勒夫和默克尔:改变德国的十年

2016年,默克尔的厨师勒夫告诉《图片报》,德国主帅约阿西姆-勒夫和默克尔共进晚餐之时,勒夫总是就点一份奶酪爆浆炸猪排(cordon bleu)配炸土豆。

2018-07-06 08:30 来源:虎扑翻译 文/Kit Holden 译/桐谷华 0 28558


2016年,默克尔的厨师勒夫告诉《图片报》,德国主帅约阿西姆-勒夫和默克尔共进晚餐之时,勒夫总是就点一份奶酪爆浆炸猪排(cordon bleu)配炸土豆。他们谈话的内容?啥都有,希腊欠钱,大英脱欧,难民成灾,有时甚至还有足球问题。


从这个角度来看,俩人的交谈更像是一场茶话会,他们的亲密关系实在不一般。默克尔2005年就任德国总理,勒夫2006年接任德国国家队主帅。俩人是海内外最知名的德国公众人物,都在历史的长河中留下了自己的印记。15年来,德国在球场和政场上摆脱了陋习和刻板印象,这也是俩人不懈努力的结果。


俩人也都在自己的岗位上工作了超过十年,也都成功回击了上任之初反对者的质疑。勒夫是二战后德国的第9任主帅——若你把沃尔特-希尔1974年那9天的“代理主帅”也算作一个任期;默克尔也是二战后的第9任德国总理;俩人都是来自偏远地区的基督教徒:默克尔来自东北地区的新教家庭,而勒夫来自西南地区的天主教家庭。最重要是,俩人也都是现代主义者。


即便勒夫没有捧起世界杯,他也会因为让德国猛汉队提出唯美足球而留名青史。在他的指导下,全世界对于德国足球的印象从“舒马赫的莽撞和埃芬博格的咆哮”逐步变成了“技术足球的代表”,“拉姆矮小但坚毅,格策微胖但技术出众”;过去的“红脸汉子”们变成了略带稚气、甚至略显稚嫩的创造力的团体。


到了2014年,德国队的足球甚至有了一些Tiki-Taka的感觉,甚至在世界杯的前半程里不使用经典9号球员,并让拉姆去打后腰。“只有打出赏心悦目的足球才能获取冠军。”勒夫在2012年在《11人》的采访中说道。对他而言,踢得漂亮与德国传统中的效率和为胜利不惜一切代价并不矛盾;这只是获取胜利的一种方式而已。


默克尔自上任后,也是“余又任”,“吾三连”,直到现在的“照原任”。13年来,在她的带领下,原本保守的基督教民*主联盟(CDU)转变为为受人尊敬和努力进步的执政党。这种转变可谓180度大转弯。要知道,社会保守主义在德国可谓根深蒂固:比如说婚内强奸行为只在1998年的一例案件中判定实施人有罪。在默克尔的带领下,中间偏右的基民盟通过了同性婚姻法案,在环境保护主义方面引领世界潮流,接纳了数以千计的叙利亚难民。基民盟最新的口号则是“中立待世”(The Center)。


若要了解勒夫和默克尔的“革*命精神”,我们还得回到1998年的秋天。11月,基民盟遭受了自建立以来最大的一次选举失败。新任副主席克里斯蒂安-伍尔夫(Christian Wulff)发起了基民盟内“自上而下的整风运动”。他认为组织上下必须坚持与时俱进的思想,这也为基民盟未来二十年的发展定下基调。


而就在“伍尔夫讲话”之前一个月,德国足协开始了第一轮足球改革计划,这是关于俱乐部和国家级青年球员发展的改革。《明镜》报称这是“足球职业化以来的最大动作”。历史会证明这次改革是正确的,在改革浪潮的推动下,天才球员纷纷涌现,德国足球也将因他们而兴起。


德国足协和基民盟顺应着世界的大方向做出了改变。对德国足协而言,足球的疯狂商业化和全球化和压迫式的足球战术使得足协必须尽快作出反应;对基民盟而言,在柏林墙倒塌之后,在后冷战时代的背景下,时任基民盟主席赫尔穆特-科尔(Helmut Kohl)在两德统一的历史进程中起到了关键作用,但仍然缺乏长期发展的必要基础。在两德统一之后,重新成为世界大国之一的德国处在新的历史背景和新的历史机遇下,却也是一支相对不稳的时代力量。


勒夫和默克尔毫无疑问是这两项革*命的领航人。虽然他们接过大旗的时间还要稍稍延后,相比他们的前任而言,前任看上去也都是更具立足魅力的领导人。默克尔接过了社民党领袖格哈特-施罗德(Gerhard Schröder)的总理职位,而勒夫接过了克林斯曼的教鞭。


施罗德的经济改革,还有他那微微散发的魅力,一如美国化的克林斯曼的足球风格:能够给大家带来一口新鲜空气,但注定会在某个时刻碰到瓶颈。施罗德全方位的改革最终失去了选民们的选票,而克林斯曼操之过急,在2006年世界杯的“夏季童话”之后就宣布退出,后来在拜仁慕尼黑遭受了滑铁卢。


这个时候,勒夫和默克尔“重塑德国”的旅程才刚刚开始——尽管他们一开始并没有太大的人气。勒夫的职业生涯在随斯图加特获得德国杯后就平淡无奇,在德国世界杯上,他被尊为克林斯曼魅力身影背后的战术大脑,但他的上任也招致诸多疑虑。


当时的勒夫远没有现在那么潮,也没有那么霸气侧漏,有人轻率地就称呼勒夫是个“和善的乡下土包子”——当然这也有勒夫那浓重的巴登口音和他那奇怪的绰号。“约吉和汉西这个名字听起来更像是一对虎皮鹦鹉。”《图片报》如此戏谑勒夫和助教汉斯-福里克(Hans-Dieter Flick)。甚至于直到2009年,《时代》(Die Zeit)报依然将勒夫描述为“好好先生”。


当时的默克尔也被低估了。多年间,从母亲到环境部长,她都被描述为“科尔的小女孩”,被前任主席科尔的巨大翅膀庇佑也被科尔的阴影笼罩。即使在之后的日子里她在基民盟捐赠丑闻中和科尔脱离了干系,她仍然被描述为“一个毫无生气,毫无魅力,发型一塌糊涂的东德人”。甚至于施罗德在2005年大选失利之前的几个月里海嘲笑过默克尔在议会的演讲“无聊透顶”。


不过,如果说媒体认为领袖魅力高于一切,那么德国公众很大程度上是不认同这一点的。德国喜欢权威学者多过职业政治家的魅力,如果是专家那就更好不过了。默克尔是量子化学博士,而勒夫则虽然在指挥比赛时多以温文尔雅的形象出现,但他也毫无疑问是战术专家。而当默克尔换了发型,勒夫穿上了定制衬衫,开起了跑车,常年手边一杯浓缩咖啡,勒夫也让自己重新成为一个独具风格的偶像。但他们的成功也主要基于实际成绩而非外在风格。


他们都没有激情澎湃的演讲,在面对新闻记者时,也都是一副有条不紊的架子和语气。勒夫永远带着一口西南口音,而默克尔也总是一口圆润的东北口音。他们的声音永远是沉稳的中音,这也使得他们的声音在过去十多年间被全世界牢牢记住并完全接纳。如果说默克尔扮演着母亲(Mutti,也是默克尔的昵称)的角色,那么勒夫就好比是远房的叔叔——尽管不是每天都听到,但也认得出是他。德国人在政、体上仿佛都有一位可以信赖的守护天使,天使将通过彻底的改革来继续引导他们前行。


德国人在所有改革之中,或者感受到的变化中,最大的不是足球战术的改变抑或政治上的改变,而是民族构成上的变化。施罗德的双国籍法案改革使得更多非德国后裔取得了德国护照,而这也使得德国国家队逐渐吸纳了移民后裔。一夜之间,德国国家队里充满了不同国家的后裔。有土耳其后裔,有阿尔巴尼亚后裔,还有突尼斯和加纳后裔。勒夫的德国队更加现代、更加多元化。他也在2016年获得了斑比奖。


默克尔一度也称文化多元性是“失败的尝试”,然而作为德国总理,她又展现出了最大的宽容态度和国际化风范。这不仅体现在她经常“错误解释”对难民的开放政策,也体现在她为伍尔夫“伊斯兰文化是德国的一部分”激烈辩护。


有些人可能会反对这种看法。他们会说,勒夫可能是一个足球梦想家,但我们不要把默克尔看成是一个自由主义革*命者。正如《明镜》报曾经说过“默克尔经办政事仿佛是在治自己的打嗝”。默克尔以“共识”为标尺进行执政,当她感觉民众不在她身边之时,她可以在对待核能、难民甚至广泛经济政策指导方针(BEPGS)的态度上来个180度大转弯。


某种意义上,这是她取得成功的秘诀,吸引最广大民众选票的手段,同时稳步进行基民盟党政建设的最大力量。她的智囊团称之为“非对称遣散法”(asymmetrical demobilisation。简而言之就是让选民懒得动用自己的选票,而保守党一般责任感更强,更愿意参与到选举中,从而使得进步政党处于不利局面)。德国社民党(偏社会民主主义)主席马丁-舒尔茨(Martin Schulz)称这是对德国民*主的严重挑战。


那么,勒夫和默克尔又有何种不同呢?也许勒夫的确是个战术天才,但他还没到瓜迪奥拉、米歇尔斯这样的“思想家”境界。他直到2010年在大赛中第二次输给了西班牙才彻底决定将德国带上坚定传控的道路。2016年,在欧洲杯半决赛不敌法国之后,勒夫为应对对手的反击也开始做出各种针对性的调整。他和默克尔一样是永恒的实用主义者,总是适应着不断变化的局势。 这也是他们稳坐钓鱼台十几年的宝贵经验,也让所有人都在思索一个问题:“他们之后,谁才是最合适的?”


在这里,他们未来的道路还是会分叉。所有的政治界人士最终都会走向失败,但足球则未必。如果你像勒夫一样在一个位置上干十几年,你离开的时候更可能是欢笑伴着泪水——特别是在德国,例如波多尔斯基退出国家队之时,他仿佛身处一场巨大的告别宴席中。


近来,默克尔在难民政策上的行动激起了不小的波澜,这也能看出默克尔的支持率有所下滑,这个任期或许也是默克尔的最后一个任期了。自2015年以来,“母亲政府”的威信逐年下滑。如果说勒夫今年夏天还有着“卫冕冠军”的光环,默克尔就像是“四面楚歌”的政治家。勒夫已经把自己的合同延长到了2022年,而到那时,显然默克尔已经回家了。这个夏天也许是默克尔能在总理位置上观看的最后一届世界杯了。


“2014年世界杯我们夺冠后,默克尔走进了更衣室,和我们痛饮了一杯,仿佛她也是这支球队的一员一般自然,”勒夫最近感慨道,“这让我们的球员们印象深刻,我希望今年也能有这样的成绩。”

 

从2010年和半裸的厄齐尔握手,到本届世界杯前往德国在南蒂罗尔的备战营地视察,默克尔把足球牌玩得滴溜转。不同于托尼-布莱尔和大卫-卡梅隆,默克尔不会在足球上显摆知识或者倾注太多兴趣,而足球回报给她的却多得多。


这次默克尔的俄罗斯之行或许是她最后一次打出足球牌,但不会是她最后一次和勒夫的会面。两人都是对彼此的支持者,他们都花了十多年的时间重新塑造了世界对德国的印象。有人认为在未来的几年里,俩人将会有更多交情,毕竟勒夫也不会是最后一次吃炸猪排配土豆。


本文转载自虎扑翻译,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勒夫和默克尔:改变德国的十年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