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媒体总粉丝数超10亿,NBA球员们还得应付社交生态

NBA球员可能是所有运动员中受到外界关注最高的一个群体。社交媒体让他们本人和NBA联赛一起价值蹿升,却也让他们的言行举止变得如同聚光灯下美人脸上的瑕疵一样无所遁形。

2018-04-10 12:26 来源:界面 文/王怡 0 75697


对于名人们来说,随意外出用餐、闲逛的好日子算是远去了。随着拍照手机和社交媒体支配着大多数人的日常生活,名人们的生活细节可以分分秒秒、360度被记录,隐私的范围正不断向内收缩。


在体育界,NBA球员可能是所有运动员中受外界关注最高的一个群体。社交媒体让球员个人和NBA一起价值蹿升,却也让他们的言行举止变得如同聚光灯下美人脸上的瑕疵一样无所遁形。


然而,看似风光背后,球员们也有困惑。近日,HOOPSHYPE网站对多位NBA球员进行了采访,社交媒体带给他们的困惑可不只是掉粉。


如何看待无孔不入的喷子和偷拍?


2016年,NBA在各种社交平台上(包括Facebook、Twitter、Instagram、腾讯和新浪微博)的各类账户(联盟、球队、球员)粉丝总数已经超过了10亿。这是所有职业体育联盟中的首例。被如此多的眼睛和镜头所聚焦,每天被各种@,球员们的感受很分裂。


有一些比较心大的球员,对于各种“蜜”和“黑”,都可以笑纳。犹他爵士队的中锋鲁迪·戈贝尔就说:“我爱喷子们,虽然他们都不怎么聪明,但是我将他们看做一种另类的激励。”


“在我刚开始球员生涯的时候,推特上的喷子还是会刺激到我。但是现在我能对他们微微一笑了,”印第安纳步行者的特雷沃·布克则选择区别对待,“不过,大家给我的关爱还是很让我受用的,我也会尽量回复一些粉丝。”


有些球员则识破了键盘侠的本来面目。萨克拉门托国王队的加雷特·坦普尔就表示:“如果球队赢球,你拿下了20分,但是第二天你只得2分,还输球了,那些之前捧你的人,就会使劲踩你,还说要交易你。”


社交媒体上,发言的代价是非常微小的,这种现实也助长了网友言论的刻薄。面对各种攻击诘难,有时候“厚脸皮”反而是一种生存技能。但是,不少NBA球员年纪轻轻就走上了NBA的大舞台,也陷入言论的风暴圈。最著名的例子当属杜兰特——这位联盟数一数二的球星,竟然还开了小号,和键盘侠们打起了嘴仗。


“不少年轻球员处理社交媒体评论的方式有待商榷。他们脸皮还不够‘厚’。很多球员读小学的时候就知道,自己将来只用读一年大学就进NBA打球。所以进入联盟的时候,他们都太年轻,完全没有经历过真正的考验,” 新奥尔良黄蜂队的乔丹·克劳福德认为大学不仅可以磨炼球技,也能锻炼意志,“大学有一点好处,很多人在大学里会经历极其严格的篮球教练,可能会‘没有理由’地训你。所以,在大学里,球员们经历了成长走向成熟。但是现在大多数球员只在大学打六个月球就转职业,社交媒体上的批评成为了他们面对的最大的负面声音。”


善于情绪管理已经成为一个人成熟的一项指标。面对网络上的黑粉,球员如何控制好自己的情绪,不向对手露出自己的“软腹”,这或许和赛场上的判决决策同样重要。


印第安纳步行者的的迈尔斯·特纳说:“有时候你真的很想怼回去,而且有时候我会根据情况严重程度进行回击。但最好还是置之不理,因为你的回击只会带给他们满足感,他们就可以跟朋友去吹嘘‘他还亲自回复我了!’”


在社交媒体中如何自持和互动?


NBA的社交媒体生态受到高度关注,标志性事件之一是2017年夏天金州勇士队球星凯文·杜兰特在推特上用小号怼网友、夸自己,甚至曾经一度误用自己正式的账号和网友开撕。


人们诧异这位年薪2000多万美元的NBA冠军球员为何在社交媒体上如此放浪形骸,同时也应该意识到,普通网友在社交媒体上我行我素的风格,并不适用于粉丝百万的球星。他们在社交空间中需要建立自己的行为法则,以维持良好的形象,同时平静自己内心。


杜兰特或许可以跟自己的队友库里学习。据《圣荷西水星报》报道,库里每次发一条推特之前,会至少认真地将推文读一遍。“如果我中间犹豫了哪怕一秒,我都不会发这条推特。”


社交网络中的“人”和现实生活中的“人”是不一样的,每个人通过推特和Instagram展现给外界的形象有真实的成分,但是更是可以被塑造的。


一位匿名的前NBA球员、现任东部某球队管理层成员就表示:“就算你没有做错什么,你还需要确保自己在别人眼里看起来同样没做错事。这些都会影响你在别人眼里的形象……我觉得现在的球员大多都更小心了。他们都听过一个球员成为八卦杂志封面人物、陷入各种名声危机的案例,甚至有些人还亲身经历过。”


转发、评论、点赞、关注,社交媒体上的关注并不总能让球员享受众星捧月的感觉,有时候他们甚至会被这种关注的恐惧所支配。


NBA前球员大卫·努尔斯就说:“大多人会说,社交媒体上的负面声音对自己没用,或者说他们根本不关心。但其实在内心身处,他们已经被影响了。我总是和球员说,那些喷子说话不经大脑,但即便如此影响还是存在。如果某位球员被隔扣或者晃倒的视频在网上疯传,我认为他们的信心真的会受到打击。有些球员很担心这种情况的出现,因为他们觉得这些视频会在推特和Instagram上传播,成群的人会来嘲弄他们,他们的信心当然会受到挫伤。 ”


这种内心的恐惧甚至有时候影响了球员的场上发挥。“我认为社交媒体言论会影响到球员在场上的打球方式,他们不愿意太过冒险,” 乔丹·克劳福德表示,“很多人在进攻端或者防守端都不愿意去寻找机会,因为他们不想因此而丢丑。所以他们在打球的时候,社交媒体就在他们的脑子里兴风作浪,影响他们的发挥。”


年轻球员面对突如其来的关注和莫名的指责而不知所措,就像一只被大灯突然照射的羚羊陷入静止。他们有时候也将社交网络中的自己和生活中真实的自己混为一谈,将网友的观点误认为是对自己真是客观的评价。


对此,许多老将更有应对的心得。曾经在NBA打球14年的卡隆·巴特勒就表示:“人们对于‘赞’、‘粉丝数’还有‘评论’之类的东西太过关心了,每个人都想红,都想树立正面形象。但是,我们不应该太在意别人的看法。我的三个孩子现在分别23岁、17岁和13岁,我也会和他们讨论这些问题,这种讨论就像我在生涯末期和更衣室里的年轻球员说的话一样,让他们知道最重要的事情是能够和自己舒适相处,找准自己的位置,不要在意别人是否喜欢社交网络中的那个你。而这些取决于你的自我认知和自信心,和屏蔽外界干扰的能力。 ”


社交媒体的商业价值被普遍认可


但是,就像金州勇士队的奎因·库克所说,社交媒体几乎陪伴了新一代球员的青少年时期。“我很难想象没有社交媒体的生活是怎样的。在我高一那会儿,Facebook开始崛起,一两年之后推特大范围使用,基本上我上大学之前就很习惯这些东西了。”


对于自己成长时期就出现的新事物和新科技,人们普遍能够以平常心去看待,而不像上一代人抱着一种“如临大敌”的谨慎。 社交媒体对于运动员来讲,并不是洪水猛兽,甚至其带来的好处更凸显。


库克说:“我很喜欢在社交媒体时代打球,因为我认为它总体还是利大于弊。确实,你在推特上会遭遇人身攻击,在公共场合也得格外小心,但社交媒体带来的好处也是数不胜数。你可以通过这个平台去激励他人,去结交你在现实生活中不可能认识的朋友,也可以在这里好事。”


甚至,社交媒体为运动员打开了商业化的另一条途径。原本可能需要争金夺银才能吸引到的关注,通过经营社交媒体也能实现,而这些关注也能转化成真金白银。早在2016年,勒布朗·詹姆斯的一条推特内容就已经价值16.5万美元了,现在这个数字有增无减。赞助商和运动员的合约中甚至会对社交媒体内容发布进行明文规定和明码标价。聪明的球员会利用好这个机会。


“现在,每个运动员都是一个行走的品牌和广告牌,这点众所皆知。从你的一条状态发出的那一秒开始,它就像泼出去的水,不管怎样被疯转被议论,都难以收回。”卡隆·巴特勒说,“我认为NBA联盟和其他独立组织在球员教导方面做得非常好,经常举办课程和会议,向球员申明,‘听着,你们必须在社交网络上注意自己的言行,在现实世界里也要时刻意识到你身在何处,该和哪些人相处。’他们的指导可以帮助球员规避错误,防止他们成为网络暴力的对象。但很可惜,还是有太多人犯那些同样错误,丢掉了自己的判断力,成为了其他球员的反面教材,亲身示范处理这些问题要花掉度搜好钱,可能失去多少价值的赞助合同,以及自己的言行如何影响到身边的所有人。 ”


球员在社交媒体中的表现一定程度上是智商和情商的双重展现,这也会影响他们在球探、教练和管理层心中的打分。


“球员们需要意识到,自己的社交媒体形象会影响自己的职业道路。无论是即将进入联盟的大学新秀,还是想在联盟继续打球的老将。”大卫·努尔斯就表示,“球队肯定会观察球员在推特上的表现,很多双眼睛在盯着他们账号的动态,所以在点击“发送” 之前还是要三思。我知道大学教练其实也有各种秘密的账号,用来暗中观察所要招募的高中球员。很多时候,如果没有人当面指出问题,球员们都意识不到,他们发的那些东西可能会给自己带来麻烦。”


当以詹姆斯和库里为代表的NBA球员越来越多地在社交媒体上发声和争辩,当尼克·杨因为队友丹吉洛·拉塞尔误传小视频而丢了未婚妻,甚至有人已经在推特治国的时候,人们应该意识到,社交媒体已经成为了现实生活同样重要的公共领域。如同现实生活一样,这里的一言一行也需要考虑回报和代价。


本文转载自界面,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社交媒体总粉丝数超10亿 NBA球员们还得应付社交生态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