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马拉:以太空竞赛而闻名的世界杯举办地

萨马拉市位于萨马拉河与伏尔加河交汇处,是俄罗斯伏尔加河中游的重工业城市,也是本届俄罗斯世界杯的比赛举办地之一。

2018-07-16 08:30 来源:虎扑翻译 文/帕特里克-詹宁斯 译/TobiasLai 0 27296


萨马拉市位于萨马拉河与伏尔加河交汇处,是俄罗斯伏尔加河中游的重工业城市,也是本届俄罗斯世界杯的比赛举办地之一。这座1991年苏联解体后才恢复旧称的城市,曾经是冷战时期前苏联重要的航天航空产业重镇,为当时苏联制造出不少的航天伟业,成为苏联“太空竞赛”的核心竞争力。


足球,一度成为航天工厂之间的娱乐项目。随着苏联解体以及经济衰退,原来蓬勃的足球事业也跟随着传统产业的式微而没落。BBC体育记者前往这座职业足球贫瘠的城市,观察这里的太空产业和足球的兴衰史。


萨马拉以其在冷战时期“太空竞赛”的历史地位而感到骄傲。


以前的“斯普特尼克(Sputnik,前苏联制造的人造卫星)体育场”现在是一片居民区,曾经的“奥尔比塔(Orbita,前苏联制造的轨道卫星)球场”如今已是一片荒芜,以太空火箭命名的“日出号球场”正逐渐变成废墟。


这些不过是本届世界杯主办城市之一的萨马拉市内一些老旧的足球场,这些名字具有前苏联航天科技色彩的球场,将你瞬间带回那个冷战时代。这座城市正是当时美苏“太空竞赛”中,前苏联发展航天事业的最关键推动力。


萨马拉坐落于莫斯科东南1000公里外的伏尔加河上,这座历史底蕴丰富的城市在本届世界杯中已经举办了三场比赛,包括乌拉圭大胜东道主俄罗斯的比赛。


回到过去,萨马拉堪称是明星城市,这里的工厂制造出的太空火箭在1961年成功把尤里-加加林送上太空,成为进入太空的第一人。


这座人口120万的城市,目前依然是俄罗斯航空航天以及飞机制造业的中心,但自从1991年苏维埃政权垮台,那些代表工厂的足球队以及他们过去驰骋的绿茵场,都已经逐渐消逝。


以“日出号”为例,顾名思义有日出或破晓的意思,同时也是一系列火箭的名字。这一系列火箭启动泽尼特侦察卫星,在冷战中起到观测西方势力的作用。


“日出号(沃斯克霍德,Voskhod音译)”同时也是前苏联航天工程公司Motorostroitel的厂队队名。Motorostroitel如今已被更大的企业JSC库兹涅佐夫并购,仍然生产火箭引擎,只不过不再踢球了。


位于工厂路(Zavodskaya Shosse)的公司总部,距离球队以前的主场只有200米的距离。


走过一堆堆积如山的垃圾、一辆废弃的汽车以及一堆长长的杂草,你会看到一个破碎的混凝土看台,上面覆盖了碎玻璃、野草以及灌木。


这里有几根门柱,有几个小孩在踢足球,还有一些小孩在凹凸不平的地面上相互追逐。一旁还有几个人在一边喝着啤酒,一边注视着对面拔地而起的巨大塔楼。


距离这里数个地铁站远的地方,我找到了位于一个崭新的休闲中心后面的奥尔比塔球场。


这座破旧的球场只剩下一个球场的轮廓和以前曾是一个入口的混凝土台阶,其他尽是废墟和荒野。一位父亲正充当两个年幼儿子驾驶的飞机,在两对已经严重弯曲的门柱之间萦绕。


当然,这只不过是这座城市的一面景象,表面一片繁华之下的另一面。如果在萨马拉市北郊,你会看到的是完全另一番景象,尤其是在这儿一个月。


一座全新能容纳45000人的萨马拉竞技场,其外形像一个典型的UFO。在过去的周一,这里成为了俄罗斯队的主场。尽管东道主还是以0-3大败给乌拉圭,但欢呼支持的声音依然振聋发聩。


下赛季,重回俄超的苏维埃之翼(Kriylya Sovetov)将会以此作为主场。

二战期间,前苏联很多工厂都转移到了萨马拉,而苏维埃之翼也在一群从被纳粹占领的俄罗斯西部撤离的足球运动员所组建。


假如当时莫斯科陷落,前苏联的首都也将会迁移至此,斯大林在这里有着一个神秘的地堡。萨马拉的人口迅速增长了20万人,不少来自顿巴斯、明斯克及波罗的海国家的男女老少都来到这里,成为当时制造飞机的生产力。


我想去了解一下苏维埃之翼和现在的航天产业是否有着某些关联。我试图前往一家本地的足球博物馆一探究竟。但奇怪的是,尽管就位于繁华的FIFA球迷狂欢节的附近,这家博物馆竟然因为某些奇怪的原因而关门了。


最终,我找到了博物馆的其中一位总监谢尔盖-列布拉德(Sergey Leibrad),我完全没想到自己能遇上这么一位对足球如此热爱的人。他和搭档阿列克谢-切尔尼谢夫(Alexei Chernyshev)在2007年创办了这座博物馆,收集了很多过去很特别的物品。


谢尔盖招待着一群一起参加一个特别的周日之旅的小旅行团,并附上了一段精彩的45分钟独白介绍。


博物馆里展出了包括雅辛的书信、当时带领阿尔克马尔前来征战欧洲联盟杯比赛的范加尔亲笔签名照、扬-科勒超大件的运动鞋,以及在本地退役的前曼联边锋坎切尔斯基的签名球衣。


这里也陈列了许多多产射手如伯里斯-卡扎科夫(Boris Kazakov)的照片,这位天才射手在1978年寒冷的冬天因汽车落水、被结冰的湖面困住而溺毙,时年才38岁。


关于我的疑惑,谢尔盖回答道:“实际上,自从苏联解体以及经济危机后,现在航天工厂和足球队之间几乎没有任何联系。他们都离开了,原来的球队也不复存在了,所有的旧体育场都沦为废墟。毕竟足球有其巨大的文化价值,而且萨马拉是个拥有120万人的城市,却只有一支职业俱乐部,这毫无疑问是个羞耻。”


在博物馆内,我听到,几天前,这个地区一家叫塞兹兰2003(Syzran 2003)的第三级别俱乐部因为无法支付下赛季的费用而被迫解散。


2010年,“萨马拉遗珠”——苏维埃之翼几乎一度面临破产的境地,幸亏得到国家的救助才涉险过关。谢尔盖语带讽刺地说:“是普京总统让他一个朋友来完成这件事的。”俱乐部目前的持有人严格意义上来说是萨马拉当地政府,而且俱乐部目前的赞助商是一家博彩公司。


萨马拉曾经有着另外一个名字——古比雪夫(Kuybyshev),这座1991年才改名的城市以前是禁止对外国人开放。


本周,这里早已挤满了来自澳大利亚的球迷,还有一些留在这里的丹麦人。后来,乌拉圭人也都蜂拥而来,因为他们要在这里与东道主争夺小组第一。


萨马拉业余足球协会的谢尔盖-马里什科非常强烈地指出,尽管这里和足球赛的关系不断在变化,但这个城市仍然热爱着足球。


他说道:“随着越来越多的年轻球队在成长,这里已经有大概180支业余足球队。由于俄罗斯在世界杯上的表现出色,我们期望这种成长未来会继续上升。”确实如此。此时此刻,无论你身在萨马拉的何方,足球是所有人讨论的话题。


有趣的是,我在这180多支业余球队中发现一支也叫“日出号”的球队,目前正在萨马拉市业余联赛最高级别联赛中征战,但显然和以前的工厂并没有任何关联。那么这个名字从何而来呢?


马里什科说:“他们只是喜欢这个名字吧。”又或许,他们想重拾昔日的光辉吧!


本文转载自虎扑翻译,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萨马拉:以太空竞赛而闻名的世界杯举办地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