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珠玉在前,卡塔尔何以比肩?

不论是场上还是场下,俄罗斯这一届的表现都大大超出预期。

2018-07-27 08:30 来源:虎扑翻译 文/Clemente Lisi 译/Willheim 0 46373


阳光在云朵的掩映间欢迎着前来莫斯科见证世界杯决赛的球迷们。这些提早数小时到来的法国、克罗地亚拥趸们鱼贯着涌出莫斯科的“体育运动”地铁站,沿着长长的步道,向卢日尼基球场进发。俄罗斯总统普京在内的78000名观众,共同观赏了这长达一月的足球盛宴的压轴大戏,也见证了这届世界杯的成功举办。当比赛在瓢泼大雨中结束时,法国人在雨中欢庆着自己的第二个世界杯冠军。


阿根廷裁判皮塔纳吹响比赛结束哨声的时候,压力瞬间就从场上球员的身上转移到了哈桑-阿尔-塔瓦迪身上。塔瓦迪是卡塔尔2022年世界杯组委会的主席,在观看了俄罗斯人成功的举办之后,他深知自己的国家要做到怎样的程度才能与之等量齐观。要知道,就在两天前的7月15日,国际足联主席因凡蒂诺才刚刚对本届世界杯大加赞赏,称其为“史上最佳”。


不论是场上还是场下,俄罗斯这一届的表现都大大超出预期。他们竭尽全力地洗去世人对自己刻板印象。球队差一点就将晋级半决赛,这一令世人讶异的旅程,最终被克罗地亚人通过点球大战所终结。“俄罗斯旋风”会不会成为四年后卡塔尔所不能逾越的恶兆?塔瓦迪并不这么认为,他表示,俄罗斯今夏的成功更像是一种激励:“我在俄罗斯看到的一切让我们激动不已。”


卡塔尔从未走进世界杯的舞台,相反,世界杯的舞台走进了卡塔尔。2022年一天天临近,这个国家举办这一世界性赛事的努力,包括其提升国家队水平参赛的努力,正在慢慢吸引世界的目光。尝试举办世界杯是不是卡塔尔头脑发热了?球场建设和球队建设能不能到位?他们能如愿吗?卡塔尔为2022年世界杯提出的口号是“期待传奇”,这个口号会成真吗?


从2010年国际足联将举办权授予卡塔尔开始,这一饱受争议的决定就因腐败和贿赂的指控而更加污名昭彰。整个卡塔尔也笼罩在了丑闻之中。人*权组织声称他们在过去十年中对涌入卡塔尔的200万来自南亚的外籍劳工进行了调查,发现了严重的少薪甚至是虐待的现象。


这个指控直指了卡塔尔的核心问题,人口过少。作为一个仅仅有300000持有护照的国民的国家,不但是缺少劳工,能否组织起一支高水平的国家队通过世界杯小组赛也是个大问题。诚然,近年来作为参照对象的冰岛已经获得了属于他们的成功,这对世界上其他的小国来说是一种鼓励。然而,尽管两个国家有着近似的人口,但是国情的天差地别还是不可忽视的。


同许多阿拉伯国家一样,卡塔尔也投入了巨额资金试图解决问题,不过回报却是喜忧参半。最好的例子就是本届世界杯的表现,四个阿拉伯世界的国家参加了俄罗斯世界杯,不论是非洲足联的突尼斯和埃及,还是亚足联的沙特和伊朗(伊朗并非阿拉伯国家,译者注),都没能小组出线。


“我认为对参赛的阿拉伯球队来说,理想与现实的差距过大了。我想告诉所有人,(阿拉伯国家球队)能晋级世界杯已然是巨大的成就了。”前巴西国家队主帅卡洛斯-阿尔贝托-佩雷拉表示,他在阿拉伯世界执教履历颇丰。“能站在世界杯的场地上,就足够好了。当然了,来了也是要尽全力争胜的。”


建设世界杯的球场和调教一支有竞争力的国家队是并行不悖的,尽管在国内他们是被分开执行的。总的来说,卡塔尔政府和足协被要求双管齐下,做好这一本国历史上最宏大的足球项目。


尽管从未进入世界杯的决赛圈,卡塔尔比起他的阿拉伯邻居们还是有优势的。“希望学院”是卡塔尔国家出资的足球天才搜寻计划。这一计划能否为国家队找寻到足够的优秀球员还有待观察,但是他们有希望复制沙特崛起的道路。作为他们西边的老大哥,“石油王国”沙特已经为足球发展持续投入了超过三十年。作为回报,他们从1994年开始就成为了世界杯的常客。


沙特有经验也有人口,这个3200万人的国家已经杀入了五次世界杯决赛圈,近24年中仅仅缺席了2010年的南非世界杯。沙特人为球场和联赛都投入了巨资,建立起了良好的足球环境,点燃了国家的足球热情。沙特王室在1992年出资设立了法赫德国王杯足球赛,这项赛事由南美、北美、非洲三大洲的冠军和东道主沙特共同参加,共举办了四届,尔后在1997年被FIFA接管,改头换面成为了今天的联合会杯。


佩雷拉在帮助祖国巴西赢得了世界杯的四年后,带领沙特队参加了1998年法国世界杯。他认为卡塔尔的道路将比沙特更加困难,因为足球天才的诞生纯粹是靠足球人口数字的堆砌。“高水平往往来源于大量的人口基数,数量决定质量。”他说。“只有拥有了几千名球员,你才能从中选出并组成一支高水平的队伍,再然后才能谈经验。”


佩雷拉还执教过两个阿拉伯国家参加世界杯:1982年的科威特和1990年的阿联酋。他认为这两个同卡塔尔类似的国家在没能投入资源持续培养球员和教练之后,已经错失了属于他们的机会,因为晋级的球队必然需要球员和教练水平的提升。“你可以看看中东的球场,就像我在科威特和阿联酋看到的那样,只有300名球员,他们分成7个俱乐部踢一级联赛,就这么多。”佩雷拉说,“我们看不到教练培养机制,看不到青训机制,这样的情况下还想要成功就很难了。”


今年6月,卡塔尔排在国际足联最新一期国家队排行榜的第98名,正艰难寻求在国际赛场的成功。近年来他们的一大策略便是归化球员。这一策略已经在他们的手球运动国家队获得了成功。法国出生的卡里姆-布迪亚夫和阿尔及利亚出生的布亚勒姆-寇基便是最近的两个例子,他们加入卡塔尔时仅仅22、19岁。这一队列中还有24岁的加纳前锋穆罕默德-蒙塔里、29岁的巴西后卫路易斯-儒尼奥尔,以及37岁的前腰罗德里格-塔巴塔。可惜他们都不太可能参加下届世界杯。


“我们坚信届时我们会有一支让我们引以为傲的球队。”塔瓦迪表示,“他们会像俄罗斯队一样成功吗?让我们到时拭目以待吧。”去年卡塔尔足协一度决定重新制定他们的计划,再归化一些球员,争取参加今年的世界杯。然而最终,足协还是决定更多地培养年轻球员,为四年后打基础。明年他们就将迎来两项“试金石”赛事,1月份在阿联酋举办的亚洲杯,以及作为受邀球队参加明年夏天在巴西举办的的美洲杯。


目前,卡塔尔国家队的主帅是菲利克斯-桑切斯-巴斯,他从2006年起就来到了“希望学院”。他也是卡塔尔最近十年来的第9任主教练,这显然说明了卡塔尔国家队的不连贯性。球队的前任主帅乌拉圭人福赛蒂,因为在归化球员的问题上与卡塔尔足协的分歧,在2017年6月被解雇。他曾排出过包含7名归化球员的首发。


“他们太急功近利了,缺乏耐心。”佩雷拉总结了阿拉伯国家的特点,“今天是巴西教练,明天是法国教练,后天又是西班牙教练,再然后是克罗地亚教练、荷兰教练。他们应该注重一种足球风格,就像我在科威特时的那样。当时我们以一种巴西风格组建了球队,并且获得了成功。”


尽管执教风格飘忽不定,卡塔尔人决心在自家院子里大显身手。他们狂热地争取达成目标,一掷千金地聘请外国教练,以掩饰他们缺乏传统和传承的现实,而这些正是数十年来巴西德国意大利这样的球队保持竞争力的诀窍。


卡塔尔的顶级联赛在1972年就迎来了自己的首任冠军,但是在相当长的时间内都默默无闻。作为国内顶级联赛,卡塔尔星级联赛共有14支球队,次级联赛则有18支。伴随着2004年的规定,“希望学院”被赋予了在卡塔尔11500平方千米的土地上提供世界级训练设施、培养年轻球员的使命。


许多国脚都出自“希望学院”,包括后卫伊布拉欣-马基德和阿卜杜卡里姆-哈桑。然而,其中只有两名球员在欧洲联赛立足——比利时联赛的阿费夫和西班牙雷奥内萨的亚希尔。不过,这两名球员所在的俱乐部都是由卡塔尔政府控制的。


2003年,卡塔尔联赛鼓励俱乐部引进大牌球星,他们为每支球队提供了1000万美元的支出补贴。于是,瓜迪奥拉、巴蒂斯图塔等球员来到了这个小国家,一些外籍教练也登陆了联赛,过去的一个赛季,卡塔尔顶级联赛中甚至没有一名本国教练,其中最有名的应该是阿尔-拉扬队的主教练米歇尔-劳德鲁普。


“他们应该在这条道路上坚持下去,与高水平的同行一起训练教练和年轻球员,打造一个强有力的联赛。”佩雷拉补充道,“否则,贸然把你提升到世界杯的级别,你总会发现多方面的差距。”


2015年,前巴塞罗那球员、2010年世界杯冠军球员哈维签约了阿尔萨德,合同的一部分约定,哈维还将担任2022年世界杯的大使。哈维去年向CNN表示,他不会拒绝作为教练带领卡塔尔征战世界杯的机会。“让卡塔尔享受一届美妙的世界杯是我的目标。”哈维说。


世界杯决赛慢慢临近,而卢日尼基并非唯一的焦点。沿着莫斯科河的河岸不远处,就是下一届世界杯的一个小小“传送门”。在卢日尼基附近的卡塔尔地标,是一个巨大的玻璃立方体,其上点缀着许多电子屏,展示着卡塔尔国家的历史。在河流附近的另一处“传送门”,是一个被称为“卡塔尔议会”的馆阁,就像中东的巴扎集市般,充满了身着传统服饰的男女,展示着地区特有的文化和食物。数千名球迷造访了这两处景点,以及世界杯期间遍布莫斯科和圣彼得堡的卡塔尔小摊点。


卡塔尔首都多哈的风貌则别具一格。这些是卡塔尔政府的官员们,在濒临波斯湾的、名为“阿尔比达”的摩天大楼中辛勤规划了四年所结出的硕果。卡塔尔需要新建球场、宾馆、公路和铁路,以便在世界杯期间接纳世界各地可能多达150万的球迷。这个国家的常住人口不过是260万,而且多数是外国人。丰厚的油气收入,使得三十年前的沙漠如今已被为都市。大规模的建设已经将这个油桶国变为了21世纪的现代国家,完全有能力主办这个世界上最大型的体育赛事。


“我认为卡塔尔世界杯将会是这个国家最美丽的梦想之一。”博拉-米卢蒂诺维奇说。他曾率领五支不同国家的国家队征战过世界杯决赛圈,现时在“希望学院”担任技术指导。“这是一个小国,一天之内你甚至来得及去看两场球。这里几乎没有通勤时间,我在这里很开心。”


四年一届的世界杯赋予球员的争胜天性甚至要强过奥运会,而观众的数量也不相上下。如果不是世界杯,许多游客可能终身不会踏足中东一步。组织者同时也准备向他们展示阿拉伯文化,比如沙漠帐篷及沙漠之舟。


这一个月中,卡塔尔组委会派遣了180人去俄罗斯,其中包括了足协和旅游局的官员,他们近距离观察赛事组织工作,并学习比赛日的后勤保障工作、公共交通需求以及球场周边和其他公共区域的安保工作。俄罗斯本届使用的用以检测观赛球迷情况的球迷ID,是卡塔尔已明确表示将会学习的举措之一。


卡塔尔还有许多独有的困难需要克服。饮酒禁令是组织者需要审慎考虑的要点之一,毕竟许多球迷可能会在这个绿教国家寻求一番畅饮。另一个问题在于炎热的天气。灼人的气温已经迫使国际足联将赛事时间由传统的6-7月份改为11-12月。而更难堪的是,这个决定是国际足联饱受丑闻指控的前主席布拉特将主办权授予卡塔尔所带来了后果。


“我听说了许多关于气温的讨论。”米卢开玩笑道,“人们总问我这里情况怎样。从我的经历来说,之前我在这里执教的时候,有一次别人问我想在什么样的温度下比赛,我说16度,于是他说好的,然后打开了空调。”


因凡蒂诺正式确认了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将在11月21日揭幕,12月18日结束。而且这一届赛事还有可能扩军到48支球队。尽管还有四年时间,但是国际足联还有许多事务需要与卡塔尔官员沟通。因凡蒂诺甚至提议,如果提前扩军的决定一旦被确认,可能将由卡塔尔和周边的海湾国家联合举办世界杯。


“之后的几个月,我们将决定到底是48支还是32支球队参加卡塔尔世界杯。我们必须先与卡塔尔人讨论,然后再和国际足联执委和赞助商们协商。之后我们会冷静地做出决定。”因凡蒂诺说,“按目前的情况来说,卡塔尔世界杯是一届32队参加的世界杯,但一切皆有可能,开诚布公的讨论会告诉我们一切。”


卡塔尔向世人许诺了一届完美的世界杯体验,现在这个国家还有四年时间去实现它的诺言。在今天与未来之间,有多少事情会逐步发酵、影响着卡塔尔,在场上场下去比肩已然珠玉在前的俄罗斯?


“对我们而言,我们总是相信足球可以将所有人团结在一起。足球的力量是深入心灵的。”塔瓦迪说。“我们一向认为,中东的首届世界杯将是一个强有力的力量,帮助一切变好。2018年的俄罗斯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本文转载自虎扑翻译,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俄罗斯珠玉在前,卡塔尔何以比肩?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