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网瘾少年到职业选手,再到“国家队”“运动员”

首次组建的电竞“国家队”及其队员们,更成为圈内明星,备受关注。

2018-08-29 16:00 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孙冰 0 37599


禹唐体育注:

8月18日,2018雅加达亚运会正式拉开帷幕。出征本届亚运会的中国代表团有一支很特别的队伍,他们将参加电子竞技表演赛,这也是他们首次以“电竞国家队”的名义参加亚运会。虽然是第一次亮相亚运会,参加的也只是一个表演项目,但他们却备受关注。在百度指数和微博指数上,电竞成了本届亚运会最受关注的项目之一。首次组建的电竞“国家队”及其队员们,更成为圈内明星,备受关注。


 “国家队”队长老帅


出生于1994年的张宇辰是辽宁沈阳人,在认定“读书不太适合我”之后,刚读完高中一年级的他便选择外出工作。独自在外闯荡了几年的他一度陷入迷茫。工作之余,他迷恋上了网络游戏。网瘾少年、不务正业、社会边缘人等标签贴在他身上……他现在也是每天中午才起床,凌晨两三点睡觉算“比较早”,经常吃垃圾食品,做的主要事情就是打游戏,“外面发生什么都不太知道”……


老帅,24岁,职业电竞(电竞指电子游戏比赛达到“竞技”层面的体育项目)知名选手。老帅据称今年以千万身价完成转会,成为王者荣耀职业联赛中第一位身价超千万的选手。他收获了电竞大赛冠军和奖金等,拥有数量可观的粉丝,被奉为“KPL第一中单”。老帅要去干一件更牛的事:参加2018年雅加达亚运会。作为本届亚运会王者荣耀国际版(AoV)表演赛“国家队”队长,老帅将带队为金牌和荣誉而战。正如老帅发微博常常自带的话题:#老帅老帅了#


外界可能不知道,上面所说的张宇辰和老帅其实是同一个人,老帅只是张宇辰的游戏ID名。老帅的粉丝众多,可知道张宇辰这个名字的人寥寥,正如游戏世界和现实世界间的差异。不过,这两个似乎割裂的空间正在相互靠近,拉近它们的力量来自产业的成熟、资本的加持、巨头的推动、政策的引导等等。


从网瘾少年到职业选手,再到“电竞国家队”运动员;从娱乐游戏到体育竞技运动,再到一个庞大的产业生态……老帅和电竞的故事似乎就是整个电子竞技产业发展的缩影。


这次“国家队”,称得上是“梦之队”


本届亚运会的电子竞技比赛共设有6个项目,中国获得了其中3个项目的参赛资格。亚洲奥林匹克理事会此前宣布,2022年在浙江杭州举办的第19届亚运会将首次把电子竞技作为正式比赛项目。在新项目成为正式比赛项目之前,一般会先作为表演项目。表演项目除了不计入奖牌榜,其他方面和正式比赛项目没有什么两样。


不仅是“入亚”(指电竞成为亚运会比赛项目),电竞“入奥”的传闻一直都有。去年10月,国际奥委会(IOC)专门就电子竞技进行了讨论,并最终发表声明同意将电竞作为一项“体育运动”。如果一切顺利,国际奥委会将对电竞进行评估,电子竞技最快将在2024年的法国巴黎奥运会上成为奥运的新项目。


8月11日,王者荣耀冠军杯邀请赛决赛在北京打响,以KPL(王者荣耀职业联赛)选手为班底的亚运会AoV表演赛中国团队提前亮相。“我们是在国家体育总局建议的标准下成立的,经过多维度的考核和挑选产生。很荣幸,被选中的成员均来自KPL。”KPL相关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据悉,由于电竞“入亚”的消息公布得比较突然,又只是表演项目,所以此次出征亚运会的中国电竞团队并未进行公开选拔,而是根据选手们的平时战绩“点将”产生。


这是一份让所有关注KPL赛事的“电竞迷们”尤其是王者荣耀的玩家们心潮澎湃的名单,因为这支“国家队”集结了各个俱乐部的顶级选手,说是“梦之队”也不为过。从5月下旬组队到7月初征战预选赛,再到如今出征亚运会,这支平均年龄只有20岁的队伍即将登上亚运会舞台。当然,他们也面临着从未有过的巨大挑战。


“国家队”不同于“俱乐部”


“接到电话通知的时候,我正在睡觉,整个人是蒙的,不太敢相信,但我没有犹豫,第二天就去报到了。我觉得这是很牛的事,电竞是需要热血的,为国争光的事一定要做。”本届亚运会王者荣耀国际版表演赛中国团队教练李托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尽管李托曾在WCA世界电子竞技大赛等多项赛事中获得过很好的战绩,但从“天才少年”熬成教练的他今年才26岁。


得知自己将担任王者荣耀国际版表演赛中国团队队长,张宇辰感到很突然。兴奋过后便是从未有过的压力,“参加亚运会肯定和在俱乐部职业联赛有很大区别,亚运会就是要拿冠军,没有别的。”张宇辰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张宇辰也来自一家俱乐部,是一位有不少粉丝的明星选手。


“我想在一个更大舞台上展现自己,得到更多人认可,让更多人知道我的努力没有白费。”王添龙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个19岁的江西男孩似乎憋着一口气,而国家队员的身份是他从未想过的。王添龙来自一家俱乐部,是KPL中顶尖的打野选手,具备超高人气。参加亚运会有可能让他失去联赛的机会,但冒着“失业”的风险,他还是选择进入“国家队”。


记者了解到,本届亚运会上王者荣耀项目采用的是国际版AoV,这与队员们平时比赛的国内版是有不小区别的,比如游戏地形不同,这意味着这支组建时间极短的队伍不仅要面临相互磨合的考验,还要尽快适应新的游戏场景。


“来自中国台湾的代表队是最强劲的对手,刚组队的时候,我们连续输了20多场,一度输到怀疑人生,但我们熬过来了,现在已经可以战胜他们了。”李托说。“不适应”还不止这些,李托把刚到“国家队”集训的经历形容为“难受、感觉要吐血了”,因为俱乐部的管理并不严格,但“国家队”却非常严格。“手机不能用,啥也不让吃,每天接近16个小时的高强度训练。”李托说。张宇辰和王添龙都忍不住苦笑着点头。“想刷个抖音,不可能的。”


与其他比赛项目选手一样,电竞选手也要经过亚运会官方严格的兴奋剂检测,所以一切可能含有兴奋剂的肉类、红牛饮料、咖啡、巧克力等都被踢出了食谱。更大的挑战是作息时间:由于电竞联赛大多是晚上进行,所以队员们在俱乐部已经养成了中午起床、晚上训练和比赛的习惯。但是,亚运会的比赛在白天,所以改变作息规律也是一大挑战。


李托说,很多电竞选手进入这个行业都是因为兴趣,所以俱乐部比赛经常出现打得不爽就放弃的情况,俱乐部也拿选手们没办法。但是,“国家队”就意味着责任,一定要赢。“这个信念像一种无形的力量,推着你前进。” 李托说。


“很多人对电竞有误解,觉得电竞就是打游戏,这绝对不是一个概念。打游戏是消遣娱乐,电竞则是残酷的竞争。想成为职业电竞选手,除了要有一定的天赋,在进入职业序列之前还要付出很多努力,一定要有一颗不服输、爬到顶峰的心,做好吃苦的准备。”李托说,自己从小就喜欢打篮球,他觉得电竞和篮球没有区别,都是脑力和体力的对抗。“我一直觉得自己就是个运动员。”


并不是所有的游戏都可以作为电子竞技项目,大部分游戏都是休闲娱乐类的,只有竞技对抗类的游戏才能作为比赛项目。“娱乐和对抗是两码事,爱好和工作就更是两码事了。每天16小时的高强度训练,如果不是以电竞为梦想,一般人是很难坚持下来的。”王添龙说。


从游戏玩家到职业选手,再到征战亚运会,电竞队员们遭遇过很多“不相信”。“我姐在微博上看到消息后跟我说:你这就是一个奇迹啊。”李托说,“我外甥总想跟我学,也打电竞,我姐就劝他,说你舅舅是个奇迹,你还是安心读书吧。我其实也不支持,因为我觉得还是读书比较重要。”


职业选手黄金年龄是20岁


“电竞进入亚运会,意味着得到更多认可。这种认可特别重要,因为绝大部分职业电竞选手都非常缺乏自信,都不敢跟人说自己的职业是电竞。”李托说。李托和王添龙都很羡慕张宇辰的成长经历。“老帅是这个行业里少数比较幸运的,他家人一直都比较支持他。”


职业电竞选手一度不被身边人理解。李托的经历似乎代表了大多数:“打游戏”当然被认为不务正业,再以“打游戏”为职业就更无法接受了。“我是偷着从家里跑出来的,骗我妈是去外地上班,实际上我是去打职业联赛了。”李托说,后来是他的妈妈在直播网站上看见他,这才露了馅。不过,彼时成为顶尖职业电竞选手的他已经是名利双收,家人也不再反对。


年纪更小的王添龙在准备成为职业选手的时候,这个行业已经有了很多“成功案例”,但是他的父母甚至连他自己也不太敢相信能够成功。“我就想试一试,不行我就回去好好读书,没想到一试就去了亚运会。机会永远留给有准备的人,我把握住了机会。”他说。


即便如此,王添龙也已感受到了电竞行业的残酷。电子竞技的道路并不好走,与其他体育项目一样,一名职业选手要经历大浪淘沙才能站到行业顶端,成功者凤毛麟角。而且,这也是一个吃“青春饭”的行业,20岁是职业选手的黄金年龄。“电竞行业其实挺残酷的,更新换代特别快,所以你要不断地思考如何变强。”19岁的他已经在思考如何延长职业生命,“如果有可能,我希望参加下一届亚运会。”


年轻是从事电竞的本钱,但太年轻也是顶尖选手的最大制约。李托表示,职业电竞选手需要天分,但最重要的是成熟的性格、融入团队的能力以及与队友沟通的能力等。张宇辰也表示,由于大部分电竞项目都是团队作战,没有合作精神是做不成顶尖选手的。“现在还没有到拼天赋的时候,职业素养更重要。”王添龙说。


电竞正在从“玩票”变为“新赛道”


从“网游少年”到“国家队运动员”,职业电竞选手们奇幻漂流般的转身背后,是快速发展的电竞产业。热血、光环、财富都让人兴奋不已:职业联赛都有高昂的奖金,俱乐部之间竞争激烈,也会开出诱人的薪水争夺人才。更重要的是,作为偶像的电竞高手在万人体育场亮相时,也会收获不亚于明星的满场欢呼。


国内电竞行业已经逐渐成熟,“造星”成为商业模式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电竞“造星”机制模仿NBA选秀,希望通过比赛从职业选手中选出明星。当一个电竞超级明星出现的时候,或许就是这个产业成熟的标志。


一组公开的数据证实了电竞的快速发展。2017年,LPL(英雄联盟职业联赛)全年赛事直播观赛人次超过100亿。KPL去年的内容观看和浏览量也突破100亿大关。这些数字足以证明电竞正加快发展。


今年上半年,LPL赛区职业赛事直播观赛人次超过70.9亿,观看时长超过13.8亿小时;今年的MSI(英雄联盟季中冠军赛)决赛的观看人数超过了1.27亿人,成为历史上观看人数最多的电竞比赛;KPL 2017全年的观赛量破百亿,2018年春季常规赛日均观赛人数3400万,同比提升100%:TGA(腾讯游戏竞技平台)大奖赛今年直播时长覆盖148个比赛日,总奖金池将高达1800万元,观赛用户预计达到10亿人次。


而且KPL王者荣耀职业联赛今年的赞助费用已超过1亿元,达到了中国头部体育赛事的水平。以腾讯电竞为例,旗下赛事2017年的商业赞助规模比2016年上涨了197%。


电竞,过去只是一个富二代、明星扎堆的“玩票”行业,王思聪、周杰伦、鹿晗等是主角,但现在变成了腾讯、阿里巴巴、网易等互联网公司的新赛道。上海、杭州、成都等多个城市甚至在争做“电竞之都”,将电竞作为区域经济的新增长点。一切都在表明:电竞正在告别野生,飞速成长。


本文转载自中国经济周刊,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从网瘾少年到职业选手,再到"国家队"运动员"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