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濑爱实谈日本女足现状:抚子绽放,俱乐部难熬

神户是一座繁忙的城市。当然,城市各有其繁忙之处,但神户似乎更像是忙着在短短的时间内完成自身的转变。

2018-03-30 12:28 来源:虎扑足球 文/桐谷华 0 49290


(注:日本女足的昵称是 ナデシコジャパン ナデシコ=撫子)

 

神户是一座繁忙的城市。当然,城市各有其繁忙之处,但神户似乎更像是忙着在短短的时间内完成自身的转变。这座美丽的城市历史久远,远在绳文时代(大英百科全书认为这段时期大约是公元前10500年至公元前300年)就有人类定居于此。


神户也是一座极具未来感、被霓虹灯笼罩的城市。如同其他大城市一样,这座城市用大量的钢筋水泥、玻璃幕墙和灯光向天际攀升,试图点亮天空。它还拥有一个人工岛作为港口,汇集众多人口。这使得神户蓬勃发展起来,两所著名大学也吸引着各方求学的学子。人们对于神户总是有一些“惯性”的认识,而神户也总有一些极为独特的东西来平衡人们的刻板印象。


这座城市也经历过灾难的摧残。1995年1月17日,阪神大地震(日本称阪神・淡路大震災,实际发生于东京时间当日上午5时46分52秒)夺去了6500人的生命,仅神户一地就有4600人丧生,灾难也使得20万人无家可归。

 

作为一个繁忙的海港——日本的第四大繁忙港口以及全球前50大最繁忙的港口之一 ——神户同样拥有众多高速路和高架桥,以及所有你遇得到的交通阻塞情况,这也正是世界商业门户带给前来掘金的商人们的礼物。从机场的候机大厅看出去,你甚至可以看到巨大的集装箱轮船缓缓驶出码头——虽然不怎么好看而又有些无趣。


感谢INAC神户雌狮的赞助商Hummel,我们有机会驰骋在神户的高速路上,来到俱乐部位于海边的训练场。


我从未和一位世界杯获得者面对面坐着过。看着你面前的高濑爱实,你很难想象她曾经举起过世界杯。当问及她是不是感觉自己是日本女孩的榜样时,她只不过是轻轻歪了歪头,嘴角漾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容,轻轻耸了耸肩膀。高濑爱实看上去似乎有点神秘。


当然,她并不是说不在乎自己对年轻一代乃至整个日本社会要做出什么“榜样表率”,她实际上并不觉得自己是个什么“榜样”或是“激励人们奋勇前进”的大和英雄儿女。对她而言,“榜样”这个概念离她似乎还非常遥远。


高濑爱实说,当她小时候和兄弟们以及唯一的妹妹踢球的时候,大家就觉得她不太一样。全家人都十分支持她踢足球,给予了她非常多的鼓励和帮助。她就在这美好而温馨的氛围中逐渐成长了起来。


不过,相比于高濑爱实有点苦恼人们给她贴上的所谓“榜样”标签,她也确实注意到了2011年日本从德国捧回女足世界杯后,日本的女足受到了更多的关注。在那场决赛之前,女足选手在日本还显得有些“另类”,参与者也是寥寥无几。如今这样的偏见随着日本拿下世界杯并继续取得优良的成绩,早已烟消云散。


2011年女足世界杯上,高濑爱实基本上都是以替补的身份在观战。她只在半决赛和瑞典的比赛中获得了4分钟的上场时间。不过,即便只有4分钟的亮相时间,她也实实在在地踏上了法兰克福的森林球场——这座承办了1974和2006年世界杯的著名球场。

 

虽然只是半决赛的4分钟出场时间,但这也是几乎所有人都梦寐以求而又求之不得的4分钟。然而坐在我面前的高濑爱实,还有她的队友仲田步梦——随日本U17女足获得了2010年U17女足世界杯亚军,也在2012年随日本U20女足获得了U20女足世界杯季军——却让我感觉不到有畏惧感。仲田步梦同样也是在家庭的影响下走上了足球道路的,父亲是足球教练,她的姐姐们也都经历过足球训练。

 

日本人的体育激情在国际舞台上熠熠生辉,而俱乐部的“忠诚主义”正在慢慢形成,但大多数日本公众还是从他们的国家队,或代表他们国家出战进行单人体育项目竞技的个人身上得到激励从而投身体育事业的。高濑爱实则看到了日本女足在国内和国际赛场上的两个鲜明对比:日本与美国在最近两届世界杯赛的决赛以及2012年伦敦奥运会女足决赛上连续碰撞,而国内俱乐部则一直在争取找到足够强大的赞助商和社会力量来实现真正的健康运营。

 

高濑爱实还是比较幸运的。在神户雌狮,她是一名全职球员,每天到训练场训练和比赛就是她的全职工作。但其他大部分女足球员并没有这么幸运。大部分女足球员都是以兼职球员的身份与俱乐部签约,而俱乐部也没有全部完成职业化。球员们不得不在业余时间打工赚取额外收入,而俱乐部自身的条件也难有起色。


所幸神户雌狮训练条件还算不错,不过她们的上一个联赛冠军还是2013年获得的,也是神户三连冠中的最后一个。她们最近一次举起的奖杯是皇后杯(2016年),而她们现在在联赛中的最大对手则是浦和红宝石女足和东京日视美人队。


然而,尽管日本女足的优异战绩引发了一场激烈而又臭名昭著的三方转播权争夺战,但却鲜有电视新闻报道日本当地的女子足球顶级赛事。在没有电视转播合同的情况下,神户雌狮只能在线直播她们的比赛。


神户雌狮的对外交流经理上田香织表示最有挑战的工作就是球队的推广工作和媒体宣传。没有电视转播合同是重大打击,即使2011年日本女足捧回了女足世界杯,但在国内赛场,除了御三家以外的球队却鲜有报道。神户雌狮也只有在“需要的”时候才会登上网媒和纸媒上的几篇豆腐干,但相比于其他项目,对女足的报道依然显著地不足。


随着更传统的传播途径受到冲击,神户雌狮选择自我拓展。上田和她的球队利用YouTube和Twitter频繁发布球队消息,无论比赛日还是训练日都会发布与球队相关的消息,诸如球员资料、比赛新闻、球队聚会等等,运营状态十分良好。


从球迷层面上看,日本女足的境遇也是处于两难之中。三宅博人开了一家名为FC Rokken的店,专门经营俱乐部周边事宜,例如制作旗帜,出售球票,策划活动等等,而这些活动常会有职业球员前来参与协助促销——这家店变成了各球队的“社区中心”。


2013年12月,三宅博人的店开张大吉。十年前他的朋友把他拉进了足球坑,这十年间,他觉得女足在社会上的影响力还不够。他说,根据足球人口统计学的数据显示,足球迷实际上男女比例各半,但真正到店光顾的绝大部分还是男性。同时他还认为,尽管参与足球事业的人口越来越多,但真正到场看球的球迷数量却已经趋于稳定。神户雌狮能吸引3400名左右的球迷到场观战已经是日本女足联赛之最了。


三宅担心,2020年的东京奥运会也可能给女足俱乐部的发展带来致命的打击。无论如何,当谈到国内的女足联赛时,我所遇到的每一个人都对此鲜有听闻或者漠不关心。我们普遍感觉到日本女子足球俱乐部需要一个实实在在的英雄式人物引领前进。以前的本土大牌纷纷前往欧洲或北美俱乐部,而传奇的泽穗希退役后留下了的空白或许更难有人去填补。

 

泽穗希,2011年女子金球奖得主、也是世界杯决赛为日本队打进扳平进球并助力日本在点球大战中取胜的那位传奇人物,累计为国家队出战205次。三宅希望有人能扛起后泽穗希时代日本女足的大旗。


然而,高濑爱实指出日本女足BNK益面临着人才流失的境地。日本足协更愿意去资助在海外踢球的球员。在其他国家特别是美国踢球的前景很有吸引力,这样的影响具有双面因果关系。随着国内俱乐部比赛水平下降,女足球员就更需要在国家队层面上取得成就以获取更多关注,并吸引外国俱乐部的目光。而发生这种情况时,总会有新秀填补好球员的离开。然而,日本俱乐部比赛的强度和水平和国际比赛之间的差距非常明显。

 

不过,三宅对东京2020的担忧可能会成为俱乐部的又一个推动力。尽管2015年日本再次进入女足世界杯决赛,2011年的盛况却没有再次延续。2020年的东京将为日本民众带来奥运轰动效应,当然这样的效应也将延伸到足球——日本女足国家队的成功可以让更多女孩子投身足球运动。

 

2019年的女足世界杯将在法国进行,到那时我们也将知道2023年的女足世界杯是否真能花落日本。高濑爱实错过了2015年的女足世界杯,但她不会错过法国世界杯和东京奥运会,也许还有机会参加2023年本土举行的女足世界杯。她直到采访结束时依然保持了几分神秘感,说她看不到太多日本女足俱乐部的未来会有多少变化,也许竞技水平将会上升,但整体情况依然不会有起色。

 

相比于足球,日本的女孩子更青睐排球、篮球和网球。高濑爱实认为,日本作为一个不是那么重视体育运动的国家,也很难看到体育运动在整个社会体系中的分量会有多么大的提升。


高濑也许并不认为自己是“日本女足偶像”—— 她可能不认为自己能作为日本女足的象征——但现在日本女足比2011年世界杯之前有了更多的球队和更多的球员。许多孩子都愿意排队等候她的亲笔签名,谁说新的泽穗希不在这些孩子中。无论高濑爱实和她的队友们是否这么认为,她们早已成为了孩子们心中的偶像。


本文转载自虎扑足球,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濑爱实谈日本女足现状:抚子绽放,俱乐部难熬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