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非超巨而言,NBA是一个冷酷的世界

德马尔-德罗赞很心痛。

2018-07-31 08:30 来源:虎扑翻译 译/Warspitress 0 24478


德马尔-德罗赞很心痛。


在他被猛龙交易至马刺换取科怀-伦纳德的那个晚上,这名四届全明星正好在Drake家里。“我和他聊了好几个小时,并不与篮球相关,”在周二晚ESPN的访谈上,德罗赞告诉Chris Haynes,“我只是想听听他如何看待世界眼中的自己,特别是在多伦多眼中的那个自己。我究竟对这个城市有什么意义,这是我的所需要的。”


随着联盟的人气不断高涨,看上去NBA球员们拥有了前所未有的权力。不过,并不是所有球员都是如此。超级巨星——那些精英中的佼佼者们——越来越多地去操纵和扭转那些令自己不快的状况。而普通球星——只是比超巨稍逊一筹——却只能任由球队的冲动决定摆布。正是如此,近两年的最佳阵容获得者德罗赞满怀遭遇背叛的苦闷,告别早在在选秀时就选中他的母队。


尽管每个NBA球队拥有至少13名球员,但联盟被屈指可数的超级巨星们塑造改变的趋势愈演愈烈。球队明白这些超巨的分量有多重,会不顾一切地获得他们——即使是抛弃他们原本的骄子。德罗赞和以赛亚-托马斯是这一残酷事实的最好例证。他们不仅仅是警世寓言,也是彼此故事的相映版本。小托马斯曾被忽视,被交易,也有像他近期对ESPN所说的那样,“被耍,”这些在他的生涯不止一次地发生,最近一次拜凯尔特人所赐。德罗赞则花了九年的时间才体会到生意的无情。他做了一切正确的事情——包括扩大他的攻击范围以适应猛龙进攻方式的调整——但他不是超级巨星。只差一点。


“我为球队付出了一切,每一天每个晚上,我倾尽所有,只是为了能让球队更好,”他说,“我觉得我没有获得应得的尊重,我本以为九年的牺牲足以换来的尊重。”


一名运动员“应得”的究竟是什么?探讨这个问题的不仅仅只有NBA,其他项目诸如NFL也是如此,那里的合同更短,保证金也少得多。鉴于只有极少数非四分卫球员难以替代,大部分NFL运动员可能突然间就会失去他们的位置。即便是强如Adrian Peterson和DEMarco Murray这样一度是MVP候选人的跑卫,也在他们刚刚步入而立之年时惨遭放弃,曾为全美最佳阵容一员的Dez Bryant也正在苦苦寻找自己的下一份合同。NFL与NBA有着相似的阶层结构,精英运动员居于其他人之上,雄踞金字塔顶端。


从勒布朗-詹姆斯前往迈阿密后,NBA的顶层球员就愈加努力地利用他们自身地位所提供的巨大优势。例如,詹姆斯在克利夫兰时签下短合同,为的是确保球队老板丹尼尔-吉尔伯特能够履行建设争冠球队的承诺。四年之后,他又转投洛杉矶。在过去的十年里,詹姆斯自己就变成了一家流动的俱乐部,不论身居何处,总能打造一支争冠球队。


但这些球员的权力对他们的同事们却有着不良的副作用:它限制了其他非超巨球员获得的球队认可。这就是为什么德罗赞在带领球队取得史上最佳常规赛战绩的几个月之后就成了交易的炮灰,为什么小托马斯赢得了全波士顿球迷的心,冒着健康风险,强忍妹妹去世的悲痛,顶着严重的伤病战斗,几个月后也被交易。小托马斯和德罗赞被凯里-欧文和伦纳德取而代之。后者不仅仅是顶级巨星,也同样对各自的状况感到沮丧。他们想要被交易并如愿以偿,而所有像德罗赞这样的球员唯一能做的只是在木已成舟时吐露心声。


 “人人都知道,我是世界上要求最低的人,”德罗赞对ESPN说,“我只是想提前知道消息,那样我就可以为我的下一步做好准备,然而我什么也不知道。”


尽管伦纳德的风波痛苦而持久,看上去颇为罕见,但另一名球员动用其超级明星特权恐怕为期不远。现在有了一个先例,一个任何不满的球星都能以此模板加以效仿——如果他的权力能够达到这个级别。但这种趋势的代价需要那些介于超巨和角色球员之间的普通球星们承担。最新的劳资合同谈判不再废除顶薪,联盟和球员工会选择让勒布朗们的工资转而向其他普通明星分流。但是,当涉及到在哪里打球的问题时,超级明星们往往是唯一有发言权的人。


本文转载自虎扑翻译,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对于非超巨而言,NBA是一个冷酷的世界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