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子弹”到“奇才” —— 华盛顿篮球的更名历程

在过去的几个月里,阿比-波林的去世和“大将军”阿里纳斯的持枪门事件引发人们热议。为何队名从“子弹”改成“奇才”?人们各执己见。此外,改名意义何在?

2018-08-27 08:30 来源:虎扑翻译 译/Stcax 0 37696


在过去的几个月里,阿比-波林的去世和“大将军”阿里纳斯的持枪门事件引发人们热议。为何队名从“子弹”改成“奇才”?人们各执己见。此外,改名意义何在?


【注:阿比-波林是华盛顿奇才的前任老板,于2009年11月去世;大将军持枪门则发生在2009年12月】


《运动画刊》认为,波林不想促进华盛顿的暴力犯罪;《今日美国》则认为是枪支暴力在美国多地泛滥成灾导致的;《纽约时报》说,他改名是因为他的朋友伊扎克-拉宾,以色列的总理,死于枪击;美联社报导说,是因为子弹隐含暴力;《纽约邮报》认为是为了应对华盛顿的暴力犯罪;迈克-怀斯提到,是为了纪念他被刺杀的朋友,以色列总理伊扎克-拉宾;迈克-李说是因为他的朋友,以色列总理伊扎克-拉宾被枪杀。克里斯汀-布伦南说,波林对于华盛顿地区的暴力事件忧心忡忡;《达拉斯晨间新闻》说是鉴于华盛顿枪支暴力的高发。


在“本周华盛顿”这一节目上,查尔斯-克劳塞默长篇大论的讨论了这件事,他说:


“某种意义上,我们应该感到庆幸。波林在‘持枪门’前去世了。他是改变子弹队名字的人。而子弹队,仅仅是因为名字传达出的消极内涵,在历史上长期臭名昭著。他做到了。他可能因为这么做损失了不少钱,但这对他来说意义重大。而现在他队里竟然有球员,在他所建造的威讯中心因枪惹上麻烦。这肯定很伤他的心。”


奇才队在对阿里纳斯的禁赛公开信中提到了和改名相关的内容:


众所周知,波林先生在1997年做出了卓越的改变。他把队名从“子弹”更改成“巫师”,正是为了表达他无法容忍社会中存在枪支暴力的态度。


改名时我并不住在华盛顿。我回看这一过程时,也不像承担了一个重大的调查项目一样。但我确实回溯了历史长河中的很多文章。这些文章发生在改名前和过程中。我从中了解一些以前不知道的事。调查结果的过程虽然很漫长,但也很精彩。下文是我发现的一部分。


时间线


1995年十一月,伊扎克-拉宾被刺杀。而改名的报导可能是在那年5月,在子弹队又结束了一个灾难般的赛季不久之后出现的。理查德-贾斯蒂斯为《华盛顿邮报》写了很多相关的文章。他写下这段文字:

 

昨天,华盛顿子弹队的老板波林说,这个夏天,他会决定是否改变球队的名字,以此降低本地区因枪支导致的死亡人数。他还未做出最终的决定。但他的话透露出,他倾向于改变球队已经用了31年的名字,包括在华盛顿的22年。


“我们正在考虑,”波林说,“我们还没做最后的决定。以前,我们的口号是‘比飞快的子弹更快’。那是我们在巴尔的摩时的展望。但今日,子弹所代表的内涵有所不同。子弹让人们联想到许多人们用枪支弹药做的坏事。我们正在考虑,还没想好。我们会在这个夏天作出决定。”


所以,改名在拉宾死前就开始准备了。这不是一时冲动、头脑发热下做的决定。一开始,球队高层是犹疑的。波林告诉贾斯蒂斯,他不确定会取什么新名字,也不确定这个改变是否有效。但从最开始,这个改变就和改造球队的整体愿景息息相关,包括在市中心建一个新的体育馆。下面是来自贾斯蒂斯的更多消息:


球队的好些高管显然喜欢这样的改变。因为球队在很多方面焕然一新。一切始于上个秋天他们得到了前锋克里斯韦伯和朱万霍华德。如果波林能在97-98赛季开赛前完成新馆的建设,那球队就能彻底改头换面。


在八月底——又一次——在拉宾死前几个月,他们明显做出了决定。贾斯蒂斯写了另一篇文章。这篇文章里,改名已是板上钉钉。


除了新队服、新队徽和新颜色,【子弹队】显然也将有一个新名字。根据球队老板阿比-波林昨天的发言可知,他已决定:在96-97赛季结束后,子弹队将离开美国航天体育馆,入主威讯中心 (Verizon Center)。他们将不再叫子弹队。此外,在今年晚些时候举办的命名球队的竞赛中,波林显然允许粉丝选出球队新的名字。


贾斯蒂斯也准确地报导了,“波士顿市场”会运营这场竞赛。所以,也是我后面会提及的,拉宾只是触动且推进了这个官宣。改名在总理死前就已决定了。


注:波士顿市场, 在1995年以前也被称为“波士顿鸡”。总部位于科罗拉多的金州, 是美国的一家连锁快餐店。


嘲讽


所有人都认为枪支暴力是华盛顿的一大问题。但也有怀疑者马上指出,改名的事也许有更多的缘由,而不仅仅是对枪支暴力的厌恶。再说一次,这些事情都发生在拉宾被刺杀身亡前。


在球队作出决定前,五月份的时候,托尼-科恩海瑟已经拿他们开涮:


让我提一下子弹队。他们正在认真考虑改名和换队服。他们担心子弹象征着暴力。当然了,我很乐意名字改成“Les Boulez”,然后给我一辈子提供更多的免费票。但我担心这种追求政治正确的氛围。如果“火枪手”马拉维奇今天还在打球,他为人所知的名字会不会变成“香蒜”?查克-“火枪兵”-珀森是不是要把外号改成“彩票销售员”?如果阿比-波林放弃了子弹,却仍想在这过着受人尊重的生活,把队名改成“把你的垃圾从华盛顿带走”怎么样?或者“华盛顿城镇电影院的老鼠”,或者“我们华盛顿不像印第安纳一样有愚蠢的纸风车”?


八月,汤姆-诺特加入《华盛顿时报》。他是一个严肃的人。他把这一切称为“一场闹剧”。


一九七八年,即子弹队赢得队史唯一一座冠军奖杯的那一年,189个人在这个片区被杀害。一百八十九个被杀的人,尽管依然令人很害怕,但比起上一年记载的416人要好接受的多。


幸运的是,189人被杀依然没有毁掉冠军*河蟹*。阿比-波林和子弹队依然去白宫拜访了吉米卡特。


队名不会杀人。杀人的是人。令我震惊的是,竟需要我来指出这一点。如今,17年过去了,波林依然深受外号所影射的东西困扰。他想到,在华盛顿的某些肮脏的街上可能会发生屠杀,这令他夜不能寝。每天早上,当他听闻最新的意外事故时,很显然,他总是会感到害怕,畏畏缩缩。他并不能帮上什么忙,但却困扰于球队的外号在暴力事件中的作用。


或者是为了反转。当然了,这是一个讨好人的反转,尤其当子弹队在商品销售中表现平平时。这一转变能让很多人觉得,平日穿着子弹队的衣服-穆大叔不好意思-并不丢脸。


也许你会认为,这是汤姆-诺特愤世嫉俗的冷嘲热讽,但这也是个有趣的观点。华盛顿特区的枪支暴力的泛滥并非始于1994年。实际上,华盛顿特区的犯罪高峰期是1990-1991年。在90年代中期,数据依然很吓人,但已在下降。而且,诺特不是唯一一个突出了“改名能给商品带来潜力”这一观点的专栏作家。这与查尔斯-克劳塞默所宣称的“改名会使波林损失收入”恰恰相反。迈克-威尔本八月写下这段文字:


依我愚见,我认为子弹队的名字和人们用枪做坏事是有联系。但我觉得还是保留子弹的名字。不过我也能理解波林心中滋长的不安。克里斯-韦伯和朱万-霍华德已到来。新制服和新体育馆也在加紧赶制中。如果要改变,我认为现在就是改变的时候。


毕竟如今,想要保持球队的竞争力,并不止于球场。如果经济实力不足,就无法成为有力的竞争者。这就是子弹队的艰难处境。子弹队的周边甚至没有出现在美国主要的体育零售商店。


市场上的竞争和球场上的竞争一样激烈。有好看的队服和队徽,你就能把圣何塞鲨鱼的周边卖给那些住在东南部特区的孩子,而他们甚至从未见过冰球。NBA扩张到多伦多,通过全国性的民意投票,决定队名叫猛龙。据报道,他们在NBA零售总额里已排第五。而这支队伍甚至一场比赛都还没打!


这是华盛顿篮球队跻身国民茶余饭后闲聊的机会,也是抢夺篮球零售市场份额的机会。


但这一定有用吗?暂时看不出来。但如果这是改名的一个目标呢?看起来倒是很有说服力。


拉宾之死


十一月的第一个星期,拉宾被刺杀了。几天后,波林公开声明会改变球队的名字。这是陈述的一部分内容:


不久前,当我拿起报纸,看到头条里的子弹,我马上以为这篇文章是和我球队相关的。不幸的是,最近这些出现在新闻里的子弹和篮球没有任何关系。正是那时起,我意识到我要改掉球队的名字。


我无法想象,90中年代子弹首次出现在特区头条是什么样子。但那是个声明。当波林对记者说起改名时,他把理由归结于拉宾之死和华盛顿的枪支暴力。此处我大量引用理查德-贾斯蒂斯的文章内容:


“我刚从以色列参加完我好朋友,前总理拉宾的葬礼回来。”,波林说,“我的朋友是被从背后射来的子弹打死的。因此,子弹不再适合作为一支体育队伍的名称……”


波林依然说,他一定要改名是有多个原因的。他们的前身是巴尔的摩子弹队,一支想要“比飞速的子弹还要快”的队伍。然而现在,由于在华盛顿地区,和枪支相关的死亡事件高发,子弹这个词语,已经偏向于另一个消极的含义。波林说,改名会伴随另一个运动持续进行。


“我已要求我们的职员去贯彻一个新的社群关系计划。这个赛季,我们会提出一个反暴力的倡议。” 波林说,“在这个社群里,我们会专注于以化解冲突为主题的反暴力信息。我们的改名将与球队的反暴力运动齐头并进。”


“如果我在一生中做了一个改变,能救一个人的命,那这个改变就有价值。” 波林说,“《圣经》说,如果你拯救一人,你就能拯救世界。我们希望能救更多的人。”


还有形象层面上的转变,甚至也许还有收益上的。子弹队的T恤和其他周边,在NBA的销售榜单上垫底好几年了。球队的高层希望有一个新的队名。伴随着新的标志、颜色和时髦的新球衣的到来,球队的一切会变得更受欢迎。


子弹队也想要彻底的挥别过去——特别是经历了近八个失意的赛季。自从上个秋天,韦伯和霍华德加入球队后,球队的官员多次提到,想要球队面貌焕然一新。他们计划中的新体育馆,还有他们的新球员,给他们提供了这样一个机会。


还有好多好多改名的理由。但15年后,很多理由都被辟谣了。我并不清楚球队为什么启动这个反暴力运动,就像我也没有意识到所有的改变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同时,《纽约时报》的乔治-维克西,在这个话题上也写了另一篇较长的文章。他泛谈了波林改名的事情。其中有些值得注意的地方:


“我已经思考了31年了……子弹蕴含着杀戮、暴力和死亡,” 波林说, “我们的口号曾经是’比飞速的子弹还快’。但那已经不再适合了。”


这个队名在篮球史上有着辉煌的历史。前身巴尔的摩子弹队(1947-1954)的队名,以押韵的方式,与老制弹楼的名字相呼应。老制弹楼建于1828年,是用234英尺的砖建造成的,至今依旧矗立在巴尔的摩。在那里,熔融铅冷却在水箱中, 为战争与和平生产子弹。


但美国人对于枪支的热爱早已失控。孩子们有枪。孩子们被枪杀。现在这支队伍原名Pakcers/Zephyrs,新的名字是1963年6月4日取的。在球队从芝加哥搬到巴尔的摩之后。我还记得当时去巴尔的摩市中心看厄尔-门罗(珍珠)对迪比都的表演赛时,听见了步枪开火的声音。


注:此处应为dispy-doo。Dispy-doo是一支业余篮球队,由受欢迎的大学篮球教练和播音员迪克-维塔利组成。


“我曾听人们说,我改名只是为了从新队名、队服、队徽里赚钱,” 波林说, “我觉得很震惊。这不是钱的问题…..”


“这是为了和平。和平将远去,但他又走了回来。他们会为和平感到欣喜的。我曾经历过。我知道是时候了。”


但和很多事情一样,很难说这就是最后的决定。几天后,波林和诺亚-亚当斯在全国公共广播电台时,波林对维克西说,他思考这个名字已长达31年了。但当亚当斯问他是否觉得以前起错名字时,他说“当然不。我觉得在那时候很适合。”他对《时代周刊》说,拉宾的死让他意识到是时候了。但他在全国公共广播电台时说,他在拉宾被杀前就决定了。


“随着暴力枪击杀人事件的高发,子弹的含义与死亡、暴力和枪击紧密相关。我已经思考了一年。我就是觉得,一支体育队伍不应该起这样的名字……我已经做决定了[在拉宾死前],但那确实在这一事实基础上警醒了我。”


亚当也问了一个重要的问题:如果注定要改变,为什么不在96-97赛季就改变?为什么要过两年,等新馆开张后才改变?波林的回答是:


“我们不能做这样做,因为联盟对于改名有明确的规定。这与世界各地的商品销售等等的事情相关。所以实际上,是NBA决定我们什么时候可以改名。我们也已经尽最快的速度做到了。”


奇才


紧接着,改名的比赛由“波士顿市场”运营。据报道,餐厅收到50万条署名的建议,涉及到3000个不同的名字。其中有些非常经典。


他们“有你所期望的,比如华盛顿将军,或者华盛顿群星,或者华盛顿纪念碑。还有一些奇奇怪怪的,”球队发言人马特-威廉姆斯说,“羚羊,宇航员,壁虎——我觉得那是一种蜥蜴——还有Funkadelics。令人难以置信。”


注:Funkadelic是美国乐队,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非常出名。这支乐队及其姊妹乐队Parliament,队长都是乔治-克林顿。他引领了那十年的"放克音乐文化"。


其他的选择包括加速器,怪物,狼獾,诉讼,河狗,能量猫,荣耀,愤怒,眼镜蛇和纪念碑。


最终,由包括了波林,苏珊-奥马利,乔治-迈克尔,朱万-霍华德选出了——海狗、速递、烈马、奇才还有一些其他的。粉丝有三周的时间,通过拨打1-900的电话,在最后的5个候选人中投票。每投出一票,球队会捐1元支持反暴力的努力。这些选择囊括面相当广。


注:1-900是美国广告电话号码的前几位数字。


诺曼-查得:


嘿,谁把苏珊-奥马利的矿泉水打翻了?她就像雪佛兰推出豪华的越野车一样,尽打烂牌.....。


我的好朋友们,让我告诉你我的想法:除非其他的499,999份建议都是“华盛顿骗子”,否则你谁在阅览500,000份意见后,提出“华盛顿海狗”?谁是这个小组里签字允许新可乐发售的人?


注:新型可乐曾考虑过和传统的可乐进行一场味觉测试上的比赛。 但是,随后当它进入市场后,就遭遇了一场大规模的失败。


我会把华盛顿羚羊,华盛顿大袋鼠,华盛顿夜鹰,华盛顿木马,华盛顿飞侠排在华盛顿奇才前面。而这些名字只是我在15分钟前洗澡时想出来的名字!


《华盛顿时报》的主编:


除了海狗-这个我解释不来。其他的看起来,就像是为新汽车模型和洗衣剂创造名字的同一台计算机上的程序所输出的。


他们有一个共同点:这些名字都与城市、气候、植物、动物、地标、地理特征、历史或主要活动无关,而这正是政府想要的。


托尼-科恩海瑟:


他们在开玩笑,对吧?他们肯定是在开玩笑。

这些提议的队名都很“臭”。当我说“臭”的时候,我的意思是,在路中间有一只死的臭鼬。或者我应该说是一只海臭鼬?


他们是怎么想出这么糟糕的名字的?我说,就像一个叫安东尼-欧文-科恩海瑟的人,这是可想象到的最愚蠢的名字之一。如果我有机会为自己起一个全新的名字,你觉得我会给自己起拉方索-斯坦伯格这么垃圾的名字吗?


诸如此类的还有很多。奥马利说,由于版权限制,球队不再考虑华盛顿特区那些传统悦耳的外号。粉丝和作家们掀起了其他可能性的洪流。《华盛顿时报》对于球队挑出来的5个选项,做了一次民意调查。其中,“全都不好”和“子弹”两个合起来占了百分之85(海狗和其他的占大概百分之五的选票)。克里斯-韦伯建议“河狗”。“波托马克河就在这儿,”他解释道,使选项比“海狗”更合理。


当他们决定选择奇才时,全国有色人种协进会华盛顿片区的主席说它援引了三K党的图像,不该用这个。一个新泽西州的篮球表演队,“哈林奇才”,提出了商标侵权诉讼。许多粉丝们反对用‘奇才’。但波林说这是他最早就中意的一个。


“奇才是一个多才多艺的人,”波林说,“他拥有魔力又很华丽,是蕴藏智慧的赢家。所有一切都是为了赢。一旦我们得到新的队标和队服,那会很棒。NBA拥有许多很有创造力的人。”


然后他再次说到他为什么要改变。


“子弹队是我人生非常重要的一部分,”他说,“事实上,它在我心目中的分量比人们所知的要重得多。’子弹’在我失去女儿时出现在我的人生里。当时我痛不欲生,但买下巴尔的摩子弹队的机会让我重生。我和子弹队赢下了一个世界冠军。我有一个刻着子弹和波林的戒指。我准备好放弃它了。如果我,也许能改变一些事情和拯救一些生命,那这比将要失去的历史更重要。我已经决定,要用这个反暴力运动来改变。这比队名更重要。”


怀疑者依旧持保留意见。像科恩海瑟说的:


我感激波林十分真诚的希望停止暴力的发生。但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把 子弹 和一些一时兴起的杀人犯联系起来。我们听到‘子弹’,会想到韦斯-昂塞尔德和埃尔文-海耶斯。我希望这不会把我们变成焦虑的蠢货。

无论如何,96-97赛季后,球队正式更名为华盛顿奇才队。


复古


对我而言,改名这件事中,最令人迷惑的一点是,它所意图的反暴力体现在:接下来十年内,波林同意他的队伍还穿(和卖)子弹的队服。这是NBA复古项目的一部分;粉丝们可以(也已经)买子弹队服,而球员们穿着相似的服装。


2002-2003年,队伍三次穿红白蓝相间的复古球衣。2004-2005,9次。2005-2006,6次。在迈阿密的一局比赛里,广播播音员把队伍叫成子弹队。迈克尔-乔丹的红蓝白相间的球衣销量最高。


2005年,《华盛顿时报》的埃里克-费舍尔探索了这个看似矛盾的问题。


联盟的官员说,当去年联盟接触各个球队,讨论用回传统的硬木地板时,他们也讨论了波林对于队名应该是‘子弹’还是‘奇才’的问题。最后,波林同意继续售卖旧的队服,部分原因是那些画着子弹的旧子弹队服并没有再出现。


奇才队副主席,马特-威廉姆斯说:“这是在平缓过渡。[波林]确实觉得子弹是错误的名字,但同时,子弹也有一段历史。他对这段历史也有着美好的回忆。”


毫无疑问,现在在MCI中心出售的橙色的吉尔伯特-阿里纳斯的队服,奇才队和NBA都很喜欢。这是联盟在线商店的亮点。新的“子弹”回来了,很像红白蓝相间的队服,但又取而代之。这衣服在一些零售渠道被抢购一空。


直到现在,如果你登陆链接着奇才队的网上球队商店,页面中心的模特依然穿着一件子弹队的T恤。这周,阿里纳斯为《华盛顿时报》的专栏写作时,其中一个主题听起来像是穿越回了1995年:


“如果我能帮忙引导,哪怕只是一个年轻人远离暴力和麻烦,”他写到,“那我就再一次觉得,我继承了阿比-波林的精神。这是我欠这个街区的孩子们的。


本文转载自虎扑翻译,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从“子弹”到“奇才” —— 华盛顿篮球的更名历程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