度,他会十分激进的向律师提问,反驳他们的观点,他坐在最高法庭板凳匪徒的名声不胫而走。不论是在二层的法庭正襟危坐,还是在五楼的球场挥汗如雨,怀特是一个思想清晰的法官,一个用实力说话的人。


理查德-科德雷不仅仅是十分荣幸的见到了,直到93年才退休的怀特,并且还十分荣幸的见到了在2010年被任命的,现任大法官艾琳娜-卡根。卡根在1987-88年作为书记员为瑟古德-马歇尔工作,而那时,理查德为怀特工作。在那之后,他曾经是消费者金融保护局主管,现在正为了俄亥俄州的州长竞选而努力。而在那年,他最好的球员之一,但是他更愿意帮助队友获得得分的机会。这其中也包括了身高只有5尺3的艾琳娜,马歇尔当年叫她小矮子。“我一般都会紧跟理查德的脚步,他会给我挡好拆。然后我就想,那好吧,既然他都给我挡人了,那我就努力命中跳投吧。而且偶尔,我也会这么做。”


在历史上一共113位大法官中,艾琳娜是第四位女性大法官。即使到今天,书记员的实习机会对于两性比例分配来说也是十分不公平,国家法律期刊发现,自从2005年以来,即使是法律系学生性别比例是55开的情况下,男性得到这个让人垂涎三尺的职位的机会是女性的两倍。同样,男性也控制了球场。艾琳娜作为书记员的时候,因为还有其他女性也在一起打球,这让他感觉很放松。然而,罗宾-伦哈特在1996-97年作为大法官斯蒂芬-布雷耶书记员的时候,她是其中唯一的女性。她在高中的时候是一名前锋,所以伦哈特在和这些人打球的时候依然能有所建树。蕾妮-莱托-勒纳,在那一年他是肯尼迪的书记员,也是唯一的一朵红花。彭达-海尔,1979-80年在大法官哈里-布莱克曼手下做书记员,在一开始犹豫了一段时间以后,加入了打球的行列。


彭达-海尔现在是华盛顿州一名人/权律师,她回忆道:“我意识到,在那栋建筑当中和法律界中女性是有地位的,所以我不认为那应该是全是男性的罗汉篮球局。我知道我不想他们一样打的那么好。但是他们很开心我加入他们。”


桑德拉-戴-奥康纳是1981年被任命的第一位女性大法官,她对于男性在这个建筑中占主导地位十分清楚,而不仅如此,在五楼的球场情况也是一样。她开始为了健身操课,在早上预约健身房,鼓励这座建筑物中的其它女性来参加。艾琳娜很享受打篮球,所以她总是打篮球,直到她和球场的地面做了一次碰撞试验以后。艾琳娜十分笨重的摔在地上,弄伤了自己的腿,她被送到医院,因此错过了很多的比赛。艾琳娜回忆道首席大法官伦奎斯特,他十分喜欢和书记员们打网球,因为艾琳娜在打篮球时受伤,不得不赶鸭子上架找一个替补去打他们的双打比赛。

 

有一天,当艾琳娜步履蹒跚的走在一条走廊之上,她碰见了奥康纳,奥康纳问了她受伤的原委。艾琳娜说自己因为打球受伤了。


奥康纳摇了摇头,悲伤地说:“这种事情,有氧操课上不会发生。”


詹姆斯-达夫第一次在最高法院球场打球的时候,已经是40多年前了。这熟悉并且怪异的限制依然笼罩着他。达夫在1971年成为了肯塔基大学篮球队的临时队员,但是作为大学最后一年才加入的新人,他不能为学校出战,达夫也同样没有成为书记员,但是他曾经作为一个助手和顾问工作。“达夫投篮都不用瞄准。”保罗-谢切曼回忆道,他是1979-80年博格的书记员。有一次,达夫在一次快攻中,从两人之中精准的送出了一次击地传球,怀特接到球左手把球打进。他高喊:“传的漂亮,达夫!”达夫说:“那就是个传球,但是我不会忘了那个球。”


2005年,罗伯茨任名达夫作为美国法庭管理办公室主任,负责支持和管理联邦司法机关的机构。达夫在2006-11年在此任职,然后当他再次担任这个职位,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造访最高法院球场。他每周五都来练球,自己投篮。记忆把他带回从前。他想起来和大法官怀特那高于篮球的友情,在一次次的打球中锻造出一生的情谊。


对于每一代员工,体育馆是释放长时间工作和党派政治的压力的圣地。在1980年春天,给布莱克曼工作的比尔-墨菲,给9个大法官一个机会,每个人组织自己手下的工作人员,进行一个巡回赛,每个队四名球员,至少一名是女性。布莱克曼议院,穿了荧光黄的HAB'S 79ERS的队服,队名就是大法官哈利-安德鲁-布莱克曼的首字母(Harry Andrew Blackmun)。在总决赛HAB遇到了博格的队伍。在比赛前的球场上,布莱克曼坐在场边仅有的几个位置看球,布兰克曼的书记员们展开了一个巨型的“打倒大法官博格”的横幅。然而,博格的议院球队小分险胜,尼尔-艾格尔斯顿在那场比赛打出了球星表现,而尼尔后来也成为了奥巴马政府的白宫顾问。而他也会在后来,和他的一位对手结婚,那就是彭达-海尔。


墨菲说:“那是法庭一年中最艰难的时间,因为争议此起彼伏,还有很多积压的意见需要去解决,复议(译者注:感谢大神@啊飞2010,这里是指因为通常只有赞成和反对两种意见 如果说5个人赞成 4个人反对 会由5人中的一人来负责写意见(反对意见亦然) 然后负责写的人写完一稿后会circulate到其他4人 看他们有什么修改意见 然后不断的重复此过程直到完成),直到完成。但是那个巡回赛,是一个很好的释放和注意力转移。”

 

有些时候,最高法院球馆甚至比死刑案件更受欢迎。在这些晚上,1998-99年法官大卫-苏特的书记员诺阿-福尔德曼,会走到楼上,经常独自一人,当他等待文件的时候练习投篮,减压并且考虑那一刻的重要性。福尔德曼说:“包括所有书记员,我不会夸大法院所有成员对于这个的严肃性。一个人的生命是需要保持平衡的,皮质醇(译者注:维持生理机能的一种物质)在隆隆作响,你想要做好每一件事情,并且确保伸张了争议。当这些都在进行中,你确实需要休息。“


在第五层的最高法院球场,意识形态分歧消散了,严格的建构主义者不会反对立宪主义者,对于前任首席大法官肯尼迪,和现任首席大法官罗伯茨的关键选票,自由主义者也不会反对保守派也不会撕/逼。(译者注:这里根据译者自身理解,大意是首席大法官在9人,5票胜出的选举中,往往是最终决定结果的人)尼古拉斯-鲍伊在2015-16年,任职法官索尼娅-索托马约尔的书记员,他说“这是大家都不用正襟危坐的地方,你可以放下你的身份,不用告诉别人你是谁,你们只是在打篮球。”


在现在的政治环境下,当司法部分常常感觉就像是联邦政府最后的常态堡垒,最高法院球馆体现了华盛顿,乃至很多美国人的愿望:无党派、公正和友好。除了篮球别无他无,这些人赢了比赛,那些人输了比赛。这就是公平正义。


本文转载自虎扑翻译,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法官我想打球:美国最高法院里面的篮球圣地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