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电竞亚运创历史,然而面临的问题还是不少

Alan:“我们不再分你我,我们是为荣耀而战的整体,为了雅加达亚运会的会场里响彻的是中国国歌!”

2018-08-27 18:07 来源:禹唐体育 0 75739


禹唐体育注:

北京时间8月26日,2018年印尼雅加达巨港亚运会电子体育表演赛AOV项目决赛由中国对阵到中国台北,中国队2-0强势击败中国台北夺得本次亚运会电子体育表演赛AOV项目冠军,这是电竞项目在亚运会历史上的首次亮相、首枚金牌,这块金牌无疑是电竞发展史上的一块里程碑。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三冠王QGhappy俱乐部成员Alan表示:“我们不再分你我,我们是为荣耀而战的整体,为了雅加达亚运会的会场里响彻的是中国国歌!”


可以看到,虽然因为社会认知的错位与过去历史发展原因,促使社会不同阶层对电竞产生了不同的解读,但是近年来,随着政府层面对电竞产业的诸多支持与认可,亚运会正式将电竞作为比赛项目,以及国际奥委会将电竞正式视为一种“运动”,电竞产业的发展迎来了一个全新的阶段。此次中国队顺利夺冠,更是标志着电竞发展的全新起点。


根据Newzoo数据显示,2017年,全球电子竞技观众将达到3.86亿人,其中包括1.91亿电子竞技迷和1.94亿偶尔收看的观众。到2020年,电子竞技迷数量将增长50%,达到2.86亿人。这动辄上亿的受众人群,自然代表着巨大的商业价值。



与此同时,EA与FIFA、NFL建立了稳定的合作关系,不少欧洲豪门纷纷建立了自己的电竞俱乐部,而NBA2K联盟的总队伍也已经达到了21支,每个名额由各自球队出钱购买,每个名额的售价75万美元。


此外,在守望先锋联盟的首个赛季前,其特许经营业主为球队支付了2000万美元,暴雪更考虑为扩展俱乐部投入3500万至6000万美元。据悉,Twitch还与之签署了2年9000万美元的合约来进行现场直播,并且已经有数千万美元的广告进入市场。


现如今,电子竞技行业之火热已无需多言。这个以游戏为载体的新兴行业,自诞生之日起就备受世界各地年轻人追捧,不少赞助商也随之而来。在这样的背景下,电竞行业也呈现出了可以与传统体育行业比肩的巨大影响力。


对于投资人与从业者而言,将电子竞技变成一项生意是一个诱人的主张。然而由于广告目前是电竞行业的主要收入来源,因此保持积极的公众形象对其长期成功至关重要。而让选手们从每日在室内打游戏的状态转变为一个面向公众的职业电竞选手,甚至代表国家出现在公众视野里,无疑仍需要一个艰难的转型过程。



例如在守望先锋联盟的首个赛季中,达拉斯燃料队的一名队员使用了不恰当的语言而被举报。另外,有三名守望先锋联盟队员和一名教练因他们的行为受到了惩罚,甚至达到了被俱乐部开除的程度。


虽然守望先锋联盟已经认真对待这些行为,但更大的问题是要改变选手的行为以及改变更广泛的玩家文化,这无疑是一项重大的任务。毕竟在网络游戏的语言中,各类辱骂是相当常见的,可是在玩家作为职业选手面向公众时,此类语言自然是不可取的。


另外,与传统体育项目相比,电竞项目因为更新换代较快,玩家注意力容易转移,所以一款产品的生命周期就是其体育化的过程中不可避免的一个困境。不过腾讯互娱移动电竞部总监以及王者荣耀职业电竞联盟主席张易加对此却并不担心。


张易加在接受禹唐采访时曾表示:“就像任何一项传统体育项目,在没有普及之前大家都觉得它的寿命很短,但在实现普及后会拥有很庞大的用户基数。当它能像职业体育一样进行造星,并成为一个成熟的产业后,其寿命可以延续很久。在足篮球这样的项目不断延续与发展的背后,是整个产业及系统性社会资源的支撑。”



因此,张易加认为如果仅仅将王者荣耀视作一个游戏,或者当成一个游戏厂商要去推广的比赛项目,可能它的生命周期总是有限的,顶多几年走到头。但如果换一种思维,向传统体育学习如何将其打造成一个完整的产业,让播出平台、赞助商、做内容、做经纪的不同机构参与进来,那它一定会有更长的生命周期。


“就移动电竞来讲,我们很有信心将《王者荣耀》打造为一个长生命周期的项目。虽然我们看不到具体时间,但通过跟体育模式的融合,我们坚信能够找到新的出路。例如《英雄联盟》是很好的例子,它现在推出七年,依然可以唤起大家对电竞的热情,我相信《王者荣耀》也一定可以走到这一步,而且在群众基础与社会资源支持下做得更好。”张易加这样总结道。


另一方面,无论是转播报道还是赛事运营,目前的中国电竞市场都有许多有待规范与提升之处,包括人才输送机制缺失在内的一系列问题也成为了阻碍行业可持续发展的一大关键。


值得一提的是,对于庞大的电竞市场而言,受众的年轻化是其重要的特征。据统计显示,在2017年全国2.2亿电竞用户中,在校学生占比高居首位,大学生电竞用户在大学生总人数中的占比高达55%。



今年,我国电子竞技用户的数量则将进一步突破2.8亿,市场规模将达到千亿级。人群方面,学生爱好者依然是中国电竞的主力用户,而校园也由此成为了电竞赛事的主要阵地。因此,如何以校园为基础,建立良性的电竞人才输送机制也是电竞业保持可持续发展的基础所在。


最后,目前电竞行业的商业模式依然围绕游戏厂商展开,真正的第三方赛事想要吸纳更多项目就意味着更高的成本,考虑到目前第三方赛事的门票、媒体版权与现场门票销售依然处于起步阶段,这也意味着这些赛事普遍面临着盈利难的窘境。


不难发现,虽然目前电竞行业的整体发展欣欣向荣,但背后也不乏隐忧存在。如何探索出真正适合中国社会的电竞发展之道,依然是所有从业者需要上下求索的漫漫长路。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