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们总是最爱童年时代的世界杯?

随着新一届世界杯比赛的进行,球迷们逐渐难以抑制自己内心的怀旧情绪。

2018-07-05 08:30 来源:虎扑翻译 文/Stuart Horsfield 译/洛阳洛阳 0 32589


随着新一届世界杯比赛的进行,球迷们逐渐难以抑制自己内心的怀旧情绪。他们为了获取比赛的最新动态,双眼紧盯各种可能的渠道,也会从照片和解说的开场白中,复述那些耳熟能详的故事。热情的球迷们会发自内心的记起前几届比赛中球员的照片,就好像是在回忆一个丢失已久的家庭相册。


我认为,我是一个世界杯经验丰富的“老将”。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是我看的第10届比赛——我的意思是说,我会尽可能多地享受每一场世界杯,并对关键时刻进行无情的详细分析,让不同立场的球迷都永远牢记,然后抱怨说这场比赛没有我小时候看过的那些精彩。


当那些志同道合的球迷聚集在一起讨论往届世界杯,不可避免的问题出现了:“你最喜欢哪一届世界杯?”正是在这一点上,谈话由于球迷们年龄的不同而中断,因为答案总是取决于你第一次看世界杯时有多大。


就我个人而言,世界杯的偏好问题很简单。我选择了对我人生影响最大的一届世界杯。正是这届世界杯,我注意到了一支名副其实的梦幻球队、一支有自己足球品牌的球队。我会款待任何和我志趣相投的人,并且和他重温这届世界杯,然后质疑其他那些所谓的伟大比赛。对我来说,最爱的永远是1982年西班牙世界杯。


那年我10岁,这是被这场全球盛况吸引最完美的时间。在那个时候,我可以用一只手数出我在电视上看了几场比赛,然而在1982年的四周时间里,年轻的我痴迷于足球。我的感官在那29天里,被52场比赛狂轰乱炸。然而,吸引我的并不是比赛的数量;那闷热的西班牙夏日夜晚的热浪,似乎要从我们的仿木盒装电视机里扑面而来。


对我来说,足球巨星们每天都穿着他们的国际球衣华丽的出现在赛场上,这一经典形象只有阿迪达斯的探戈球可以相提并论。西班牙世界杯的赛场第二次使用官方用球。前一届阿根廷世界杯,官方用球的设计充满未来主义;在西班牙,潮湿空气散发出轻微的光泽,让它看起来像一颗镶嵌在青翠欲滴的草地上的单色宝石。


所有这些鲜明的形象,随着电视回到了东约克郡半独立式住宅里,伴随着低沉的原声,一个孩子如痴如醉。对我妈妈来说,这是恼人的嗡嗡声;可对我来说,这是一种兴奋和期待的滚动声。它为比赛设定了节奏,为1982年的夏季提供了配乐。


与和我不同代的球迷交谈时,我能从他们的声音中感受到激情,他们在为自己最喜爱的世界杯辩护。我能从他们的声音中听到孩子般的固执,他们坚持认为他们最喜爱的世界杯中进球更好、球队更好、球员更好、比赛更好。尽管我像孩子般顽固,立即驳斥了他们的观点,但当他们的记忆回到了他们目睹的那种幼稚的困惑,我不禁听到他们的声音中同样充满了少年的兴奋声。


随着24小时体育频道的出现,人们有机会每周七天观看到全球各个角落观的比赛现场直播,我想知道年轻一代是如何看待今年世界杯的。他们的眼睛是否像我10岁那样,同样把它看作是全球盛况?或者它只是一个规定使用VAR、高清、多摄像机角度、浓缩版的欧洲冠军联赛?


我不应该武断的认为,与其他人相比,我的世界杯经历优势很大。我希望今年10岁的孩子们见证经典的比赛,并把这次世界杯经典的画面存入记忆。这将使他们对这个美妙运动的热爱永存。我期待观看2018俄罗斯世界杯的孩子们见证像济科、苏格拉底和埃德尔那样伟大的表现。我希望能有一场比赛,孩子们将来可以讲给他们的儿子和孙子。我想让他们能像我一样,在观看意大利与巴西的比赛时,对足球有一种顿悟。


世界杯比赛对每个人来说都是私人的;球迷们对他们最喜爱的那一届世界杯占有欲很强。没有人是对的,也没有人是错的。但是,当他们为自己的最爱辩护时,总是伴随着孩子的声音。因为小时候的我们只看到好的一面。我们对政治不屑一顾,是因为我们并没有那么愤世嫉俗。作为孩子,我们只是睁大眼睛坐着,怀疑我们正在看到的一切。


我真的希望将来有一天,有人坐下来向我解释为什么2018年世界杯是他的最爱时,我会忍住不笑、专心地倾听。当他讲完后,我会告诉他为什么1982年世界杯是我的最爱,以及为什么它比俄罗斯世界杯要好。


本文转载自虎扑翻译,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为什么我们总是最爱童年时代的世界杯?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